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 万众瞩目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打破记录这件事。我是认真的。”记者的喧闹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自由采访就变成了单独采访,陆恪开始认真地回答问题,“对于我来说,全力以赴、心无旁骛,专注于每周的训练和比赛,努力地证明自己是名合格的首发四分卫,这才是我的生活重点。”

    话语说到这里,陆恪稍稍停顿了下,视线在记者的脸庞之上扫视了圈,而后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反问了句,“不是吗?”

    杰伊-福克斯站在人群之,下没有忍住,噗嗤地就偷笑出了声。

    以落选新秀、华裔四分卫的身份接手旧金山49人首发四分卫的位置以来,媒体的质疑声、嘲笑声、奚落声就不绝于耳。

    即使赛季第场比赛就取得了五记达阵,即使以三连胜开局,媒体的主要声音依旧充满了怀疑和调侃,始终没有人愿意相信,这名华裔落选新秀,能够在联盟之站稳脚跟;甚至不少人都直在质疑着陆恪的首发位置。

    如此情形,直延续到了常规赛第六周,旧金山49人在客场击败了底特律雄狮,以优异的表现赢得了这场遭遇战,媒体们这才真正地意识到,这不是场演练,更不是个笑话,这名新秀四分卫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正在成为所有人都不可忽视的匹黑马。

    不管这匹黑马的成色如何,也不管这匹黑马的续航能力多少,但只要胜利还在继续,人们都势必将正视陆恪的存在。抛开种族问题,抛开新秀问题,真正地给予陆恪相对应的待遇——常规赛七胜负的待遇。

    上周,无声无息地打破了沉寂了十三年的联盟记录,并且彻底颠覆了四十年以来对新秀四分卫的刻板印象。现在的陆恪,在媒体、在专家、在联盟、在观众的眼,分量都已经截然不同起来了。

    人们可以不喜欢陆恪,毕竟,他不是钞票,做不到人见人爱;但没有人可以否认,陆恪正在以实际表现成为联盟之的个现象。于是,今天就出现了如此疯狂的浪潮。

    不仅仅是围观看热闹的激动,也不仅仅是捕捉新闻焦点的好奇,从态度到待遇,从目光到语气,彻头彻尾地发生了改变;但这样的改变,却在陆恪个反问句之,瞬间被揭了老底。

    杰伊-福克斯的笑声在片尴尬的安静之,着实太过刺耳,也深深地提醒着在场的每个人,陆恪那句反问背后的深意。

    不过,现场的记者们个个都是老油条,脸皮堪比城墙,所有人都假装没有听懂陆恪的画外音,只是脸真挚而诚恳地投去了视线,做出了侧耳倾听的表情。

    于是,杰伊抿了抿嘴,收拢了笑容,抓住机会接着提问到,“那么,现在打破了记录,感想如何?”

    “非常之好。”陆恪简短有力的回答,在来往之,制造出了个干净利落的空档,搭配那股诚恳而自信的语气,幽默气息就顿时弥漫了开来,所有记者都不由轻笑了起来——

    的确,打破记录之后,感觉自然是非常好。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呢?

    “打破了佩顿-曼宁的记录之后,你是否有信心打破汤姆-布雷迪赛季五十记达阵的常规赛四分卫记录呢?”

    另外名记者的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顺着声音看过去,赫然是“体育画报”的记者,哈利-韦恩斯,他的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神之的挑衅和刺激却丝毫没有掩饰。

    陆恪和哈利并不熟悉,更不是朋友,两个人的所有交集都局限在各式各样的新闻采访场合。所以,他不知道哈利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却知道哈利是个什么样的记者。

    为了新闻,不折手段;利益至上,娱乐至死。

    哈利没有针对任何人,而是针对每个新闻的噱头,为了制造爆点,他甚至可以故意惹怒采访对象,如果对方破口大骂,甚至是大打出手,那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完全可以以弱者的姿态公布采访对象的那些“恶行”,进步引爆话题。

    对于哈利来说,事情和人物只分为两种:值得报道的,不值得报道的。至于其他的,不过是两种分类的附加因素而已。

    现在,陆恪就是联盟之的热门焦点,哈利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千方百计地试图挑起话题、制造爆点,他甚至没有掩饰自己眼神之的挑衅,带着嘲讽和鄙夷,意味着实是再清楚不过了,就是为了激怒陆恪。

    初出茅庐的新秀球员,总是年轻气盛,冲动之下,暴躁易怒,往往容易犯错。陆恪是名年轻人,刚刚离开大学校园;但陆恪还是名优秀的潜在记者,深谙此道的前任实习记者。

    “不,我没有。”陆恪如此回答到,简单明了,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解释。

    这不仅是为了应付哈利,事实也是如此。

    对于现在的陆恪来说,打破记录什么的太多遥远,他必须脚踏实地地立足于每场比赛,步步得来,相较于什么赛季记录来说,季后赛才是他的目标。所以,陆恪从来不曾思考过打破布雷迪的记录,即使是大曼宁的记录,那也是意外惊喜。

    撞墙式的回答,哈利不由就噎了噎,脑海里预设过各式各样的可能,万万没有想到,陆恪偏偏选择了最不可能的种,这是个棘手的采访对象,哈利的眉头不由微蹙起来,但还是没有方寸大乱,电光火石之间,第二个问题就紧接着抛了出来。

    “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你曾经提到过,你的偶像是佩顿-曼宁,那么本周,对阵伊莱-曼宁,你有什么特别感想呢?”

    这是个规矩的提问,也是预料之的。陆恪微微有些诧异,哈利居然提出了个如此普通的问题,其他记者也不会打断哈利,因为大家都想要知道答案。

    没有多想,陆恪诚实而真挚地回答到,“激动。虽然我知道,加入联盟之后,这天迟早都会到来;只是,现在能够以首发四分卫的身份,站在场上完成比赛,参与其,还是无法控制激动的心情。”

    “但,你的对手不是佩顿,而是伊莱,对于伊莱-曼宁这名四分卫,你有什么看法呢?你觉得,比起佩顿来说,伊莱是什么水准呢?”

    果然,前个问题只是铺垫而已,真正的陷阱还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陆恪踩进去。

    这无疑是个棘手难题,对于任何个被采访者来说,都是难题;如果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又或者是第三者,双方球迷,他们可以或自信或主观地表达观点,但陆恪不行。

    不仅因为陆恪直强调佩顿-曼宁是自己的偶像,还因为陆恪下周即将迎战伊莱-曼宁。稍稍点疏忽,这就将成为媒体炒作的工具。陆恪不介意自己的话语成为炒作的媒介,他所介意的是,在于记者的交锋之落于下风,自己成为了牵线木偶。

    他才是那个掌握控制权的人。

    “比我更加优秀的四分卫。”陆恪的回答,算不上优秀,却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更加有趣的内容还在后面,“我们所说的不是座超级碗那么简单,而是名在联盟之证明过自己的四分卫。我相信,同样的问题应该不会有人询问伊莱。”

    潜台词是……如此问题,太过愚蠢,所以没有人会询问伊莱;还是,陆恪分量太轻,记者们都挑软柿子来捏;亦或者是,记者们认为陆恪智商不够,轻轻撩拨下就会大放厥词?

    真正的潜台词到底是什么含义,陆恪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留给记者们细细品味。

    “至少,我希望如此。”陆恪又补了刀,这是在暗示……如果记者也询问了伊莱相似的问题,这就说明记者的水平太过低俗愚蠢,为了爆点和噱头,无所不用其极,就连记者的职业操守都已经丢到垃圾桶之了。

    等等,还是说,这些所谓的暗示都是记者自己的胡思乱想?

    记者们纷纷朝着陆恪投去了视线,然后就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嘴角似笑非笑的戏谑,仿佛夹带着丝嘲讽。

    哈利狠狠地咬了咬牙,那股耻辱感硬生生地混杂着血腥味吞咽了下去,紧接着再次追问到,“那么,对于本场比赛,你的目标是什么,胜利?”

    “哈。”陆恪轻笑了起来,“我想,联盟之应该没有哪支球队是为了失败而走上赛场的,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纪律委员会就应该好好调查调查了。”那可能就是参与赌球了。

    句反讽,犹如记耳光,甩在了哈利的脸上,火辣辣得疼。

    “当然,我们希望取得胜利,并且,我们会竭尽全力,朝着如此目标前进。”陆恪补充说道,给予了肯定的答复,“至于是否如愿,显然,不是我个人说的算的。”

    说完,陆恪还脸无辜地摊开双手,满脸诚恳地耸了耸肩。瞬间,所有记者们都集体哄笑起来,反讽与调侃,幽默与促狭,最重要的是,嘲讽技能点满,狠狠地还击了哈利把。即使是同行们,大家也没有能够忍住。

    站在原地,哈利握紧了双拳,手臂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视线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陆恪:从今天开始,这名新秀四分卫才算是真正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