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 如坠冰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所周知,在任何个领域之,与记者的博弈都是必须具备的技能。橄榄球自然也不例外。

    比如说佩顿-曼宁和汤姆-布雷迪,这两名顶级四分卫都是老狐狸,在联盟打滚多年之后,圆滑而官方、客套而严谨,几乎是滴水不漏。

    大曼宁的记者回答总是谦逊而礼貌,进退得当、风度翩翩,任何尖锐的话题都会成为个官方回应的阐述大会,不仅死板而规矩,而且专注而投入的职业精神也往往让人难以挑起话题,回答内容简直无聊得让人想自杀。

    布雷迪则总是含糊其辞,遇到稍稍点敏/感的话题,他就会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左顾而言他地切换话题,或者装疯卖傻假装听不懂话题内容,然后敷衍地以官方回答表示回应,以至于脱口秀节目之常常讽刺布雷迪,“试图用他的英俊魅力杀死所有提问记者”。

    在他们之外,还有马肖恩-林奇这样的刺头,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七个字解决五个问题,堪称个联盟传奇;理查德-谢尔曼、迈克尔-克拉布特里这样的大嘴,每次采访都肆无忌惮地开炮,简直就是逮谁骂谁;还有卡姆-牛顿这样的天之骄子,无论记者询问什么问题,他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现在,联盟又出现了个陆恪。

    睿智而幽默,狡猾而机敏,得体而尖锐,官方回应时无懈可击,适当嘲讽时毫不留情,偶尔幽默时见缝插针,最重要的是,强力还击时干脆利落。

    在记者与陆恪之间的交锋,往往都是后者占据上风,轻描淡写地就可以让记者陷入陷阱之,而且还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吞的陷阱。这使得每次采访都让人挫败感十足,但同时也使得每次采访都充满了惊险刺激。

    话题层出不穷,永远都不会枯燥乏味,却又总是能够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

    显然,不仅仅是对于橄榄球比赛来说,对于记者们来说,这名华裔球员的横空出世也着实打破了诸多偏见——亚裔群体不定就是死板而无趣的,他们也可以风趣幽默,他们也可以善于社交,他们也可以强势尖锐。

    从这个层面来说,陆恪的出现,切切实实地改变着联盟的现状。

    面面相觑之,记者们终于做出了选择,彻底放弃了激化矛盾的敏/感话题,坦然地接受了个事实,那就是——这名华裔四分卫确实在联盟之占据了席之地,不管人们是否喜欢,也不管偏见是否存在,他就是能够取得比赛胜利,这才是最重要的。

    经历过这场周夜赛之后,观念终于开始发生了本质的动摇。

    “斑比,请问下,对于查尔斯-戴维斯的赌局,你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记者群之,又提出了另外个焦点,这与理查德-谢尔曼不同,这本来就是过去两周时间里最炙手可热的话题之,同时也是贯穿了整个赛季的焦点之。

    现在,主场击败了匹兹堡钢人之后,距离常规赛结束之剩下最后两场比赛,切争论都可以暂时到段落了。

    这次,陆恪没有忘记查尔斯,他微笑地耸了耸肩,“不,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也许这周观众们终于可以接受些更加专业的意见了,这是好事,不是吗?”

    果然,该出手时就出手,简洁明了却讽刺十足的个回答,立刻点燃了记者们的热情,现在就可以脑补出篇千字长,将陆恪与查尔斯的恩怨推向巅峰,然后让两个人彻底地势不两立——本赛季常规赛即将结束了?没有关系,还有季后赛,还有下赛季。

    接下来,好戏即将登场!

    ……

    置身于烛台球场的陆恪正在由无数记者团团包围,喧天锣鼓响云霄般的狂欢庆祝更是彻底点燃了这夜的火爆;而独自待在家的查尔斯则陷入了狂暴边缘,满室清冷、满室狼藉,却依旧无法平复情绪的汹涌和暴躁。

    整个屋子里犹如龙卷风过境般,满地都是家具和电器的尸体,就连电视机屏幕都已经被彻底砸碎,破碎的花盆打翻了满地的泥土,玻璃碎片和残破书籍更是看起来地鸡毛,无法收拾,每个角落都怵目惊心,甚至就连落脚之地都找不到了。

    但是,滔天怒火依旧没有平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输掉比赛?匹兹堡钢人怎么可能会最后时刻惨遭逆转?今天防守组发挥得如此出色,良好状态几乎贯穿全场,不曾犯错,却面临着输球的结局?

    怎么可能会输掉赌注,而且还是在距离胜利只剩下步之遥的时候,眼睁睁地见证了陆恪成就英雄壮举的逆转时刻,以这种羞愧而崩溃的方式输掉了赌局,怎么可能?

    耻辱,这就是场耻辱,场盛大的耻辱!

    仅仅只是在脑海之想象下,最后时刻的达阵,最后时刻的两分转换,他就彻底陷入了无与伦比的愤怒之,不管不顾地抬起了旁边的个重物,再次狠狠地砸向了墙壁,“砰”地声发出了闷响,随后他才注意到,那是个单人式的懒人沙发,整个人就大口大口地喘气起来。

    “叮咚”。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就如同恐怖电影里的午夜铃声般,在空旷的大厅之回荡,顿时让查尔斯浑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

    查尔斯居住的小区是个纯粹住宅用途的高档社区,没有娱乐设施,没有年轻人派对,就连前往超市都必须开车,十点过后就进入了夜深人静的状态。在这里居住了如此多年,入夜之后就从来不曾有人上门拜访过。

    但现在,突然之间就有人摁响了门铃?

    这着实太过诡异了!

    查尔斯整个人就僵硬在了原地,惊恐万分、动不动,就连眼珠子都已经彻底凝固住了,前刻还在汹涌沸腾的血液瞬间就凝结成冰,认真倾听着寂静之的声响,然后,“砰砰砰”,拳头捶打门板的声音就炸了开来,空旷而寂寥的在清冷空气之回荡着,心脏不由自主就蜷缩了起来。

    然后,声音就消失了,只剩下丝丝尾音残留在空气之。

    切都太不正常了,正当查尔斯以为声音终于消失了,然后呼喊声就传了过来,“查尔斯?查尔斯-戴维斯?”个声音开始,紧接着重叠了好几个声音,最后浩浩荡荡地响起了片嘈杂声,“查尔斯?查尔斯?我知道你在里面!”

    查尔斯慌乱地转动着脑袋,视线之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家后院出现了大片身影,正在四处寻找着可以进来的通道,然后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个名词:记者。

    又或者说,狗仔。

    “查尔斯?查尔斯!49人取得了比赛的胜利,你有什么想法?”

    “陆恪本周击败了罗斯里斯伯格带领的钢人队,你输掉了赌注!”

    “匹兹堡战斗到了最后刻,但他们还是输掉了比赛,你觉得呢?”

    “再次输掉了赌局,你现在还是依旧认为陆恪不是名合格的四分卫吗?”

    “有人指责你对陆恪的偏见是来自于种/族/歧视,对此你有什么想要回应的?”

    “查尔斯,你不可能躲避辈子,快点出来接受采访!”

    “查尔斯!查尔斯!查尔斯!”

    ……

    呼喊声阵叠加着阵,连绵不绝、轰鸣连连,犹如催命魔咒般,在空旷的屋子里久久回荡,狠狠地激荡在耳膜之上,无处不在,瞬间将查尔斯团团包围,不仅仅是屋子经过了龙卷风扫荡,整个大脑也同样经受了龙卷风的肆虐。

    狗仔,该死的狗仔,无孔不入的狗仔。

    视线之,查尔斯可以隐约地看到七、个身影在后院里探索着,周围还可以看到其他身影正在点点侵入他的领地,那种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恐惧感如同潮水般滚滚而至,瞬间就淹没头顶,然后就陷入了窒息的恐惧和慌张之。

    “砰砰砰”,捶打门板的声音再次传来,但这次却不是大门,而是后院的落地窗拉门,三名狗仔如同洪水猛兽般正在用力敲打着拉门,然后闪光灯就开始亮了起来,犹如道道闪电般滑过天际,雷声隆隆。

    查尔斯条件反射地开始逃命,转身逃窜进入了自己的主卧室里,先是将房门反锁住,然后又用书桌将房门堵住,但这样还是不够,只是把视线里所有可以看到的东西都堆积在门板侧,手忙脚乱地蜷缩到角落之,胡乱地摸着自己的口袋,却找不到手机。

    然后他才意识到,手机刚才也已经砸碎了。

    胡乱地在床头柜找到固定电话,快速拨打了911,整个人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浑身都几乎被汗水湿透了,“砰砰砰”、“砰砰砰”,敲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猛,那薄薄的门板似乎随时都会支离破碎般,查尔斯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疯狂地对着话筒咆哮起来,“救命!救命!救命!”

    这是个噩梦,这是个醒不过来的噩梦,查尔斯永远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有天会被狗仔逼迫到角落之,无处可逃,狼狈不堪地报警求救。

    更加可怕的是,这场噩梦依旧看不到结束的尽头,如坠冰窖。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