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古怪的求助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发火,贾兴旺反倒愣住了。

    他此刻才意识到,对方是个根脚不明的异乡人,而且,还是个独行客。

    在这个位面,敢独自行走的家伙,般都代表不好惹,在村子附近独行不算什么,能有胆子独行到外乡,没两下子还真是不行。

    也正是因为如此,小湖村的人对冯君,态度都不怎么样。

    他若是十来个人走在起,除了青壮,还有老人妇孺啥的,村民们还真不会那么冷漠。

    冯君这样的形象,别说,还真的很符合山贼探子的人设。

    此刻贾兴旺就在琢磨:这厮不会真的是吃刀口饭的吧?

    听到对方“杀全家”的威胁,他很想发作——身为村长的儿子,他哪里受过这种气?

    但是他还真的不敢,因为郎大妹是偏袒着对方的。

    小湖村虽然青壮不少,但是除了他的堂兄,堪堪能跟郎大妹打个平手之外,就没人打得过她,更别说郎大妹的老爸郎震,才是村子里功夫最强的。

    老郎已经岁数大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那是在府城的镖行里干过,还混出了个“独狼”的名头,就算少了只手,村里的年轻人,也没谁敢对他不敬。

    郎家有心偏袒此人的话,大多数村民们,只会冷眼旁观。

    于是他愤愤地跺脚,转身向村里走去,嘴里兀自大叫,“小子,咱们走着瞧。”

    郎大妹见他离开,才又走了回来,“莫要理他,你是我郎家的客人。”

    冯君想想,出声发问,“依你的话说,别人扬言报复,咱就可以杀人,那么,我能不能杀他?”

    “当然不行,”郎大妹闻言吓了大跳,“咱们今天已经跟那厮结仇了,非杀不可,你俩不过是口角了番,没那么大的仇,而且……”

    说到这里,她压低了声音,左右看看才说话,“而且这是在村里,不合适杀人。”

    冯君笑吟吟地看着她,“关键是杀了他以后,不方便捡他的东西,对吧?”

    “莫要开玩笑,”郎大妹闻言,也笑了起来,“村里人口角,天天都有,怎么能当真?”

    冯君正色回答,“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不是村里人,他凭什么再三冒犯我?”

    郎大妹当然知道为什么,她早就到了怀春的年纪,知道贾兴旺将她视为未婚妻,眼下在吃醋了,不过身为未婚的少女,她不好意思这么解释。

    所以她只能低声回答,“他往日也不是这样,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莫要理他就是了。”

    冯君心里冷哼,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像是你欠我的人情,我不欠你的人情吧?

    不过,怎么说呢?这种事也没必要当真,嘴欠的人多的是,他要是真计较,也计较不过来。

    当天夜里,雨下得越发地大了,第二天大早,虽然暂时雨停了,但是山路泥泞难行,郎大妹特意跑过来,告诉他千万别下山,因为指不定哪里就会出现山洪和滑坡。

    冯君也明白这个道理,村子边的小溪都涨水了,清澈的溪水也变得浑浊。

    他只能在村子边继续暂住。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五天,而冯君也就硬着头皮在村边住了五天。

    在这段时间里,只有郎家姐弟三个,前来看望过他,馋嘴的郎小弟,从他这里又混了两块巧克力。

    郎大妹来看他的时候,每次都会带罐肉粥,虽然原本就不多的肉丝越来越少,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郎家还是很注意维系跟他的关系,并没有对他置之不理。

    那么,郎震和他的夫人没有前来探望,冯君也表示理解,毕竟自己的口音、发型甚至衣着,切的切,都太令人生疑了。

    贾兴旺也远远地路过了两次,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那眼神令冯君非常地不爽,很想上前毒打这厮顿。

    雨下到第五天,气温降得极低,虽然这时是夏季,但是降雨的范围太大,热空气流动不过来,跟前几天相比,气温降了起码十几度,到了夜里更冷。

    冯君可是没有想到,自己还会被这种天气拖住,他的厚衣服不少,但都藏在山上的窝棚里,背包里就只有夹衣和薄毯,不生火的话,夜里都有点扛不住。

    可是想要生火,又到哪里去找干柴?

    傍晚时分,看着阴霾的天空,冯君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今天夜里,雨下得不大的话,他明天大早,肯定要走了。

    这几天通过跟郎大妹的聊天,他对这个空间有了不少的认识。

    就在这时,远处走来了两个人,打头的是个小小的身形,正是郎小弟。

    冯君看到他,嘴角忍不住生出丝笑意来,小家伙虽然傻乎乎的,但那是童心使然,他非常喜欢他的天真和烂漫。

    而且不得不承认,郎家虽然是习武的,但真的很注重对后代的培养,小家伙特别懂规矩。

    郎小弟的身后,是名三十左右的妇人,也是小湖村的人。

    见到他过来,冯君笑着招呼声,“昨天怎么没过来?”

    “小豆子病了,”郎小弟哭丧着脸回答,“浑身发热,村长说可能是时疫,救不过来了……”

    说到最后,他嘴巴撅,哇地声哭了起来。

    小豆子是他的玩伴,两人同年生的,因为身材矮小,就跟着郎小弟当跟班。

    “时疫?”冯君不动声色地看那妇人眼,“你是何人?”

    妇人的双眼通红,听他问起,忍不住又流出了眼泪,她道个万福,“见过冯小哥,奴家是丁二郎的浑家,是小豆子的娘亲。”

    “唔,”冯君微微颔首,然后沉声发问,“丁二嫂寻我何事?”

    “我家小豆子就快……就快不行了,”丁二嫂流着眼泪,哽咽地发话,“他有个心愿,就是走前,走前还想……还想吃点巧克力,还望小哥成全。”

    瓦特?冯君脸的懵逼,他都做好准备出手救人了,现在猛地听到,对方找自己来,是想弄块巧克力,真的是相当地无语。

    你确定自己的表达能力没有任何问题吗?

    郎小弟在边,小声地说了句,“我给小豆子分了点巧克力。”

    冯君这才反应过来,对方这还……真是来要巧克力的。

    我就说嘛,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背包里有感冒药,有抗生素呢?

    丁二嫂见他不说话,噗通声就跪在了泥水,“前些日子怠慢了小哥,是我的不对,我给您下跪认错了。”

    边说,她边从怀里摸出个布包,用颤抖的双手打开,里面是根小小的银钗。

    她双手捧着银钗,泪如雨下,“我知道那巧克力是稀罕物儿,也买不起,这枚银钗是我娘家陪嫁,聊表寸心,冯小哥你莫要嫌少。”

    冯君听得大奇,“你竟然也知道巧克力的好?”

    “我家小豆……从小就很孝顺,”丁二嫂哽咽着回答,“他得了豆大点巧克力,还拿回家分给我和二哥……”

    冯君瞬间就被感动了,他生活在地球上,见多了孝顺熊孩子们的父母,还真没见到过,个小孩子得了那么点好吃的,还要带回家给父母品尝。

    只冲着这点,他也不能坐视,孝顺是应当受到鼓励的。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要问句,“但是这巧克力,并不能治了孩子的病,你将这银钗拿出……”

    “这是我的不是,”丁二嫂闻言,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豆子投胎到我家,就没有享过什么福,反倒吃了不少苦,他也乖巧得很,从来不提什么要求……现在他都要走了,我无论如何也要满足他最后个心愿。”

    郎小弟抹把眼泪,哽咽着发话,“他们担心小豆子是时疫,要趁他活着,把他抬到山沟里,任由他自生自灭。”

    “胡闹,”冯君闻言大怒,“丁家二嫂,你将小豆子染病的过程,说来,他的病情,你也细细说给我听。”

    小豆子染病,是下雨天还去小湖里玩,这个年纪的孩子,真的太皮了。

    当天回来他就发冷,第二天开始打喷嚏,不过家里人没怎么在意,就是随便熬了点草药给他喝,穷苦人家大都是这样,得了病基本靠扛。

    因为下雨,家里比较阴冷,但是谁家也没奢侈到大夏天生火取暖的程度。

    小湖村的村民,哪怕在冬天里,除了最冷的那几十天,也都不会生火取暖。

    不是舍不得烧柴——靠着大山,怎么少得了柴火?关键是不能把人养得娇气了。

    结果从昨天凌晨开始,小豆子高烧不退,丁家这才着急了,请来贾村长诊治。

    村长算是半个郎,开出了方子,但是小豆子的烧就是下不去,今天村长宣布,小家伙治不好了,可能是时疫。

    这大下雨天,也不可能带着孩子出去治病,丁二嫂来求冯君,完成孩子最后的心愿。

    冯君思忖下,觉得自己随身携带的抗生素,治疗这病应该没问题。

    于是他出声发话,“巧克力嘛,我倒是可以送你块,不过,你就情愿孩子这么走了?”

    “不情愿还能怎地?”丁二嫂哽咽着回答,下刻,她就怔住了。

    紧接着,她的眼,亮起了希冀的火花,她激动地发问,“冯家哥哥……你有法子?”

    (求点击、推荐和收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