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报之以琼琚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看眼肉粥,发现就是类似于稀饭的那种,里面还混杂着不少绿色的菜叶,有几缕说不清是什么动物的肉丝,夹杂在粥里。

    这也能叫肉粥?冯君心里暗暗吐槽,这应该叫加了肉丝的菜粥吧。

    不过山里下雨,还真是有点冷,他也打算开动下,尝尝这个空间里的饭菜。

    然而就在此刻,他的耳边传来了“咕噜”声,侧头看,却是郎小弟盯着肉粥,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冯君看眼郎大妹,还没来得及说话,郎大妹伸手,就拽住了小弟的耳朵,叽里咕噜快速地说着什么,脸的不高兴。

    冯君现在已经有点适应这种话了,大致能听出来,郎大妹是在骂小弟,说你不要这么丢人好不好,晚上你又不是没吃饭。

    看得出来,郎家的家教比较严,小弟不敢还嘴,马上将视线转移开了,但是没过两秒钟,他又忍不住偷偷地瞥眼肉粥。

    你这么盯着,叫我怎么品尝啊?冯君摸摸下巴,伸手到背包里翻腾了下,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块黑乎乎的长条物事,正是他随身携带的巧克力。

    他将长条递给小弟,另只手还做了个咬合的动作——这是吃的。

    郎小弟却是把双手往身后背,怯生生地斜睥着自己的姐姐。

    郎大妹的脸微微红,“你别理他,他已经吃过了,就是嘴馋。”

    “没事的,”冯君笑着回答,心说你不让他吃巧克力,我也没法吃饭啊。

    郎大妹犹豫下,估计是看到巧克力不大,于是微微扬下巴,“先谢谢哥哥。”

    “谢谢哥哥,”郎小弟嗫嚅地说了句,然后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了巧克力。

    冯君这次下山所带的巧克力,都是去了包装的。

    郎小弟的手上有点雨水,而这天气真的不算冷,所以他才接过巧克力,巧克力块就在他手上留下了抹棕黑色。

    他抬手,想也不想就伸出红红的小舌头,去舔手心里那抹棕黑。

    下刻,郎小弟的身子猛地震,竟然就呆在了那里,双眼瞪得老大,脸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红晕: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

    郎大妹也挺好奇,这棕黑色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她直盯着自己的弟弟。

    待看到弟弟的反应,她下意识地侧过头,愕然地看向冯君:你到底给他吃了什么东西?

    冯君笑着摊双手,“比较美味的食物,可以快速补充体力。”

    郎大妹还是有点不放心,不过她觉得,对方实在没有害自己的道理,说不得狠狠地瞪自家小弟眼,心说看你那出息,真给我们郎家丢人。

    郎小弟哪里顾得上丢人不丢人?他愣了好阵,才反应过来,然后张开大嘴,抬手就将巧克力向嘴里塞去。

    不过,就在即将入口之际,他迟疑下,还是改变了主意,小心翼翼地从巧克力上,咬下黄豆大小的块,噙在嘴里,也不咀嚼。

    他回味了差不多五六秒钟,才转身,将巧克力塞向他哥哥的嘴巴,“哥哥吃,别咬的太多。”

    郎家大弟的眼,早就放射出饥渴的光芒了,但是这刻,他还是先拿目光看向冯君:这是你给我弟弟的,我能吃吗?

    冯君笑笑,又从包里摸出两块巧克力,块递给郎大弟,块递给郎大妹。

    郎大弟和郎大妹也学着小弟,小心翼翼地咬了小块,下刻,两人的双眼都眯了起来,心泛起了浓浓的幸福感。

    冯君看着他们满足的笑容,也是非常开心,时间竟然忘记喝粥了。

    郎大妹咬了口巧克力之后,就没有再咬第二口,而是蹲下身子,扯了片宽草叶,小心地将巧克力包起,塞进了怀里。

    “这个……不行的,”冯君见状,连忙摆手,“这个巧克力,怕热,会化……跟冰样。”

    他连说带比划,郎大妹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又从怀里取出那个草包,脸上忍不住泛起丝红晕:你居然说我的胸脯热?

    冯君没在意这个,而是又看向郎小弟,笑眯眯地发话,“这个也怕水,别被雨淋到。”

    郎小弟忙不迭点点头,抬起手来,又小心翼翼地咬了口。

    倒是郎大弟出声提醒,“哥哥,快喝肉粥,要凉了。”

    冯君摸摸瓦罐,感觉不是很烫手了,索性也不用筷子了,端起瓦罐来,尝试着喝了口。

    这个味道……怎么说呢?有点腥膻,又有点辛辣,若是能连喝几口,倒是可以驱除寒意。

    不过,腥膻味略略重了点,虽然里面也有不知名的调料,但是粥太淡了,压不住膻味。

    太淡?这倒是个问题,冯君伸手往背包里掏,就摸出了个小塑料瓶,是食盐。

    他在这个空间里,是相当在意盐分补充的,他本来就特别能喝水,而在戈壁的时候,每个白天他都被晒得出好几身汗,为了防止电解质失衡,他必须大量补充食盐。

    冯君拧开瓶盖,往汤里撒了小撮食盐,然后又拧紧瓶盖。

    郎小弟看着瓶子里白色的粉末,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咕噜”。

    冯君拿起筷子,在瓦罐里搅拌两下,然后端起瓦罐,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他气喝掉了大半罐肉粥,才放下瓦罐,心满意足地打个嗝,然后长出口气。

    看得出来,郎小弟很想知道,那白色的粉末是什么,但是最后,还是郎大妹出声发问了,“那是什么调味品?”

    冯君冲她微微笑,“盐,吃的盐。”

    郎大妹的嘴角扯动下,然后才不可置信地发问,“食盐……白色的?”

    “没错,”冯君笑着点点头,“精炼出来的,很不错的食盐。”

    郎大妹倒是没在意“精炼”什么的,而是用手做了个动作,眼睛睁得老大,“你居然放了……这么多?”

    原来,在这村子里,食盐是昂贵的日用品,大家都知道,盐是身体必须的,但是周遭没有盐产地,大家也只能忍受高盐价。

    正是因为如此,大家的口味都相对比较淡,甚至有些人会通过喝动物血来补充盐分。

    在郎大妹看来,就这么小瓦罐的肉粥,对方居然放了“那么多盐”进去,简直是太浪费、太奢侈了。

    至于食盐的颜色,“精炼”什么的,倒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冯君了解清楚情况之后,也不愿意就食盐的问题说什么,他自问不算个自私的人,但是今天冒险救了郎大妹,却受到村里的冷遇,他心里能舒服了才怪。

    就像在地球界,在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他不定要图对方说“谢谢”两字,哪怕给个笑脸,或者点下头也行——这就表示你收到了我的善意。

    有些人屁股坐下去,看都不看你眼,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让座的人心里会舒服吗?

    所谓善意,原本就应该是相互的。

    这个小湖村对他如此冷遇,他又何必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郎大妹虽然是个女孩,但她的心思粗疏程度,跟她健硕的大腿有得比了,她既没有说巧克力,也没有说食盐,反倒是解释了下,为何村里对他会冷漠。

    因为这是个山里的小村子,天高皇帝远,旦遭了山贼,根本连援兵都指望不上,只能自救。

    所以他们对外人,抱着天然的警惕心理,有人说草原上的牧民好客,这个可以理解,草原虽然也是人烟稀少,但那是马平川,杀人容易,逃跑却难。

    山里就不样了,随便杀个人,尸首扔,哪里去找?白天那幕,就是最好的注解。

    杀人者在山里,也非常容易藏身,随便找个石头缝钻,谁找得到?

    郎大妹很歉然地表示,在这里,陌生人都不受欢迎,更别说冯君这种明显的异乡人了。

    冯君心里虽然依旧不怎么好受,但是她既然做出了解释,他也不能再计较了,“既然这样,等明天雨停了,我就离开好了。”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郎大妹表示反对,“亚灵青笋还没有卖掉……我要把卖到的钱,分半给你才行。”

    “我会在乎那点钱?”冯君不屑地笑笑,只看这巧克力的受欢迎程度,光卖巧克力,我也能发财。

    至于说卖食盐,他暂时不会考虑,这里是存在盐贩子的,而卖盐看起来也是暴利行业,他贸贸然插脚,不是自找麻烦吗?

    正经是,他想了解下,这里的钱币是什么,以及在大点的集镇,如何定居。

    不等他发问,郎大妹却是再次出声了,“冯君你使用的器具都不错,应该也是有身份的贵人,不过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冯君看她眼,懒洋洋地回答,“我个人四处漂泊,嫌梳理麻烦,自己剪短了,不行吗?”

    郎大妹闻言,勃然大怒,“你岂不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下刻,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好了,顿了顿之后,又压低了声音发问,“我父亲想知道,你是隐户还是逃户?”

    (冬至又周末,大家开心吃饺子之余,顺便点击、推荐和收藏下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