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没钱也任性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解石的过程,有人不住地赶来,价钱已经过五百万了,各珠宝行必须得派重要人物来了,这个价位,必须得当场过眼才行,而且,也得有人拍板不是?

    这次,冯君是彻底见着了,跟里写的差不多,各家负责人都在喊价,对视的眼光,能碰撞出火花来——他都几乎可以拿来充电了。

    看得出来,此次喊价结束后,又有人要结下恩怨了。

    直到这时,冯君才有了个明悟,珠宝行虽然财大气粗,却也未必是看不上小钱。

    昨天没人竞价,主要是因为那块料价值不大,不值得出手竞价——结怨,也要考虑成本不是?

    最终,是恒隆珠宝以六百十九万的价格,拍下了这块冰种,聚宝斋的王总喊到六百十万,实在是喊不动了。

    恒隆的梁总还拿语言挑逗他,“来,你再加万,没准我就不加了呢。”

    王总气得呲牙咧嘴,他可是知道,姓梁的憋着坏水儿呢,心里纵然有万千不甘,最终也只能冷冷哼,“这七百万得压你两年!”

    梁总冷冷笑,“恒隆别的不多,就是钱多,我就当囤货了,怎么,你不服气?不服气你加价呀。”

    冯君看,正是时候啊,于是就挤了过去。

    王总身边有两条汉子,冷冷地看着他,他却是不以为然地笑笑,“王总,要软玉不?”

    “当然要,”王总斜睥他眼,不假思索地回答,“什么软玉?”

    冯君从包里摸出半截玉盒,递了过去,笑着发话,“您先过下眼。”

    王总接过来看看,又摸摸,然后摸出个放大镜来看。

    梁总在边站着,笑嘻嘻地看着这幕。

    王总放下放大镜,抬头刚要说话,猛地想起了什么,侧头看眼梁总,才看着冯君淡淡发话,“小伙子可以啊,会利用机会。”

    这是雕琢过的玉器,还是破损的,他下意识就想给个低价。

    可是,旁边堆业内人士,他真给个低价的话,丢不起那人。

    压价的事情,这行都在做,彼此心照不宣,但他是有身份的,众目睽睽之下不能胡来。

    不管是学艺不精,还是刻意蒙人,旦传出去,都不是好名声。

    更别说,那姓梁的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呢。

    冯君微微笑,厚着脸皮回答,“您过奖了。”

    要不是被你们联手压价,我至于这样吗?

    “六万,”王总开口了,很干脆的样子,“青玉,还是老的,不知道有什么秽气没有。”

    “小伙子,”梁总笑眯眯地发话了,“我能上上手不?”

    梁总比王总年轻个十岁左右,看了分钟,直接出价,“万。”

    他也不说什么原因,反正就是加价了。

    不过这也正常,知识原本就无价,他愿意说原因,那是人情;不说,是本分。

    王总看也不看他,继续喊价,“九万!”

    梁总看他眼,笑着摊双手:您请,我不争了不成吗?

    王总还是不看他,而是转头看向冯君,面无表情地发问,“现金还是转账?”

    冯君想了想,万现金也没多少钱,包里完全放得下,正好省得暴露账号姓名了。

    于是他笑着发话,“现金吧。”

    “现金你等下,”王总还是面无表情,“我侄儿拿着现金,马上就到了。”

    “嗯,”冯君笑着点点头,又试探着问句,“王总您是痛快人,我这儿还有些玉……咱找个地方聊聊?”

    他去聚宝斋问过价格,对方报的是九千还是九千五来的,他忘记了,反正不到万。

    但那是下面人的报价,不是王总的报价,现在看起来,王总还是很有魄力的。

    “嗯?”王总奇怪地看他眼,微微颔首,“我的人要跟着,这个没问题吧?”

    生意场上,警惕心强点正常,玩玉的更是容易碰到幺蛾子,他小心点很正常。

    恒隆的梁总可不爱听这话,他还想看看货色呢,于是眉头微微皱,就待发话。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声大喊,“二叔!”

    冯君笑着点点头,“你的人当然没有……”

    话说到半,他愕然地望向远处,“握草,是你?”

    远处奔来个年轻人,不是那个想要抢他奇石的家伙,又是谁来?

    王为民眼就看到了冯君,也是怔,然后收回目光,就像不认识此人样,向王总走去。

    事实上,他心里恨死冯君了,看到有人到处发帖子,诋毁他抢劫,还有朋友转发给他别人的朋友圈,笑着问他,你丫打算改行玩抢劫了?

    王为民感觉鸭梨山大,连聚宝斋都不敢去了,生怕被人认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并不知道,冯君曾经拿着半截玉盒,去聚宝斋询过价。

    他跟柜员交待过,要注意个拿着奇石的,但是谁也没想到,那厮是拿着玉器来的。

    同理,冯君也不知道,聚宝斋跟这个家伙有关。

    王为民是如此地恨冯君,他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欺负过,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甚至借用了个ID,在郑阳热线里回帖,说要万块买那块奇石。

    很显然,这是个圈套,他的打算是,派个人买回来这块石头,然后再悄悄跟踪冯君。

    等这厮落单了,就召集人手,狠狠地教训丫番。

    至于在教训的过程,会不会抢回那万块,他倒是没想着抢,王大少不差这点钱。

    但是他打算找混混们帮忙,混混们抢不抢,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现在,王为民是给二叔帮忙来了,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这个混蛋。

    不过今天的事儿重要,他不能计较个人恩怨,在这种场面,甚至提都不能提。

    王总见侄儿过来了,冲着冯君摆手,“给他拿九万现金。”

    “九万?”王为民愕然地看着冯君,“尼玛……你这么黑?”

    他来是为了那块冰种,六百多万现金,估计没人敢带走,但是万对方想要些现金用呢?

    而且这次聚宝斋来,没准还能碰到其他翡翠,这里有些欠账,也该结下。

    所以,他带了百万现金来。

    他压根儿没想到,要给冯君钱,听说要给这厮,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你丫把奇石卖给我二叔了?

    好吧,卖了就卖了,但是……尼玛,你竟然敢要九万块?

    冯君也相当意外,他愣了愣,看向王总,“他也是你聚宝斋的?”

    王总眨巴下眼睛,他听出来了,自己的侄儿,跟对面的年轻人有点不对。

    不过在他想来,生意就是生意,其他事完全可以放放。

    反正现场这么多人,他也不可能否认,于是很干脆地点点头,“我是他二叔。”

    王总只是聚宝斋的总经理,聚宝斋的董事长,是他大哥。

    冯君很干脆地摆手,“我不卖你了!”

    他是个穷人,真的很穷,穷到不好意思回家探亲。

    但是同时,他是个骄傲的人,正是因为骄傲,才会有“不好意思”。

    你价格高就怎么了?劳资不爽了,就是不卖给你了!

    王总顿时愕然,“你怎么这样?咱已经谈好了。”

    冯君白他眼,“谈好就怎么了?又没签合同。”

    然后他看向恒隆珠宝的梁总,笑着发问,“梁总,您还要这玉吗?”

    “哎呀,”梁总笑了起来,笑得意味深长,“呵呵,小伙子,我可是比他少万啊。”

    “那就少万呗,”冯君满不在乎地摆手,“咱们努力挣钱图啥?还不是图活个开心?”

    梁总闻言笑着点点头,伸出个大拇指,“这话说得在理。”

    他是个痛快人,别人痛快,他也痛快,“说实话,这玉我没看太明白,真要值九万,我也给你九万,你放心好了……咱恒隆珠宝不会砸自己的牌子。”

    王总冷哼声,铁青着脸发话,“好像就你恒隆是牌子,别人家就不是牌子。”

    梁总才要反驳,冯君冷笑声,“你最好问问你侄儿,他是怎么给聚宝斋争光的。”

    王总听到这里,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啊?”

    冯君却是懒得理他了,而是扭头看眼梁总,笑着发话,“梁总……咱找个地方谈?”

    梁总笑了起来,对他来说,破损玉盒只是个小买卖,正经是,他也惦记着对方手上其他的玉呢,“那再好不过了。”

    两人四下看眼,找清净地儿去了,王总却是没好气地看着自己的侄儿,黑着脸发问,“你跟这家伙怎么回事?”

    王为民此前没跟他二叔说此事,是因为事情比较丢人,不过这事儿,其实也没啥不能说的,做生意嘛,遇到外行不宰把,那还叫生意人吗?

    尤其是玩古玩和玉器的,内行和外行差得太多了,在这行,知识真的是无价。

    当然,王为民要说,肯定也是捡着对自己有利的说,陈述把自己说得很无辜。

    王总听完之后,却是失望地叹口气,“唉。”

    自己这个侄儿,其实没啥大毛病,就是做事太毛糙,这次就让聚宝斋失去了个机会。

    王为民还生气呢,“就那么个破盒子,几万块钱,不做他就不做了呗,二叔叹啥气?”

    王总又叹口气,“那盒子只是试水,人家手上还有料呢,你看你做的这点事!”

    (周,冲签约榜,求点击推荐和收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