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丢不起那人(六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用了四十分钟,将头发剪成个小平头,又花了半个小时洗澡,然后背起那个装着青色玉石的大背包,手里拎着挎包,直奔恒隆珠宝行而去。

    上次那块羊脂玉的籽料,就是被恒隆珠宝的梁总用六百万收了。

    冯君手里有梁海清的名片,不过他不想打电话,那样会让对方有所准备。

    诚然,他对梁总的印象不错,但是这年头人心隔肚皮,想要保护好自己的财富,就不能寄希望于对方的人品。

    恒隆珠宝在郑阳市有五家分店,总部采用的是前店后厂的模式。

    冯君也没有进店面,而是直接走向了旁边的办公楼道。

    有保安出声叫住了他,听说他找梁海清,当然肯定要问有没有预约。

    当保安听说,他没有预约的时候,给了他两个选择,个是打电话给梁总,让梁总派人来接他进去,另个选择则是登记个人资料,然后他们会将资料递进去。

    冯君不想填写个人资料,于是摸出手机,拨通了梁海清的电话。

    梁总的手机响了好阵,没有人接,冯君耐着性子等等,又拨了遍。

    这次可好,那边直接拒绝了。

    保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冯君有点想生气,可是转念想,梁海清并没有自己的手机号,或许不清楚自己是什么人,于是等下之后,又拨了遍。

    这次,梁海清接起了电话,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我在开会,你有完没完?”

    冯君听到这话,火气腾地就上来了,“梁海清,你要是不想让我给你打电话,何必给我你的名片?”

    梁海清在那边就是愣,大约也没想到,这个陌生的号码,说话如此地不客气,不但直呼自己的名字,还质问自己为什么散名片。

    他拿下手机看眼,没错啊,就是个普通的手机号,不但不在他的通讯录里,而且也不是什么老号或者好号——如果打电话来的是个炸弹的尾号,他肯定不能这么说话不是?

    不过他做生意是求财,终究不能跟政府官员相比,于是他深吸口气,“抱歉,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我没有存你的电话,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卖给你羊脂玉籽料的人,”冯君淡淡地发话,“现在我在你办公室楼下,如果你在五分钟内出现的话,咱们可以谈谈业务。”

    这不是他有意摆架子拿捏对方,而是身为有限物资的供应商,就该这么强势才对。

    梁海清听到这话,马上就想起了此人。

    前阵他买的那块羊脂玉籽料,已经被彻底检查过了,毫无疑问,恒隆占了大便宜,就算不做任何加工,出售给同行,差不多也能卖百万。

    尤为重要的是,他们还可以囤货不是?现在的人都说玉石价格炒得高,却不说玉石产地的原料在急剧地缩水,好的原材料越来越难得了。

    以前国人玩和田玉的时候,谁还听说过什么俄料韩料?

    现在为什么有了,还不是缺货折腾的?

    对于这个给自己带来业绩的家伙,梁海清还是很热情的,虽然他有点不喜欢对方的口气,但他还是站起身来,从二楼的会议室迅速跑了下来。

    果然还是那个卖玉的年轻人!梁总眼就将人认了出来,对方的容貌和形象,似乎有了些微的变化,但是毫无疑问,就是那个人。

    第二眼,他就看到了对方背上硕大的背包,没错,那是沉甸甸的背包。

    看到这个,他心仅剩的丝不满,也顿时不翼而飞,笑吟吟地打个招呼,“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公司经营遇到点小麻烦,语气有点冲……咱们上去谈?”

    冯君在大多数时候,是顺毛驴脾气,见到对方态度端正,火气也不见了去向,他笑着发话,“你这里是珠宝行,我携带的东西,要不要备个案?”

    梁海清有心说不用了,我们还是信得过你的,但是转念想,这家伙的底细,我根本不知道啊,否则的话,也不会认不出电话号码了。

    于是他干笑声,“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样吧……监控室摄像头拍下就行了。”

    然而,当他亲眼看到背包里那块硕大的青玉时,也忍不住倒吸口凉气,“我去,这么大块?”

    玉石是讲品相的,但是同时,大小也很重要,越大块的整玉越值钱,这个毫无疑问。

    当两人来到梁总三楼办公室之后,不到两分钟,就有四五个得到消息的公司高层赶了过来,想要开眼界。

    大家围绕着青玉,前后看了半个多小时,名老者直接开口问冯君,“边角料在哪儿?”

    冯君摇摇头,“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老者的声音提高了些许,“玉石的形状,怎么可能这么规整?”

    梁海清见他语气有点冲,马上出声发话,“这个……吴老,这是咱们的客人。”

    然后他笑着看向冯君,“这样……主要是我们的习惯呢,是尽量利用所有的玉料,这么大块玉,如果有边角料,还能做出配套的饰品,选择会更多些。”

    冯君听懂了这个逻辑,不过他很干脆地表示,“对我来说,边角料没什么意义,我从来也不关心。”

    这话说得就太装逼了,连梁海清也有点忍不住,“你能帮忙问问吗?”

    “不能,”冯君摇摇头,直接拒绝了,“我说了……我对边角料不感兴趣。”

    吴老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但是小伙子……这个对我们来说,真的很重要。”

    冯君嘴角撇,淡淡地吐出六个字来,“我丢不起那人。”

    事实上,对他而言,跟那些村民打问边角料,可不仅仅是丢人的问题。

    要知道,他是低价收购那些石头的,若是收购的同时,还要打问边角料的下落,那岂不是变相地告诉别人,这东西很值钱?他赚得很多?

    如果赚得不多,他也没必要打听那点残料不是?

    不过这话听到恒隆公司人的耳,那就是太嚣张了——合着在你眼里,只有整玉才算玉?

    年轻人,真的不要随便装逼,那样会被雷劈的!

    关键时刻,还是梁海清轻咳声,“这块玉……你是打算出售给我们公司吗?”

    说到底,眼前这块大料才是业务根本,大家不要跑题好不好?

    冯君闻言微微颔首,“你先开个价,我诚心卖……别像上次那样蒙我。”

    梁海清闻言脸红,嚷嚷了起来,“上次我们是现场拍的,哪里存在蒙你说?”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笑,“我可是了解过了,上次你们给的价钱偏低。”

    梁海清听得暗暗撇嘴,心说你根本不是我们这行的人,不可能让你也享受内部待遇。

    不过,他显然不能这么回答,所以只是干笑声,“恒隆收玉石,也是为了赚钱,点赚头都没有的话,我们还做什么生意?”

    冯君也认可这话,不过如果能多赚,为什么不赚?所以他下巴扬,“你开价。”

    梁海清沉吟下,就开出了个价格,“两百五十万不好听,两百六吧。”

    冯君侧头看着他,很不满意地发话,“我说,这可是大块整料!”

    “这料子……怎么说呢?”梁海清苦笑着发话,“料是不小,近年罕见,但是要说多大也谈不上,它要是能再大十倍,我个亿都敢收。”

    再大十倍的话,搁在哪里都算得上镇宅之宝了,其价值不是拿钱能衡量的。

    可是冯君并不满意,他斜睥着对方,伸手去摸手机,“这是最终价了吗?我可是要找我朋友问问了。”

    “三百万!”个年轻人出声了,此人脸不含糊的模样,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敢在梁海清的价格上加码,毫无疑问是出身于权贵之家。

    边说,他边看向梁海清,“梁总,万利老总的父亲马上十大寿,我正缺个合适的礼物,这单算我自己买的,加工交给公司,成不?”

    梁海清闻言,也只能干笑声,“源少说的哪里话,您喜欢只管出手。”

    源少看眼冯君,下巴微微扬,“那就三百万,你找你朋友问吧。”

    冯君本来是想联系下叶清漪的,可是眼见对方说得豪迈,索性摆手,笑着发话,“源少你痛快,那我也不小气,就三百万好了……不过我有个条件。”

    源少微微颔首,“唔,你说。”

    “我不要人民币,”冯君似笑非笑地发话,“换成等价的黄金,能行吗?”

    “这可够呛,”源少微微摇头,“现在黄金克三百十块,按三百给你,三百万就是十公斤……这么大的量不好筹措。”

    “您在开玩笑吧?”冯君笑了起来,“银行的金条,不少大妈们都是按公斤买,也没听说有什么问题。”

    “银行的黄金三百三十多,”源少没好气地瞪他眼,“行业价跟终端价,能样吗?”

    冯君越发地不解了,“你都说是行业价了,恒隆也是行业翘楚,凑十公斤黄金很难吗?”

    (新年第六更,希望朋友们能正版订阅,双倍期间,召唤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