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以言罪人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由于年男子做了规避,而冯君的弓弩水平,也没有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所以这箭,只是射了大腿外侧。

    年人疼得尖叫声,逃跑的速度不慢反快,嘴里也大声怒吼,“小子,你死定了!”

    冯君跳下石头就追了过去,那女人也拔腿狂追。

    然而古怪的是,那男人虽然腿上箭,逃跑的速度,竟然还比他俩快那么点。

    冯君追了十几步,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而且,对方身形飘忽,他再拿弩射人,也不好保证命率。

    于是他边跑,边出声发问,“我可以杀人吗?”

    女人的体力更差,她边狂奔,边气喘吁吁地回答,“杀人?哦,这里不是城市,当然可以杀人,扔到山沟就行了。”

    可以杀人,冯君可以选择的攻击范围就多了不少,他边奔跑,边再次装上钢箭,然后放慢速度,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扣动了扳机。

    这次,他是瞄着对方的背心去的,他手上这把强弩,五十米之内,钢箭可以钉穿普通的建筑用红砖,不能透砖而过,但是箭头能出现在红砖的另侧。

    这箭下去,带走对方性命都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又谨慎过度了,年男人在同时刻,向左边猛地蹿,第二支钢箭,正正地钉在了他的右大腿外侧。

    这下,他再也跑不动了,个跟头就栽倒在地。

    下刻,他勉力站起来,扭过身子,持刀冷冷地看向对手。

    跑是跑不了啦,但是他还有拼死战的勇气。

    冯君和女人放慢了脚步,缓缓地走了过来。

    女人见到他的狼狈样儿,怒骂句,就拎着柴刀想要上前拼命。

    “没必要吧?”冯君笑吟吟地发话,然后又往凹槽里填上了枚钢箭。

    年男人见状,大声地咒骂了起来,“小子,你身上不是有刀吗?有种上来跟爷近战,使用弩箭……不是好汉子!”

    冯君不屑地冷哼声,“我有弩,那是我的本事,有弩不用,跟你近战,你当我傻吗?”

    不等对方反驳,他又得意洋洋地表示,“我都懒得拿箭射你,就这么看着你就行,等你的血流的差不多了,看你还有劲挑衅不?”

    年男子闻言,先是怔,然后很干脆地松手,任由砍刀跌落在地,“好吧,我降了。”

    对方既然不受激,他再挑衅也没用了,而且对方说得点都没错,根本不需要动手,只等他血流得多了,自然就会昏迷,人家只需要捡现成的就好。

    而且说句实话,时下的风气,非常注重个人的勇武和胆魄,能坦然说出等着对方昏迷的话,这种不要脸的人,他也是第次见。

    那么,他主动投降,倒也不算多么丢人了。

    就在这时,女人轻哼声,“还是杀了他吧,此人曾经扬言报复。”

    冯君听得有点发怔,以言罪人这种事,地球上不是没有,比如说有人信谣传谣,又比如说些人肆无忌惮地发表种族歧视之类的观点。

    但仅仅因为对方出言要报复,就理直气壮地杀人,这还……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好吧,这个女人的性格,我真的喜欢。

    但是他还有点不解,“刚才,你不让我杀人,说要留活口?”

    女人看他眼,“我只是见你身上挂着那么多东西,以为你是高手呢,留活口还不简单?”

    你还真够直爽的,冯君笑了起来,“我也未必不是高手,只不过感觉用弩比较省事。”

    “你不是,”女人看着他,很认真地发话,“你连身法都没有,跑得不快。”

    你这也……直爽的有点过分了吧?冯君忍不住出声辩驳,“真正的高手,定需要身法吗?能打就可以了吧?”

    女人愣了愣,才不确定地回答,“你没有身法,对方有身法,你打不过的吧?”

    然后她摆手,果断地结束了这个话题,“我刚才要你留活口,是想问他来历。”

    冯君也愣了愣,“现在他愿意投降,咱们不需要问了吗?”

    “不需要了,”女人摇摇头,很干脆地表示,“个毛贼,杀了算了……敢侮辱女儿家清白,死有余辜!”

    两人虽然在说话,但是目光并没有忽略站在那里的年男人。

    男人听到这话,顿时叫了起来,“我是黄枫岭三十六天罡里的天暴星,不是毛贼。”

    女人不屑地冷笑声,“三十六天罡又如何?而且,我看你是冒充的毛贼。”

    “未必是冒充吧?”冯君出声辩解,“而且,我听说黄枫岭的汉子……”

    话说到半,他轻轻地扣动了扳机。

    年男人还等着这异服年轻人为自己说情呢,猛地见到点白光射来,他身子侧,抬手就去拔背上的长剑。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冯君有意分他的心,而且强力弩的威力,更是远超他的想像。

    他的身子甚至还没有开始动作,那道白光就射了他的胸膛,他微微震之后,身体才带着惯性向侧方闪去。

    而他的右手,速度奇快地将背后的长剑掣出,不过吃了这箭之后,他的劲气在胸滞,顿时运转不灵。

    “吼哇,”他大喊声,强行冲破了那种阻滞感,感受到全身的气劲在迅速流逝,他扬手,长剑脱手飞出,狠狠地掷向了冯君。

    冯君却是在射出弩箭的同时,就身子转,向前栽,迅疾无比地向地上倒去。

    这是地球界的军队,比较独特的避险手段,强在速度极快,他也曾经练习过——比仰面朝天倒地,速度要快。

    他对年男人,始终抱有浓浓的戒心,哪怕对方表示降了。

    刚才他之所以出其不意地射出弩箭,并不仅仅是因为恶趣味发作,也是因为他感觉到了,对方身上传来了浓浓的威胁感。

    对此,他开始颇为不解——人家已经把刀扔了啊。

    直到他注意到对方身后的那把长剑,他才考虑到了另个可能。

    万……对方的剑术远强于刀法呢?

    总之,为了生存,再谨慎也不为过,所以他才比较卑劣地先分散对方注意力,然后发起偷袭。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点都不是多余的,长剑贴着他的背包,迅猛地向远处射去,正五六十米外的块巨大山石。

    “砰”地声轻响,山石炸出个直径近尺的大洞,深达半尺,而那柄长剑,就插在坑洞央,几乎没柄。

    年男人眼睁睁地看着这幕,心实在是不甘心,他有心发出第二次攻击,但是全身都提不起劲儿来。

    下刻,他嘴巴张,喷出口鲜血,整个人也软绵绵地向地上栽去。

    他的眼,兀自带着浓浓的不甘,咬牙切齿地发话,“我好恨……”

    冯君足够谨慎,但是那女人也不差于他,就在对方抬手拔剑之际,她的身子鬼魅般闪,向着侧后方退出了七米。

    冯君亲眼目睹了这幕,忍不住为对方的身法咋舌:怪不得她笑话我的身法,合着人家是真的比我强,个女人家,都能有如此惊人的身法。

    事实证明,这女人不仅身法不错,也足够心狠手辣,见到年男人扑倒在地,她直接掷出了手的柴刀,斩断了男人半边的脖子。

    鲜血在瞬间就喷射了出来,而男人的身体抽动下,没了动静。

    冯君看眼女人,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女人也够小心的。

    女人何止是小心?她见男人死透了,直接走上前,开始扒男人的衣服。

    “这个……”冯君犹豫下,还是出声发问,“死人的衣服你也要?”

    他知道那个村子很穷,基本上就没人的衣服上不打补丁。

    那些十二三岁的小孩,大多都是腰里围上块布片,就在村里四处乱跑,旦他们玩闹着扭打起来,小丁丁会直接暴露出来。

    但是……这是死人的衣服,也破了啊。

    女人穿的其实也不多,条截短了的裤子,还没到膝盖,有点像地球界的大裤衩,上身是短袖的对襟小褂,粗壮的胳膊和大腿,都那么赤、裸地暴露着。

    此刻的节令,大概是夏天,冯君此前觉得冷,不但是因为季节因素,也是因为身在戈壁,到了有人居住的地方,环境当然大不相同了。

    不管怎么说,女人穿成这样,肯定不仅是因为天气,主要还是村子太穷了。

    她边剥着对方的衣服,边头也不抬地回答,“死人的衣服就怎么了?总比没衣服好,既然你看不上,那他的裤子和鞋子,我也要了?”

    冯君这时候才发现,女人的脚上,穿的竟然是双草鞋。

    反正,他觉得自己有点“何不食肉糜”的迂腐,说不得干笑声,“那就都给你好了。”

    女人的动作非常利索,三两下就将对方剥得清洁溜溜,然后又拿起柴刀来,干净利落地斩开对方身体,取出了三枚小小的钢箭,动作熟练得像个积年的杀猪屠户。

    她将三枚钢箭丢给冯君,才又喜眉笑眼地发话,“那他的刀剑,你也看不上啦?”

    (直懒得多说,现在说句吧,好笑,那些喷985毕业就失业的主儿,您是985的吗?作者是!985就不能失业了?要不要加个括号,包分配?北大毕业还有卖猪肉的呢,麻烦看清楚了,他跟着女友去她的城市了……年轻,犯什么错误都是正常的。别拿自己的浅薄当成熟,你如果在985上过,就该知道,985的大学生,其实也比狗多,嗯,我这么说,真的是自嘲而已,别想多了。最后,求点击、推荐和收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