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 指尖颤抖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包装工,上!”

    蓝堡球场之面目狰狞的应援咆哮声渐行渐远,如同峡谷之的遥远回音般,在耳膜之上悠悠回响着,却始终不曾消失。

    陆恪意识到,自己有些走神。

    深呼吸调整了下,情绪缓缓地沉淀下来,但心脏撞击胸膛的声音却开始慢慢增大,那种粘稠而紧绷的感觉附着在皮肤表面,就好像盛夏时分美国南部的湿地环境般,湿哒哒、黏糊糊,始终挥之不去。

    纠正下,陆恪意识到,自己有些紧张。

    他不太确定具体的原因。

    也许是因为二年级的揭幕之战,没有了新秀时期光脚不怕穿鞋的那股莽撞气势,反而增添了整个联盟的关注和期待所带来的沉重压力;也许是因为蓝堡球场的首次登场,归根结底,这依旧是陆恪内心深处的朝圣之地,职业生涯的第次拜访还是与众不同的。

    又或者,也许是其他原因,全新赛季似乎终究还是特别的。

    但陆恪确实是有些患得患失、忐忑不安、七上下的躁动感。

    这是无比陌生的,从小到大,他从来不曾感受到临场慌乱的手足无措,所有的紧张和忐忑都留在了比赛之前,上场之后,那些情绪就全部都彻底消失,全神贯注、心无旁骛。但今天,他却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看起来就像是穿上了旱冰鞋的蜘蛛,就如同“哈利-波特”里罗恩的幻想般。

    陆恪放弃了立刻开始进攻的打算。

    本来,陆恪已经安排完毕战术,做好了开球准备,但现在,陆恪重新站直了身体,假装正在防守阵型,实际上却在缓缓地吐出呼吸,这样的时刻不会是第次,也不会是第二次,他需要的不是害怕和恐惧,而是敞开怀抱表示热烈欢迎。

    紧张,这不是个负面情绪,而是渴望胜利、渴望抗争、渴望战斗的正面表现。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将这种紧张情绪转变成为专注和动力。如同以往任何场比赛样。

    “欢迎来到2012赛季。”

    陆恪压低声音,对着自己轻声说道,然后打起精神来,开始防守,从头开始。

    绿湾包装工是支典型攻强守弱的球队。

    进攻组可谓是星光熠熠、光彩夺目,兰道尔-科布、乔迪-尼尔森(Jordy-Nelson)、乔什-西顿(Josh-Sitton)、杰夫-赛特戴(Jeff-Saturday)、克雷格-詹宁斯(Greg-Jennings)、莱恩-格兰特(Ryan-Grant)等等,全部都是职业碗水准的球员。当然,还有阿隆-罗杰斯。

    但相较而言,防守组却显得黯淡无光。

    在防守锋线之上,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尖峰B-J-拉吉(B-J-Raji),2009年以首轮第九顺位的姿态加入包装工,去年刚刚入选了职业碗,他最为突出的项特技就是拦截四分卫传球,如同盖帽般,出其不意地让对方四分卫手忙脚乱。

    线卫之上,他们则拥有整支球队最闪耀的明星,克雷-马修斯(Cy-Matthews-Ⅲ),2009年以首轮第二十六顺位加入包装工之后,连续三个赛季都成功入选了职业碗,他已经成为了整个联盟之最顶尖的外线卫之,擒杀、拦截、施压、抄截,样样精通、无所不能。

    顺带提,马修斯是NFL之另外个传统橄榄球世家,来自洛杉矶。他的爷爷、他的父亲、他的叔叔、他的亲弟弟、他的三个堂弟,全部都是橄榄球球员,而且不是籍籍无名的那种,至少都在NCAA之闯荡出了名号。

    角卫之,2006年的落选球员特拉蒙-威廉姆斯(Tramon-Williams)则是目前球队之的绝对主力,2010年入选了职业碗,但去年的数据全面下滑,统治力和覆盖面都出现了明显的滑坡,今年的状态也堪忧。

    安全卫阵,查尔斯-伍德森(Charles-Woodson)是最大的明星。

    回顾历史,当人们提起1998年的选秀大会时,所有的目光都锁定在了佩顿-曼宁和莱恩-利夫这两名四分卫身上,却很少有人提起当年首轮第四顺位的查尔斯-伍德森,这位角卫出身、后来转职安全卫的防守球员,在1997年的海斯曼奖评选,击败了大曼宁和利夫,成功得奖。

    作为大曼宁的同年级生,伍德森先后在奥克兰突袭者和绿湾包装工书写了自己的奇迹,先后次入选职业碗,2008年之后连续四年入选,四次全美队、四次全美二队,1998年年度最佳防守新秀、2009年年度最佳防守球员、2009年和2011年两次年度抄截王。

    作为角卫和安全卫,伍德森的职业生涯取得了无数辉煌。

    如果说,马修斯是后起之秀的新生代代表,那么伍德森就是老当益壮的资深代表,这两名明星球员再加上众脚踏实地的蓝领球员,串联起了绿湾包装工的整个防守组,但可惜的是,橄榄球是项集体运动,仅仅依靠两个尖子球员,着实难以肩负着整支球队前进。

    这些年来,防守组始终是绿湾包装工的短板。

    2010年的夺冠赛季,他们曾经雄起过个赛季,高居联盟防守组第二,仅次于匹兹堡钢人;但去年就落千丈,瞬间滑落到十九名,最主要的原因就出现在了二线传球防守之上,角卫和线卫的防守仅仅只是依靠伍德森个人,独木难支。

    本场比赛,绿湾包装工的二线防守,面对着上个赛季奉献了联盟最为顶尖传球进攻的旧金山49人,他们也是压力山大。

    在重新防守的过程,陆恪的注意力渐渐集了起来。

    包装工的防守组是典型的“3-4”阵型,三名防守锋线、四名线卫,具体分工的话,名尖峰搭配两名防守端锋,两名内线卫搭配两名外线卫。

    整体来说,包装工的间区域用来防守跑球,层层壁垒,效果着实不错,过去两个赛季的防跑数据都可以位居上流;两翼区域则用来突袭,他们是典型进攻属性强于防守属性的两侧,对于四分卫的施压和挤压投入更多兵力,相对而言也就削弱了短传区域的防守。

    旦进攻锋线能够阻挡住第波冲击,又或者是四分卫能够利用脚步摆脱擒杀,包装工的防守就立刻陷入被动。

    当然,这都是理论的分析,每支球队的攻防战,翻来覆去的解说都是相似的。归根结底,还是要根据球员的临场状态和战术布置来决定胜负走向。

    陆恪的视线轻轻瞥了瞥,捕捉到了位列在自己左侧的克雷-马修斯,诨名“白魔鬼”,因为他是白人,还因为他是魔鬼,如果有人因为他的长发飘飘,就认为他的球风不够硬朗,那么他将会用个又个的擒杀让对方明白,什么叫做地狱。

    马修斯正在蠢蠢欲动,脚步就如同马达般,不断地用力蹬地,尖锐的视线通过头盔投射出来,释放出了嗜血的暴戾,展现出了擒杀四分卫的坚定决心。

    那么,他应该迎难而上?还是应该避其锋芒呢?

    缓缓地,陆恪弯腰下来,视线转移开来,看向了另外侧,似乎正在寻找着右侧的突破口,放弃了左侧传球的打算,然后,声音就如同春雷般在舌尖绽放开来,“攻击!”所有切就变得自然而流畅起来。

    手握橄榄球,站在手枪阵型之,陆恪个后撤步,与位列右手边的马库斯-林奇形成个交叉跑动。

    然后就可以看到陆恪再次两个后撤步,视线始终瞄准了右侧的方向,正在寻找着传球目标。

    与此同时,马修斯如同脱缰野马般狂奔而出,个手部推挡的动作就推开了守护盲侧外围的乔-斯坦利,但马修斯显然低估了斯坦利的强壮和力量,第下没有能够推开,然后就看到斯坦利纠缠不休地贴了上来。

    马修斯个停步个转身,试图摆脱斯坦利的封锁。

    但就是这点点停顿时间,对于陆恪来说已经足够。

    毫无预警地,陆恪转过身,面向了左侧,两个小碎步调整着自己身体的方向,手起刀落地就将橄榄球传了出去,没有全力传球,而是利用手腕抛出了个小弧线,越过了马修斯的头顶,通过细腻的手感控制来完成传球。

    但出手的瞬间,陆恪就咬了咬牙齿。

    他的手臂和手指还是太过紧绷了,整个传球不够柔软也不够流畅,控制出现了巨大的偏差,原本以为消失的紧张情绪还是沉淀在了心底。“该死的。”陆恪忍不住咒骂了句。

    橄榄球就这样轻盈地滑过天际,依旧是标准的梭子球,但转动速度却慢了半个节拍,位列在左侧的迈克尔-克拉布特里正在快速地直线冲跑着。

    猛地回头看,却发现传球线路比想象之短了些,克拉布特里也来不及感受疑惑,第个反应本/能就是紧急刹车,甩掉了亦步亦趋跟随自己的角卫,调整脚步朝着内侧个滑步切了过去,如同滚烫的黄油刀般。

    刺啦。

    就这样切入了黄油之,双手往前迎,然后就将橄榄球收入了怀。接球成功!

    但因为临时调转方向,克拉布特里丢失了本来的位置优势,马修斯第时间就放弃了擒杀四分卫,回头飞奔过来补防,死死地抱住了克拉布特里的腰部,如同摔跤运动员般,以打桩的姿势狠狠地往下捶。

    接球成功。但,擒抱也成功。

    这是次朝向右侧的六码短传。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