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心气难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怒火在胸腔里汹涌沸腾着,陆恪觉得自己就像是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活火山,那股涌动的情绪狠狠地撞击着胸口,以至于隐隐作痛,他需要冷静下来,个冰浴,个冷水澡,或者次打架,不管是什么,他需要冷静下来,否则随时都可能炸裂开来。

    于是,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迸发出了股势如破竹的气势,席卷起股猎猎风声,道路两侧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让开了道路,心惊胆颤地看着情绪死死往下压制的陆恪,强大的张力让每个旁观者都不由害怕起来。

    “砰”的声闷响,更衣室的大门就这样被撞开了,但更衣室之却恍若未闻,所有人都在熙熙攘攘地争吵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防守组在谴责着进攻组,进攻组在谴责着防守组,特勤组成为了双方炮轰的焦点,防守组在推搡着防守组,进攻组则咒骂着进攻组,似乎每个人都有着源源不断的怒火想要宣泄,否则就会瞬间自燃成为团灰烬。

    叽叽喳喳的喧闹声不绝于耳,在耳膜之上狠狠地撞击着,犹如数千万只苍蝇在耳朵旁边打转般,烦躁到了极致,所有的自制力都彻底失控,陆恪就这样握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向了更衣室的大门,拳头与钢铁之间碰撞出“哐当哐当”的巨响。

    “闭嘴!闭嘴!全部都他/妈/地给我闭嘴!”

    陆恪凶狠狂暴地怒吼起来,那浩浩荡荡的吼声硬生生压制住了所有的嘈杂,整个更衣室瞬间安静下来,所有视线都投向了陆恪,然后就看到了化身成为绿巨人的陆恪,从来不曾发火的陆恪,从来不曾失控的陆恪,此时此刻却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能量,以至于每位球员都彻底惊呆了。

    紧紧地咬住牙关,但那股愤怒还是源源不断地喷薄而出,“闭嘴!你们全部都给我闭上见鬼的那张嘴!闭嘴!”陆恪犹如狮子咆哮般,丹田深处迸发出来的浑厚嗓音,在整个更衣室里回荡着,就连走廊之都可以听到悠悠的回响。

    随后赶到的鲁帕蒂、威利斯等人都惊呆了,看着陆恪浑身紧绷的肌肉,即使仅仅只是个背影,也可以深切地感受到那股澎湃的能量,正在摧枯拉朽地横扫过境,让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巴,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屏住了,唯恐点点声响就触怒了陆恪,然后化为灰烬。

    陆恪大步大步地走进了更衣室里,更衣室大门晃晃悠悠地关闭起来,鲁帕蒂等人快步追了上去,轻手轻脚地进入更衣室,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大门关上,阻隔了所有切窥探的目光。但随后,他们就后悔了——

    也许他们应该待在外面,而不是里面。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在干什么?就好像群高生样,互相指责对方,然后把责任推给别人,这就是全部了?像输不起的失败者样!草!草/你们每个人!”

    陆恪站在了更衣室的央,凶狠残暴的视线扫视了圈,那充血的眼眸迸发出了股狠厉的杀气,愣是没有人敢直接和陆恪对视,整个更衣室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移开了视线,努力消灭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想要发泄怒火,那个人也应该是我,见鬼的四分卫!”陆恪的怒火终于彻底决堤,爆发出来之后,就再也压制不下去了,他也没有打算压制,此时此刻,他真的出离地愤怒了,“九次!他/妈/的九次!足足九次擒杀!你们个个都在太平洋潜水吗?我的进攻锋线呢?我见鬼的进攻锋线呢?”

    “九次!耶稣基督!你们到底当我是什么?公交车还是公开酒吧(Open-Bar),予取予求吗?哈?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吗?哈?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闯进来,狠狠地草把,然后提起裤子就走?是这样吗?”

    “即使是公开酒吧,个晚上接待九次客人,这也是要死人的!你们都他/妈/地在哪里?草!”深呼吸下,陆恪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再次喊了声,“草!”

    站在旁边的洛根-纽曼,忽然股喜感就涌上心头,“公开酒吧”,“九次客人”,如此形容,着实太过简单粗暴,着实……太不像陆恪了,那种荒诞不羁的喜感猝不及防地撞击上来,不小心,洛根就噗嗤地笑了出来。

    在鸦雀无声的更衣室之,这点点笑声着实太过明显了,瞬间就被捕捉到了,而且是每个人都捕捉到了。齐刷刷地,所有视线都朝着洛根投射了过去,这下,洛根就体会到了万箭穿心的感觉了,连忙低下脑袋,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般。

    “洛根-见鬼的-纽曼,草/你!草!草草草草草草!”陆恪下就注意到了站在旁边的洛根,怒不可遏,阵情绪瞬间席卷而来,连串的粗口就这样横冲直撞地爆发了出来,更衣室里再次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之,洛根更是死死地压低脑袋,消灭自己的存在感。

    “接球!接住那个该死的橄榄球!我需要我的进攻锋线,我需要我的外接手,我需要我那不要脸的近端锋,我需要我的进攻组提起裤子,出现在那个见鬼的球场之上!草!”

    “这不过是他/妈/的场常规赛,个个就好像见鬼了似得,打不起精神,然后在球队内部互相指责,就好像高的那些小女生般,哭哭啼啼地互相推卸责任,你们都是男人!能不能肩负自己自己的过错,坦然地承认,今年这场比赛就是坨狗/屎!你们每个人的表现都是坨见鬼的狗/屎!每个人!”

    “五连胜是不是得意忘形了?那要不要尝试下,五连胜之后,再来个七连败?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了两场,还有五场在前面等着我们。耶稣-见鬼的-基督!是不是干脆就连季后赛名额都拱手让给对手,让我们过去年来的所有努力都毁于旦?让我们这个赛季的所有坚持都喂了狗?”

    “就今天这样的比赛状态,即使进入了季后赛,我们也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般,躺在地板上放任对手肆意妄为!就连点反抗都没有,那应该怎么办?是不是干脆好好享受下?草!”

    “如果你们仅仅只是想要品尝下个赛季以来第次进入季后赛的滋味,草!那你们就是群懦夫!该死的懦夫!我想要胜利,我想要季后赛的胜利,我想要超级碗的胜利!巴尔的摩乌鸦那又怎么样?如果它站在了通往超级碗的道路上,我就要从它的身上碾压过去,而不是像个娘炮样,躲在角落里哭哭啼啼!”

    “看看你们自己,撒/泡/尿看看你们自己,那个个可怜兮兮的嘴脸,点都打不起精神来,输掉了比赛,就连裤子也都起脱掉了?草!今天站在球场上的那群家伙,简直就是耻辱;但比起站在更衣室里互相指责对方的这群家伙,那群混蛋简直就是英雄!”

    “这就是你们全部的能量了?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硬汉运动呢?滚开!”

    “当初进入球队的时候,你们还说我是球队最软弱的那个?你们还说我是不配成为首发球员的那个?呵,现在看看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自己丑陋的表情,到底谁才是那个娘/炮!滚!全部都滚开!”

    酣畅淋漓,陆恪酣畅淋漓地将胸口里所有的怒火全部宣泄而出,甚至是语无伦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想到什么就脱口而出,滔滔不绝地将所有负面情绪全部都发泄了出来。这座火山完全失去了控制,只是在爆发着,持续爆发着。

    整个更衣室里点其他声响都没有,就连贯喜欢唱反调的帕雷斯-哈勒尔森和科林-卡佩尼克,他们也都牢牢地闭上了嘴巴,丝毫的杂音都没有,只有陆恪那粗粝而残暴的声音犹如爆竹般,在整个更衣室里不断回响着。

    终于发泄完毕之后,陆恪大步大步地朝着淋浴莲蓬头的方向迈开了脚步,但越想就越愤怒、越想就越不甘,过去这两周的比赛输得着实太窝囊,他正在对队友生气,也正在对自己生气,最后还是没有按耐住,狠狠地朝着旁边的储物柜重重地捶了上去。

    拳,再拳,又拳。

    同时嘴里还在狠狠地咒骂着,“草!草!草!”最后用尽全身力气,重重地砸在了柜门之上,浑身肌肉都炸裂开来,这才怒气冲冲地进入了浴室,打开莲蓬头,用冷水浇灌下来,真正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更衣室里,只有陆恪正在沐浴的水声回荡着,淅沥沥,淅沥沥;其他所有球员们全部面面相觑,眼睛里依旧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芒,然后看向了那个被完全砸凹下去的储物柜,不由就打了个冷颤。

    默默地,球员们全部低下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交谈,有条不紊地开始收拾起来。经过了愤怒,经过了暴躁,经过了郁闷,现在,所有负面情绪都沉淀了下来,大家终于真正地冷静了下来。

    当吉姆-哈勃进入更衣室时,原本以为会面临个棘手的局面,结果却是派平和的景象,他也是满头问号:这,怎么回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