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独狼的威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丁老二的问题,戏三哥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脸沉,“老二,我只是白身……人家捕快得了好处,我怎么好去问?”

    他是受了丁老二的恩惠,但是他连人都没记住,两人的关系可见斑。

    当然,若是丁老二自己的事,他可以考虑出头,但是别人的事,他就没兴趣管了。

    丁老二却也是个晓事的,他怔了怔之后,咬牙发话,“三哥,这个人我保了,你问问,要多少使费吧。”

    戏三哥闻言,也是微微愣,他太清楚这些山民了,日子过得极其困顿,手上根本就没几个余钱。

    所以他压低声音,好心奉劝对方,“老二,今天带队可是王二,那家伙可是手黑,要我说啊,反正你儿子的病已经好了,何必蹚这趟浑水?”

    “这可不行,人家连药费都没要,”丁老二很干脆地摇摇头,“我若不管,以后如何做人?”

    说完之后,他冲着戏老三拱手,诚恳地发话,“还望三哥帮忙问问。”

    戏三哥看他眼,叹口气摇摇头,然后走到高壮捕快身边,轻声嘀咕了起来。

    高壮捕快对此也是门儿清,侧着耳朵听了阵,然后冲着丁老二递过去个疑问的眼神。

    丁老二很坚定地点点头:没错,这个人我保了。

    高壮捕快思忖下,隐秘地竖起三根手指。

    丁老二见状,顿时就是懵,他想想之后,才走上前压低声音发话,“银元?”

    “多稀罕呐,”高壮汉子鄙夷地看他眼,轻声回答,“难道能是铜板?”

    丁老二苦笑声,很无奈地发话,“王二哥,要是三百铜板,我能凑凑。”

    他倒不认为,冯君不值三块银元,关键是他真没那么多钱。

    他认为对方开价有点虚高,要知道,向官府举报个逃户,也不过才十个铜板的赏金。

    “没钱你唠叨个屁!”高壮捕快顿时就翻脸了,“你别拿十铜板的赏金来说事,谁能保证他身上有没有人命案?”

    戏老三见状,也连忙出声劝丁老二,“我说,二哥做事还是很公道的,也就是我帮你关说了,不信你换个人来,看他得出多少钱。”

    丁老二怎么可能不信?他当然知道,捕快王二既然要弄冯君,肯定是得了好处的,自己想要令其住手,得多花很多钱才行——这关系到王二的面子。

    他没招了,冷不丁听到有人冷哼声,“是吗?换我来吧,该出多少钱?”

    此刻天已经黑了,虽然有月光有火把,可视线还是不太好,说话的黑影,就在冯君身后不远处,面前有红光闪闪。

    高壮捕快的眼力不算差,但也只看清对方是个独臂,他冷笑声,“你个死残废,给爷滚到边去,五块银元,你拿得出来吗?”

    那人影干咳声,站起身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发问,“你管我叫什么?”

    高壮捕快细细看,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地拱手,赔着笑脸发话,“原来是狼哥,许久不见了,您也要保这小子?”

    郎震上下打量他眼,轻描淡写地发话,“你若是现在就滚,我不计较你骂我。”

    “狼哥你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高壮捕快干笑声,他只是怕对方的武力,其他的,他还真是不怕,“查逃户,可是我的本分。”

    郎震怪怪地看着他,好半天才问句,“你这么吊,路麻子知道吗?”

    王二闻言,顿时倒吸口凉气,“您认识路捕头?”

    他在这里做捕快,也不是两年了,对于郎震,他是知道的,但也仅仅限于知道此人不好惹,所以他没有去招惹过。

    至于说郎震和路捕头的关系,他没听人说起过,不过,敢称路捕头为路麻子,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郎震也不会解释这层关系,只是淡淡地看着对方,吐出四个字,“你滚不滚?”

    别说,独狼这名头,还是颇有些威慑力的,只要他不显示出逗比属性,般人吃不住这压力。

    然而王二却不是很害怕,他咬着牙表示,“狼哥,我是查逃户,你让我走容易,但是旦传出去,你就算是妨碍我的公务,路头那里,恐怕也难免被动。”

    “哦?”郎震怪怪地看他眼,“你这还是要钱?”

    “钱肯定要有,我不能白出来,弟兄们要吃喝,”王二很光棍地表示,“狼哥,我敬你是前辈,两块银元就行了,”

    这条件,比给丁老二的价钱还便宜了块,不过丁老二并不介怀,郎震出面,就应该比自己便宜,否则那就出问题了。

    正经是,他有点吃惊王二的胆子,“你连狼爷的面子也不卖?”

    “狼哥有狼哥的局面,我有我的局面,”王二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倒是不想要钱,但是那样的话,就坏了规矩。”

    郎震歪着头看他,也不说话,直到锅烟丝抽完,他才问句,“你以后走不走夜路?”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毫无争议。

    但是威胁的话,也要看谁来说,丁老二说这句话,王二就只当是放屁——有种你来弄我。

    而大名鼎鼎的独狼说出这句话,王二就不敢不放在心上,那可是独狼,人家这称号怎么来的?就是敢打敢拼敢埋伏,胆大包天。

    撇开这些不说,他王二要面子,郎震可也是要面子的,这话已经放出来了,只要他王二天没倒霉,郎震都不好意思见人。

    所以听这话,王二的脸,顿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狼爷您是前辈,何苦为难我?”

    得,本来是叫狼哥的,现在叫成狼爷了。

    郎震淡淡地看他眼,走到冯君身边,从行军床上摸起包香烟,抽出根来,熟练地用打火机点着,然后轻吐口烟雾,然后才沉声发问,“谁先为难谁的?”

    王二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做人总要有担当才好。”

    这真为难他了,能把假公济私的行为,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郎震也是江湖上混过的,虽然是十足的高手范儿,但是思维还是江湖上那套。

    所以他并没有揪着问是谁在捣乱……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他只是轻哼声,“那托你的人,是在害你。”

    王二听到这话了,但是没用心去揣摩,他只当狼爷指的是,托人者没告诉自己,那个神医背后,有郎震郎某人撑腰——而且是大力硬挺。

    于是他讪讪笑,带着人就要开溜。

    “慢着,”郎震哼声,抬手将打火机扔了过去,“赏你的,以后长点眼。”

    王二早就看到这个打火机点烟了,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他也没敢惦记,现在见郎震竟然将此物扔了过来,于是伸手接住,点头哈腰地表示,“谢谢狼爷,谢谢……神医。”

    冯君连看他眼的兴趣都没有,待这些人离开,才笑着对郎震发话,“你倒是大方。”

    “对你来说,不值提,”郎震笑笑,初开始,他觉得打火机神奇无比,但是当他听说,冯君打算摆摊卖这个东西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眼的奇物,对人家而言真不算什么。

    这就跟自家种了畦菜地般,旁人买菜,是要花钱的,但是对种菜的人来说,自家地里真的多,送几斤给人也不打紧。

    冯君又兴致勃勃地发问,“你跟那个路麻子的关系……这些捕快居然不知道?”

    “我又不求他,”郎震很傲娇地回答,“若不是为了你,我都懒得张嘴。”

    这话是他的真实想法,事实上,他开始就没打算过问,所以躲在暗处不出声。

    他想看看,冯君是怎么应对的——堂堂的修仙者,不可能这点小场面也应付不了吧?

    然而好死不死的是,丁家老二跳了出来,表现出了相当的担当。

    而非常遗憾的是,王二不怎么买帐,开出了三块银元的天价。

    看到丁老二被拒绝,郎震就知道,自己不出面不行了。

    同样是自家人被救了,丁老二是这般表现——虽然没啥效果,态度却异常坚决,若是他郎某人依旧不出面,那么,冯君会如何看他?

    没错,本来打算冷眼旁观,看看修仙者成色的郎震,硬生生被丁老二拉下水了。

    冯君也没有意识到,因为丁老二的插手,他竟然躲过了次对自己身份的观察。

    第二天四点多,天蒙蒙亮的时候,集市的人骤然间多了起来,很多人都是住在周边几十里地内,带了各种物产来贩卖。

    冯君卖的是卷烟和打火机,本来也占不了多大的地方,他索性将东西摆在行军床上。

    他昨天已经跟捕快叫过板了,今天摆摊,肯定没有人为难他,不过还是有小吏前来收税。

    镇子上组织这么大的集市,肯定不能白忙,收税是必然的。

    而这税收得比较随心,小吏们看看货物,大致就能判定收多少税。

    大致来说,都是三到五个铜板,也有收两枚的,不过那种情况不多。

    来到冯君的行军床边,小吏们有点头大……该收多少呢?

    (更新到,召唤点击、推荐和收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