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修炼很简单吖(三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乎梁海清意料的是,冯君点点头,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他真的很想问句,“你为什么这么有自信,难道不知道那些家伙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吗?”

    不过最终,他还是很好地克制了自己的好奇心,只是笑着点头,“那咱们的合作,看起来就没有问题了。”

    “问题还是有点点,”冯君笑着回答,“我要看李大福给我什么条件。”

    “切,”梁海清不屑地哼声,“他们不行,国企跟我们斗?没指望的。”

    不多时,店长打完电话回来了,果不其然,她表示李董事长很重视这次合作,但是价格也只能给到三千三百万,不过可以给出三十公斤黄金折价。

    三千三百万折合黄金,行业价差不多就是百十公斤,李永锐原本是答应其两成用黄金支付,也就是二十二公斤。

    李董事长还有句话,就是冯君愿意走明账的话,三千三百万全部用黄金支付都没问题。

    不管怎么说,李大福遭遇了恒隆之后,价格提高了三百万,黄金也多给了些,诚意不可谓不足。

    然而,就是梁海清那句话,他们终究是公家单位,不可能孤注掷地去拼价格。

    冯君摇摇头,“那还是算了,差着两百万呢,我打算跟恒隆交易。”

    店长也知道,自家公司已经尽力了,她大有深意地看眼梁总,“恒隆果然大手笔。”

    梁海清轻咳声,面无表情地发话,“在李大福面前,谁敢说大手笔?我们就是政策比较灵活而已,船小好调头嘛。”

    店长心里有猜测,却也不敢直说,只能试探着问句,“全是现金交易?”

    “那当然了,”梁海清的脸上波澜不惊,“我们没那么多黄金,跟你们拆借,你们借吗?”

    店长心里其实也清楚,恒隆很可能有私下搞黄金的门路,但是这种事情,彼此心知肚明就是了,绝对不能随便乱说,否则是要出大事的。

    所以她不再看梁海清,而是转向冯君,勉力笑笑,“既然是这样,咱们也只能下次合作了,真是抱歉。”

    冯君呲牙笑,笑得很阳光灿烂,“没事,该我说抱歉才对,让你们白忙了场。”

    店长笑着跟他握握手,转身离开了,临走还不忘记说句,“小叶子可是还没有男朋友,你想追她,那就得抓紧了。”

    这话里不管带了多少功利心,但是毫无疑问,她是有心撮合二人的。

    冯君却是被这话吓了跳,他现在还真没考虑,自己要找个什么样的女孩结婚,他只是想趁着年轻,尽情地放纵自己,享受生活。

    所以他的脑子里,竟然冒出个念头来:在摸清小叶子的意图之前,动作得先缓缓。

    李大福的人走了,恒隆的人就更放松了,梁海清甚至直接发问,“三千百万,你是想要现金还是转账?”

    “这么大笔金额,从你企业账户上转出来,咱俩麻烦都不会小,”冯君笑着回答,“我的理解没问题吧?”

    梁海清轻描淡写地点点头,“当然,我要对公司其他股东有所交待,不可能从私人账户上划走这笔钱……你的意思,是打算要现金?”

    三千百万,那现金可真是不少,别的不说,就算全是新钞,也接近吨重了。

    冯君点点头,“两千万现金,存进我银行卡好了,那千百万我随身携带。”

    梁海清心里忍不住暗暗咋舌,不过脸上却不懂声色,只是微微颔首,“这现金有点多了,我需要三天时间筹措。”

    干珠宝行的,尤其是私下收购黄金和玉石的,现金多相当充沛和便利,不过三千百万,数量还是多了点。

    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表示,“我只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做不到,咱们下次再合作。”

    他不是不能多等天,而是夜长梦多,多出天时间来,谁知道对方能做出什么样的手脚?多事不如少事,还是尽量压缩下对方的时间为好。

    梁海清略略迟疑下,就很干脆地点头,“可以。”

    他思考的时间,是如此地短暂,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原本打算就用两天时间。

    谈好细节之后,冯君转身离开了,恒隆的人也散去了。

    源少今天直没有开口,等其他人都离开,他才看向梁海清,“梁总,要不要……”

    他的眼,冒出抹凶光来,他的身家相当丰厚,但是干票就能得到三千百万的话,他也不吝出手。

    梁海清缓缓摇头,“这个家伙非常邪门,他要黄金做什么?咱们身娇肉贵的……划不来。”

    没错,他在意的是划不来,这么大笔钱,他也非常心动,只是承担不起可能的损失。

    源少闻言,讪讪地笑,也跟着打了退堂鼓,“我只是想,这家伙手上没准有走私通道。”

    品质极佳的玉石,冯君已经展示出了三块,偏偏又是来路不明,很难不让人往歪处想。

    “有走私通道的,哪个是好惹的?”梁海清摇摇头,慢条斯理地发话,“咱们已经跟他做了三笔交易,完全可以继续做下去,那走私通道,就算咱们能弄到手,保得住吗?”

    “那是,”源少闻言点点头,“本来已经是坐享通道的便利了,对吧?”

    “好了,不想这些了,”梁海清笑笑,悠悠地发话,“该去凑现金了……”

    冯君背着玉石,换了几趟车之后,回到了蓬莱大酒店。

    今天四处推销玉石,看起来他比较胸有成竹,谁又知道,他的神经直绷得紧紧的?

    回到房间之后,他整个人都跟虚脱了般,全身酸软,好半天缓不过来劲儿。

    可就算这样,他都不敢彻底放松下来,谁知道身后有没有人跟踪?

    他身体疲乏,却还不敢掉以轻心,给好风景发了条信消息,她也没反应。

    左右是无事,冯君又想到了自己得的那本太极吐纳,索性是按照秘籍上记载的那样,直接在贵妃床上打起坐来。

    他得的太极吐纳,是九式三十六图,因为他曾经仔细地翻译过,现在就是不拿书出来,对于前三式,他也记得相当清楚。

    郎震说得很清楚,精通了前三式,就可以考虑冲击武师了,后六式精通之后,可以冲击先天高手。

    冯君在那里打坐,边回想着书的内容,边按着穴位图运气。

    此前他已经在上翻看了不少书籍,很多术语都掌握得比较透彻了。

    第式的第幅图……比较轻松,贯通几个穴位而已,不是很难。

    第二图,依旧是几个穴位,也不是很难……怪不得这是基础吐纳,掌握起来真的很轻松。

    不知不觉,他就将第式的四张图全部过了遍。

    这个《太极吐纳》,真的是很简单啊,冯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就是阶武者了?

    然而,再想想那个位面阶武者的实力,他觉得自己经过空间改造,也确实不比他们差。

    按说第式精熟之后,才能练第二式,不过冯君重复了遍第式,觉得自己确实不存在什么问题,他就想挑战下第二式。

    第二式比第式难点,但他还是很快地将第二式四张图修炼了遍。

    然后他又修炼遍第二式,发现比第遍又容易了很多。

    这个很多到底有多少,真的不好量化,不过第二式主要是多贯通了几个穴位,第遍贯通的时候,要费点劲儿,第二遍就轻松了。

    冯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就高阶武者了,“我可能抢了本假的《太极吐纳》。”

    不过,既然已经修炼了两式,第三式也可以尝试修炼下了,真的假的并不重要。

    大不了废掉重来,反正……练起来感觉很快。

    第三式是真的不好练了,前三幅图是打通奇经脉和大小周天,他修炼得磕磕绊绊,修炼完毕之后,竟然觉得有些饥饿。

    总算还好,冯君遭遇饥饿,也不是次两次了,他拿出包巧克力,直接塞进了嘴里,边大口嚼着,边对自己说,“修炼完第三式,该去吃晚饭了。”

    第四幅图有点奇怪,竟然是周天逆运,郎震曾经评价过这幅图——“倒着来,这不是乾坤易位吗?不过也许这个圆转不断无所谓阴阳……才是太极的真意?”

    若是有真正的修炼者在场,或许会提醒冯君,逆运周天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轻则功力全失,重则走火入魔。

    但是,现在不是没有人指点吗?

    而且冯君觉得,功力全失也不是多大的事,大不了再修炼遍……反正是很快的。

    这第四幅图,他是真的遇上了麻烦,体内已经修炼出的气,根本不听使唤,总是不由自主地想顺着周天走,而不是周天逆运。

    可冯君也是个爱叫真的,越是难以控制,他就越要坚持——也正是因为这个锲而不舍的习惯,他才能考上985大学。

    不知道坚持了多久,终于到了最后步,重回丹田,大药化琼浆。

    但是这个大药……尼玛,真的是化不动啊。

    冯君探手向身边摸去,这个时候,是该吃颗培元丹了吧?

    (三更了,召唤订阅和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