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 退无可退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眼前的防守阵型十分简单,甚至简单到朴素,看起来就是个通到底的水桶:

    第条线,三名防守锋线;第二条线,两名线卫,他们就已经落在了十码之后;第三条线,两名线卫和两名角卫,他们又落在了十码之后;第四条线,两名安全卫,干脆就退后到了己方半场的三十码线附近。

    央地带已经完全清空,全部都罗列在了左右两侧和底部条线,这就是个完整的水桶,所有防守意图都暴露在眼前,却笃定了旧金山49人的进攻战术已经别无选择。

    这次,他们是正确的,陆恪已经别无选择了。

    “攻击!”

    陆恪快速后撤步,注意到了进攻奉献和防守锋线的纠缠,两个脚步调整,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选择了出手,出手速度之快超出了巨人队防守组所有球员的意料。

    陆恪选择了个抛物线式的彩虹传球,弧度并不陡峭,划出了道小小的彩虹,快速在左侧的四十码线附近的空档找到了弗农-戴维斯。

    这是记二十四码、二十五码左右的长传,轻描淡写之间的弧线控制、力量控制和角度控制,精准无误,弗农没有花费任何力气,轻轻松松地就完成了接球,他开始快速持球推进,四周的所有防守球员就如同南北极的磁铁般,第时间飞扑了过来。

    弗农脚步稳健地往前推进了约莫五码,就在防守球员即将收拢包围圈的时候,转身个轻抛,将橄榄球抛给了自己身后的洛根——这是个往后传球,符合比赛规则。

    洛根持球持续朝着左侧移动,视线余光快速地观察着,确认包围圈进步收缩之后,举起了右手,朝着另外半场,个轻抛,第二次往后传球,只见橄榄球抛出了个大大的弧度,但旋转速率却不规则,晃晃悠悠地越过了整个半场,落在了——

    “马库斯-林奇!连续两次向后传球之后,林奇完成了接球!这档进攻之,始终站在陆恪身边的林奇,关键时刻完成了重要接球,所有防守球员都已经来到了左边半场的情况下,林奇赢得了个宽敞的推进空间!上帝,这是林奇整个赛季最重要的次接球!”

    “林奇!林奇正在持球推进!马库斯-林奇正在持球跑动,试图寻觅推进路线!上帝,如此场面着实太神奇了,陆恪正在林奇的身边,为林奇掩护拆挡!”

    “纽约巨人的防守锋线杰森-皮埃尔-保罗和兰瓦尔-约瑟夫正在试图完成防守,两名球员及时回防,他们就是巨人队防守组最后的希望了。皮埃尔-保罗!皮埃尔-保罗立功了!他扑倒了马库斯-林奇!林奇倒地!林奇倒地了!”

    “上帝,比赛就此终结了吗?”

    ……

    把戏进攻!

    刚才这是次把戏进攻。对于旧金山49人来说,比赛已经陷入了绝境之,十七秒的时间,但却在己方十六码的位置,这意味着,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即使选择万福玛丽,结局也可能是白白浪费次传球机会,于是,哈勃选择了次大胆而疯狂的把戏进攻。

    由陆恪往前传球找到弗农,而后弗农往后传球给洛根,两名近端锋的任务就在于吸引所有防守力量,制造出右侧的空档;然后洛根往后传球给马库斯,由马库斯来持球完成推进,守护在侧的陆恪不是为了拆挡,而是为了掩护,危机状况之下,马库斯还可以将橄榄球往后传球给陆恪,由陆恪来完成剩下的冲跑。

    这是次堪比大学战术的把戏进攻,充分利用了“允许无数次往后传球、但只允许次传球”的比赛规则,把美式橄榄球打出了英式橄榄球的风格,真正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孤注掷。

    可惜的是,纽约巨人防守组的注意力高度集,回防速度非常迅速,马库斯的推进没有能够撕破防线,甚至没有机会把橄榄球传给陆恪,皮埃尔-保罗就已经成功地撞倒了他的重心,终止了这次把戏进攻的推进。

    老实说,这并不意外。把戏进攻之所以称为“把戏”,就是因为剑走偏锋、高度风险,稍稍个不注意,不要说进攻成功了,甚至可能把自己诓进去,葬送了所有的努力。比如说,洛根传给马库斯的传球,直接被抄截了呢?

    现在,把戏进攻的失败,旧金山49人就陷入了个死局,退无可退的死局。

    因为,马库斯倒地之后,比赛时间还在持续地流逝,此时旧金山49人已经没有了暂停,每秒的流逝都如同凌迟般,刀刀地削弱着主队的生命力。而他们的生命力本来就没有剩下多少了,死亡的脚步正在加速。

    这,就是个死局。

    ……

    亲眼目睹了马库斯意外倒地之后,陆恪却依旧没有放弃,高声呼喊着,“列阵!列阵!列阵!”那迫切的声音透露出来的不是绝望,而是坚决,往直前、势如破竹的坚决。

    正如陆恪自己所说,不到最后刻,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直到弹尽粮绝为止,直到燃料耗尽位置,胜负依旧是个未知数!生命不止,战斗不息!

    陆恪想好了,快速完成列阵、快速摔球停表,也许还剩下秒或者两秒,但至少,他们就将面临四档六码的进攻,他们还可以赢得最后次传球进攻的机会——刚才马库斯倒地的地方,应该是二十码线之上,进攻还算是完成了四码的推进。

    “列阵!”

    陆恪的声音在烛台球场上空坚定不移地响动着,但就在此时,裁判的哨声打断了陆恪的呼喊。

    不是比赛终止的哨声,而是黄旗犯规的哨声。

    全场屏住呼吸,侧耳倾听,万众瞩目之下,主裁判确认了判罚之后,来到了场边。

    “拉拽头盔犯规,防守组,九十号,罚掉十五码,进攻档数清零,档十码,比赛时间重置,回到十秒。”裁判宣布判罚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整个烛台球场就开始欢呼起来,紧张到了极致,心脏几乎就要炸裂开来,但他们终究还是延续了缕希望——

    微弱到几乎就要消失,却依旧真实存在着的希望。

    在刚才的防守之,皮埃尔-保罗拉拽了马库斯的头盔,尽管成功地完成了防守,却被判处极刑。在橄榄球比赛之,冲撞肩膀以上的犯规都是极刑,哪怕只是手指无意识之间的拉拽也不行,这主要是为了减少脑震荡的危险,联盟直在出台和更改相关政策,避免更多的危险。

    十五码的判罚,也是橄榄球比赛之,黄旗犯规的最大码数。

    次黄旗犯规,不仅将比赛时间暂停了下来,而且还为旧金山49人延续了线生机,这能够改变比赛的胜负走向吗?

    皮埃尔-保罗正在大声地抗议着,纠缠着裁判,不断解释着自己的动作,“我没有拉拽头盔!我没有!我是冤枉的!”这次犯规,很有可能就掐断球队的胜利希望,本赛季的表现堪称完美的防守端锋,此刻却陷入了绝望之。

    对于旧金山49人来说,这是死里逃生的次喘息;而对于纽约巨人来说,这则是掐死比赛前的次意外。双方球员的争执都显得有些混乱,但这没有能够改变裁判的主意,经过再三确认之后,他们维持了原判。

    比赛继续,争论终止。

    现在,进攻组口气来到了三十五码线之上,比赛时间还剩下十秒。令人心脏停止跳动的十秒。

    再次地,档十码。

    站在进攻锋线身后的口袋之,摆出了个散弹枪阵型,陆恪挺直了腰杆,眼前马平川,整个防守的侧重点目了然:

    第线,三名防守锋线与五名进攻锋线形成掎角之势。

    第二线,两名角卫落后了足足十五码,位置分别对应两名外接手,凯尔-威廉姆斯和布雷特-斯维恩。尽管他们的威胁比不上两名近端锋,但在长传之,外接手的威胁依旧比近端锋更加强大。

    第三线,四名线卫和两名安全卫,共六名球员都已经站在了红区之内,距离端区也就区区几码而已,摆明了做好“万福玛丽”传球防守的覆盖与盯防。

    这时刻,和常规赛第十周的零秒进攻不同。

    彼时,旧金山49人进攻组已经成功推进到了红区前沿,所有的攻防都是在相对狭窄区域之完成的,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现在,旧金山49人则在己方三十五码线之上,除了“万福玛丽”之外,他们别无选择——刚才的把戏进攻就已经宣告失败了。

    自然而然地,纽约巨人防守组的阵型就再简单不过了。

    陆恪轻轻捻了捻指尖,微微地渗透出些许汗水,某个瞬间,紧张感就牢牢地抓住了心脏,但随即,肾上腺素就猛烈地爆发出来,彻底淹没了所有的紧张感,亢奋和激动达到了极致,紧接着就彻底地冷静了下来,前所未有得冷静。

    整个世界似乎陷入了慢镜头之,就连空气之尘埃的飞舞轨迹都变得无比清晰,甚至可以捕捉到汗水滴落和胸腔呼吸的声音,视线里的所有动作都清二楚,那大片大片的红色海洋就这样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万籁俱静。

    “攻!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