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初雪降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二月十九日,距离圣诞节还有不到周时间,整个北美大陆都点缀在红色、绿色和金色的缤纷之,浓浓的节日气氛让人忍不住沉溺其,只想要跟随者圣诞颂歌起翩翩起舞,放松下来,享受年度的最大假期。

    但对于职业球员来说,他们却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不要说十九号了,就连圣诞前夜的二十四号也还有比赛,同时下周的周日夜赛将是圣诞大战。节假日的时刻,是家庭团聚的欢乐季节,却是职业球员们征战赛场的工作日。

    在北美大陆之上,人们总是戏称,“圣诞节大战”是属于NBA的,“感恩节大战”则是属于NFL的。但今年,NFL的官方比赛日正好与圣诞节撞车,于是,不需要刻意安排,也就迎来了整天精彩绝伦的比赛。

    在圣诞大战到来之前,本周的周夜赛也迎来了全美万众瞩目的巅峰时刻!

    夜赛将在西部时间下午五点三十分、东部时间晚上点三十分正式开始,但大清早,北美大陆就已经开始渐渐预热起来,推特、脸书、照片墙等社交络之上都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相关话题正在连续刷屏;而旧金山这座城市更是早早地苏醒了过来,迫不及待地迎接这场巅峰对决的到来。

    雷蒙德-杰克森(Raymond-Ja)也是其的员。

    他是名铁杆49人,1981年,他在比赛现场见证了乔-蒙塔纳那惊世骇俗的“那个接球”逆转了达拉斯牛仔之后,红色和金色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血液之,那年,他仅仅只有十四岁,在这之后的三十年时间里,他的忠诚始终不曾改变过。

    他还是名球场管理员,在二十四岁的那年,他成为了烛台球场的名清洁工,负责每天清理球场、维修球场,并且在比赛日的当天,提前做好准备。这份工作最大的满足就在于,他可以静静地在现场观看每场比赛。

    工作之后的二十年,他从来不曾缺席任何场主场比赛。

    今天也不例外。

    早晨还不到四点,雷蒙德就已经起床了,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开始准备今天的工作,他期待着今天的比赛,期待着球队可以在主场击败来访的匹兹堡钢人,他坚定地相信着49人可以重新再现辉煌,这股信念从来不曾动摇过,哪怕是过去年的低谷也是如此。

    步个脚印地走进了球场,这是雷蒙德自己的习惯,他喜欢在正式工作开始之前,绕着球场的边缘走圈,并且虔诚地祈祷着场胜利,仿佛这样的小动作,就可以成为球队赢得比赛的祝福般。

    但今天,脚底下的触感却有些奇怪。

    黑蒙蒙的天空,察觉不到丝毫光线,在严严实实的黑暗之,透露出抹微弱的月光,隐隐约约地勾勒出球场的轮廓,却看不清楚看台座位的形状,只能凭借着自己记忆之的空间感,描绘出烛台球场上空的弧线。

    尽管有些异常,但雷蒙德还是坚持着自己迷信的小动作,在完成之前,拒绝回到室内,仿佛点点的改变,就可能改变今天球队的命运般。但,奇怪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

    脚印深浅的落地触感可以明显感觉到厚厚的水渍,似乎是昨晚刚刚下过了场暴雨之后,残留下来的痕迹;空气之漂浮着凛冽的刀锋,快速地滑过脸颊,即使包裹着厚厚的外套,还是忍不住开始打起了寒颤。

    寒冷,刺骨的寒冷。

    雷蒙德甚至觉得大脑都有些僵硬住了,他已经想不起来,上次在旧金山感受到如此酷寒的天气,到底是什么时候了;现在只能祈祷着,暴雨结束,天亮之后,太阳可以出来,让气温慢慢回暖,否则晚上的比赛,只怕降温又会更加明显了。

    绕场周结束之后,雷蒙德重新回到了室内,然后打开了场内的灯光。

    “啪!啪啪!”

    那明亮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整个球场,然后雷蒙德看着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了。

    ……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在正式开始今天的广播节目之前,请先允许我表达些亢奋的心情:旧金山,下雪了!”

    “观众朋友们,早上好。昨晚深夜十二点四十六分,旧金山迎来了场大雪,经过了整个夜晚的大雪纷飞之后,现在街道之上已经可以看到厚厚的积雪了。这是旧金山三十五年以来的第场大雪,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了片白雪茫茫之,大雪虽然稍稍减少了些,但依旧持续飘扬之。”

    “上帝,请原谅我的失态,听众朋友们,旧金山下雪了!上帝!难道,我们终于要迎来次白色圣诞节了吗?如果你们还没有看到飘雪,赶快拉开自己的窗帘,看看窗外,在那片红色和绿色的装点之,我们终于可以看到白雪的降临了。”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旧金山是典型的海洋气候,四季如春,温度普遍保持在十五摄氏度到三十摄氏度之间。

    冬天的平均温度总是在十度上下徘徊,最寒冷的时候也不过六度而已;反而是夏天更加寒冷,因为洋流的关系,昼夜温差十分鲜明,盛夏七月在入夜之后也能够体验到十度以下的天气。所以,马克-吐温(Mark-Twain)才如此感叹到,“我所经历过最冷的冬天就是旧金山的夏天。”

    正是因为如此,旧金山是座几乎看不到雪的城市,在过去百年时间里,这里仅仅只下过区区四场雪,分别是1932年十二月十日,1952年月十五日,1962年月二十日,1976年二月五日。

    距离上次下雪,已经过去了足足三十五年时间;如果更进步,距离上次在十二月下雪,已经过去了六十九年。

    事实上,过去这两周时间,旧金山的气温和雨水就直在扰乱天气,城市的天气预报数次做出了预测,接下来可能会迎来雪花,但却迟迟看不到下雪。

    为了迎接这场不容错过的下雪,络之上还有人建立了“旧金山下雪了吗”的站,随时向人们通报最新变化,并且列举着最佳的观雪景点。

    今天,当人们再次打开这个站时,三个大大的“是的!是的!是的!”正在闪烁着,下方还有个穿着圣诞服饰的小雪人正在白色世界里滑冰。

    推开房门、打开窗户,人们就可以真实地看到天空正在洋洋洒洒地飘落着雪花,于是,整座城市都沸腾了。

    事实之上,地面之上的积雪不过薄薄层,约莫到两厘米而已,轻轻扫就可以露出地面原本的模样,并且伴随着车辆和脚步的经过,悄悄地就融化在了泥泞之,只有车顶和建筑之上可以捕捉到些积雪而已。

    但人们却不在乎。

    因为天空依旧在飘洒着米粒大小的雪花,灰蒙蒙的笼罩着整个世界,似乎整座城市都进入了圣诞节气氛,化身成为白色光晕的个缩影;还因为触手可及的那些砖墙和车顶之上,都可以寻找到积雪,然后……

    然后,人们就开始打起了雪仗。

    甚至就连那些西装革履的年人们,脸上也不由绽放出了笑容,在欢笑声和歌唱声之,迎接着三十五年来的第场雪花。

    街道之上,人们在奔跑着、大笑着、打闹着,犹如孩子般,张开双手、张开嘴巴,试图品尝下雪花的味道,幼稚灿烂的举动似乎在今天也变得合理起来;联合广场之上,熙熙攘攘地聚集着大群人,支独立乐队正在演奏着圣诞颂歌,所有人都在欢快地跳跃着、舞动着。

    还有人穿着短袖或者睡衣就直接溜达了出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这场狂欢派对之。

    场大雪,让旧金山整座城市都陷入了狂热。

    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年轻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人生之的第场雪。陆恪就是其之。

    移民之前,陆恪的家乡是在南方,从来不曾下过雪;而移民之后,分别居住在旧金山和洛杉矶,这是两座不可能下雪的城市。所以,今天才是第次。

    早早地起来训练之时,陆恪就看到了漫天飘舞的雪花,开始还没有实感,依旧持续慢跑着;但渐渐地,情绪就开始绽放开来,最后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就开始鬼哭狼嚎起来,仿佛再次回到了孩童时期,尽情地奔跑、尽情地释放。

    哪怕只是薄薄的层雪,这也是陆恪人生第次看到真正的雪花,仅仅是指尖的触感就足以让人欢呼。显然,他不是唯个激动得难以自己的人。

    驱车前往训练基地的路上,路都可以看到在街道旁边欢呼打闹的孩子们,空气之都飘动着欢乐的节日气氛;而进入训练基地之后,更是可以看到洛根、马库斯等几个从小生活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队友们正在疯狂地打雪仗,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陆恪,窝蜂地就冲了过来,瞬间让陆恪享受了下什么叫做劈头盖脸的鹅毛大雪。

    直到狂欢结束之后,理智这才渐渐回过神来,他们即将迎来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场雪战?

    这,似乎有点超纲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