248 行动支持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诸多职业联赛之,有点是共通的:球衣销售。

    球衣销售数量,不仅是名球员的人气体现,同时也是这名球员商业价值的第条线索。球迷们总是不吝啬自己的荷包,以购买球衣的方式,支持自己喜欢的球员,表现自己的忠诚,主场球衣、客场球衣、纪念版球衣、复刻版球衣、限量版球衣,诸如此类等等。

    球衣之于职业球员的重要性,无需赘言,有些比赛场馆还会悬挂那些背负着重要号码的球衣,以此来纪念这名球员的伟大贡献。件球衣,成为了维系球员、球队与球迷之间共同回忆和共同信仰的桥梁。

    今年选秀大会结束之后,卡姆-牛顿的球衣销量就领跑联盟,遥遥领先。由此可见卡罗莱纳黑豹对这名选秀状元的满意和爱戴。

    作为反面教材,陆恪的球衣销量则是另外种典型。

    以落选新秀的身份加入旧金山49人之后,因为艾利克斯-史密斯的关系,陆恪不得不放弃了自己大学时期那两场比赛的十号球衣,继而选择了十四号,但他的球衣却没有激起任何波澜,销量数字甚至就连旧金山49人队内的前五十都进不去——

    球队大名单之共有五十三名球员;但在五十三名之外,还有历史上的名宿,以及今年转会的某些球员。市面之上流动的贩卖球衣,绝对不仅仅只有五十三名球员而已。而对于落选新秀四分卫来说,人们没有任何期待,球衣销量自然也就没有任何起色。

    常规赛之前,因为系列的意外,陆恪成为了旧金山49人这艘全新战舰的掌舵人。十四号球衣的销量确实是小幅度地上涨了些,但依旧有限,估计也就是勉强跻身前五十名的水准——因为销量着实太低了,官方没有详细的数据统计,销量排名四十五名之后的球衣,大概就是数百件而已。

    讽刺的是,极少数的球迷购买了十四号球衣,却不是为了表示支持,而是为了宣泄自己的愤怒,以撕毁、剪碎、拼接、玷污等方式,向球队教练组和管理层表明自己的立场。

    就球衣销量而已,艾利克斯-史密斯依旧是球队当仁不让的头把交椅,今年加入球队的科林-卡佩尼克则位居第二,可以看出球迷们对他寄予了厚望;三周常规赛的比赛落幕之后,情况正在点点地发生改变。

    根据旧金山49人和NFL的官方统计,陆恪的球衣销量在过去周时间里,销售数量暴增了百分之六百六十,鼓作气地飙升到了旧金山49人队内排名的前十名!

    虽然说,陆恪的球衣销量数字依旧说不上逆天,不要说整个联盟了,即使在旧金山49人自己的队内,也仅仅只是刚刚跻身前十名而已,销量数字依旧落后于新秀球员之的阿尔东-史密斯、洛根-纽曼和马库斯-林奇,这对于四分卫来说着实没有值得夸耀的地方。

    但没有人可以否认,飙升的声势和速度着实骇人,尤其考虑到陆恪的华裔身份,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橄榄球在华裔社区的影响力最为薄弱的,远远无法和篮球球衣的销量相媲美,即使是棒球的球衣销量都更为出色些。

    现在,陆恪的球衣销量正在节节攀升,与球场之上势如破竹的表现相得益彰,步个脚印,无比艰辛,无比困难,却始终正在前进。

    今天,陆恪结束了放松身体的瑜伽训练之后,驱车回家,在靠近社区的红绿灯路口,陆恪正在思考着早晨收获的个基础点数应该如何添加。

    常规赛第周结束之后,日常训练任务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完全配合常规赛的比赛进程展开,现在两周过去了,所有训练任务按时按量完成之后,昨晚的时针转向今天的零点之时,系统就自动提醒,完成了日常训练任务,收获了点基础点数。

    简单地思考了番,陆恪就将这点基础点数叠加在了传准度之上,原本是六十七,现在变成了六十。

    虽然昨天的加点,陆恪主要选择了战术意识和观察视野,但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传准度和短传准度还需要进步提高,否则,自己的战术安排已经到位了,传球准度却没有能够跟上脚步,结果还是样白搭。

    七十分的短传准度,还有今天增长到了六十的传准度,必须尽快跟上节奏。

    加点完毕之后,红灯也就变成了绿灯,陆恪再次集注意力,驾驶着车子,熟练地回到了从小长大的社区,但随即陆恪就愣住了,眼前的景象让他充满了困惑,又或者说惊讶——

    短短的街区之上,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悬挂着件旧金山49人的十四号球衣,显然,这是陆恪的球衣。但,为什么呢?

    车子缓缓地停靠在了路边的停车位里,将引擎熄火,然后就看到路过的街坊邻居,热情洋溢地主动打起了招呼,“嘿,斑比!”同时还转过后背,指了指自己球衣的背码“十四号”,“加油,斑比,加油!”

    如此突如其来,陆恪愣了愣,随后哑然失笑,礼貌地挥了挥手,“谢谢,弗兰茨夫人。”这位弗兰茨夫人住在街角处,是个无比热心的老太太,每次烘焙了饼干,就会家家户户地送上门,让孩子们品尝品尝;参加社区活动也格外积极。

    目送着对方渐行渐远,陆恪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街道对面就传来了阵孩子们喧闹的呼喊声,呼啸而过,“斑比!斑比!斑比!”不是整齐划的那种,而是七零落、此起彼伏的那种,嘻嘻哈哈地呼喊着。

    陆恪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大群孩子,约莫、九个人,其约莫半都穿着旧金山49人主场的红色球衣,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有十四号,也有十号。不等陆恪回应,他们就呼啦啦地跑了过去,犹如阵风。

    陆恪也是满头问号,朝着家门走了过去,推开大门,扬声询问到,“妈,社区里是怎么了?为什么……”但话语没有来得及说下去,然后就停顿住了,看着眼前的父亲和母亲,大脑迟缓了片刻,随即畅快地笑了起来,“你们可以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你们突然穿上了球衣?我知道,这是我的球衣号码。你们不是没有这样的习惯吗?”

    纽曼家有这样的习惯,穿着洛根的十号球衣观看比赛,犹如真正忠诚的球迷般;但陆正则和江攸宁都不是球迷,他们仅仅只是支持陆恪而已,所以直没有穿着球衣的习惯。

    今天,陆恪就看到了父母两个人穿着十四号球衣,而且还是套在平时的服装外面,不伦不类地露出里面衣服的袖子和领子来,看起来着实太怪异了,就好像装扮失败的万圣节服饰。

    “怎么样,感觉如何?”陆正则正在打量着自己的装束,看到了陆恪,连忙询问到。

    陆恪不得不回答到,“球衣里面最多就穿件吸汗衫或者背心,你这样像外套样套在外面,看起来自然很奇怪。”

    陆正则恍然大悟,“那我去卫生间更换下。”说完,也不等陆恪阻止,转身就离开了。

    陆恪只能看向了母亲,江攸宁拉了拉自己的球衣,球衣的号码似乎有些太大了,下摆长长地多出了截,有点像裙子,又不太像。

    不过,江攸宁却丝毫不介意,笑容满面地说道,“我们只是想要表达下支持。以后就穿着球衣观看比赛,就好像奥斯汀和蒂芙尼样,今天蒂芙尼还说,我们小区正在商量着,这周的比赛日,我们要不要举办个盛大的烧烤派对,把大家都聚集在起,观看比赛直播。”

    看着满眼错愕的儿子,江攸宁走了上前,拍了拍儿子的屁股,“怎么,不习惯?今天我到唐人街去,不少年轻人都穿着你的球衣,看来,你的表现正在赢得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以后,说不定满大街所有人都会穿着你的球衣。”

    听着母亲的解释,再回想下刚才街道之上看到的景象,陆恪哑然失笑,点点头,“也许吧。”然后,陆恪这才真正地上下打量了番江攸宁的穿着,看起来还是有些怪异,“妈,你该不会购买的是男码吧?你是知道的,球衣也有女码的,对吧?”

    江攸宁微微张开嘴巴,脸错愕,没有说话,但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了:她不知道。

    陆恪哧哧地笑了起来,“如果你不习惯的话,我明天从球队拿件女码的回来给你。”

    “算了算了,男码就男码,大点也挺好。”江攸宁摆了摆手,然后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件事,绕过沙发,从茶几上翻找出了支碳素笔,“对了,对了,快,你给我球衣上签个名。”

    “妈!”陆恪不由想要扶额,这感觉也太奇怪了吧?在自己母亲的球衣之上签名?又不是球迷粉丝。

    江攸宁却不管,把碳素笔塞到了陆恪手,“快,签名了,这才独无二嘛。不然,以后这球衣被其他人拿走了,怎么办?”

    “拿走的话,我再给你拿十件件的。”陆恪真是哭笑不得,但面对着拒绝退让的江攸宁,最后还是陆恪败下阵来,然后老老实实地在江攸宁的球衣后背,十四号的上面,完成了签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