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死到临头不自知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所长不是不知道红姐,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才是这里的副所长。

    我不去招惹你,但是在自家的亩三分地儿,我还是有资格说话的。

    事实上,他是看不惯这女人在自己面前得瑟,尤其还是个美艳的女人。

    这儿是警方的派出所,不是你鸿捷的地盘,来这儿给我装什么大瓣蒜?

    红姐闻言看他眼。

    韩所长边收拾手上的资料,边满不在乎地斜睥她。

    红姐看这情况,就知道这家伙不打算卖自己面子,不过世间事就是这样,她虽然看不上这个小小的级警司,但是在人家的责权范围内,还真是可以不卖她的面子。

    当然,事后红姐可以报复,但问题是为了这点小小的口角,值得吗?

    总之,只要韩所长自信以后撞不到红姐手上,这么说话真的无所谓。

    红姐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冷冷地发话,“我来保人,要带走冯君,怎么办手续?”

    “这不可能,”韩所长摇摇头,当场直接拒绝,这种关键时候,他这个副所长还是要站出来的,“被他伤害的人,现在还在紧急抢救,我把人放走,那边出了事怎么办?”

    红姐眨巴下眼睛,然后微微颔首,“看来……你是打算秉公办理了?”

    韩所长虽然笃定,红姐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而且洪哥的靠山,也不会坐视自己被动,但是看到这女人面无表情地发话,他还是感到了重重压力。

    于是他叹口气,无奈地摊双手,“张总,这个案子并没有定性,而且重伤的那个人,有可能发生终身残疾,这涉及到伤害判定,是轻伤害还是重伤害,所里是要上会的。”

    红姐虽然恶名在外,但是她对警方的处置手段,还真的是不熟,这种事情往常也不用她操心——她只需要协调各种资源就行了。

    不过她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见他说得严重,于是冷哼声,“他们也有抢劫冯君的可能……这种嫌犯,你就打算当场放走?”

    韩所长听没招了,这点上,他还真是理亏,于是他看洪哥眼,面无表情地发话,“换个人看望伤者,你留下来。”

    洪哥的脸顿时就黑得不能再黑了,他看红姐眼,有心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其他的警察也是挑通眉眼的,见副所长吃瘪,顿时就不做声了,有人已经拿起铐子,打算过来铐冯君了,见状也不再动作。

    红姐这才走到了冯君面前,她先冲王海峰点点头,才看向冯君,淡淡地发话,“没把你保出来,有点遗憾,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吃苦的。”

    冯君呲牙笑,“多谢红姐了,最近没有好好经营农场,你偷不上牧草,真是惭愧。”

    他俩说话,不少人在竖着耳朵听,大家心里很好奇,她跟这个年轻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待他们听明白谈话的内容,忍不住面面相觑,那打了人的小伙子,难道不该聊聊今天的事情吗?难道不该辩解下吗?

    这种时候,你俩聊的居然是QQ农场,您这神经得有多粗大啊。

    殊不知,冯君也很苦恼,他也不知道该跟红姐聊什么,莫不成感谢她辞退自己?

    “没事,那不过是个消遣,”红姐淡然地摆手,然后上下打量冯君眼,笑着发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几天不见,你可是出息大了,做什么买卖呢?”

    冯君干笑声,左右看眼,“这个……法不传六耳,红姐您多担待。”

    “哦,”红姐点点头,也没有着恼,反而是饶有兴致地发问,“那你这是铁定不回鸿捷了?”

    冯君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不过他想想,最终还是摇摇头,笑着回答,“出来段时间,心有点野了,适应不了约束了。”

    “唉,”红姐叹口气,幽幽地发话,“说到底,还是鸿捷的庙太小,容不下你了,当初的决定,我有点后悔。”

    冯君当然知道,这是她在释放善意,他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于是笑着回答,“不管怎么说,我遇到事情了,红姐您能赶来,我还是非常感激的。”

    “可惜帮不上你什么忙,”红姐微微笑,然后抬手捂住樱桃小口,轻轻地打个哈欠,“我有点困了,在附近找个宾馆住下等你消息……你放心,我要保的人,没人敢不给面子。”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斜睥眼韩所长。

    韩所长拿着件,转身走了出去,头都没有回。

    红姐轻哼声,又看眼王海峰和张伟,“你俩也不用太辛苦,换班来吧,有个人帮忙盯着就够了。”

    “红姐你休息去吧,”王海峰笑着摆手,“我带着帐篷和床呢,在派出所院里就能休息。”

    警察们闻言,脸色齐齐地黑……你是把派出所当什么了,旅游景点吗?

    等红姐离开以后,见王海峰要从车里拿帐篷,名警察走过来打个招呼,“我说兄弟,不用这么夸张吧,车里不能睡人?”

    “车里睡人不舒服,”王海峰嬉皮笑脸地回答,“而且,容易被人当成司机。”

    “你去找个警察做保人吧,”这警察压低了声音,“韩所下不来台,你得给他留点面子,反正以兄弟你这排场……不可能不认识几个警察吧?”

    “那您早说啊,”王海峰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然后塞过去包软华,笑着发话,“兄弟,多谢了啊。”

    事实上,听说鸿捷的老总张卫红亲自来保人,刘洪身后的靠山都坐不住了,托人给派出所打招呼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这次轮到韩所长不干了:凭什么到此为止?总要等刘树明的消息落实了,要不然,你说撤就撤了,我可是把张卫红得罪死了。

    等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医院出来消息,刘树明颅骨骨折,情况已经稳定住了,不过还要再观察两天。

    这时候,韩所长也下班了,大所长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做出了决定,涉事的相关人等可以回去了,不过要保证随叫随到。

    冯君就此被放了出来,不过他的四万块钱,被当做证物,让警方扣下了。

    就这,派出所还想让他交保证金呢——刘树明的抢救费用还没着落,目前是旁人垫付的,但是你不能否认,他是被你打伤的吧?

    不等冯君说话,张伟就直接呛了,“得了,你们也不用放人了……”

    “我现在就去招呼电视台的哥们儿,过来给你们曝个光,四万块都被当成证物扣下了,那他们就是有抢劫嫌疑了,现在你们竟然要求被抢劫的人,给涉嫌抢劫的人出医药费?”

    警方现在也是抱着“有枣没枣三杆子”的想法,反正这保证金收过来,退是很难的,就算该退,讨要的过程也很艰难。

    没办法啊,谁让办案经费紧张呢?

    见张伟如此说话,警察们也就不强求了,于是带着冯君去走流程。

    流程是什么呢?就是冯君拿着张A4的白纸,上面打印了大大的“冯君”两个字,双手正正地端在胸前,警方派人照相,正面张,侧面张。

    还有就是按手印,十个手指头全按,而且不是简单地按下就行,每根手指都要从左到右,慢慢地滚遍,就是俗称的“滚大板”。

    这就保证了冯君哪怕是出逃,警方也能在上发布最直接有效的特征,有利于追逃。

    折腾完了这些,冯君往外走去,好死不死地,碰上洪哥也带了帮人往外走。

    经过这夜的折腾,洪哥也打听清楚了王海峰和张伟的身份,他不是很在乎这俩,但是能少招惹个,他也不会去轻易树敌。

    所以他只是走到冯君前面,狞笑着发话,“小子,你要好好保重啊。”

    冯君侧头看着他,轻笑声,“你招惹我第次,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要是敢招惹我第二次,我保证……你不会有第三次的机会。”

    “哈哈,”洪哥大笑声,“小子,大话人人会说,你手上功夫再硬,硬得过喷子?”

    冯君还是歪着头看他,面带微笑,“我就问你句,你敢不敢说,现在算第二次招惹我?”

    “切,”洪哥不屑地笑声,“我就是第二次招惹你了,你要怎么样?”

    冯君摇摇头,面无表情地发话,“不怎么样,你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多吃点好的,真的……老天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么轻描淡写却又本正经地说话,洪哥只觉得背心上往外冒凉气。

    “神经病,”他大笑声往外走去,“刘树明招惹你几次了?跟我发狠……你有那个资格吗?”

    冯君闻言,顿时就愣在了那里,良久,他侧头看眼王海峰,“海峰,我这人是不是太好说话了?”

    “好了,走吧,”张伟拽他把,“那雷管到底怎么样了,算不算我已经交货了?”

    这个问题,他已经憋了足足个晚上加半个白天了,只不过此前直在派出所,没办法问,现在他急切知道答案。

    (三江了,大家有点击、推荐和收藏,尽管往上砸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