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品味失败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正则上班了,江攸宁请假了。

    陆恪洗完澡之后,紧绷的肩膀终于稍稍轻松了些许,整个人埋进了被窝里,闭上眼睛试图好好地睡会,飞机之上,不仅路颠簸,而且座位太过狭窄,根本无法好好安睡,从身体到神经都已经疲惫到了极致,似乎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了——

    刚才坐在驾驶座里就是如此,短短的瞬间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但现在,整个人都已经困得不行了,却偏偏睡不着。

    紧紧地闭着眼睛,躺了好会,以为过去了半个小时,但扭过头,瞥了眼床头柜的闹钟,猛然发现才过去了三分钟,时间的流逝前所未有得缓慢起来,那种煎熬的困顿,大团大团地塞在喉咙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干脆,陆恪直接坐了起来,盘腿坐在床铺之上,打量着自己的房间。

    所有切都那么熟悉,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床头之上的佩顿-曼宁海报依旧沐浴在清晨稀薄的阳光之下,留在书桌之上的橡皮擦和铅笔好像从来没有移动过位置,就连书架之上胡乱摆放的书籍也还是保持着当时的模样。

    时间,似乎不曾踏足这片净土,那些青葱岁月和成长足迹,依旧鲜活而真实地保存着,栩栩如生,每个角落都真实地记录着岁月流逝的痕迹。

    回过头,拉开被子,然后就看到床垫和床头衔接之间的木板之上,用黑色碳素笔歪歪扭扭地写着:“我要成为最好的四分卫!”似乎现在还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当时亲笔写下如此豪言壮语时的激动和亢奋。

    既然睡不着,那么就起来做点什么。

    离开房间,来到楼下,然后陆恪就发现了坐在沙发之上“静养”的母亲,“妈,你不用去上班吗?”

    “哦,今天身体有点不太方便,请假在家。”江攸宁假装正在翻阅本杂志,漫不经心的回了陆恪句,但视线余光却始终在偷偷打量着陆恪的状态,“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大事,你忙你的就好。冰箱里有早餐的材料,需要的话,你自己动手吧。”

    陆恪的视线落在了母亲的身上,试图张嘴说点什么,却又发现脑海里乱哄哄的片,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知道,母亲肯定在担心自己,但现在,他着实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思,整个人就好像无头苍蝇般,在个透明的玻璃盒子里原地打转、四处撞墙。

    站在原地想了想,他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沉声回应了句,“嗯。”然后就径直走进了厨房,自己动手开始准备早餐起来。

    江攸宁连忙坐直了身体,朝着厨房的方向探了过去,试图看看儿子的动作,却又担心被发现,点点声响就连忙缩头重新坐回来;随后发现是虚惊场,就再次开始探头,马上就看到了端着麦片和牛奶出来的儿子,慌里慌张地跌坐下去,快速整理了下盖在膝盖之上的毯子,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陆恪进来了大厅,江攸宁假装听到响声,抬起头朝着陆恪露出了个微笑,紧接着就再次低头开始翻阅杂志。但事实上,她甚至不知道这是本什么杂志,上面的图片到底是广告还是采访也分辨不清楚,唯确定的就是,杂志没有拿反了。

    陆恪现在没有办法思考,整个大脑之乱糟糟的团,着实太多无法理清的思绪之后,干脆就变成了空白片,无念无想,没有积极的情绪,却也没有消极的情绪,似乎时之间,刚刚结束的这场失利也已经渐渐遗忘在了脑后。

    他只是条件反射地忙碌着,长时间规律性的作息和训练形成了套自然而然的系统,根本不需要思考,身体和思想似乎就已经植入了程序,按部就班地开始执行。但,用完早餐之后,他这才意识到,程序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昨天是周四,今天是周五,同时,周日没有比赛,周五和周六不需要到训练基地报道;下场比赛则是遥远的下个周日,还有足足九天时间,整个节奏和计划都截然不同。

    时间,陆恪的大脑有些空白:今天应该干什么来着?

    此前从来不曾经历过周四夜赛,对于比赛结束之后的计划也就无所知。忙乱之,陆恪就这样站在原地,愣神了好会,这才反应过来,召唤出了系统。

    没有理会那大堆未读消息,而是直接打开了日常训练计划,寻找到了今天的恢复训练相关项目,然后就来到了后院,按照指示,投入了训练之。他现在需要大量出汗、需要精疲力竭,需要暂时停止思考,需要让大脑重新冷静下来。

    全神贯注,心无旁骛,陆恪再次开始了日常训练,就如同过去无数个日日夜夜般,稳扎稳打地投入基础训练之;但今天的训练却格外艰难,注意力始终没有办法达到高度集,视线余光总是可以捕捉到江攸宁的身影。

    时而,江攸宁开始打扫卫生,在窗户之前来来回回地晃悠;时而,江攸宁专门前往后院的工具间,整理杂物;时而,江攸宁又从二楼探出脑袋来,考虑着今天的阳光适不适合晒被子;时而,江攸宁询问着陆恪今天午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断断续续地,江攸宁的身影总是在后院附近打转着。

    陆恪知道,母亲不是故意的,她仅仅只是关心而已;但他就是心神不宁,始终没有办法完完全全安静下来,那种浮躁的情绪根本就压抑不住,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如此持续分心,不仅训练效果难以令人满意,而且很有可能导致不必要的受伤。

    最后,陆恪放弃了正在进行的恢复训练,只是留下了句“我跑步去了”,紧接着就路小跑着离开了家门,沿着自己熟悉的路径,开始奔跑起来。奔跑,仅仅只是奔跑。

    跑步,这无疑是最简单的训练项目之,仅仅只是遵循着本/能,抛开所有念想,纯粹地迈开脚步,大步大步地朝着奔跑;跑着跑着,大脑就渐渐开始缺氧起来,肺部犹如风箱般呼啦呼啦地响动着,然后所有杂念所有思绪所有困惑全部都彻底清空,真正地陷入了片空白。

    那些失败,那些擒杀,那些抄截,那些无助,所有的切都彻底消失了,只剩下股浓浓的挫败感在横冲直撞。

    在集体运动之,如果他拒绝努力、拒绝拼搏,那么输掉比赛就是大概率事件;但有的时候,即使他竭尽全力,即使他奋不顾身,即使他彻底爆发,所有的所有都发挥到了极致,却也不定能够赢下比赛。

    那种无力所带来的挫折感,就好像个无底深渊,浩浩荡荡地看不到尽头。抄截,擒杀;擒杀,抄截,似乎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喘过气、缓过神,两连败的阴影就已经笼罩在头顶之上,这着实……着实让人愤怒。

    越来越快,陆恪的跑动速度越来越快,放弃了节奏控制,也放弃了速度控制,只是忘乎所以地全力加速,整个冲刺的节奏越来越凶猛,就仿佛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般,但还没有来得及焚烧殆尽,深深的疲惫和倦怠就汹涌而至,肺部开始尖锐得刺痛起来。

    今天,陆恪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处于个不佳的阶段,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平时,万米变速跑已经成为了种习惯,就好像吃饭喝水般,身体早就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强度;但今天,仅仅跑了不到三分之,大量分泌的乳酸就开始让四肢变得无比沉重,似乎就连脚步都已经要抬不起来了。

    更糟糕的是,灼热的肺部已经开始着火了,呼气和吸气都是团灼热的空气,从肺部烧过喉咙,直在整个口腔之蔓延开来,那种深入血液之疼痛感仿佛溺水之达到了临界点般,双脚横跨在生死线之上,边是死亡,边是生存。

    这种感觉,简直比死了还要更加难受。

    越是如此,越是愤怒,渐渐平复消失的怒火又再次燃烧起来,股无名火开始席卷全身,只是想要畅快地发泄出来,却找不到个宣泄口,又憋屈又郁闷,整个世界都开始改变了颜色。

    他痛恨失败!他痛恨失败!他痛恨如此耻辱、如此羞愧、如此糟糕的失败!即使再经历无数次,他依旧无法习惯这样的感受。无法。

    蹒跚的脚步几乎开始踉跄起来,膝盖就好像柔软的面条般,几乎就要无法支撑身体的力量,他只能路跌跌撞撞地朝着个方向前进。这只无头苍蝇,依旧没有能够摸清楚方向。

    就在此时,个修长矫健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远端,站在了街角的拐弯处,顺着那双匀称的长腿路往上打量,然后就看到了坎蒂丝-斯瓦内普尔那张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脸庞。

    不过,坎蒂丝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朝着陆恪眨了眨眼,迎面快速冲跑了过来,有条不紊的步伐迅速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然后……擦肩而过,她的脚步没有停下,而是持续奔跑了下来,那苗条的背影就在视线之渐行渐远。

    陆恪稍稍愣神了片刻,随后咬紧牙关,再次开始提速,追逐了上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