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桀骜不驯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静!他/妈/地全部都给我冷静下来!”

    洛根和弗农终于把莫斯拉了下来,避免冲撞裁判,进步吃亏,但莫斯还在骂骂咧咧地抱怨着,以至于和队友之间也发生了些言语的不愉快。

    转过头来,莫斯看见了脸凶神恶煞的陆恪,那张青涩稚嫩的脸庞之上,此时却迸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凶狠,“闭嘴!”

    “你在说什么?你这个脑袋塞满了稻草的毛头小子,胆敢再说遍?我直接把你的脑袋拧下来!”莫斯却是个丝毫不害怕正面冲突的火爆个性,“我在打球的时候,你还在玩自己的小鸟呢!草!”

    “我让你闭嘴!”陆恪没有丝毫妥协和退缩,硬碰硬地撞击了上去,眼看着莫斯的情绪就要失去控制,陆恪不仅没有后退,而且还更进步地撞了上前,“你刚才的跑动路线是怎么回事?我提前说过了,这是记三十码左右的传球,为什么你跑到了四十码之外?”

    莫斯瞪圆了眼睛,时间,气势居然没有能够接上来。

    “跑动路线和跑动区域全部都出现了偏差,这就算了;在试图完成接球的时候,主动推挡防守球员,制造了犯规,就连我站在这里都看见了,你还和裁判发生冲突?你是嫌弃我们这次被罚掉的码数还不够吗?”陆恪的话语根本没有间隙,源源不断地倾泻而下。

    “你!”

    “橄榄球是集体运动,不是个人的秀场。你在联盟打滚了如此多年,如果依旧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来教训你,那么你就可以滚蛋了,你的复出只不过是马戏团的小丑而已,哗众取宠地试图赢得些掌声。但我现在告诉你,我们上场是为了赢得比赛,而不是为了表演。”

    “草!滚!”

    “要么服从战术,要么离开球场!”

    陆恪没有给予莫斯反驳的余地,当场下达了最后指令。

    莫斯愣了愣,狠狠地推开了陆恪,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赛场,并且狠狠地将自己的头盔砸在了地上,明目张胆地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就连演播室之,泰迪都已经捕捉到了这样的细节,“现在看来,我们的二年级四分卫和历史最伟大外接手有力候补的兰迪-莫斯,现在的合作依旧无法令人满意。”

    ……

    陆恪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来,整支球队的状态都有些紧,不仅是他,其他队友也是如此,新赛季第场,大家都正在调整状态;重新上场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节奏,莫斯的冲动却正在打乱他们自己的部署。

    二来,莫斯失去理智的行为必须给予制止,刚才的犯规没有任何问题,陆恪还专门向吉姆-哈勃确认了番,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那么莫斯的不理智就可能导致更多的隐患。

    三来,莫斯就是整支球队最大牌的球员,而且就是桀骜不驯的刺头,哪怕是哈勃都不定能够压得住他,旦他的脾气上来了之后,他势必将成为整个更衣室的不确定因素,如此情况远远比去年的更衣室问题还要更加严重。

    四来,陆恪自己的火气也有些旺盛。

    如果陆恪已经在联盟打滚了十年,那么他可能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又或者说,他拥有更高的威望和权力来解决问题。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陆恪只是名二年级生,而且还是亚裔球员,经验和履历的缺乏,权威和地位的短板,迫使他在关键时刻,只能选择强硬的手段来处理问题。

    也许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确实是陆恪脑海里第时间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

    下达了最后通牒之后,其实陆恪自己也隐隐有些颤抖。兰迪-莫斯就是目前为止陆恪所合作过所有球员之最大牌的,想象下,他对着佩顿-曼宁嘶吼,“你刚才的战术出错了”,哪怕只是在脑海里模拟下,双腿膝盖就已经开始发软打颤。

    但他却没有退路。身为球队场上队长,这就是他的责任。

    陆恪可以感受到周围担忧的视线,洛根更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了陆恪的身侧,为他力挺;而鲁帕蒂、古德温、弗农等人也都纷纷投来了关切的视线,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小鹿斑比居然和莫斯起了正面冲突,这着实太匪夷所思了。

    “全部集注意力!”陆恪重重地拍打了下双手,将所有视线的焦点都吸引了过来,“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安排战术。”

    ……

    演播室之,泰迪和柯克正在重新回放刚才这档进攻。

    面对档十码的情况,旧金山49人摆出了基础的“二乘以二”阵型,开球之后,左侧和右侧的各自两名接球球员都朝前冲刺,个短传区域、两个传区域、个长传区域,互相交错,眼花缭乱,今天比赛开场之后第次展现出了上赛季纵横联盟的多线路跑动模式。

    不仅如此,高尔又故技重施,从进攻锋线的间缝隙穿越过去之后,在央的短传区域做出了接球姿势,再次增加了个接球点,彻底打乱了绿湾包装工的所有部署,就连马修斯都不得不放弃了突袭四分卫计划,回头进行协防。

    进攻锋线再次表现出众,左侧没有遇到任何冲击,右侧的艾利克斯-布恩出现了点卡位问题,节节败退,但他还是死死地盯住了对方的冲传手,没有让口袋彻底破裂,这给陆恪留下了宽裕而充足的观察时间和传球时间。

    陆恪选择了长传路线。骨子里,陆恪还是个敢于大胆冒险的四分卫。

    这次,传球目标锁定了兰迪-莫斯。

    因为跑动路线的变化多端,莫斯已经成功地形成了对,与角卫特拉蒙完成对位。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莫斯的跑动路线出错了,没有按照陆恪的战术布置跑动,他完全错过了陆恪的传球落点,超出了将近十码的距离——

    这是个不可能完成接球的位置。

    于是,莫斯试图制造对方犯规,然后来欺骗个黄旗,让进攻组能够持续推进。可惜的是,塔拉蒙没有上当受骗,反而是莫斯自己主动犯规了:进攻球员推人,非法干扰。

    这是个显而易见的状况,整个进攻唯出错的环节就是莫斯。如果仅仅只是如此,那也没有关系,毕竟这是常规赛第场比赛,所有的合作都还在磨合期,出错也在所难免;但莫斯的火爆脾气却失去了控制,这才制造了后续的系列混乱。

    “兰迪-莫斯,兰迪-莫斯,兰迪-莫斯。成功是因为他,失败也是因为他。现在我有些担忧了,莫斯的重新复出,会不会成为旧金山49人进攻组最薄弱的个环节?如同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泰迪总结地说道,表达了每位分析评论员的担忧。

    坐在旁边的柯克轻描淡写地说道,“难道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爆炸吗?”

    ……

    因为莫斯的犯规,旧金山49人被罚掉十码,重新回到了己方半场的四十码线上。

    更糟糕的是,他们必须面对档二十码的超长距离。

    这次,绿湾包装工的防守组摆出了个怪阵:

    第线,三名防守锋线,再加上马修斯位列在左侧;第二线,三名线卫,与三名防守锋线的位置完全重叠对应;第三线,两名角卫正在靠近边线的外侧游弋,脚步时而往前推进,时而往后扯动,他们央部位,名安全卫则正在不断观察移动着。

    最后,第四线,另外名安全卫防守后场。

    而且,查尔斯-伍德森提前了自己的位置,留在后场的是摩根-博内特,而伍德森则来到了距离进攻锋线只有十码到十五码左右的位置,似乎已经做好了压缩防守空间乃至于抄截的准备。

    相对应的,旧金山49人却是个基础阵型:二乘以二,还是老套而复古的二乘以二。

    正央是五名进攻锋线,左手边是克拉布特里和弗农,右手边是吉恩和洛根;陆恪站在手枪阵型之,轮换负责跑球的马库斯却不是平行而立,而是站在了陆恪的身后四码处。

    整个阵型规矩,唯的变化,也就是站在进攻锋线两侧的两名近端锋,弗农和洛根,他们的站位都更加靠近内侧些,卡住了槽位。

    面对档二十码的困局,绿湾包装工的防守组稍稍占据了上风。

    “攻击!”

    “呼!呼!”

    几乎是陆恪宣布开球的同时间,马修斯就立刻启动,瞬间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激荡出风声的轰鸣,在耳边狂躁地狠狠撞击着,视线死死地瞄准了和自己对位的乔-斯坦利,这次,马修斯的双脚已经完全踩住了地面,力量迸发到了极致,做好了摧毁斯坦利的准备。

    不仅仅是马修斯。

    绿湾包装工的线防守倾巢而出,三名防守锋线加上外线卫马修斯,再加上两名内线卫,前前后后共六名球员,互相交错换位,打乱了对方进攻锋线的对位站位,以股蛮不讲理的势头齐头并进,凶狠而残暴地试图撕开口袋。

    因为他们知道,面对档二十码,旧金山49人选择传球进攻是大概率事件,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削减防跑的力量,以更加强势也更加凶猛的方式冲击进攻锋线,最完美的情况就是,在传球出手之前,完成四分卫擒杀。

    等等,不是斯坦利,居然是弗农-戴维斯联手乔-斯坦利?

    克雷-马修斯惊呼不妙!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