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昂扬斗志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宽敞的球员通道之,聚集着大量记者,粗粗打量过去,至少有三、四十名,黑压压的片,汹涌沸腾,颇为壮观,可以深深地感受到来自记者的关注和热情,熙熙攘攘的提问声不绝于耳。

    “斑比,这周的比赛,你有什么展望?现在联盟之,依旧不看好你们取胜,对此,你有什么想要回应的吗?”

    “这是新闻吗?”这是陆恪条件反射的反应,瞪大了眼睛,满脸困惑地看向了记者们,“他们认为我们依旧会失败,这不是新闻;如果说,他们突然看好我们获胜了,这才是新闻。”

    大实话,这是绝对的大实话,让人忍俊不禁;但问题就在于,陆恪自黑是回事,他们嘲笑又是另外回事,此时发出笑声的话,着实不合时宜,不礼貌也不尊重,所以,记者们不得不压制住想笑的冲动,保持着专业严肃的形象。

    “你的意思是,查尔斯-戴维斯始终不看好49人,也不看好你的表现,对此,你没有问题咯?”记者群之,又有人追问到。

    杰伊-福克斯不由皱起了眉头,这记者摆明了就想要挑拨离间,让陆恪和查尔斯对峙起来,互相打嘴炮。以前他以为,只有娱乐记者才会如此干,体育记者们关注胜负就好,对于这些场外花边不需要太过瞩目;显然,他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

    “查尔斯-戴维斯?”

    “上次生吞话筒的那位。”

    “噢!”陆恪恍然大悟,他不是故意的,他是真的不记得查尔斯-戴维斯了。

    正如他所说,进入联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质疑的声音无处不在,翻开报纸、打开电视、连接络,所有的所有都是怀疑和挑衅的态度。与其花费时间浏览这些没有意义的新闻,不如观看卷比赛录像带,好好地分析下战术手册。

    这和当初的理查德-谢尔曼不同。首先,谢尔曼是球员,同场竞技的对手;其次,双方在新秀训练营之就有过节。在采访之,陆恪故意假装不认识谢尔曼,这是次还击。但对于查尔斯,陆恪确确实实的没有印象,听到了“生吞话筒”这个关键词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个小小的无心之举,后来传播到了查尔斯的耳朵里,考虑到常规赛第周结束之后,陆恪就奉献了赫赫有名的句反问,“谁”;理所当然地,查尔斯也假设陆恪是故意的惯犯,这下顿时就炸锅了,在节目后台破口大骂——

    查尔斯绝对不是什么无名小卒,相反,他在业内可谓是鼎鼎大名。遭受如此无视,堪称奇耻大辱。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即使陆恪真的预料到了查尔斯的愤怒,对他来说,这也不是重点。

    “对于评论员来说,分析比赛是他们的工作;而对于球员来说,执行比赛则是我们的工作。”陆恪没有太多犹豫和思考,耸耸肩回答到,“事实上,不是评论员分析认定我们将会失败,我们就定会失败;同样,也不是他们说什么可以胜利,我们就真的能够取胜。”

    “比赛还是必须由我们来完成,步个脚印。不仅仅是我,还有进攻组、防守组和特勤组的每位成员,我们需要牢牢地团结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取得胜利。”陆恪微笑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最后意味深长地留下了个尾巴,“所以……”

    所以,评论员的分析,对他们来说不痛不痒,也不可能影响到比赛;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因为评论员的分析,大惊小怪、惶恐不安;所以,他不认为这是什么重大新闻。

    “所以……”,充满了无数可能的个句式,结合陆恪轻描淡写的语气,记者们就更加浮想联翩了。

    “斑比!”杰伊高高举起了右手,开口准备提问,但旁边的另外名记者更加蛮横,切断了杰伊的提问,简单粗暴地说出了自己的问题,“老鹰队的四分卫迈克尔-维克说,他不在乎你,他也不认识你,对此,你有什么需要回应的吗?”

    “他应该知道我吗?”陆恪的句反问,不由就让记者噎了噎。

    站在不远处的杰伊下没有忍住,噗地轻笑出了声,连忙低下头,掩饰着自己的笑容,然后耳边就传来陆恪后面的话语,“我的意思是,我是名新秀,仅仅打了三场比赛,我可以肯定,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的名字正确写法吧?”

    不是“LUKE”,而是“KE-LU”,姓氏和姓名倒转,然后区分开来,但对于媒体记者来说,“陆恪=卢克”。这不能算是个错误,只是简便型的偷懒。

    面对陆恪的如此调侃,记者们也哑口无言、无法辩驳,“对于其他球队来说,我只是旧金山49人的十四号,我是他们需要擒杀的对象。这就是全部了。所以,我猜,我和迈克尔-维克不是朋友,这应该不是新闻。”

    那嘲讽和调侃的语气,让记者的提问变得荒谬可笑起来——那些试图挑拨离间的话题,在陆恪的回应之下,都变得无聊而乏味,甚至有些愚蠢。

    “斑比!”杰伊再次高高举起了右手,又次地,还没有来得及提问,另外名记者就斜插杠,大声询问到,“本周是你第次正式地以首发四分卫的身份登场比赛,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吗?另外,本周在费城客场比赛,客场球迷似乎不太多,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依旧是攻击十足的提问方式,但陆恪却再次以反问的句式做出了回答,“我以为这是第四场,难道我的数学出了问题?”

    “噗”,不仅仅是杰伊,所有记者都再也没有忍住,噗嗤下全部都轻笑了起来;但随即就意识到,这是在嘲笑自己的同行,似乎不太好,于是笑声就压制了下去,闷闷作响,可是嘲讽的意味反而更加浓郁了,那名提问的记者顿时脸颊胀得通红。

    “对于球迷们,我并不担心。客场比赛总是困难的,但我相信他们直都与球队同在。比起客场来说,我真心地希望,大家可以前往主场观看比赛,这对于小伙子们来说是重要的鼓励和肯定。”关于这方面的回答,陆恪则收敛了锋芒,规矩地传递了善意。

    什么时候应该针锋相对,什么时候应该四连拨千斤,什么时候应该表示友善。对此,陆恪有着清晰的认识。

    如此老练如此沉稳,面对记者的共识,完全游刃有余。老实说,这着实让莱赫眼前亮,整个联盟之,媒体关系掌握得如此老道的球员也屈指可数,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陆恪的商业价值和公关形象,顿时水涨船高。

    也许,“华裔”的标签,真的可以成为陆恪闯出片天地的积极信号,而不是阻碍。

    “斑比,本周在队内的竞争之,你取得了首发位置,对于艾利克斯-史密斯,你有什么看法?”又是个棘手问题,又是个尖锐问题,同时也是本周最火热的关注焦点之。

    不过,陆恪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回答,摇摇头表示了拒绝,“你们的提问完全没有秩序可言,那位记者已经前后三次举手,并且三次被打断。这不是新闻发布会的正确展开方式,这里是NFL,而不是什么业余的爱好者联赛。杰伊,你的问题是什么?”

    杰伊连续第三次举手,却连续第三次被抢话。作为菜鸟记者,杰伊确实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又是气恼又是郁闷,但随后他就听到了陆恪的话语,左右看了看,其他记者们都讪讪然地移开了视线,然后纷纷朝着他看了过来,似乎邀请着他先提问。

    名新秀球员,把所有记者都涮了把,偏偏还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以至于记者们都不敢直视,只能假装没有听到,似乎违法规则的人不是自己般。

    果然是陆恪!杰伊始终认为,如果陆恪没有成为职业橄榄球运动员,他势必可以成为名优秀的记者。

    强压下爆笑的冲动,杰伊连忙扬声提问到,“斑比,在过去三场比赛之,你追平了库尔特-华纳的记录,同时也打破了库尔特-华纳的记录,本周有希望继续将势头延续下去,对此,你有什么期待吗?”

    万众瞩目之下,所有记者都知道,杰伊-福克斯和陆恪私交甚笃,刚才陆恪的出头举动,就是在为自己的朋友争取福利,眼神难免有些懊恼和不忿;但杰伊的问题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眼睛亮,纷纷朝着陆恪投去了好奇的视线。

    “记录?”对于当事人来说,陆恪却是满头雾水。

    杰伊不得不解释到,“1999年,库尔特-华纳创造了联盟历史记录,职业生涯前三场比赛都传出了三个达阵,职业生涯前三场比赛共取得了九次传球达阵,这两个数据都是联盟记录;另外,职业生涯前四场比赛共取得了十四个达阵,这也是联盟记录。你打破了前两个记录,这场比赛只需要再完成三个达阵,就可以追平最后个记录了。”

    陆恪职业生涯的前三场比赛,共传出了十个达阵,而且连续三场比赛都有三个达阵进账,表现堪比当年横空出世的华纳。显然,本周陆恪再次迎来了创造历史的良机。

    “哇哦。”陆恪此前还真的没有了解,但笑容还是不由上扬了起来,“看来,本周比赛我需要更加努力才行了。当然,胜利对于球队来说永远是最重要的,记录是其次的,但我会专注于比赛,看看我能做点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