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有点小磕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红姐前来视察了圈,随便说了两句话,就若无其事地走人了。

    但是在场的鸿捷职员,都是脸大写的懵逼:老总这是几个意思?

    毫无疑问,冯君在瞬间翻盘了,出手的是红姐。

    没错,教练的优先级比小弟高,为了维护教练,大堂经理可以公然偏袒,因为这才是真正的生活,然而,公司老大开口,更是可以由着性子来——这更是生活。

    天大地大,发工资的人最大。

    其实红姐的话,也是相当有道理的,并且直指问题的核心——刘树明虽然是教练,骚扰的也是几个临时的顾客,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公司的顾客。

    不是只有会员才值得认真对待,没有临时顾客,哪里来的会员?

    红姐抓住这点,警告了刘教练,别人不能说她做得不对,起码这个理由,比郭大堂的理由更能让人信服——刘树明损害了公司的核心利益。

    然而紧接着,红姐对冯君的安慰,就实在让人看不懂了——牧草种得不错?

    仅仅为这点,就忽略了研究生犯下的错误,这是个公司老总该做的吗?

    太任性了点有木有?

    郭跃玲愣了愣,才意味深长地看冯君眼,“你跟红姐汇报过?”

    冯君也处在懵逼状态,闻言他下意识地冷笑声,“我有没有汇报过,关你屁事!”

    郭大堂气得脸色刷白,但是她还真不敢再找这小家伙的麻烦了,原因很简单,红姐刚才指出刘树明的问题,何尝不是在敲打她这个大堂经理?

    她抓不听话的典型,这是没错的,但是为此忽略了公司的核心利益,就是大错特错。

    大堂经理是高级管理人员,但是公司老总的句话,就能让她无所有。

    郭跃玲急速地喘两口气,才狠狠地瞪着冯君,不甘心地发话,“好吧,昨天不算你旷工,今天你肯定是迟到了,你让红姐说情也没用!”

    她虽然被总经理打脸了,必须收回些决定,但是今天这厮迟到,她严格按照公司规矩来,也不怕老板找麻烦——她这是为公司好。

    不过,她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在紧张地盘算:这个冯君,跟红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要说红姐看上他了,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会所里别的不多,英俊精壮的年轻人比比皆是,冯君虽然相貌不算差,但也强不到哪里去。

    再加上他米七三的身高,微胖的体型……

    出名冷艳傲气的鸿捷老总,会看上这样个人?咱不带这么逗的。

    所以,搞清楚这小子和红姐的关系,才是她要做的。

    若是能逼得对方主动说出来,哪怕抹掉这次的迟到,也是可以的。

    大堂经理也是打工的,当然要照顾领导的情绪。

    然而,令她郁闷的是,冯君慢条斯理地回答,“记我个迟到,我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的话,当然就种不好牧草……”

    种尼玛币的牧草!郭跃玲差点气破肚皮。

    她很想破口大骂,但是最终,还是冷冷地哼,“那今天下午,算你轮休好了……反正你家也不在郑阳,没啥地方可去。”

    冯君原本的打算,就是今天混个迟到,实在是对方刚才欺人太甚,他才反将了军,轮休不轮休的,对他来说真的不重要。

    所以他也懒得再多事,轻哼声,直接转身,去健身器材上锻炼去了。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大家的卦心理,不多时,前台的小李就凑到了他身边,低声发问,“喂,双学位,你跟红姐到底……她今天为什么保你?”

    冯君看她眼,想想之后才回答,“我要说是因为牧草种得不错……你肯定不信,对吧?”

    小李白他眼,没好气地哼声,“你这不是废话?”

    冯君摊双手,脸无辜的样子,“其实,我也不知道红姐为什么这么照顾我……没准是她看郭大堂不顺眼吧?”

    “还亏你是化人,就没句实话,”小李没好气地看他眼,转身,扭着挺、翘的小屁股走了,“郭大堂的表姐,可是红姐的闺蜜!”

    她的话是这么说,不过她心里,还真的在猜测:郭大堂最近,似乎确实是管得比较多?

    赵红旗站在不远处,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切,良久,他摸出手机打开QQ农场,犹豫下,还是铲掉了即将收获的人参果,默默地撒上了牧草种子……

    冯君断断续续锻炼了两个小时,再次进入淋浴间冲澡,直到这个时候,他才仔细地打量起手腕上的石环印痕。

    他第二次握草之后,石环的印痕,似乎又变得淡了些许,不过就冲现在的色泽,应该是足以支持他再来次握草。

    可是,冯君真的有点头疼种牧草了,因为收割牧草,真的是个体力活儿,而且,他并不能因此得到什么切实的好处。

    虽然红姐说了,他的牧草种得不错,他也因此保住了饭碗,但是,这还真的不算什么好处,冯君想要的是现金,是奇遇的变现能力!

    把传说的奇遇,用在经营QQ农场上?咱不带这么糟蹋这个词儿的。

    再说了,想要得到进出农场的能力,条件也实在高了点,他总不能次又次地损坏变压器吧?虽然那是公共设施,但是冯君也不想轻易损坏它们。

    做人,还是要讲点素质的。

    洗完澡之后,他又回到了宿舍,抱着手机看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只种块地的牧草好了,这样的话,收割时也不会太累。

    哪曾想,就在他点上牧草种子选项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播种,只觉得眼花,再次进入了农场里。

    “我去!”冯君气得骂句,“我就忘了,该用右手点画面的!”

    右手点画面就进不了QQ农场?倒也未必,这不过是他的个猜测,还想着要试验番,哪曾想心神恍惚之,又习惯性地使用了左手。

    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进来了,后悔也没用了,冯君在田埂上找到了个粗布口袋,里面装的正是牧草的种子。

    他原本是打算,种块牧草就算了,可是想想“牧草种得不错”这六个字,他犹豫下,还是将十块地都撒上了牧草种子。

    大不了等牧草成熟之后,我不收割就是,领导要偷,只管去偷好了。

    种牧草没用多长时间,而现在的冯君,也掌握了些进出农场的窍门,做完所有该做的事情之后,只要默念退出,就能轻易地退出农场。

    当他的意识再次回到宿舍的时候,左右看看,然后猛地拍大腿,“我去,就忘了再借个手机来摄像了。”

    他很想知道,在自己的意识进入农场之后,留在现实的身体,会是怎么种样子,老年机又会是怎么种情况。

    他很有钻研精神,遗憾的是,他这次得到奇遇之后,心情实在有点激动,做事就丢三落四,不但忘记了用右手划手机,也忘记了借个手机来。

    冯君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想到就做,不喜欢拖拖拉拉,就像当年他陪着女朋友去南方打拼,也是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

    于是他拿起手机,直接拨打王海峰的电话——那家伙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非常遗憾的是,王教练的手机不在服务区,他想想,又给前台小李拨个电话。

    小李是女孩子,听说他要借自己的手机,马上就表示,手机里有很多**,“……真想借的话,那我有个条件。”

    冯君很干脆地回答,“我真不知道,红姐为什么要保我。”

    “双学位你还真聪明,这脑瓜怎么长的?”小李果然是想问这个问题,听说他拒绝了,也不着恼,“你现在不说牧草种得好了?”

    “开什么玩笑嘛,”冯君微微笑,“那大概只是红姐为了保我,随便找的个理由吧。”

    小李不满意地轻哼声,“她是堂堂的公司总经理,保个小弟,需要理由吗?”

    嗯?冯君愣了下,顿时生出种“这话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感觉来。

    不过,小李的这个逻辑……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

    他不是个随便就能被说动的人,“反正她是用这个理由保我的,你就说借不借手机吧?”

    小李沉默阵,才开口回答,“借给你也行,你当着我的面用。”

    这怎么能行?冯君沉吟下,出声反问,“小李,我经常帮你买早点,提过什么要求吗?”

    小李顿时有点不高兴,没好气地问句,“捎带下早点,你还想提什么要求?”

    “对呀,”冯君的扬扬眉毛,直接反问,“借用下手机,我能把你手机怎么了?”

    小李无语地挂掉了电话,看着手机犹豫下,咬牙切齿地点开了卸载,皱着眉头看着上面的银、支付宝,微信……

    第二天六点半,冯君就起床了,他从床底下摸出手机,看到上面提示,是百分之百的电量,满意地笑笑,随手划开了屏幕,用右手点开了QQ农场。

    果不其然,他的意识没有进入农场的空间。

    不过下刻,他就怔住了,“尼玛……谁把我的牧草铲掉了?”

    (新书上传,强烈需要大家支持,点击、推荐和收藏,个都不能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