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 载入史册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斑比,赢得了这样场史诗胜利之后,你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吗?”

    个规矩的问题,却让陆恪沉吟了片刻,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身体状态依旧没有能够完全恢复过来,体力的消耗远远比其他任何场比赛都要更加严重,但全神贯注的大脑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下,这才开口说道: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事实就是,通过这场比赛,我证明了,我可以站在这片球场之上,我可以完成传球,我可以率领进攻组取得达阵,还有,我可以取得比赛的胜利。所以,既然我可以做到,那么我相信,还有更多人也都可以做到。”

    十五周,常规赛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五周,陆恪也已经站在球场之上完成了十五场比赛,但直到今天,陆恪才真正地完成了自我证明。这也是陆恪话语之“荒谬”的意思,荒唐而魔幻,却是社会生活的真实。

    那些关于陆恪是否能够成为名优秀四分卫的议题,这还需要时间的沉淀和洗练,个新秀赛季并不足以证明这点;但那些关于陆恪是否可以成为名四分卫、名橄榄球球员的争议,现在却可以盖棺定论了。

    更重要的是,那些关于种族的负面言论,全部都可以闭上嘴巴了。

    话音落下之后,陆恪自己也是阵心潮澎湃,舌尖之上的情绪再次变得错杂起来。

    “斑比,刚才这番话,请问是针对那些种族歧视的言论吗?”咄咄逼人的问题再次响起,熟悉的声音根本不需要辨识,就可以确定是哈利-韦恩斯了,阴魂不散的那位记者,犹如吐信的毒蛇般,永远在等待着攻击的机会。

    陆恪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自信满满地朝着声音来源方向看了过去,视线落在了哈利的身上,干脆利落、准确无误地给出了答案,“是的。”如此自信、如此坚定、如此磊落的回答,反而是让哈利的恶意揣测变得肮脏起来。

    然后,陆恪就接着说道,“站在这片球场之上,我只是想要专注于比赛、专注于传球。所以,与其关注那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标签,不如好好关注下比赛和训练的事宜。那些需要证明的,我已经证明过了,所以,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到这场胜利之上,如何?”

    第二次地,陆恪再次给予了那些歧视负面言论正面还击。

    如果是关于种族的言论,现在都可以闭嘴了,场又场的胜利,陆恪已经证明了自己;至于那些关于比赛、关于竞技的言论,那就放马过来,这本来就是竞技体育的部分,陆恪十分乐意在球场之上以绝对实力好好较量较量。

    这次还击,犹如记耳光般,狠狠地甩在了哈利脸上,火辣辣地留下了个五指印。

    作为记者,哈利怎么可能束手就擒,条件反射地就准备开口嘲讽番:刚刚主动提起种族问题的,明明就是陆恪,面对个普通的官方提问,陆恪却自己提起了最近两周时间里的敏/感话题,现在却倒打耙,责备记者不应该过多询问,这完全就是当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但可惜的是,哈利没有来得及开口,其他记者同僚的提问速度还要更快,瞬间就抢走了哈利的话语权,“斑比,请问下,上半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场休息的时候,你没有能够回到场上,是不是身体出现了问题?”

    哈利就这样被晾在了旁,脸颊会红会白,恶狠狠地朝着自己的同行投去了视线,却发现,根本没有人搭理他。随后,哈利这才意识到,这场万众瞩目的比赛,焦点着实太多了,个个都在迫不及待地取材,谁还会理会他呢?

    “我不太确定,但我的状态确实不太好,身体感觉有些重,可能是感冒了。所以,留在更衣室稍稍休息调整了会,遗憾地错过了第三节比赛的开头阶段。”离开球场进入球员通道之前,队医沃尔特专门找到了陆恪,仔细地交代了,暂时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体状况,以感冒来回答就好。

    主要是因为季后赛即将来临,对手肯定都在揣测旧金山49人的状态,除非他们队内能够确定情况,否则暂时还不会对外公开。

    “那么现在呢?现在的状态还好吗?”果然,记者还是穷追猛打。

    “从比赛的结果来看,我想,我的状态应该还好。”陆恪个四两拨千斤,回避了话题,以个小小的幽默表示了回应。

    随后就是些例行提问,关于比赛最后时刻的两分转换,关于罗斯里斯伯格的评价,关于钢人队防守组的评价,关于重新回到季后赛行列的感想,诸如此类,兜兜转转了大圈之后,哈利终于再次寻觅到了空档,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下场比赛,49人即将前往西雅图,在客场对阵海鹰队。在海鹰队之,今年的新秀角卫理查德-谢尔曼称呼你为’哗众取宠的小丑’,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表面看来,这只是两名球员之间的斗嘴话题而已;但骨子里,这依旧是种族歧视的话题。

    过去周时间里,相关话题始终沸沸扬扬,话题持续升温,甚至有人直接将对阵匹兹堡钢人的这场比赛与陆恪的职业生涯联系起来,如果输掉本场周夜赛,种族梗估计在很长段时间都不会平复下来了,直到大家腻味为止。

    事情热度和影响范围都远远超出了想象。

    正是因为如此,回答第个问题的时候,陆恪就选择了主动出击,抢先回应了种族的相关争议,以场精彩绝伦的胜利给予了最有利的回击;而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所有的矛盾都留在比赛之解决,以实力说话。

    陆恪抢先步就把所有可能性都堵塞住了,这也让记者们十分憋屈。

    不提的话,那本周热点就要彻底黄了,陆恪刚才那不卑不亢的回应,根本没有炒作爆点的可能;继续提的话,反而是给予了陆恪还击记者的把柄。

    迂回了半天,哈利还是再次找到了切入点,战火重燃。因为理查德在上周接受采访的时候,话里话外都在挑衅着种族话题的底线,而且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鄙夷和奚落。

    陆恪却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反问了句,“谁在说话?”

    这句没有指代的话语,可以诠释出不同的意思,但哈利紧追不舍地强制性带入话题,扬声说道,“理查德-谢尔曼。”进步逼迫陆恪做出回应。

    陆恪也不介意,收了收下颌表示明白,“是的,我不是那个开口说话的人。”

    小丑?谁才是真正的小丑?

    专心致志地在训练场之上准备比赛,并且成功收获了场硬战胜利的陆恪?还是不断在媒体记者面前大放厥词,却始终没有能够在首发位置站稳脚跟的理查德?

    这就是陆恪刚才那两句话的深意,问答之间就简洁明了地做出了回应。

    哈利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后面的话语已经说不下去了。

    先是种族问题,被陆恪堵住了嘴巴;而后是球员斗嘴,又被嘲讽了回来。更进步延伸的话,如果记者在继续纠缠不放,那么记者是不是就成为了“哗众取宠的小丑”?

    这到底是记者自己发散思维想太多,还是陆恪技高筹地狠狠打脸?

    哈利突然发现,自己不敢赌博,后续追问的话语就卡在了喉咙里,然后旁边有另外个冲动的记者就追问到,“斑比,你是在嘲讽理查德-谢尔曼是小丑吗?”

    “现在你正在说话。”陆恪的嘴角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但轻描淡写的个回应,就让那名记者硬生生地噎住了,所有人都可以听出这句话之的深意——正在无辜挑衅、正在制造爆点、正在关注卦的,才是小丑。

    不知不觉,他们就已经落于下风了,更重要的是,还是自己走进了自己的圈套里。

    现在,陆恪的意思是让记者们闭嘴吗?否则,他们就像是跳梁小丑般,絮絮叨叨地死死纠着个话题拒绝放手?曾经的无冕之王,此时此刻却沦为了跳梁小丑?

    但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没有办法反驳!

    不是因为陆恪的口才已经逆天到他们无法反驳了,而是因为种族问题本来就比较敏/感,陆恪今天已经用场胜利给予了还击,他们现在直在纠缠不放,很容易就惹火烧身,反而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可是,他们就要这样放弃吗?

    站在旁的哈利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爆笑还是应该愤怒,庆幸的是,他的预感是正确的,及时闭上了嘴巴,否则现在出糗的就是他了;烦闷的是,在这次的交锋之,居然还是没有能够占据上风。

    猜对了也不开心,猜错了也不开心。这种憋屈着实难以抒发。

    为了今天这场焦点之战,哈利早早地准备了无数腹稿,但现在陆恪主动出击之后,却彻底打乱了全盘计划,然后轻而易举地掌控全场,这……情何以堪?

    哈利不由抬起头,扫视了下全场,人人都在交换着视线,个个都蠢蠢欲动,似乎随时想要开口反驳,却又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成为下个受害者。

    忽然,哈利脑海之冒出了个荒谬的想法:

    联盟之出现了这样名球员,足以让所有记者都闭嘴的球员,而且还是华裔球员,这是不是也是另外种历史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