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 父母担忧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沉默不语地驾驶着车子,大脑片空白,就连收音机都已经关掉,任何点声响似乎都可能成为噪音的来源,仅仅只是想要享受片刻的安宁,完完全全的安宁。

    在大脑开始思考之前,身体就条件反射地将车速放缓下来,停靠在了路边的停车位,打开车门就准备下车,此时,陆恪才察觉到不对劲,左右打量了番,这才意识到,他没有回去自己的公寓,而是在无意识状态之下,回到了父母的家。

    比赛结束之时,巴尔的摩当地时间已经接近午夜时分了,但旧金山49人没有在当地停留,而是搭乘红眼航班回到了旧金山,抵达当地机场时,清晨的阳光才刚刚洒落下来。

    路之上,陆恪始终保持沉默,没有和任何人交谈,就连洛根和马库斯也不例外,整个队伍似乎都正在进行着沉默修行,所有人都牢牢地闭上了嘴巴,言不发地回到了旧金山。

    如此状态让教练组颇为担忧,就连吉姆-哈勃都察觉到了不对劲,担心两连败带来的负面影响远远超出想象,但他试图鼓舞士气番,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入手,只是干巴巴地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语,就没有下了。

    于是,整个队伍就在片低沉和压抑之离开了巴尔的摩,抵达旧金山机场之后,球队大巴载着所有球员回到了训练基地,大家各自开车回家。全程都没有任何交流。

    事实上,飞机之上,帕特里克-威利斯和乔纳森-古德温都试图找到陆恪,交谈交谈;但全程陆恪都闭着眼睛睡觉,他们根本没有找到机会,艾利克斯-史密斯给予了友情建议,今天不是交谈的最好时机,对于新秀球员来说,这样场失利需要时间消化。

    更何况,背负着落选新秀和华裔球员的身份,站在四分卫的位置之上,这路走来,陆恪比别人更加艰难,现在面临失败,自然也更加难受。

    整支队伍就这样波澜不惊、意兴阑珊地告别了训练基地,只是陆恪没有想到,迷迷糊糊之,自己居然回到了父母家门口。

    重新关上车门,陆恪就准备再次发动引擎,改道回家。

    自己这样毫无预警地出现在父母家门前,而且还是在经历了这样场失利之后,陆正则和江攸宁肯定担心不已;昨天晚上在大巴之上,陆恪专程给母亲打电话报平安,尽管她什么都没有说,但陆恪还是可以感受到母亲的担忧。

    他不想要自己的负面情绪拖累着父母起担心。

    但,右手放在了钥匙之上,视线却落在了家门口,挪不开来,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看着那扇斑驳的大门。

    脑海里什么想法都没有,甚至就连思考的运转能力都已经丧失了,陆恪就这样安静地靠着椅背,注视着那扇大门,烦躁和压抑的心情不自觉地就缓缓地平复了下来。莫名地,就这样出神了,焦点和焦距都缓缓晕了开来,仿佛可以听见儿时母亲的呼喊声。

    “小恪,小恪。”

    在整个家里回荡着,楼上和楼下,前庭和后院,无处不在,絮絮叨叨的抱怨和唠叨,没完没了,有时候着实让人受不了,烦躁得只想要原地爆炸;但有时候却又忍不住开始想念,仿佛缺少了那些声音,生活就少了点什么。

    “小恪!”

    耳边突然传来了沉闷的“砰砰”声响,然后个呼唤声就在耳膜之上炸裂了开来,陆恪猛地坐直了身体,快速揉了揉眼睛,慌张地左右看了看,随后就看到站在驾驶座车窗旁边的江攸宁,满脸困惑的表情,示意陆恪把窗子摇下来。

    陆恪连忙摇下了窗户。

    “小恪,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进去?”江攸宁眉头微蹙起来,踮起脚尖,探头打量着车子里的情况。

    这让陆恪有些紧张,慌乱地掩饰着,“没有,呃,没有……我就是……就是路过,我想着,家里还有些东西忘了拿,训练的,嗯,训练的东西。但是现在时间太早了,担心你们还在休息,所以就在这里,稍稍等会。”

    糟糕透顶的借口,陆恪自己都已经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了,简直就是漏洞百出。

    江攸宁却没有拆穿儿子的借口,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陆恪,直把陆恪看得发毛了,就好像自己藏在床铺底下的不良杂志被发现了般,条件反射地就想要夺门而出,然后江攸宁这才开口解放了陆恪的紧绷神经,“那就进去吧,我和你爸都已经起来了。”

    陆恪连忙点头,解开安全带,拔出钥匙,打开车门,就快步朝着家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却传来了江攸宁的声音,“小恪,先把嘴巴擦擦,口水还有痕迹呢,你爸看到肯定要笑话你;还有,你的随身行李不要拿下来吗?你到楼上洗个澡,我把你的运动服都起收拾收拾。”

    陆恪整张脸都皱了起来,所有西洋镜瞬间全部都被拆穿,这种感觉真是无地自容。

    最后,陆恪闭起了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飞快地进入了家门,眼就看到了正在打领带的陆正则,只来得及呼喊了声,“爸,我先上楼了。”紧接着,溜烟就冲到了楼上,躲进了浴室里。

    陆正则站在大厅里,满脸错愕,满头问号,眨了眨眼睛,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小会,江攸宁走了进来,陆正则指了指楼上,就连打领带的动作都停在了原地,“你儿子是怎么回事?就好像龙卷风样,哗啦啦地就上楼了?”

    江攸宁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做了个噤声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打量了番楼上,确定了陆恪待在楼上之后,这才稍稍地松懈了下来,眉宇之间的担忧神色流淌出来,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和自然。

    “小恪……状态不好。”江攸宁的眉头紧锁,轻轻摇了摇头,“刚才他坐在车子的驾驶座里,就那样睡着了;询问他怎么回来了,他也愣头愣脑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着,江攸宁又再次看向了楼上眼,浓浓的担忧连带着声音都微微有些哽咽,“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受伤了,还是队里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半,江攸宁的声音就停了下来,慌张地擦了擦眼眶里的泪花。

    作为名华裔,生活在北美大陆之上,江攸宁和陆正则清楚地知道需要面对什么;而作为整个联盟之的唯名华裔球员,他们却无法想象,陆恪到底要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和困境。

    陆正则连忙走了上前,递了张纸巾给妻子,“小恪不是说,切都很好吗?那些队友们看起来也都十分和善。”

    “那是因为小恪不想要我们担心。”江攸宁随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微微上扬了起来,唯恐打扰儿子,连忙压低了下来。

    不要说陆恪了,昨晚输掉了比赛之后,他们两夫妻也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不是担心球队,而是担心陆恪在球队之的位置,还有可能面临的困境。归根结底,他们还是在担心着陆恪。

    江攸宁紧接着说道,“之前始终能够取得胜利,所有的矛盾都可以暂时压制下来,但旦失败了呢?而且还是两连败?”后面的话语,江攸宁没有说出来,只是浓浓地担忧着,“你看小恪刚才的状态,不好,真的不好。”

    陆正则轻叹了口气,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竞技体育,很多时候,他们只能作为旁观者,即使想要卷起袖子帮帮忙,也无从下手,就连劝慰几句,都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始。

    “小恪下飞机就开车回来了,估计他现在也是片混乱。今天,我就不去上班了,在家里陪着他。我给公司打个电话请假。”江攸宁当机立断地说道,没有任何犹豫就做出了决定。

    陆正则连连点头表示附和,“我今天也请假,留在家里陪陪小恪。”

    但江攸宁却是摇了摇头,“你还是去上班吧。”看着丈夫就想要反驳,江攸宁解释到,“我们需要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样,不能给小恪太多压力。我留在家里,就说我有点身体不舒服,女人的事儿,这没有关系;如果你也留下,这就小题大做了。”

    陆正则却还是有些犹豫,抬起头看了看楼上,双眼之也是满满的担忧。

    “去吧,你去上班。有情况的话,我随时短信告诉你。”江攸宁开始动手帮助丈夫打好领带,“不过,今天下班早点回来,在家里陪陪小恪。有些话,你们父子之间聊,可能更方便。你就告诉小恪,不要想太多了,胜败乃兵家常事,重要的是从失败之汲取教训,下次再成长起来……”

    说着说着,话语就开始变长了,江攸宁随即也意识到了这点,连忙打住,“你先去上班,家里就交给我。”

    陆正则重重地吐出口气,“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小恪没有那么容易打倒,以前每次都是这样,我们两个人自乱阵脚,可是小恪却坚强地站起来,继续前行。相信小恪,这次的失败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可以处理好的。”

    话虽如此,但陆正则眉宇之间的担忧也还是挥之不去。

    这不是高或者大学,这是职业联赛,利益至上的职业联赛,对于任何位四分卫来说,两连败都是沉重的负担;更何况是陆恪这样名特殊的落选新秀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