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集体起哄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稀稀拉拉地,旧金山49人的球员们朝着两侧移开脚步,让开了条通道,就如同摩西使用法杖将红海劈成了两半般,可以清晰地看到大海对岸,路通往道路的尽头,但海浪的汹涌和沸腾却正在张牙舞爪。

    然后,道路尽头,就可以看到那个身影。

    那是个背影,面向着通道出口迎光站立,午后的稀疏阳光洒落下来,勾勒出高挑的身型和曼妙的曲线,光影交错之间,穿着淡蓝色牛仔裤的双腿显得匀称而修长,件单薄的棒球衫之外披着件皮革的棒球外套,简洁大方的穿着似乎遮挡住了所有线条,却依旧无法隐藏姣好的上半身线条,个剪影却越发令人浮想联翩起来。

    匆匆瞥,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吹起口哨。

    齐刷刷地,所有视线都转过头来,纷纷地落在陆恪的身上,个个跃跃欲试的小眼神在探头探脑地打探着,眼神的意味深长显得喧闹而热情,那万众致的动作着实太过整齐,以至于有种微妙的喜感,让人忍俊不禁。

    站在陆恪身边的马库斯和阿尔东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起哄了,没有声音,只是不断用肩膀撞击着陆恪,然后用戏谑打趣的眼神不断上下打量着陆恪,时不时还在陆恪和那个背影之间来回移动着,不需要言语,他们就已经脑补了出大戏,那滑稽的模样让陆恪无奈地摇摇头。

    随后,没有理会这群家伙,陆恪就迈开了脚步。

    如此感觉着实无比怪异,就好像走在红地毯之上般,两侧嘉宾夹带欢迎,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圣坛,迎接自己的……等等,感觉似乎不太对劲。难道,不应该是男人站在红地毯尽头等待,然后女人在父亲的陪同之下,走过红毯、接受祝福,为什么现在位置好像颠倒了过来?

    这……

    更奇怪的是,站在两侧的嘉宾个个都好像脸部抽筋般,纷纷在挤眉弄眼,不像是前来观礼,更像是马戏团的杂耍演员,而且还是非常廉价的那种。

    陆恪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胡思乱想全部收敛起来,顺着那明亮刺眼的光源路前进,视线余光之的其他身影都渐渐消失在明暗交错的光影之间,然后偌大的世界就缩为个身影,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光芒都落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勾勒出纤细而坚韧的轮廓,进而迸发出了丝惊心动魄。

    就在此时,那个身影转身了。

    头柔顺的长发如同瀑布般,甩出道绝美弧线,刹那间让人屏住呼吸,然后抹笑容就在昏暗的光线之绽放开来,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明/媚而阳光、甜美而灿烂,眉宇之间的巧笑嫣兮是如此美好,狠狠地迎面撞击过来。

    噗通,噗通,噗通,

    心脏撞击胸膛的声响着实太过强壮有力,以至于开始口干舌燥起来。

    “嘿,陆恪。”清脆的声音隐隐透露出丝甜濡,如同糖果般,仅闻其声,就见其人,站在眼前的赫然是坎蒂丝-斯瓦内普尔。

    坎蒂丝站在原地,瞪圆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身运动便装的陆恪,那孩子气的探究和俏皮,带着精灵般的灵动,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地就上扬了起来,但不等陆恪回应,身后就传来了阵山呼海啸的起哄声——

    “吼吼吼,上,斑比!上!”

    “嗷呜,斑比,好样的!”

    “斑比,秘密保守得真好,我们误会你和马库斯了,等等,还是马库斯要心碎了?哈哈。”

    “斑比,干得漂亮!这才是我们所说的,对吧?这才是我们所说的!”

    “甜心,我们的斑比就交给你了,你可是要好好照顾他呀。”

    ……

    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全部混杂在了起,沸沸扬扬好不热闹,比赛胜利之后还没有完全发泄的激动情绪,在这里终于再次找到了宣泄途径,迫不及待地就开始了新轮的庆祝。鬼哭狼嚎的声响在整个球场通道之悠悠回荡。

    直站在坎蒂丝身边的弗农-戴维斯,流露出了丝尴尬的表情。

    刚才,弗农路前行,猎/艳/雷达捕捉到了坎蒂丝的身影,按耐不住亢奋就上前搭讪,结果却意外得知,坎蒂丝是为了陆恪前来的,于是,这才造就了这场热闹。

    弗农的视线在陆恪和坎蒂丝之间来来回回,然后急急忙忙地说道,“兄弟,抱歉,刚才不明白情况,误会,纯属误会。”然后,为了避嫌,弗农就离开了坎蒂丝,来到了陆恪身边,用肩膀撞了撞陆恪,脸意味深长的表情,还浮夸地挤眉弄眼,着实滑稽,“斑比,不打算介绍下吗?”

    仅仅只是谈话的短暂空隙,身后那群卦人士就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蜂拥而至,团团地站在陆恪和弗农的身后,拥挤地站成个扇面,然后里三层外三层地站立着,最后面还可以听到科林-琼斯咋咋唬唬的声音,“看不到。让让,我身高不够,让让。”

    不需要回头,就可以想象出后面的热闹。

    如此场面让陆恪脑海里自动浮现了状元郎迎娶公主的画面,父老乡亲全部都涌了出来,七嘴舌地讨论着公主的样貌,指指点点地讨论着驸马爷的尊荣,个个恨不得伸长脖子,只希望能够看得清楚点,再清楚点。

    陆恪表示:他不认识这群二货!

    但是,这群家伙完全就是自来熟,不需要陆恪介绍,他们就已经开始询问身家背景了,那不绝于耳的提问声简直比狗仔队还要厉害,陆恪忍不住扬声吐槽了句,“嘿,你们最近没有X生活吗?个个都欲/求不满!”

    “我们当然有,这不是在担心你嘛。”

    “就是就是,我们几乎要怀疑你和洛根有私情了!”

    “咦,不是马库斯吗?”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有种我家小子终于出息的欣慰感。”

    “老实说,当初加入球队时的那些避/孕/套,你个都没用吧?再不用的话,就要过期了。”

    “我们现在只是在帮忙,明白?丘比特的工作,放心,交给我们就好!”

    七嘴舌的话语,如同倾盆暴雨般狠狠地砸下来,饶是陆恪伶牙俐齿,个人面对着二十人、三十人,此时也是招架无力。果然,损友不能交!绝对不能!

    陆恪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坎蒂丝脸灿烂的笑容,津津有味地看着群大汉进入卦模式,那眼神和表情显得意味深长,察觉到了陆恪的视线,坎蒂丝挑了挑眉,眼底的笑意涌现出来,似乎在说,“你的队友挺有意思哒!”

    陆恪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现在再撇清关系似乎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弗农又要开始询问坎蒂丝的生辰字了,他连忙将这群饿狼都阻拦在身后,在眼前划出了条楚河汉界,拒绝这群家伙越过雷池,然后大声地喊道:

    “坎蒂丝,这是大家;大家,这是坎蒂丝。”

    弗农第个带头恍然大悟地大喊起来,“哦,原来是坎蒂丝!”紧接着,他转过头,对着大家喊到,“伙计们,打招呼。”

    “嘿!坎!蒂!丝!”

    众人异口同声地嘶吼着,字顿地呼喊着坎蒂丝的名字,那场景着实太过搞笑,看起来就像是群被关在军营里太久没有看到异性的大兵们,现在终于出来了,于是个个都开始忍不住地蠢蠢欲动起来。

    “噗嗤”,坎蒂丝下没有忍住,直接就欢快地大笑起来,但她还是保持住了仪态,朝着大家挥了挥手,“下午好,大家!”

    “嗷嗷嗷,下午好”,那杂七杂的呼喊声开始纷纷响起,个个都无比亢奋。

    紧接着坎蒂丝就落落大方地说道,“恭喜今天获得比赛胜利!这真是场精彩的比赛。”

    “哎呀,坎蒂丝发话了!”

    “谢谢坎蒂丝。”

    “这就是我们持续努力的最大动力!”

    “这是我们的荣幸!”

    “早知道,达阵的时候就献给坎蒂丝了。”

    “滚,轮也轮不到你,没有看到斑比在这里吗?”

    片叽叽喳喳的嘈杂声之,唯恐天下不乱的马库斯就开始瞎嚷嚷起来,石破天惊地大声询问到,“坎蒂丝,那么你觉得今天谁的表现最好?”

    在片“反正不是你”“不需要自作多情”的吐槽之,所有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坎蒂丝身上,隐隐地还带着丝期待——这厢吐槽马库斯,那厢却又重色轻友。不愧是群损友。

    面对万众瞩目的重担,坎蒂丝也丝毫没有怯场,双手背在了身后,故意卖了个关子,色彩分明的眸子缓缓地扫视过所有球员,嘴角的笑容点点上扬起来,眼看着沉默的气氛几乎就要凝固起来,这才咬住了下唇,俏生生地说道,“斑比。”

    刹那间,群魔乱舞!

    真正的群魔乱舞,甚至还可以看到阿尔东夸张地绕场半圈奔跑起来,幅“我家的猪终于学会拱白菜了”的神态,引得所有人都开始跟着起哄起来,“斑比!斑比!斑比!”边呼喊,边舞蹈,边怪叫,场面有些失控,就好像群神经病在跳大神般。

    不是比赛之那种慷慨激昂的热情呼喊,而是好基友们集体/泡/妞时的加油助威,那排山倒海的呼喊声在通道之激荡起片又片地回响,渐渐安静下来的烛台球场又以另外种方式重新开始热闹起来。

    这场狂欢派对,显然还没有结束。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