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破冰对决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正在喝酒竞赛的,更多还是年轻人,而且新秀球员全部都聚集于此;而正在玩飞镖的,则全部都是资深球员。

    在帕特里克-威利斯之外,还有艾利克斯-史密斯、弗农-戴维斯、帕雷斯-哈勒尔森、纳渥罗-鲍曼、乔纳森-古德温、大卫-阿肯斯……从进攻组到防守组,再到特勤组,旧金山49人真正的资深球员们都抱成团。

    虽然说球队内部分派站队的矛盾似乎没有进步爆发出来,但平时球员的交谈和结实,已经渐渐形成了自己的圈子,新秀还是和新秀更加亲近些,年龄相仿或者进队时间相同的球员之间也更加熟稔些。这是社交络的必然。

    “飞镖,怎么玩儿?”陆恪脸上洋溢着轻快的笑容,脚步在众人身上扫视了圈。

    帕雷斯的表情依旧不怎么好,他往前走了半步,试图说些什么;但威利斯却回头狠狠地瞪了帕雷斯眼,紧接着帕雷斯看向了艾利克斯,没有想到艾利克斯主动走了上前,“五支飞镖,得分最多的获胜,简单明了。”

    经过今天的这场比赛,旧金山49人球队内部渐渐团结了起来,他们重新找到了同样的信念——追逐胜利的渴望;但,这不意味着陆恪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不要说帕雷斯了,即使是飞机之上主动发出邀请的威利斯,陆恪和他也不能算是朋友,只能算是刚刚打破桎梏之后的队友。

    友谊,不是无生有的;同样,战友,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两个月,这就是陆恪进入球队的时间,无从辩驳。

    “赌注呢?”陆恪依靠在木头柱子旁边,脸颊微微泛红,似乎因为刚才鼓作气灌了那么多啤酒,稍稍有些上脸,就连眼神都迷离起来,轻笑地说道。

    如此提问,艾利克斯有些措手不及,原本仅仅只是想着玩把飞镖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赌注的问题;还是站在旁边的弗农主动上前步,“酒吧之外的那条街,果奔个来回,怎么样?敢不敢?”

    陆恪微笑地点点头,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就点头答应了下来,“你们确定吗?我是四分卫,你们应该是记得的吧?”力量控制、弧线控制和准度控制,这是四分卫的看家本领;同时也是陆恪占据首发四分卫的看家本事。

    “哈。这是个胆大的家伙。”威利斯感叹到,站在旁边的纳渥罗耸了耸肩,“不胆大的话,那些长传也就传不出来了。”

    威利斯欢快地笑了起来,连连颌首表示赞同,“不过,你确定玩过飞镖吗?会输掉了比赛,我们可是会录像的,然后整支球队都会传播开来了。”飞镖依靠的是手腕的力量和控制,虽然同样是投掷运动,但原理却是不同的。

    其实,他们之所以呼唤陆恪过来,本意十分简单:

    资深球员和落选新秀之间的小小恶作剧,他们笃定自己肯定能够赢下比赛,然后让陆恪出糗次,以往的事情就笔勾销了;但如果陆恪赢了呢?这就说明,陆恪以他们的方式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同样,过往的磕磕绊绊也都烟消云散。

    当然,作为新秀球员,收拾训练道具、收拾更衣室等杂物活,陆恪和其他新秀球员样,还是需要完成的,没有特权;但在那之外,资深球员就不会刻意刁难陆恪了。即使是帕雷斯也不例外。

    陆恪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却也隐隐察觉到了,事情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不过,他也不在意,耸了耸肩,“不如这样,我们玩刺激点,五支飞镖,每支飞镖都必须命指定区域,按照顺序,比如说,第枚必须命最外围的绿色,错过了就错过了,之后再命也不算。最后看看,五支之,谁的命率最高,怎么样?”

    如果仅仅只是计算五支飞镖的投掷比分,这就太简单了,即使错过了枚,其他四枚也都可以力挽狂澜,在职业飞镖比赛之,依靠最后投逆转比赛的,不在少数;但按照陆恪的游戏方法,五枚飞镖就是五次机会,错过次可能就是致命的。

    这就惊险刺激多了,有点类似于点球大战。

    如此大胆、如此狂妄、如此刺激,果然是胆大包天。不过,威利斯时间也捉摸不定,陆恪倒地是在虚张声势还是胜券在握。

    “怎么,你们没有足够的信心?”表面上,陆恪说的是飞镖比赛,挑衅对方没有自信;但视线却不经意地往弗农、威利斯等人的下半身飘了眼,似乎暗示着,资深球员们正在担心着输掉比赛,更在担心着自己的男性雄风可能要沦为笑柄。

    句话,箭三雕。

    帕雷斯第个就忍不住了,跳出来嚷嚷道,“比就比!就这样决定了!”

    陆恪挑了挑眉,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我以为,这是我和弗农之间的比赛,怎么,惩罚的话,我的赌注只有我个人,你们的赌注是所有人?还是说,我先和弗农比,然后再和帕雷斯比?”

    意外接着意外,资深球员们也不由交换了个视线,询问着对方的意见,没有能够第时间给出答案;然后,陆恪就轻笑了起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收了收下颌,但落在威利斯等人的眼,意思却再清楚不过了:

    调侃着资深球员们输不起。

    威利斯拍掌大笑起来,“我现在才知道,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不仅仅是球场之上,在球场之外也是如此。“你是否考虑过,以后可以成为名职业的德州扑克选手,你的表情可以打满分。”对手几乎无法猜测出陆恪的真实底牌。

    “我会记录在退役清单之上的。”陆恪笑呵呵地说道。

    威利斯打了个响指,“那就这样吧。如果你输了,全部脱掉,包括底裤;如果你赢了,我们所有人,穿着底裤奔跑。”

    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但陆恪没有着急着抗议,而是想了想,补充说道,“可以,唯附加条件时,我赢了的话,所有球员都可以到门口观看,你们不允许偷偷抢跑,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

    “成交!”威利斯拍板做出了决定。

    直以来,旧金山49人的更衣室都是以帕雷斯马首是瞻,但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陆恪渐渐地发现,其实真正的权威人士是艾利克斯-史密斯和帕特里克-威利斯,还有乔纳森-古德温。

    之所以是帕雷斯发号施令,那是因为帕雷斯的个性更加活泼、更加热情、也更加冲动,适合精神鼓舞,而其他几名球员都是低调行事的风格。但关键时刻,帕雷斯的话语分量显然还是不够的。

    陆恪站直了身体,走到了投掷飞镖的起始位置,“所以,你们派出的选手是谁?”

    出人意料的,不是艾利克斯,而是弗农。投掷飞镖和投掷橄榄球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运动。

    ……

    十五分钟之后,陆恪轻轻拍了拍手,脸上带着欢快的笑容,“呼,差之毫厘的比赛,十分接近,非常接近。”

    五枚飞镖,陆恪按照顺序、按照要求,全部命;弗农则命了三枚。

    随后,陆恪礼貌地点点头,转过身,振臂高呼,“伙计们!有人要果奔啦!走!我们起为他们加油助威!”

    “什么?谁?”“哇哦,玩得如此之大!”“哈哈,刺激,太刺激了!”“录像,赶快录像,发到油管之上,说不定就成红了!”

    所有球员们都开始熙熙攘攘地起哄,而站在原地的几位球队大佬们则是面面相觑,纳渥罗满脸困惑地看向了艾利克斯,“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艾利克斯突然就觉得又荒谬又好笑,结果没有忍住,不由就笑了起来,“他警告过我们了。”

    “可是……”帕雷斯满脸错愕、满眼不甘,还试图狡辩番,但威利斯却拍了拍帕雷斯的肩膀,“走吧,愿赌服输。我就告诉过你们,这小子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认真想想,名华裔球员,从学到大学,再到职业联盟,他能够坚持下来,仅仅靠毅力,那也是行不通的;不是只有NFL在教训新秀球员的。”

    弗农站在原地认真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走到了陆恪身边,“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让我枚吗?至少,输得没有那么难看。”

    “你需要吗?”陆恪没有辩解,而是反问了句。

    如果明知陆恪稳操胜券,却还故意让步,这对于弗农来说,反而是种侮辱。竞技体育赛场之上,对于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全力以赴。

    弗农微微愣了愣,然后哑然失笑起来,重重地拍了拍陆恪的肩膀,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法准确表达,最后还是再次拍了拍陆恪的肩膀,扬声喊到,“走,果奔去!”第个就带头朝着酒吧外面走了出去。

    刹那间,所有球员们都开始起哄起来,本来就已经酒精上脑、亢奋不已,如此刺激,更是疯狂起来,所有球员都熙熙攘攘地蜂拥了出来,来到了酒吧之外的大街上。

    此时,时针已经迈过了凌晨点,整条大街之上冷冷清清,似乎看不到太多人影,大半球队的球员们都涌了出来,街道立刻热闹起来,而且还还是鬼哭狼嚎地起哄起来,“脱/掉!脱/掉!脱/掉!全部都脱/掉!”

    又是掌声又是起哄,这场派对在此刻真正达到了高/潮。恍惚之间,仿佛他们今天没有输掉比赛,而是赢得了比赛,现在正在举行庆功宴般,齐声欢呼、群起呐喊,喧嚣不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