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艺高胆大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帕特里克-皮特森拒绝被动防守,与其被动地等待对方四分卫开始调动,不如主动出击,打乱对手的跑动路线部署,在防守之占据上风。

    果然,个上步、个冲撞,皮特森就成功地撞开了威廉姆斯,同时借用反作用力的惯性,两个大步就靠近了正在提速的洛根。

    秒,秒半,两秒。

    皮特森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以奔雷之势杀向了洛根,然后视线之就看到了陆恪的传球飞奔而至,整个预判、出手、传球的过程行云流水、气呵成,即使皮特森提前出击、提前移动,但还是落后了半拍。

    洛根在胸口位置恰到好处地完成了接球,但皮特森的注意力丝毫没有走神,降低重心之后,朝着洛根狠狠地冲撞了上去。

    小个子角卫冲撞大个子近端锋,这是非常有技巧的个动作。皮特森的头盔和肩膀瞄准了洛根保护橄榄球的双手,而不是肩膀,重重地往上撞,垂直方向的冲击力瞬间就将洛根的重心掀翻了过去,同时,皮特森自己也失去了重心。

    但就在此时,皮特森就注意到了及时补防的外线卫奥布莱恩-斯科菲尔德,从另外侧第二次对洛根形成了撞击。

    左右的两波冲撞,制造出了惊涛骇浪的效果,然后皮特森就看到了洛根怀抱里飞出来的橄榄球,他下意识地就伸出了双手,试图完成抄截;但随后就意识到,自己失去重心之后,他正在慢慢地远离橄榄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橄榄球落在了个无人区,形成死球。

    “该死的!”

    皮特森表示了强烈的扼腕,尽管制造了传球未完成,但没有能够更进步地完成抄截,这着实是个巨大遗憾。

    站起来,皮特森没有理会洛根,而是转过头,示威地朝着陆恪抬了抬下巴,眼底闪过丝挑衅,然后转过身,再次回到了自己的防守位置。

    刚才的挑衅,他就是故意的。他不害怕陆恪朝自己的方向传球,相反,如果陆恪害怕了,朝着另侧传球,他没有了表现的舞台,他反而才会无比失望。

    作为新秀,他需要这样的表演舞台,证明自己的实力,然后顺势成为首发。既然联盟想要吹捧陆恪成为亚裔球员的代表,那么他不介意踩着陆恪上位,证明他是名优秀的角卫。

    二档十码。

    这次防守,面对二档长码数的局面,红雀队的防守位置明显提前,将整个压迫感进步收缩,给予对方进攻锋线施加更多的压力,制造更多的机会。

    开球之后,皮特森再次主动强力前冲,与位置提前的安全卫阿德里克-威尔森完成了个交叉换位,然后由威尔森对位威廉姆斯,而皮特森则个内切,朝着洛根冲撞过去,压缩洛根的跑动路线,就在两个人即将碰撞在起的时候,皮特森却是再次个错身,没有拦截和撞击洛根,而是朝着拥挤的口袋飞奔而去——

    此时,防守端锋加来-坎贝尔成功地杀入口袋之,而皮特森突如其来的上前施压,更是在人数方面制造了绝对优势,以超出三个人的强大对比,让49人进攻锋线陷入了手忙脚乱的困境之,然后,陆恪就这样暴露在了皮特森的视线之。

    后撤步,快速后撤步,面对坎贝尔和皮特森的双重夹击,还有整个支离破碎的口袋,陆恪无处可逃,只能快速后撤步。

    但口袋四分卫之所以是口袋四分卫,而不是跑动四分卫,这是有理由的。陆恪的跑动脚步不够灵活也不够轻盈,甚至显得有些笨拙,几乎是个呼吸的瞬间,坎贝尔和皮特森就已经拍马赶到,眼看着擒杀就要完成了。

    就在此时,陆恪脚底下个拌蒜,狼狈不堪地摔倒在了地上。

    擒杀还没有完成,陆恪就自己制造了死球,然后他只来得及个转身,将橄榄球保护在了身下,下刻,坎贝尔和皮特森就已经双双冲了过来,拍了拍陆恪的身体,确定死球之后,也没有再继续为难陆恪——

    自己持球摔倒,这已经够狼狈了,他们没有必要再继续羞辱四分卫了。

    菲尼克斯大学球场之内响起了片嘲讽哄笑的声音,毫不留情地奚落着陆恪的狼狈和笨拙。下半场开始之后,前两档防守,红雀队的表现总算是有些回暖,这让球迷们重新找回了信心,注意力也再次回来了。

    皮特森站在了旁边,学着澳洲土著般,跳起了战斗舞蹈,瞪圆了眼睛,肆无忌惮地挑衅着陆恪的底线,似乎在说: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才是我的实力,轻轻松松就可以完成碾压!上半场比赛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这片球场之上,我才是主宰。

    耀武扬威地炫耀完毕之后,皮特森也没有理会陆恪的反应,转过身,大摇大摆地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三档十六码。

    下半场开始之后,旧金山49人不仅没有能够打开局面、完成推进,而且还在损失码数。整个上半场只制造了次传球未完成的亚利桑那红雀队,施加了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顿时就让旧金山49人陷入了困境之。

    不过眨眼的空档,他们就陷入了三档超长码数的困局之。

    在橄榄球比赛里,如此情况着实是再正常不过了,往往只是个两个小小的细节失误,就可能导致三振出局,这和足球比赛是个道理的——不是每档进攻都可以取得进球的,你来我往的较量之,总是互相有所对抗。

    陆恪重新站立了起来,耳机里传来了吉姆-哈勃的战术安排,“跑球,将橄榄球交给马库斯。”

    下半场的第波进攻,49人的进攻起始位置是己方二十码,刚才损失了六码之后,他们已经退到了己方的十四码线位置,距离端区着实太近了,不要发力也不好推进,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导致安全分;而且这还是三档十六码的超长距离。

    哈勃选择跑球,意图就再明显不过了:以跑球往前拱几码,寻求个更加合适的弃踢位置,放弃这波进攻,然后重新安排进攻战术,卷土重来。来,这是下半场刚刚开始,没有必要冒险;二来,他们还占据比分的巨大优势,没有必要操之过急。

    但陆恪的想法却不同。

    红雀队肯定能够猜到如此想法,超过六成乃至七成概率,49人都会选择跑球,他们势必在跑球方面给予更多的注意力;同时也能够完成短传区域的覆盖,并且进步通过突袭的施压,不给陆恪完成长传的机会。

    换而言之,红雀队面对三档十六码的防守,他们可以更加从容,进步增加攻击性。而49人的保守,则会进步助长他们的气焰。

    在陆恪看来,对手的防守重点应该是突袭四分卫和跑球拦截,辅佐于短传区域的覆盖。自然而然地,他的长传机会不会太多,那么他完全可以选择个突袭短传,找到洛根或者克拉布特里,甚至是马库斯,以快速强力的方式撕开防线,取得更好的弃踢位置。

    这比跑球来说,更加大胆,更加激进,却也更加富有变化,让对手无法捉摸。

    陆恪仅仅只用了几句话就将自己的意思解释了清楚,哈勃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吐槽到,“老实说,你只是不想要在皮特森面前认输吧?我还以为你不在意呢?”

    不等陆恪解释,哈勃就当下做出了决定,“那么,就按照你的说法做吧。但,注意抄截!如果抄截了,下场比赛就换艾利克斯-史密斯上。”

    哈勃本来就是个富有冒险精神的教练。消极角度来说,这是下半场第波进攻,没有必要急功近利;但积极角度来说,即使这波进攻失败了,最糟糕的结果就是抄截回攻达阵,那么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再次重新夺回优势。

    哈勃属于后者,骨子里有着赌徒的血液。

    “没问题。”陆恪干脆利落地应承了下来,迅速将队友召集过来,完成了战术部署。

    如此出人意料的进攻战术,但进攻组球员们却习以为常,没有任何惊讶,确定了指示之后,就淡定地转身完成了列阵,做好了进攻准备。

    然后皮特森就注意到了异常,旧金山49人居然摆出了个散弹枪阵型!

    弗农-戴维斯上场,替换了凯尔-威廉姆斯,与洛根形成了双近端锋的战术,弗农在内、洛根在外,两名球员都位列在右侧,两个高大强壮的近端锋顿时让这侧变得臃肿起来;而相对应的是左侧,克拉布特里和吉恩依旧是外内地完成列阵。

    更加离谱的是,马库斯干脆放弃了掩饰身份的打算,以槽外接手的身份,位列在进攻锋线与弗农之间的位置,稍稍落后了两步,明目张胆地摆出了副全力传球进攻的阵型,而且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在短传区域强强对碰的姿态。

    现在,旧金山49人就等于有五名接球球员了,那么亚利桑那红雀到底应该怎么办?

    五名防守球员,对应五名接球球员;四名防守锋线,对位五名进攻锋线;两名防守二线,防守后场突袭。

    如果是这样的话,防守阵型就完全被对手牵着鼻子走了,在进攻之前就已经丧失了主动,怎么办?他们应该怎么办?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