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霸气侧漏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将与新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犹如个不定时炸弹般,时时刻刻都有引爆的危险。在旧金山49人的更衣室里,压抑了又压抑,今天终于再也压不住了。

    “你说什么?你他/妈/地在说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子!毛都没有长齐!草!草!”帕雷斯整张脸都已经扭曲了,拼命地挣扎着,身后的球员时间没有注意,居然被帕雷斯挣脱了,然后他就气势腾腾地朝着洛根冲了上去。

    场面再次混乱起来,触即发。

    突然之间,个身影横插了进来,拦截在了帕雷斯和洛根之间的道路上,然后压低了重心,身体前送,扎实而稳重,尖锐而强势,势大力沉、稳如泰山,恶狠狠地朝着帕雷斯冲了上去,紧接着就和失控火车头般的帕雷斯正面撞击在了起。

    “砰!”

    闷闷的声响传了过来,下秒就看到帕雷斯人仰马翻地倒了下去,仿佛撞上了座山岳般,不仅没有能够突破,而且还溃不成军。

    帕雷斯狼狈而窘迫地摔倒在地上,整个世界地动山摇,“草!谁!你个……”后面连串都是少儿不宜的粗口,口沫飞溅,理智已经彻底焚烧殆尽,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闭嘴!”只见那个身影个箭步走了上前,石破天惊地怒吼到,“他/妈/地给我闭嘴!脑袋就犹如草履虫般的单细胞生物,就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如果不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就把嘴巴闭上!不要把嘴巴当做**使用!见鬼的白痴!闭嘴!”

    那雷霆万钧的气势,在居高临下的绝对位置上,犹如挥之不去的阴影,牢牢地将帕雷斯笼罩住,无处可逃,硬生生地掐断了帕雷斯所有的怒火,也硬生生地掐断了所有人的声线,整个训练场上瞬间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小鹿斑比。

    这是陆恪的外号。大部分旧金山49人的球员们都不知道外号的起源,只是简单粗暴地认为,方面是因为陆恪的体重确实偏轻,方面则是因为陆恪的外貌纯粹就是个书生,看起来确实柔弱,在以铁血和强硬著称的橄榄球比赛里,显得格格不入。

    即使是经历了三场比赛的磨合,陆恪的平时形象也依旧是个阳光开朗的大学毕业生;但今天,陆恪却展示出了绝对强硬的姿态和手腕,那强烈的落差,扑面而来,以至于众人都不由愣了愣,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

    更重要的是,刚才那次扎实而强力的撞击,强硬地在正面对决之,将帕雷斯撞翻,视觉冲击力着实太过强劲了。说好的瘦弱呢?说好的身体素质短板呢?说好的对抗能力不足呢?

    但,人们却忘记了,大三时,陆恪担任了整整年的陪练。即使身体素质不是顶尖,但抗衡能力也绝对不是菜鸟,对于陪练来说,碰撞,碰撞,再碰撞,这就是他们每天的工作。

    陪练们的身体素质本来就相对没有那么出色,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运用更多的技巧,在对抗之增加更多优势;更何况,所谓的“弱”,仅仅只是相对于其他身体天赋更加出众的球员而已。

    于是,“砰”的声闷响,帕雷斯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巨大的反差,掀起了惊涛骇浪,所有人都惊愕而慌乱地张开嘴巴,却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草!到底我们是新秀,还是你们是新秀!”陆恪摘下了头盔,朝着旁边吐了口唾沫,“有什么不满,球场之上解决,这里是橄榄球赛场,不是拳击台,想要拳头解决问题,滚出去,在贫民窟的大街上,那些野狗和/瘾/君子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

    陆恪此时也是怒不可遏,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死死地咬住牙关,字顿地从牙齿缝之崩出了话语,“任何问题,拿出实力来,我们强强对话,正面解决!如果嫌弃自己体力太多,和我较量把,我们现在就来万米长跑,看看谁先趴下,先趴下的那个就是/婊/子。”

    陆恪恶狠狠地瞪向了帕雷斯,声势骇人、毫不示弱。

    直以来,陆恪都知道,资深球员和新秀球员之间的矛盾是势必存在的,这是每支球队的传统;而他作为落选新秀,还是华裔球员,就将这种矛盾进步扩大,处理起来自然无比棘手。所以,陆恪都选择了低调行事,切以实力说话、以比赛说话,避免了正面冲突。

    但显然,今天的帕雷斯就像是只疯狗,逮谁咬谁;既然帕雷斯想要场战争,那么他就给他场战争,两个人对,强强对抗,看谁先趴下。

    帕雷斯心有不甘地迎向了陆恪的目光,但终究还底气不足——刚才的记撞击,帕雷斯已经是颜面扫地,此时个字都说不出来。

    更何况,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陆恪的变态训练人尽皆知,单纯论刻苦和勤奋,整个球队之,确实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陆恪。

    不过,球员们直都没有大惊小怪,而是理所当然。因为落选新秀本来就需要更加努力,才能赶上他们的进度;但现在,面对陆恪的强势,帕雷斯不由就气短了,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即使是落选新秀,陆恪也绝对不是软柿子。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全部都滚上场,今天的训练还没有结束呢!有什么不服,球场上见!”陆恪大步大步地朝着训练场迈开了脚步,走了几步之后,却发现所有球员都没有移动脚步,现场安静像是片墓园。

    “草!我们没有他/妈/地整天时间!全部都立刻回到球场!任何问题,球场上解决!”

    陆恪那粗粝而暴虐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训练场上空暴戾地回荡着,站在原地犹如木头人般的球员们,此时才回过神来,默默地迈开了脚步,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进攻组的球员们却纷纷交换了个视线,眼底都闪烁着惊讶和震惊,他们不由再次想起了对阵辛辛那提猛虎那场比赛的小插曲:血腥斑比。

    比赛场上强硬而强势的还击,展现出了骨子里的铁血手腕。显然,能够带领球员在逆境之取得三连胜,陆恪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小鹿斑比。

    帕雷斯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股难以言喻的憋屈在胸口激荡着,却无法宣泄;他朝着球场边的艾利克斯-史密斯投去了视线,但艾利克斯却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只是双手盘在胸口,静静地看着训练场上的举动。

    不仅仅是艾利克斯,还有防守组的其他小伙伴们,纳渥罗-鲍曼、帕特里克-威尔斯、贾斯汀-史密斯……但他们都没有说话,也纷纷避开了视线,以默认的姿态,表示了赞同——

    陆恪的话语是正确的,他们是队友,不是敌人,任何问题,球场之上解决,这才是正确的办法。

    “草!”帕雷斯死死地咬住了牙龈,汹涌着怒火,犹豫了片刻:到底是转身离开训练场,还是留下来继续训练。刹那间的挣扎和犹豫过后,他还是明智地选择了后者,强压下自己的怒火,小跑着回到了原本的岗位之上,但起伏的胸口和不断的粗口,还是泄露了他的不满和暴虐。

    洛根路小跑着跟在陆恪的身边,隐藏在头盔之后的脸颊之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嘿,伙计,霸气侧漏,不错哦。”

    陆恪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看向了洛根,却只看到那脸得意的笑容,最后连带着陆恪也哑然失笑,“注意力集起来,谁知道那个白痴会不会丧心病狂地使用杀伤性的撞击,小心!”

    如果防守球员不顾切地想要废掉名球员,除了盲侧截锋和护锋之外,其他球员着实很难形成有效对抗。

    洛根捶了捶自己的胸膛,“放心,我没有问题。倒是你,必须注意,那疯子说不定就朝着你去了,然后为他的小甜心铺平道路。”

    陆恪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举起了右手拳头,两个人击拳了下,默契地交换了眼神,然后就分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陆恪站直了身体,朝着教练组的方向,打了个手势,“刚才的战术,重来次?”

    此时,站在球场旁边的教练们都表情怪异,尤其是吉姆。在集体运动项目之,球员普遍脾气火爆,而且习惯用拳头说话,肢体冲突屡见不鲜,甚至可能是天天发生;往往球队领袖会挺身而出,控制住局面,将更衣室的气氛凝聚起来。

    刚才基普、克雷格等人没有上前阻拦,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更衣室内部需要次发泄,男人之间,打架,说开了,事情也就解决了。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最终站出来的会是陆恪,更没有预料到,陆恪确实是控制住了局面——

    毕竟,更衣室的氛围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陆恪这个未知因素的出现而导致的。

    现在看到陆恪镇定自若的动作和姿态,反而是教练们有些跟不上速度。

    按顺序来说,陆恪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进攻战术演练,接下来应该是斯科特上场;但陆恪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将刚才的战术再重新演练遍。

    虽然不明白原因,同样的战术,根本没有再次重复遍的必要,但克雷格还是给予了肯定的手势。

    “攻击!”陆恪再次宣布了开球。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