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 友情之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推开客队更衣室的大门,股熙熙攘攘的热浪就扑面而来,早早结束采访回到更衣室的球员们正在叽叽喳喳地热烈讨论着今天比赛的点点滴滴,惊险的、刺激的、搞笑的、有趣的、出糗的……诸如此类等等,因为赛季成功取得了开门红,所有人的心情都不由雀跃起来。

    陆恪站在门口扫视了圈,却没有看到兰迪-莫斯的身影,拉着摇摇晃晃准备前去沐浴的拉迈克尔-詹姆斯,询问了句,拉迈克尔没有多想,指了指靠近东北角的角落,“兰迪的储物柜在那儿,他刚刚进来之后,就直接过去了。”

    陆恪朝着左手边移动了两步,这才看到了站在储物柜门口的莫斯。刚才因为角度的关系,伊萨克-索铂加和雷-麦当劳两个超级大个儿阻隔了视线,所以才没有发现莫斯的身影。

    拍了拍拉迈克尔的肩膀表示感谢,陆恪就大步大步地朝着莫斯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拉迈克尔没心没肺地哼着小调,转动着毛巾,继续前行。

    作为今年刚刚加入球队的新秀,而且还是竞争无比激烈的跑卫位置,短短个训练营期间,铭记战术手册就已经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对于球队之的纷纷扰扰,即使有所耳闻,却终究还是不够敏感。

    但慢慢地,拉迈克尔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咦,为什么每个人都盯着自己?难道是……浴巾掉落在地上了?然后大家都因为尺寸的关系而震惊了?

    拉迈克尔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浴巾,确定了浴巾依旧在正确的位置上,稍稍安心了下来。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拉迈克尔抬起头环顾四周打量了番,这才发现,视线落点之处不是自己,而是身后不远处的陆恪,因为行进路线交错的关系,两个人的前后位置似乎有些重叠,导致他产生了错觉。但……还是不太对劲,为什么大家都盯着陆恪呢?

    拉迈克尔干脆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顺着大家的视线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斜路里杀出来的艾哈迈德-布鲁克斯,阻挡住了陆恪前进的脚步。

    莫名其妙地——对于拉迈克尔来说就是莫名其妙地,更衣室之的空气就开始紧绷了起来,可以清晰地察觉到更衣室之的议论声缓缓地、缓缓地降低,隐约还有些息息索索的声响,但那种注意力集体转移的感觉着实太过明显,以至于拉迈克尔也不由地跟着紧张起来。

    怎么回事来着?

    ……

    同样的问号也出现在了陆恪的脑袋上,他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布鲁克斯,“怎么了?”

    “……采访怎么样?切都还顺利吗?”布鲁克斯有点卡壳,但紧要关头还是憋了句话出来,尽管有些尴尬,但聊胜于无,他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紧接着补充说明,掩饰着自己的慌张,“我是说,’体育画报’的那名恼人记者还有继续找麻烦吗?”

    话题总算是圆过来了。

    陆恪没有多想,关于哈利-韦恩斯的事情,整支球队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们经常都在更衣室开玩笑,“哈,他今天说,艾利克斯-史密斯是我挤走的,甚至绘声绘色地描述,我是如何利用我的亚裔身份,通过经纪人施压,赶走了艾利克斯。”

    如此荒谬的传闻,显然又是在挑事,但对于陆恪来说却没有丝毫的威胁,笑容满面、语气轻松地继续描述着刚才的小插曲,“我回答说,如果我拥有这样的权利,那么第件事就是拒绝’体育画报’任何形式的采访。”

    “哈哈!”布鲁克斯没有忍住就拍掌大笑,“我可以想象哈利-韦恩斯的表情。”

    陆恪摊开双手,脸无辜的表情,“我已经在努力不要伤害他了。但整体来说,切都很好。今天的问题还是围绕着比赛展开,他们总算是专业了回。”边笑盈盈地调侃着,边陆恪就再次迈开了脚步,绕过了布鲁克斯,继续朝着既定方向前行。

    但布鲁克斯却转过身,两个大步就再次抢到了陆恪的面前,拦截住了去路。

    连续两次的相同动作,陆恪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不解地看向了布鲁克斯,疑惑地询问到,“艾哈迈德,你还好吗?”

    布鲁克斯张了张嘴,试图再次寻找个借口,但在陆恪的注视之下,终究还是失败了,他懊恼地挠了挠头,压低声音说道,“斑比,你确定吗?他不是个容易相处的球员,我们现在应该好好享受胜利的喜悦,其他事情都留在以后解决,你觉得呢?”

    陆恪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作为更衣室的领袖,布鲁克斯不是庄重威严的类型,更多时候还是插科打诨的缓解气氛,关键时刻的精神喊话以及幽默打趣,往往能够让更衣室和训练场充满笑声,新秀球员和资深球员之间的关系也尽可能地减少摩擦。

    此时此刻,布鲁克斯就正在担忧着,陆恪和莫斯之间发生冲突。

    经过整整个赛季的相处,包括布鲁克斯在内的老资格们都知道,陆恪表面看起来是个人畜无害的玉面书生,但骨子里却隐藏着不卑不亢的强硬傲骨,他不会害怕冲突,也不会逃避冲突,在正面交锋之反而能够隐隐占据上风。

    换而言之,陆恪和莫斯两个人都是个性突出、棱角分明的类型,旦碰撞在起,那就是火星撞地球,非同小可;相较起来,上赛季的更衣室问题似乎就显得小儿科了许多。

    所以,布鲁克斯第时间就过来调停,他知道陆恪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而莫斯的话……大家就有些捉摸不清了。

    加盟旧金山49人之后,莫斯始终保持了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不是彻头彻尾拒绝和队友沟通的那种,而是从始至终摆出了高不可攀姿态的那种。

    在训练场上,他主要还是和小群黑人球员交流,倒不是种族歧视,而是旧金山49人的外接手群、进攻锋线群就是以黑人为主,基本上,这就是他的工作范围,同时也是他的交流范围;在训练场外,他基本就是独来独往的独行侠,除了弗农-戴维斯之外,他几乎很少交谈。

    人的名树的影。

    作为联盟之最为顶尖也最为传奇的外接手之,他和以年轻球员为主的旧金山49人之间,或多或少还是有些距离感。可以说是崇拜,也可以说是生疏,毕竟,这里不少球员的确是“从小看着莫斯比赛长大”的。

    布鲁克斯还是希望能够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面对着布鲁克斯的担忧,陆恪哑然失笑,“艾哈迈德,我们不能因为他的不好相处,就选择不相处,我觉得,今天的比赛反而是个突破口,我想要尝试看看。”

    休赛期和季前赛期间,旧金山49人队内曾经聚会过好几次,有集体聚会,也有进攻组聚会,他们多多少少都邀请过莫斯,甚至还通过弗农牵线搭桥,但莫斯次都没有出现过,以酒精的方式来拉近距离的方式还是以失败告终。

    这也意味着,常规方法就不太适用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通过比赛增进情谊,无疑是最好的方法,全神贯注地沉浸于比赛之,那种并肩作战的情谊总是能够轻易地让大家团结在起;但今天的比赛却以次争吵和又次争吵拉开了序幕,事情的走向就再次偏离了轨道。

    正如陆恪所说,也许这反而是突破口,就好像男人们之间,只要狠狠地打架,把情绪宣泄出来之后,就能够解决许多问题。

    布鲁克斯试图反驳,却无从入手。

    陆恪拍了拍布鲁克斯的手臂,再次迈开脚步。

    这次,布鲁克斯犹豫了下,终究没有再阻拦。

    不知不觉地,更衣室之的琐碎声响也全部消失了,大家的视线都紧紧地跟随着陆恪,渐渐地靠近背对着更衣室的莫斯。

    个是联盟传奇,绝对是旧金山49人队伍之当之无愧的第大牌明星;个是后起之秀,却在球队之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核心地位。现在,这两名球员就即将正面碰撞,谁也无法预料结局到底将走向何处。

    “嘿,兰迪。”陆恪的脚步停了下来,没有犹豫,主动地打起了招呼。

    “赫!”更衣室里响起了片倒吸口凉气的声音,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陆恪居然就这样坦荡荡地直接出击了,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那呼吸声着实太过明显了,陆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将右手放在了背后,伸出了大拇指、食指和指,将食指和指合拢,重重地往下压,与大拇指汇合,做出了个“闭嘴”的手势,让这群围观马戏的家伙们保持安静。

    莫斯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整个更衣室无限逼近了万籁俱静的状态,莫斯不可能没有听见,那么,他就是假装听不见,又或者是不想要回应。如此态度就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但陆恪依旧没有放弃,他主动往前走了小半步,再次扬起了声音,这次没有呼唤,而是直接切入主题,诚恳地说道,“兰迪,抱歉,今天在第节比赛过程,我的表现是不理智的,也是不正确的,我欠你句道歉。”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莫斯的回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