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冷漠的村庄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闻言顿时懵逼了,好半天才问句,“隐户是啥,逃户又是啥?”

    郎大妹嘴巴微张,很是吃惊,你居然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来?

    不过,想想此人的奇装异服,看看他身边各种奇怪的用具,她觉得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于是她就耐心讲解了起来。

    这里属于个叫做东华的国家,是有官府的,有官府就存在收税的问题。

    对普通黎庶来说,官府征收人头税,这个税要通过登记人口来统计和收取。

    有人没有田地,投靠了当地大户,身份隐藏起来,这叫隐户,而某些登记在册的人口,因为饥荒或者其他原因逃匿了,再也不肯回去,这叫逃户。

    这两者都没有正当身份,跟逃户相比,隐户因为有人庇护,只要不出远门,基本上没问题。

    所以相较而言,逃户里作奸犯科者多些,要是那些身家清白的逃户,实在活不下去,完全可以投靠那些大户做隐户的,只有那些不愿意被大户盘剥的,才是正经的逃户。

    据郎大妹说,自家老爸原本也是很想感激冯君的,但他怀疑冯君是逃户,就不愿意多接触,万发现不妥,他该不该出手拿下此人?

    冯君对户籍管理倒不是很排斥,他就出自于个户籍管理相当严格的国家,不过他对郎震的反应,还是有点不解,“官府对逃户的追查很严吗?”

    “也不是很严,”郎大妹摇摇头,小湖村里还有不少人没有身份呢,反正官府来核查的时候,他们躲出去就是了,这里人迹罕至,官府的人,年也来不了两次。

    不过她指出了点,“很多坏事,都是逃户干的,他们为什么怀疑你是山贼的探子?因为其他村子,就遇到过这种事,不过,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冯君听到这么强大的理由,是彻底地无话了,由此他也能理解,为何村里人对自己会如此警惕,“附近有集镇吗?”

    郎大妹用了点时间,才弄清楚集镇的意思,于是出声表示,“百二十里外,有个叫双溪的镇子,每隔半个月,有大集市。”

    双溪镇居民近万人,搁在地球界,也算得上个小镇的规模了,平日里就算是个热闹场所,逢五有小集市,通常附近的村子都会去。

    每过半个月,双溪镇还有大集市,那就非常热闹了,连小湖村的人也会赶过去。

    要说起来,小湖村距离双溪镇足有百多里,其还有半是山路,不过郎大妹表示,对大家来说,这点路不算什么,此地有田地,可以种庄稼,这才是最关键的。

    对于冯君想要去双溪镇,她表示出了谨慎的不看好,“镇子上就要查身份了,而且,那里的人都很狡猾,也很坏,收我们的山货,收得非常便宜。”

    冯君笑笑,这所谓的坏,大概就是城镇里的人做事圆滑,比较讲求利益吧?

    接着,他又搞清楚了这里的货币,货币体系也是类似于明朝——虽然此地叫东华。

    基础货币是铜板,也是外圆内方的那种,千铜板换块银元,银元就是最贵的流行货币单位了,再往上的话,百块银元换两黄金。

    此地铜板的购买能力也很强,住在集镇里的话,七个铜板,就足以保证个人天的吃喝,当然,这是指自己开灶,去饭店吃肯定不够。

    不过郎大妹也说了,小湖村的人家,基本上不使用铜板。

    他们吃的全是地里长的,穿的衣服也是自家织的布裁剪出来的,只有那些不能生产的锅灶、剪刀之类的东西,才会去集市上购买。

    郎大妹还说,她老爸郎震说了,这次采的亚灵青笋,若是卖给镇子上的店铺,可能卖到十块银元左右,若是赶集的时候卖出去,没准可能卖到二十到三十银元。

    没错,价格差了就有这么多,要不她觉得镇子上的人坏呢。

    冯君沉吟下才发问,“那把砍刀价值多少钱?”

    郎大妹兴奋地回答,砍刀价值五块银元,是很不错的刀了。

    至于长剑价值多少,她没有说,不过她倒是说了,冯君背上那根灵猬的刺,拿到府城卖的话,起码值五十块银元。

    冯君的眉头微微扬,惊喜地发问,“灵猬的刺这么值钱?”

    “那是灵兽级别的呀,”郎大妹看着他,心说这人怎么什么都不懂。

    但她还是耐心解释,“我老爹说,灵猬喜欢把刺乱扔,脱落的刺不值钱,也就二三十块银元,你这根刺,是活着取下来的,有灵兽气血,五十块银元都不算多。”

    这倒是不错,冯君闻言心喜,他手上可不止这么根灵猬刺。

    他去了猩猩和灵猬打架的地方,捡了足足九根刺。

    那时他还没打算拿这东西卖钱,只是想着此物的质地不错,坚韧而锋利,实在不行,拿回地球做个摆设也不错,哪曾想,此物就能卖钱呢?

    当然,那九根刺,肯定就是二三十银元的水准了,可就算如此,也是笔意外的财富。

    想到这里,冯君忍不住有点后悔,早知道是这样,就把那些残破的刺也捡上了。

    那两个货打架的地方,搞得是天翻地覆,灵猬的刺散落了上百根,冯君特意捡拾了其品相最好的九根。

    郎大妹不知道他为什么高兴,但是她郑重地警告对方,“灵猬的刺,肯定比我挖的这棵亚灵青笋贵,你最好包裹起来,不要再让人看到。”

    冯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想要卖掉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是笔巨款了,“集市上强买强卖的人多吗?”

    “可能多,也可能少,”郎大妹没头没脑地回答。

    不过她还是解释了句,“那些人多不多,是看你自己强大不强大,你若是足够强大,那就是个安全的集市。”

    多么朴实的生存哲学!冯君忍不住暗暗感叹句,然后才又出声发问,“你卖亚灵青笋,会公开卖吗?”

    “当然……不会,”郎大妹犹豫下,还是颓然地摇摇头,“我的父亲很强大,但是……他不是最强大的,如果公开卖的话,他很有可能回不了小湖村。”

    冯君闻言,微微皱眉头,原来仙侠里说的都是真的,实力至上的世界里,杀人夺宝的事情,真的是太常见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吐槽,“这双溪镇的集市,乱了点吧?秩序不行。”

    “乱吗?我感觉已经很好了,”郎大妹眨巴下眼睛,讶然看着他,“毕竟这里有秩序啊……虽然不太好,但是有秩序,总好过没秩序。”

    冯君顿时不说话了,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他无意指责对方对秩序的宽容,只是再次发问,“那么,我是不能去镇子上做生意了……除非先弄个身份。”

    “大概……就是这样吧,”郎大妹不确定地回答,虽然她年纪不小了,但是大多数时候,她是生活在小湖村这个封闭的小山村里,“贾兴旺的父亲是村长,我去问问他,看能不能帮你弄个身份。”

    “不要找那个混蛋,”郎大弟猛地出声,“他逼着小弟叫他姐夫,小弟不叫,他就踢小弟的屁股。”

    郎大妹的脸,刷地就拉了下来,她阴森森地发话,“这小子不想活了吧?”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个声音,“大妹,天都要黑了,你还不回家?”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贾兴旺,他站在几十米开外,手里撑着把青色的油布伞,目光阴冷地看着这里。

    郎大妹见到是他,蹭地拔出了腰间的柴刀,迈开健硕的大腿,就向对方走了过去,“混蛋,你敢踢我小弟的屁股?”

    贾兴旺本来脸阴沉,听到这话,忙不迭干笑声,“别啊,我跟他开玩笑的,我还给了他片肉干,小弟……是这样的吧?”

    小弟听到这话,委屈地叫了起来,“你只给了我点点,不够口。”

    郎小弟的智商,明显有点欠费,不过小孩子嘛,也不能要求太多。

    倒是郎大妹听到这话,就有点不好下手了,她犹豫下,才冷冷地发话,“你再打我小弟,我也打你,大不了我也给你肉干。”

    贾兴旺见她不追究了,心里松了口气,不过看到不远处的冯君,他又火冒三丈,“大妹,这种来历不明的异乡人,你还是快点赶走他,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郎大妹冷冷地哼,“我郎家的客人,还轮不到你贾家来指手画脚。”

    “我看你是昏头了!”贾兴旺气得大喊大叫,“我家都要给你下聘礼了,你马上是我贾家媳妇了,居然跟这种人来往?”

    “我是哪种人?”冯君听得勃然大怒,“我是什么人,你还不够资格点评,屁大的个村长,也敢跟我耀武扬威?惹得火了,信不信我弄死你全家?”

    他在地球界,并没有这么大的戾气,但是这个空间里的人,说话都特别直来直去,鄙视都直接摆在脸上,让人分外受不了。

    反正他的手段多了,还怕这么个土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