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 眼神交汇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斑比!斑比!斑比!”

    如此热闹的场面,烛台球场秒变夜店,仿佛所有人都沉醉在了庆祝的气氛之,无法自拔。

    作为主人公,陆恪也是满脸无奈、束手无策,摊开双手,原本脸坦然的神情,却在接触到坎蒂丝那明亮的眼神时,脸颊不由微微发烫起来,轻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本来,后面还有句“在这里没有等待太久吧”。

    但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急性子的弗农就个巴掌拍在了陆恪的后背上,“斑比,难怪你直没有女朋友,如此不解风情,面对女孩子不能这样说话。来来,改天让我来给你上课,好好地传授你点约会的基本常识。”

    语重心长地交代完毕之后,弗农又转头看向了坎蒂丝,露出了狼外婆的表情,无比诚恳地说道,“斑比就是个青涩的小/处/男,除了训练之外,什么都不懂,所有业余时间全部都用来翻阅战术手册了,所以面对女孩的时候,难免嘴笨,还轻多多谅解。”

    “嘿,弗农!你才是/处/男!你全家都是/处/男!”难得见地,陆恪也微微有些慌乱,睁大了眼睛,郁闷地反驳到。

    站在对面的坎蒂丝眼睛微微闪,满满的笑意流淌了出来,轻轻地瞥了陆恪眼,然后就看向了弗农,落落大方地说道,“可是,我就喜欢这样的。”然后皱了皱鼻头,对着弗农轻哼了声,“像你这样油嘴滑舌的老手,我可不喜欢,夜店里着实太多了,风格重复。”

    “弗农!弗农!弗农!”

    所有人再次起哄起来,而这次吐槽的对象则是弗农,这让他也是束手无策,试图辩解番,却发现队友们根本不给机会,而坎蒂丝那双坦然的视线更是让他狼狈非常,抬起了右手,却只能假装什么事都没有,顺势挠了挠头,移开了视线,仿佛根本没有理解坎蒂丝的意有所指般。

    正当陆恪以为大家都忽略了坎蒂丝话语里的另外句话时,马库斯那家伙又次开始吼了起来,“坎蒂丝喜欢斑比这款的,吼吼,女孩儿都告白了,斑比,你不打算表示表示?”

    句话顿时就点燃了所有队友们的卦之魂,眼看着起哄的火苗又要朝自己蔓延,陆恪急生智,扬声喊到,“那你们还在这里当电灯泡?聪明的家伙,早就已经偷偷离开了,给我们留下点私人空间,现在还留在这里的,难不成全部都是白痴?”

    “斑比要告白了!斑比要告白了!”这下就炸锅了,吵闹的声音不绝于耳,个个都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就好像是草裙舞庆典般,大家围绕着陆恪和坎蒂丝还是绕圈圈跳舞,阿尔东-史密斯夸张地大喊了句,“快跑,不然斑比找不到女朋友,肯定要找我们算账了!”

    呼啦啦,所有人都窝蜂地散了开来,只见洛根的脚步落在了身后,对着坎蒂丝嘻嘻哈哈地喊到,“糖糖,斑比是个好男人,好好把握住,不要错过咯。记得好好照顾我们斑比呀。”说完,洛根还朝着陆恪眨了眨眼,溜烟地跑了开来。

    秒之前,周围还是喧闹不已;秒之后,周围顿时就冷清了下来。

    瞬间,陆恪和坎蒂丝就单独的站在了原地,四周都空无人。如此场景就好像……就好像小情侣偷偷摸摸出来约会般,躲在了没有人出现的小操场之上,你侬我侬。

    意识到这点,两个人居然都稍稍拘谨了起来,眼神不自在地转移开来,尴尬而生涩地不知道应该落脚在何处,那种涌动的暧/昧气息让人脸红心跳。其实两个人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尴尬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走到这步了,但眼神还是不敢落在彼此身上。

    时间,气氛再次冷却沉淀了下来。

    “斑比,到底行不行啊?”远处,看似空荡荡的操场之上,阿尔东个大跨步就从角落里冒了出来,絮絮叨叨地念念不休。

    紧接着,旁边个两个三个地全部都冒了就来,就好像打地鼠般,要不然没有,要不然就集体出动,所有人都开始叽叽喳喳地呼喊起来,“不行的话,我可以临时辅导下”“坎蒂丝,不然你主动下”“这进度,是不是太慢了”……

    嘈杂的噪音已经成为了公害,陆恪转过头,硬碰硬地吼了句回去,“闭嘴!”

    雷鸣之音在空气之久久回荡着,所有人都集体哄笑起来,刹那间做鸟兽散,只留下滚滚烟尘,这次总算是真正地安静了下来。

    重新回过头,然后就看到了坎蒂丝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眉宇之间的欢快涌现了出来,尴尬的气氛顿时就消融瓦解,重新回到了两个人所熟悉的轨道上来,切似乎都没有变化,那种淡淡的默契再次涌动,陆恪也是不由哑然失笑。

    “洛根,还是和以前样,喜欢开玩笑,但每次在你面前都是吃瘪。”坎蒂丝重新回想起了以前大学时期的趣事,陆恪的两个室友都是有趣的秒人。

    陆恪笑盈盈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他总是学不乖,次又次的教训,却还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了,杰伊现在成为了体育记者,经常在我们面前晃荡,今天比赛结束之后,他还提起说要专访呢。”

    “显然,经过今天这场比赛,每个人都想要专访你。”坎蒂丝的满眼都盛满了笑意,沐浴在晚霞之,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个冲动,陆恪嘴边的话语就脱口而出,“也包括你吗?”

    隐藏在话语之的暧/昧和迤/逦,突然就染上了片晚霞的粉红色,空气开始轻轻涌动起来。

    两个人互相注视着彼此,眼波流转之间的情绪,如同温柔的海浪在拍打着礁石般,轻盈静谧的响声却让人心驰神往;月的旧金山,狂风呼呼作响,浩浩荡荡的晚霞在眼底深处翻滚,如同抹妖冶而绚烂的火苗,滋生出些许夏日的蝉鸣和水汽,在心绪之间涌动着。

    坎蒂丝率先垂下了眼帘,掩饰着眼底深处的攒动,微微紧绷的声音,故作爽朗地说道,“当然。否则我也就不会在这里等待九十分钟了。”

    但话语才说出口,坎蒂丝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撒娇和依恋,暧/昧的气氛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更加汹涌起来,坎蒂丝只能暗暗祈祷着,陆恪刚才没有品味出话语里的深意。

    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来,朝着陆恪投去了视线,然后就看到那双黑白分明的视线里,似笑非笑的打趣眼神,坎蒂丝不由脸颊微微热,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抬起腿来,就重重地踢了陆恪下,娇嗔地抱怨着,“不准胡思乱想!”

    句娇斥,却让陆恪的眼神越发深邃起来,那暖暖的视线似乎带着温度,在皮肤表面轻盈跳跃,心绪不由越发慌乱起来,坎蒂丝咬了咬牙、瞪了瞪眼,气呼呼地喊到,“斑比!”

    然后,坎蒂丝就再次抬起了右脚。

    但这次,陆恪却轻轻地闪避了开来,脸上浮现出了满满的笑意,欢快地开怀大笑起来,似乎识破了什么秘密般,心情顿时明媚而绚烂起来。

    在坎蒂丝继续恼怒之前,陆恪个大步就主动上前,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彻底消除,近在咫尺的触碰,皮肤与皮肤之间的空气涌动开始变得灼热而沸腾起来,鼻息的热量让人脸红心跳,脑海之似乎完全空白片、又似乎思绪万千。

    坎蒂丝下意识地就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话语和情绪都刹那间消失不见,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动不动,似乎稍稍的点动弹就可能泄露自己的情绪,就连空气之涌动的男性气息都变得灼热起来。

    但即使屏住了呼吸,坎蒂丝依旧可以捕捉到那若有似无的气息,干爽而清新的柑橘味,运动沐浴露的清爽混杂着淡淡的阳光味道,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这让坎蒂丝不由死死地咬紧牙关,老老实实地闭气起来。

    幼稚青涩的举动,让陆恪眼底的笑容满溢了出来,却没有再继续捉弄坎蒂丝,主动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会过来?难道最近不忙吗?”

    但坎蒂丝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脸防备地瞥了陆恪眼。

    下秒,陆恪突然就靠近了过来,脸庞在坎蒂丝的瞳孔之猛然放大,猝不及防之间,坎蒂丝就低低地惊呼出了声,然后呼吸就再次变得顺畅起来,但因为憋气太久,脸颊也微微透露出股粉红的红晕,这让坎蒂丝不由有些窘迫。

    眼看着陆恪还要有动作,坎蒂丝连忙退后了半步,拉开了距离,那种气息总算是消失了,虽然心脏的跳动依旧不太稳定规律,但至少大脑重新开始运转起来,“……假期。”坎蒂丝终于再次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最近刚好是假期,二月份的四大时装周开始之前,我们还有些假期。”

    话语涌到了嘴边,但坎蒂丝却说不出口。

    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件事:现在正好是假期,坎蒂丝就专程赶过来旧金山,在现场观看陆恪的比赛,但经过刚才的嬉闹之后,暧/昧的气息却似乎正在缓缓发酵,话语卡了在喉咙里,就连眼神都变得闪躲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