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 天之骄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恪?这就是你的名字?姓氏呢?”艾玛的瞳孔轻轻眯了起来,带着丝挑刺的眼神说道,“我不太确定你们的风俗习惯如何,但是在英国,自我介绍的时候,没有介绍姓氏,这是个非常失礼的行为。”

    陆恪没有慌张,也没有生气,反而是轻笑了起来。

    艾玛注意到了陆恪嘴角的神情变化,轻轻侧头歪了歪脑袋,话语变得严肃起来,“我是认真的。还是说,你是故意的?试图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以这样种无礼的方式,对于女士来说,即使留下了印象,也绝对不是好事。”

    “陆。”陆恪开口回答到,落落大方地迎向了艾玛的视线,“我的姓氏是陆,我的名字是恪。不过,因为我的名字发音和英名字’卢克’十分接近,所以大家称呼起来比较方便,就不会刻意区分姓氏和名字,而是统称呼。”

    没有讽刺,也没有反驳,只是单纯的解释。

    但是,艾玛的脸颊却微微发烫起来,窘迫而狼狈,只是恨不得能够立刻钻到地洞里,彻底消失。

    如果是球队或者赛场之上,陆恪可能就会迎面还击了,因为对于球员来说,表现强硬才是生存之道,至少是个立足的起点,软弱和妥协是不会得到赞赏的。

    不过,对方只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且还是赫赫有名的女演员——在电影屏幕之上见过的女演员,陆恪也就收敛了尖刺,将所有反讽都隐藏在了话语背后。

    “沃特森小姐。虽然好莱坞的亚裔演员不多,但我相信,尊重彼此的化和准则,这却是亘古不变的。尤其是对于你这样的公众人物来说,不小心,媒体就可以随意解读,那就不是件美妙的事情了;更重要的是,亚裔群体也需要属于自己的尊重。”

    陆恪的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话语温和却不失锋芒,如沐春风却立场坚定,不卑不亢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简单而客观。

    坐在走道另侧的艾玛紧紧地咬住了下唇,眼底闪过丝狼狈和懊恼,却分辨不清楚到底是对他生气,还是对自己生气。

    面对公众媒体,艾玛始终以女权主义者自居,不断地为女性权益奔走呼告,呼吁着社会能够更加重视性别歧视的严重问题,自信而坚定的面貌,成功地为她赢得了大批粉丝的支持。

    刚才陆恪的这番话,显然是意有所指,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样,这两个都是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需要人们不断地为自己抗争和拼搏,打破长时间沉淀下来的顽固偏见,努力地争取属于自己的席之地。

    不需要更多,却也不能够更少,仅仅只是平等对待。

    此时,艾玛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语带着语误和歧义,可以解释为对亚裔群体的歧视。

    歧视和偏见是件十分特别的事。对于旁观者来说,可能只是个习惯性的表达方式;但对于当事人来说,习惯本身就是偏见的种,只有他们能够真正地明白歧视所带来的个滋味。女性是如此,亚裔也同样是如此。

    又窘迫又狼狈,这是第二次了。

    见面之后,连续两次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艾玛只觉得脸颊滚烫得厉害,忍不住开始恼羞成怒起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讨厌了,不仅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而且还总是理直气壮地挑刺,注定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尽管如此,艾玛还是没有把情绪表达出来,强忍着烦躁,深呼吸,再次深呼吸,挺直了腰杆,郑重其事地说道,“抱歉,刚才是我考虑不周。”

    “没有关系。”陆恪报以个礼貌的笑容,用轻快的语气解释到,“东方化和西方化之间还是有诸多差异的,我们都需要互相理解彼此。”而后,陆恪就再次点点头示意,“很高兴认识你,艾玛小姐,那么就先这样吧。”

    然后,陆恪就再次带起了耳机,平躺下来,准备挑选部电影,边观看边放松,好好地享受这趟飞行。

    艾玛呆愣在原地,满头都是问号:什么?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居然就这样躺下去了?经过了刚才的小插曲之后,什么表示都没有?什么交谈也没有?她到底是棵松树还是块花岗岩?如此粗鲁,如此无礼,如此木讷,真的是让人七窍生烟!

    “嘿。”艾玛再次敲了敲遮挡板,然后忍不住就烦躁的情绪,扬起声音再喊了句,“嘿!”

    陆恪坐直了身体,摘下耳机,脸困惑地投去了视线。

    “我刚才说了,抱歉!”艾玛杏眼瞪,声音紧绷了起来,隐隐可以嗅到隐藏其的怒火。

    陆恪眨了眨眼睛,“是的,我听到了,我说了没有关系。”

    “然后呢?”艾玛接着说道。

    “然后呢?”陆恪也跟着重复了遍,完全不理解艾玛的意思,在这之后,还应该有什么事情发生吗?还是说,他错过了什么重点?

    艾玛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陆恪,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切,“我知道,我刚才的情绪态度和表达方式不太正确,引发了不必要的误会,但我已经表示了诚挚的歉意,你完全没有必要甩脸色给我看!交谈完毕之后,径直就躺了下去,你这是以沉默表示抗议和不满吗?”

    “我已经主动道歉了,难道你不应该表示下友好吗?作为位男士,位绅士!你应该主动提起话题,至少应该客套寒暄下,然后由女士来结束话题,这才是正确的!你刚才的行为,着实太过失礼了!”艾玛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失去控制地上扬了起来,连忙压低了嗓音,避免打扰其他乘客。

    坐在原地的陆恪,脸懵逼。

    怎么回事来着?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个关键点,对于艾玛此刻的想法,他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陆恪认真地想了想,严肃地提出了自己最大的困惑,“所以,你到底是希望不要有人打扰,还是愿意开放交谈?”

    他以为,艾玛摆出了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就是不希望被打扰;但艾玛现在的举动就显得不合常理了,甚至是自相矛盾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来着?

    “先生!”艾玛完全被气坏了,张俏脸胀得通红,色彩分明的眸子不可思议地盯着陆恪,又羞又恼,伶牙俐齿也卡在了喉咙里,时间手足无措、口不择言,“请注意你的用词,我仅仅只是在表达陌生人之间的友好,不要说的好像我主动送上门谋求什么似得!”

    陆恪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

    虽然陆恪还是不明白到底是哪个部分出错了,但他却知道,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他们的思考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更何况,艾玛就是天之骄女,和普通的女生还有所不同。

    自从“哈利-波特”以来,艾玛就长时间生活在镁光灯之下,掌声和欢呼始终环绕包围;伴随着时间的推进和年龄的增长,她更是点点地完成了蜕变绽放,如同丑小鸭转变成为天鹅般,真正地诠释了女大十变的奥义,现在也成为了无数影迷心的“女神”。

    自然而然地,艾玛还是习惯焦点落在她的身上。

    意识到这点之后,陆恪内心深处轻叹了声,果然,还是和坎蒂丝-斯瓦内普尔、索菲-布鲁克那样的女生相处起来更加自在。

    眼前的艾玛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陆恪不得不抬起手掌,示意制止,“小姐。”不是称呼名字,而是使用统称,表示足够的礼貌,“小姐!我知道,你正在表达自己的友善和礼貌,这是我的荣幸,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

    连串沉稳而绅士的话语,总算是让艾玛稍稍冷静了下来。

    “十分高兴认识你。”陆恪微笑地表示了友好,而后眉尾轻轻扬,“所以,你觉得夏威夷的天气怎么样?这次的度假过程,是否遭遇到了雨天?二月份的夏威夷,似乎就要进入雨季了。”

    英国人都喜欢谈论天气,更为准确来说,他们习惯于以天气作为谈话的开始。

    但问题就在于,陆恪的转折着实太过生硬了,硬邦邦的,这也使得整个谈话的气氛变得非常诡异,透露出股嘲讽和戏谑的尴尬感。

    艾玛紧紧地咬住下唇,死死地盯着陆恪,却发现陆恪油盐不进,脸淡定而坦然地回看了过来,那无辜的表情似乎根本不明白发生什么,这让艾玛有着浓浓的挫败感。

    该死的!

    第三次,这是两个人见面之后,她第三次失态了!

    艾玛没有开口,而是闷闷地坐回了椅子里,高高地将毛毯拉了起来,把自己埋在了里面,假装这是个防空洞,可以彻底隔绝所有的羞辱和憋屈: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问题?

    表面看起来似乎无比正常,但行为举止却透露着古怪,他的脑袋回路定非常清奇!她和他之间肯定是气场犯冲、字不合,每次交锋都落于下风,只感觉自己像是跳梁小丑般,时时出糗、处处掣肘!不是她的问题,肯定是他!定是他!

    “等等,还是说,他喜欢的是男人?”艾玛不由恶意满满地猜想到,这似乎就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