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 大煞风景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心横,洛根就把所有话语都股脑地说了出来。

    但他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茱莉亚满脸的悲伤,甚至可以听到心碎的声音,眼神就这样点点地溃散开来,这顿时让洛根手足无措起来,试图安慰下茱莉亚,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

    刹那间,洛根就心软了,真相已经涌到了嘴边;但转念想,长痛不如短痛,他还是必须坚持下去,狠狠地咬了咬舌尖,终究还是忍住了。

    往前走了步,洛根手忙脚乱地将茱莉亚揽入怀,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慰着:

    “不要伤心了。对于你来说,这是好事。斑比点都不值得,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如果你是因为那张脸而喜欢上他的话,很快就会厌烦了,看久了之后,点都不怎么样;如果是性格的话,相信我,他就是个混蛋!我是认真的!”

    茱莉亚没有回答,只是推开了洛根,意兴阑珊地重新坐回了床铺之上,对于比赛似乎点兴趣都没有了。

    洛根轻轻地松了口气,总算是度过了危机。接下来,只需要静静地等待,过段时间,茱莉亚就会恢复过来,然后彻底忘记陆恪,事情就会好起来了。现在的痛苦只是暂时的。

    留在房间里,洛根又安慰了茱莉亚几句,这次,没有再强迫茱莉亚下楼观看比赛直播,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然后将房间门重新关上,背部靠着门板,长长地吐出口气:好险,刚才急生智,成功地解决了问题,否则如此棘手的事情,放任下去的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重新回到客厅,蒂芙尼抬起头来,“茱莉亚呢?”

    “呃,她……她有点不太舒服,休息会。”洛根简单地说道,担心话语没有说服力,又补充了句,“反正对于爱国者队,她也没有什么兴趣,不是非看不可的。”

    这次,蒂芙尼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了,只是絮絮叨叨地说着,“我们还是把比赛录制起来吧,不然到时候她又后悔了,肯定要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录制的。”然后其他人都叽叽喳喳地热闹起来,比赛已经进入了投掷硬币的阶段,开赛在即。

    洛根在旁边的沙发坐下来,然后就察觉到斜对面的目光,抬起头,下就看到了陆恪关切的视线,洛根不由阵心虚,回想起来刚才的胡言乱语,几乎不敢直视陆恪,只能胡乱地点点头又摇摇头,示意没事,随后就夸张地惊呼起来,“开始了,开始了!今天的另外场重头戏!”

    陆恪也没有多想,转过头就看向了大屏幕,和奥斯汀隔空开始谈论起今天这场比赛。

    蒂姆-蒂博,丹佛野马的四分卫,天选之子,神乎其神地击败了匹兹堡钢人,来到了新英格兰爱国者面前,堪称是今年季后赛的最大黑马,现在蒂博对阵布雷迪,这场比赛的讨论指数也已经轻松破表。

    今天下午,陆恪率领的旧金山49人击败了新奥尔良圣徒之后,就连负责直播这场比赛的CBS电视台解说员们也纷纷表示,“新老对决”路延续到了这场分区赛之上,布雷迪和他所率领的新英格兰爱国者必须小心谨慎,提防冷门的出现。

    奥斯汀正在和陆恪吐槽,他完全无法想明白,蒂博到底是怎么赢得上场比赛胜利的。

    事实上,整个联盟都不明白,就连钢人队自己都脸懵逼,莫名其妙地就输掉了比赛,除了“上帝眷顾”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茱莉亚!”蒂芙尼抬起头,然后就看到了出现在楼梯口的女儿,声惊呼,然后所有人齐刷刷地都转过头去,投去了视线,“你不是说,身体不太舒服吗?你可以好好休息下,我们把比赛录制起来,之后你想看的话,再看回放。”

    茱莉亚看了洛根眼,清了清嗓子,“嗯,没有关系,我加入你们,在旁边看看就好。”最后,视线还是再次落在了陆恪和坎蒂丝身上。

    思来想去,茱莉亚还是不甘心,甚至还没有开始战斗,就已经选择了放弃,这不是她的性格,也不是陆恪的性格,至少,她应该勇敢地站出来争取,那么即使失败了,她也不会后悔,像鸵鸟般懦弱地将脑袋埋在沙子里,她不想要这样。

    鼓起勇气,挺直腰杆,昂首挺胸,茱莉亚再次出现在了客厅。

    洛根懊恼地皱起了眉宇,他已经可以预料到,场灾难正在火速赶来的路上,但开工已经没有回头箭,他现在只能将错就错了,眼看着茱莉亚就朝着正央的沙发方向走了过去,他迅速站了起来,个鱼跃,就跳到了陆恪的身边,快速抢占了“战术要塞”。

    本来,陆恪、坎蒂丝、江攸宁三个人坐在了央的沙发上,右手边是奥斯汀和陆正则,左手边则是洛根,蒂芙尼依旧在大厅里走动着,暂时还没有坐下来。

    容纳三个人的沙发还算富裕,并不拥挤,但洛根那壮硕的身体冲撞过来,顿时就是片兵荒马乱,蒂芙尼更是阵无语,“洛根!你怎么回事?这里不是还有那么多空间吗?为什么硬要到斑比身边挤呢?真是,还是个孩子,长不大!”

    视线余光瞥,洛根就注意到了茱莉亚那脸错愕的表情,他连忙急切地说道,“茱莉亚不舒服,我把那个沙发让给她,好好休息休息。”然后重新坐直身体,用力拱了拱陆恪的肩膀,“伙计,坐过去点,我在这里和你挤挤。”

    “洛根,你今天有点奇怪。”陆恪皱起了眉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洛根,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老实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然后现在正在掩饰?”

    “哪有!”洛根摊开了双手,用浑身来表现出自己的无辜,也不说话,就是这样瞪着陆恪,无声地表达着抗议。

    但陆恪却哧哧地笑了起来,他知道,事情肯定有猫腻。

    洛根不擅长说谎,每次试图隐瞒或者藏有秘密的时候,他的举动就会变得特别古怪,甚至是浮夸;而且还会尽量减少自己说话的频率和词量,唯恐言语之不小心就暴露出了真相。就好像现在这样。

    ……

    坐在旁边的坎蒂丝,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切,却是隐隐地注意到了茱莉亚的异样,似乎察觉出了真相。

    女生之间总是有种感应,彼此之间可以识别出细腻的心思变化。

    刚才坎蒂丝就捕捉到茱莉亚的眼神,总是不由地落在陆恪身上,欲言又止;随后投向洛根的时候,却是带着丝抱怨和责怪;最后看向坎蒂丝自己的时候,则是五味杂陈。

    点点小波澜小细节,坎蒂丝顿时就恍然大悟起来,看了看陆恪,又看了看茱莉亚,再回想刚刚发生的切,坎蒂丝的心情也不免有些微妙。

    ……

    “好了好了,比赛开始了,快!安静,全部都安静下来!”奥斯汀全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起承转合,只是听到了无数吵闹,连忙出声制止,直播画面之,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由新英格兰爱国者率先展开进攻。

    茱莉亚狠狠地瞪了洛根眼,真是大煞风景,她知道,洛根是故意的!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又无奈又郁闷,但终究还是没有敢直接说出来,只能走到了左手边的沙发,安坐了下来,深深地注视着间的沙发。

    陆恪根本没有察觉到异样,高高地举起了双手,加入了奥斯汀的行列,开始欢呼起来,“防守!防守!防守!”

    作为球员,陆恪希望能够和布雷迪交锋;但作为球迷,除了新英格兰地区之外,美国其他地区支持爱国者队的球迷着实少之又少,纽曼家就是典型代表——深深地讨厌着新英格兰爱国者,自然而然地,本场比赛就选择支持丹佛野马。

    入乡随俗,陆恪也就开始声援丹佛野马。

    尽管坎蒂丝是初次见面,却没有拘谨和生涩,同样高高地抬起了双手,起鼓掌起呼喊,起融入了比赛的氛围之,“防守!防守!”

    渐渐地,整个客厅之所有人都开始欢呼呐喊起来,仿佛他们此时就坐在吉列球场之,为客场作战的野马队加油助威,成为了北美大陆之上成千上万球迷的员,第二场分区赛的氛围就渐渐浓厚了起来。

    片欢乐之,茱莉亚满腔哀伤无处宣泄,最后化悲愤为力量,个骨碌就跳跃了起来,站在沙发上,无比卖力地为野马队应援,那热力拉拉队的狂热舞姿着实太过精彩也太过夺目,以至于无法忽略,视线纷纷都集了过去。

    就连奥斯汀也错愕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嘴边的薯片都掉在了地上。

    但茱莉亚却浑然忘我。

    跳舞吧,如同没有人注视般;唱歌吧,如同没有人倾听般;去爱吧,如同不曾受过伤般;生活吧,如同今天是世界末日般。

    渐渐地,笑容再次爬上了嘴角,心情再次飞扬起来,茱莉亚也真正地融入了比赛之,对着眼前目瞪口呆的家人朋友们大声呼喊到,“怎么了?不打算起加入我吗?快,快点!防守!啪啪!防守!啪啪!”

    那明媚而灿烂的笑容,再次将青春最美好的姿态绽放开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