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鲜衣怒马胆气豪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认识路?冯君长笑声回答,“我已经问过人了,问了几十个人,早就把路记住了。”

    他这话还真不是吹牛,虽然是第次来集市,他那奇装异服和怪异的口音,也比较令人排斥,但是架不住的是,他狂散了那么多香烟出去。

    那些抽免费烟的主儿,很愿意向冯君表达些善意,反正就是指指路,又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这样的人情惠而不费。

    甚至有些本地人还因此相互吵得脸红脖子粗,原因就是大家对路况的记忆不同,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吵到最后,就发展到了人身攻击,几乎要打起来。

    起码冯君对独自去府城,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他的前方就多了个人出来,“你真要走?”

    发问的是郎震,冯君没好气地看他眼,“不走,我还等着过年不成?麻烦你管管你家大妹,年龄不小了,该稳重点了。”

    郎震默然,半天才出声,“我认为,你需要个向导——知道路该怎么走,和知道如何才能走到,完全是两件事。”

    冯君对此人的跳跃性思维,也是相当无语了,我在说啥,你在说啥?

    他干笑声,“然后你不会告诉我说,最合适的向导是大妹吧?”

    “她?不够格,”郎震看眼自家的女儿,很干脆地摇摇头,“她总共也才出过两次阳宁县,根本没接触够外面的世界,她当向导,我担心你俩都丢了。”

    这就是独狼,说话针见血格外伤人,做事却又有板有眼,评价起自家的女儿来,也是副冷嘲热讽的态度,跟对外人般无二。

    不是大妹做导游……向导就好,冯君听得暗暗松了口气,他对她真的是点感觉也没有。、

    他很随意地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了,明天路上我就请个向导。”

    郎震拍胸脯,大喇喇地发话,“除了我,谁更有资格给你当向导?”

    冯君再次怔住了,高手你这么卑躬屈膝,真的好吗?

    当然,必须承认,郎震还真有资格说这个话,他昔年可是走过镖的,不但熟悉很多道路和风土人情,对江湖上的种种勾当也门儿清,更兼武力超群,除了向导,还可以客串保镖。

    冯君愣了愣,才回过神来,“你当向导,肯定是最好的,不过……我请不起。”

    郎震摆手,很豪迈地表示,“不用你出钱,我也有我的追求,帮你就是帮我。”

    听到“追求”二字,冯君就忍不住想吐槽,“你老人家这不方便那也不行,追求什么的,你自己努力好了,我也不指望你太多。”

    郎震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终于是把他惹得有点毛了。

    哪里毛了?当然还是石头的事情,今天冯君要买石球,他开始是阻止的,后来见小家伙很执拗,郎某人气之下,表示自己不管了,你爱咋就咋。

    而冯君的表现也很强硬,直接出十倍的价钱,买下了两颗石球。

    郎震哪里还体会不出,冯神医是恼火自己了?

    ——你丫说要告诉我石头产地,直也没说,现在又阻止我买石头,真当我必须听你的?

    对不起,我还就是不听了,大不了多花点钱买,你也少再跟我唧唧歪歪。

    其实凭良心说,郎震很希望能跟他搞好关系,但是阴差阳错的,这关系怎么都好不了。

    独狼知道自己成了神医眼的碍物儿,肯定要积极表现,他不想让误会加深下去。

    那么,他做免费的向导,也是必然的了,而且还是非常地积极主动。

    就这个节骨眼上,他很干脆地表态,“你是想找石头,对吧?正好你也要离开小湖村了,我带你去找……这附近是真的没有。”

    冯君听到这话,知道自己不能再给对方脸色看了,他目前在这个位面最想收获的,就是三种东西:玉石、灵石,以及可能的修仙功法。

    玉石在这个位面很便宜,但是拿到地球界,就是价值惊人了。

    冯君做梦都想在现实生活出人头地,这大概是因为,此前他遭遇的不如意的事太多了,总是渴望上演出惊天逆转,在人前扬眉吐气。

    他也不指望那些曾经小看他的人,能幡然醒悟甚至跪舔。

    那些人能默默地后悔,他就可以满足了了。

    而且说句良心话,他之所以将玉石排在第位,还是有种隐隐的担忧。

    他生怕自己所拥有的奇遇,在某个时刻不翼而飞。

    这种担心多余吗?对于小心谨慎、习惯了未雨绸缪的冯君来说,真的点都不多余,这奇遇来得是如此突兀,如此不讲理,根本没有什么逻辑能解释得通。

    既然来得不讲理,那么,离去的时候,也可以不讲理的。

    在这点上,冯君非常缺乏安全感,他希望起码能在奇遇离去之后,自己还能拥有足够的财富,不再重新回到从前。

    至于灵石和修仙功法意味着什么,那自然不用说了,冯君肯定更加渴望,但是在自身实力没有达到之前,盲目惦记些不该惦记的东西,那叫好高骛远。

    总之,既然郎震挑明,要引他到有玉石的地方了,他就不能再叫真了。

    于是他很干脆地发问,“那你现在,跟我起走吗?”

    郎震犹豫下,然后苦笑声,“大妹他们买了百多斤粮食,她姐弟俩需要帮忙。”

    冯君想想,然后微微颔首,“那行,我跟你们走到山口,等你把粮食带回家,咱们再离开。”

    郎震对自己的交涉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神医对他没有了偏见,也同意他跟随。

    郎大妹对这个结果,却还是有点失望,她真的很希望,冯君能留在村子里。

    不过,既然她的父亲也要跟着冯君离开,她就知道,自己的意见不会再受到重视了。

    第二天午初时分,三个村子的人抵达了山口的歇脚处,待到申末,太阳已经不那么毒辣的时候,才开始进山。

    冯君则是留在了当地,等待郎震再度出来。

    夜里的时候,此处只剩下了他人,不过他在这个空间里,曾经独自过了三个多月,倒是点都不觉得害怕。

    郎震是在次日下午申正时分出来的,看得出来,他赶得比较急,在家都没怎么歇息。

    他是担心万冯君不等自己,那就又错失了机缘。

    两人商量下,决定在此地再逗留半个晚上,等到明天天亮再赶路。

    郎震主动接过了烧水做饭的重任,哪怕他只有只手。

    还没到天黑,远处响起阵马蹄声,紧接着,支十余人的马队出现了。

    在这个位面,能骑得起马的,都不是般人,冯君和郎震站起身来,警惕地看着对方。

    十余名骑士,都是彪悍的汉子,他们阵风般刮过来,打头的壮汉扬马鞭,指向冯君,大喇喇地发话,“快烧点水!”

    冯君闻言,侧头看眼郎震——你怎么看?

    郎震微微摇头,递给他个“小心”的眼神,然后笑着迎上去,“我来烧好了。”

    “那你快点,”汉子毫不客气地发话,“敢耽误爷的事儿,小心鞭子抽你!”

    他是看郎震是残疾,才指派冯君,不过这残废定要动手,他也就懒得管了。

    郎震却是没有出声,径自去烧水。

    就在这时,名男子边翻身下马,边笑着发话,“老六小心,此人的武力不差于你。”

    此人三十出头,身的蓝色劲装,器宇轩昂,看就是行人里主事的。

    被唤作老六的汉子,狐疑地看了眼郎震,“不是吧,就他?”

    “就是他,”蓝衣男子笑笑,轻描淡写地回答,“别不服气,此人当过兵,估计还是个军官,手上应该有过人命。”

    郎震就像没听到这话样,低眉顺眼地烧水。

    老六看他眼,很是有点不服气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控制了自己的脾气,只是不屑地笑声,“杀过人又如何,还不是乖乖地给咱们烧水?”

    冯君闻言,好奇地看眼郎震:这种耻辱你也受得了?

    郎震依旧没有什么反应,而那十余名骑士,也明显地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有人开始喂马,有人则是走到树荫下歇息。

    郎震找个空子,走到冯君身边低声发话,“可能是先天高手,咱们不要多事。”

    冯君闻言,顿时吓了大跳,“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是武道最顶尖的存在,可以跟灵兽对战,而郎震不过是个区区的武者,武者之上还有武师,巅峰武师之上,才是先天高手。

    怪不得以他的桀骜不驯,也得乖乖地听从对方吩咐。

    那蓝衣年轻人的耳力极好,居然听到了这话,他冷笑声,“先天高手?凭你们还不够资格见到,不过你这残废倒也有几分眼力。”

    他这言语颇为轻佻,但是郎震依旧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给了冯君个眼神。

    等到这十几个人开始冲茶喝水,郎震才悄悄地将冯君拽到边,“总算试探出来了,那个蓝色劲装的家伙,应该是巅峰武师。”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