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无冕之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恪!陆恪!陆恪!”

    球员通道之,争先恐后的呼喊声不绝于耳,汹涌猛烈地撞击着四周的墙壁,快速反弹回来,层层叠叠地重叠在起,回音叠加之后,形成了纯天然的扩音效果,所有声音都放大了十倍百倍,犹如雷鸣般在耳膜之上凶狠地敲响激荡着,以至于瞬间失去了判断能力,只觉得所有声音都变成了团没有意义的含糊音节,嗡嗡作响。

    视线之,前仆后继的记者身影层层地铺陈开来,每个人都在疯狂地冲击上前,试图靠近些,再靠近些,如果可以把录音笔塞到陆恪的嘴巴里,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仿佛只要如此,就可以收获第手资料般。

    整个空间都在回响着火山喷发式的嘈杂和喧闹,那张张脸孔开始扭曲起来,仿佛是炼狱之的恶魔。

    陆恪的脚步不由稍稍停顿了下来,今天经历的“第次”着实有些多,第次在烛台球场见证了主场应援,第次干脆利落地收获了场大胜,同时,也是第次看到了记者们失去控制的景象——

    如此场景,只有在采访佩顿-曼宁、阿隆-罗杰斯那样的联盟顶尖巨星时才会出现,但今天,却在陆恪的眼前真实上演着。他的名字成为了每个人迫切呼唤的关键词,犹如魔咒,在唇齿之间迸发出了无穷无尽的能量。

    恍惚之间,陆恪居然产生了种错觉:他们正在呼唤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个叫做“卢克”的球员。

    陆恪下意识地转过头,在身后的队友之间寻找着记者们呼唤的对象,但失败了。

    每个人都嘻嘻哈哈地走了上来,拍打着陆恪的肩膀,调侃着眼前的记者盛况,示意他快点上前接受采访,就连帕特里克-威利斯都开起了玩笑,“赶快接受采访吧,不然这些记者都等急了,你知道,绅士永远不能让自己的另半等待。”

    陆恪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看着集体哄笑起来的队友,这才回过神来,朝着记者们簇拥的方向迈开了脚步。眼前不过只有五十、六十名记者,但汩汩沸腾的景象却有种五百、六百人的错觉,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仿佛只张开嘴巴的怪兽,等待着陆恪羊入虎口。

    “陆恪”“比赛”“今天”“球队”“怎么样”“状态”……无数声音此起彼伏地同时响起,个个句子都变得支离破碎起来,只剩下段段的音节,没有任何意义的音节,根本无法拼凑出完整的意思,更不要说接受采访了。

    陆恪不得不抬起双手,重重地往下压了压,“安……安静!”陆恪尝试着嘶吼番,但比赛之长时间处于亢奋的姿态,不断布置战术、不断呼喊口号,嗓子有些发痒,声音发不出来,不得不调整了番,气沉丹田地嘶吼起来,“安静!”

    终于,前半段的记者们渐渐安静了下来;而后,后半段的记者也闭上了嘴巴,那喧闹的嘈杂声总算是恢复了平静。

    “第个问题?”陆恪拿起了毛巾,擦了擦脸颊之上滑落下来的汗水,主动担任起了主持人的职责。

    “请问下,作为名新秀球员,今天这场比赛取得了场大胜,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呢?运气吗?”

    没有举手,第个问题就扑面而来,陆恪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这是个熟悉的面孔,虽然上周在费城仅仅只是两个人的第次碰面,但陆恪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体育画报”的记者哈利-韦恩斯。不是因为对方多么亲切多么可爱,也不是因为对方多么尖锐多么苛刻,而是因为对方为了制造新闻爆点而不折手段。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娱乐至死”的概念就被提了出来,无冕之王渐渐走下了神坛,为了制造新闻,为了捏造爆点,为了杂志和报纸的销量,更为了络之上的点击率,记者们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以歪曲、误解、片面的视角,人为地制造噱头、引爆焦点,迈克尔-杰克逊就是媒体的第个受害者。

    归根结底,还是利益至上。

    在足够的利益驱使之下,“娱乐至死”的概念也就正式出炉了;进入二十世纪之后,在络时代的背景之下,“标题党”的媒体更是遍地开花,渐渐形成了种全新的快餐化,真相和事实不再是媒体的追求,爆点、噱头和焦点才是。

    甚至于,狗仔队为了制造新闻,不惜故意挑衅受访者,主动用相机去恶意顶撞受访者,最好的情况就是对方砸掉相机,乃至出手暴打记者,那么这就是个头条;如果记者头破血流了,那么头版就确保了,而且舆论优势也掌握在了狗仔手。

    “无冕之王”,真正地走进了历史。

    以前,陆恪仅仅只是作为名学生,了解整个新闻历史的发展脉络;但现在,陆恪却成为了其部分,这着实是件有趣的事情。

    显然,眼前的哈利-韦恩斯就深谙此道。

    “如果是的话,今天开始我会走进教堂,祈祷这样的运气可以延续下去。”陆恪轻轻地扬起了眉尾,露出了笑容,以种轻松的方式回应到。

    如此回答,记者们不由纷纷低笑了起来,但哈利却没有太多的反应,紧接着咄咄逼人地追问到,“上周失利过后,传闻之,球队内部更衣室出现了问题,球员之间出现了矛盾,而且是针对你的,对此,你有什么想要回应的吗?”

    “没有。”陆恪的回答简短而干脆,与哈利的冗长提问形成了鲜明对比,以至于大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时间就愣住了。

    哈利也没有预料到,他原本以为,新秀球员比较急躁、比较冲动,要么就是迫切地解释,长篇大论之总是可以找到破绽的;要么就是强硬地回应,与记者产生语言冲突。但,眼前的陆恪却不是如此。

    于是,哈利追问到,“你确定吗?更衣室内部没有出现矛盾吗?”

    “我不太清楚你的消息来源是哪儿?不过,我觉得你直接询问线报的当事人,可能比较快速直接些。”那嘲讽的语气就在暗示着:那是子虚乌有的指控。比起直接正面解释来说,这样的方式更加游刃有余,也更加堂堂正正。

    陆恪的还击,滴水不漏。哈利隐隐觉得有些棘手,但他却丝毫不准备放弃。

    作为现在联盟之最炙手可热的焦点人物,陆恪的言行都代表了点击率、代表了流量,同样也代表了利益;当年库尔特-华纳横空出世的时候,络新闻还远远没有如此发达,影响力也相对有限,但现在在社交络的推动和传播之下,整个新闻的轰动效果都更上层楼,利益,自然也更加值得挖掘。

    “去年,坦帕湾海盗的四分卫乔什-弗里曼奉献了精彩绝伦的表现,打出了个超级赛季,现在,在你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弗里曼的影子。那么,你认为自己明年还可以延续现在的状态吗?”哈利的切入点无疑是新颖而尖锐的——

    新秀球员总是如此,发挥起伏不定,就如同弗里曼般,去年是英雄,而今年就泯然众人了。目的不在于提问,而在于激怒陆恪。

    “我会交叉手指,好好祈祷的。”陆恪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将食指和指交叉在起,做出了个祈祷的手势,四两拨千斤地带过了哈利的提问。

    “那么你是没有信心吗?”哈利咄咄逼人地追问到。

    陆恪这次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似笑非笑地朝着哈利投去了视线,停顿了片刻,这才说道,“我以为,大家比较关心这场比赛的内容,现在这位记者就已经在关心我的下个赛季了,对于这份厚爱和期待,我真诚地表示感谢;但我想,其他记者难道没有关于现在、关于此刻的提问了吗?”

    绵里藏针的话语,讽刺着哈利的迫切意图。

    其他记者们不由都轻笑了起来,而哈利也微微地收缩起了瞳孔,显然,这名新秀球员比想象之还要难缠。二十二岁,居然就拥有如此智慧和胸襟,着实太过难得了。

    哈利的停顿,没有能够延续提问;旁边的另外名记者见缝插针地提出了问题,“上周遗憾地错过了胜利之后,这周面对国联南区暂时排名第的海盗队,球队打出了场精彩的比赛,请问这周时间之内发生了什么?”

    杰伊-福克斯,果然是陆恪的朋友,提问巧妙又不失回答空间,紧扣了今天的主题,又关注了热门焦点。无论是上场的失利,还是这周的分区头名对决,这都是焦点。

    陆恪也可以察觉到杰伊的良苦用心,眼底流露出了轻笑,似乎在说:看来,做了不少准备嘛?

    但嘴巴之上却没有停顿,陆恪直接回答到,“没有什么特别的,上周的失利对于我们来说是个遗憾,同时也是个动力。我们是非常年轻的球队,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利用失败激发出胜利的渴望,全身心地投诉训练之,然后期待着能够取得场胜利,从结果来看,我们成功了。”

    规矩的回答,没有什么特别的爆点和内容,但说完之后,陆恪又补充了句,“也许,今晚我不用担心所有的媒体在质疑我的首发位置了,感谢你们的担心。”

    停顿,而后,欢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