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 破而后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经历失败,永远不能突破自己;不相信自己,永远不能战胜失败。

    这是生活的铁律,对于陆恪来说,更是如此,从开始选择橄榄球的第天,就没有人看好他的未来,人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失败和投降,陆正则和江攸宁就是他唯的支持者,也许,现在还可以再加上洛根、马库斯以及大群球迷们。

    但,陆恪从来不曾恐惧过。在失败面前,他不曾退缩;在挫折面前,他不曾胆怯;在困难面前,他不曾犹豫。以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更何况,这次的失败,以实质性的方式证实了这点,破而后立。

    经历了那天突破极限的奔跑之后,他的个人属性居然出现了增长!

    首先是意志力,悍然地增加了两点,十分变成了十三分;同时,精神素质也增长了点,十四分变成了十五分;最后,耐力指数居然也取得了突破,来到了十二分,比起之前来说,增长幅度足足有两点。

    毋庸置疑,这三个分项本来就是陆恪的强项,这也就意味着,不通过基础点数的叠加,通过自然而然的方式取得突破,可以说是难于登天;但这次,经历场失败,经历场极限的挑战之后,齐刷刷地得到了实质性的增长。

    而且,足足增加了五个点数!

    如此水准,堪比过去段时间的集力量训练效果水平了,足以称得上是骇人听闻。虽然说,之前的量变累积功不可没,这才打到了临界点之后,鼓作气地促进了质变的诞生,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果然,这也再次证明了,只有在极限挑战之不断突破自己,才能攀登更高的巅峰。

    尤其是对于竞技体育的运动员们,每个世界纪录诞生和突破的背后,同样有着坚持不懈的努力,还有困境之的不断冲击和不断挑战。而失败的挫折,这就是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而必须经过的坎坷。

    两连败,这不会成为陆恪职业生涯的绊脚石,而将成为勇攀高峰的垫脚石。

    当天晚上,陆恪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了父母家。

    陆正则在上班却始终心神不宁,尽管江攸宁发送短信说,陆恪看起来已经没事了;但难免还是有些担心,下班之后就立刻赶回家,看着正在研究比赛录像的陆恪,还是郑重其事地安坐下来,鼓励了下陆恪,为他加油鼓劲。

    那些朴实无华的话语,甚至有些笨拙,却是陆正则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陆恪没有打断父亲,而是认认真真地听完,后来主动提起了今年陷入了停摆危机的NBA,还有自己结交的斯蒂芬-库里,以及未来前往斯台普斯球场观看比赛的可能,陆正则兴致勃勃地和陆恪交谈了起来。

    家里的气氛也重新变得轻快起来。生活可以很复杂,但生活也可以很简单,有时候,幸福只不过是困顿窘境之的声关怀和问候。

    第二天大早,陆恪再次遵循着自己的生物钟,早早地起床,按部就班地开始训练。

    那场失利已经成为了过去,不是遗忘在了记忆的角落,而是不再是无法直视的伤疤。

    事实上,面对巴尔的摩乌鸦这样束手无策的失利,不仅不能遗忘,而且还要更加深刻地铭记在心头,比赛录像反反复复地不断观看,寻找自己的弱点,寻找对手的弱点,重新寻找到胜利的钥匙。只有这样,下次交锋的时候,胜负关系才能颠倒逆转。

    崭新的天,崭新的开始。

    ……

    大清早,迈克-鲁帕蒂就驱车抵达了训练基地,现在还没有到六点,整个训练基地片安静,就连鸟鸣声都显得空旷而悠远,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海风的咆哮,就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个人,尽情而肆意地享受这片安宁。

    周四刚刚落幕的这场失利,对于每位旧金山49人进攻锋线的球员来说,这都是死死钉在耻辱柱之上的场比赛,九次擒杀,即使不用调查历史记录,他们也知道,这势必是历史之上最糟糕透顶的比赛之,足以沦为每个进攻锋线的笑柄。

    作为进攻锋线,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四分卫,为跑卫开路。而九次擒杀,这无疑是最可怕的工作成果,肆意而狂妄地嘲笑着他们的失职和狼狈,即使球迷指着他们的鼻子破口大骂,他们也没有底气还嘴。

    鲁帕蒂痛恨这样的失败。

    过去这几周时间,进攻锋线的优异表现,让他们开始得意忘形起来,而乌鸦队则以场震撼教育狠狠地将他们击溃,让他们意识到,在NFL的赛场之上,他们还是太过稚嫩,不要说扬名立万和跻身名人堂了,在真正地站稳脚跟之前,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加练,再加练。

    今天是周六,依旧是休息日。昨天,在家里狠狠地沉睡了整天之后,鲁帕蒂早早地起床、早早地出发、早早地来到了训练基地,准备开始默默地加练。

    可是,路过训练场走向更衣室的时候,鲁帕蒂的视线余光却捕捉到了球场里的抹身影,他的脚步不由停了下来,透过铁丝,然后就看到了正在进行传球训练的陆恪。

    陆恪是个训练场上的疯子,这件事在球队之不是什么秘密。人人都知道,以落选新秀的身份站在球场之上,陆恪付出了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努力,就连看守球场的门卫都知道,陆恪的训练强度和训练质量,令人折服。

    陆恪已经开始了传球训练,这就意味着,每天例行的万米变速跑已经完成。看了看手表,鲁帕蒂无法想象,陆恪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了今天的训练。

    视线落在了陆恪的身上,此时他正在进行横向移动的脚步训练,同时开始完成长传,从左往右,个球门传球;从右往左,个角柱传球;从左往右,个边线传球;再从右往左,个球门传球。

    整个训练无比枯燥,遍又遍地重复着,每次动作都丝不苟,丝毫看不到任何松懈;身体之上氤氲出团团蒸汽,炙热的汗水已经打湿了球衣,看起来就像是泡在温泉之般。十月末的旧金山,凛冽而寒冷,点点勾勒出陆恪坚持努力的模样。

    鲁帕蒂往前走了两步,却又不由停顿了下来。

    他想要道歉,作为陆恪盲侧的守护神,上场比赛的九次擒杀着实太夸张了,这是他的失职——虽然不是九次擒杀都从盲侧突破的,但作为进攻锋线的员,千疮百孔的口袋保护,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道歉的话语在脑海之兜兜转转了无数遍,却终究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他从来就不是个擅长说话的个性,即使是句“感谢”都无比笨拙,那句“抱歉”更是说不出口。

    犹豫再三,鲁帕蒂还是转身走向了更衣室,更换了训练服之后,再次来到了训练场之上,大步大步地朝着陆恪走了过去。

    在脑海里模拟了无数遍道歉的腹稿,来到陆恪身边之后,却彻底变成了片空白,句话都想不起来,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愣愣地看着陆恪,手足无措地挠了挠头,像个傻子般地站在原地。

    鲁帕蒂的出现,陆恪第时间就注意到了,但看着鲁帕蒂像傻大个般站在旁边,言不发,搔首挠耳,再次完成记传球之后,脚步稍稍停顿了片刻,陆恪主动打起了招呼,“早晨。”

    “早晨。”鲁帕蒂条件反射地回应到。

    “训练?”陆恪扬起了尾音,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鲁帕蒂连忙点点头表示了肯定,陆恪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了个微笑,扬声说了句“加油”,而后就再次开始移动脚步、再次开始完成传球,左右的两个球车,里面的橄榄球几乎都已经见底了。

    深呼吸口气,鲁帕蒂暗暗握了握拳,朝着陆恪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抱歉”,然后也不等待回应,扭过头转过身,就开始绕场慢跑热身,笨重的身影就好像只憨态可掬的灰熊,颠颠地奔跑着,让人忍俊不禁。

    陆恪的动作稍稍停顿了片刻,莫名其妙地看着鲁帕蒂的身影,而后才反应过来,无可奈何地轻笑了起来,紧接着就再次投入训练之。

    “咦,你们两个居然这么早?我还以为我是第个呢,真是的。”

    突兀地,洛根-纽曼那聒噪的嗓音充满活力地在训练场上空回响起来,叽叽喳喳得好不热闹。

    “难得次,我想要早早地过来训练,抢个第名,结果你们还更早。不过,这也不容易了,第三名,这应该是我职业生涯的个人记录了。斑比就算了,迈克,你怎么回事?今天不是休息日吗?你难道没有睡懒觉?”

    边嚷嚷着,边开始慢跑热身,洛根的到来,让训练基地开始慢慢地苏醒了起来,沉睡之的阳光、绿树、鸟儿、微风和浪涛,渐渐都开始嘈杂起来。

    刚刚经历了场惨痛失利的旧金山49人,正在重新焕发生机。对于年轻球队来说,不稳定是个隐患;但不惧怕失败的朝气却是个利好。破而后立,现在就到了突破的时候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