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拷问和修炼(三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好风景这种情况,冯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手里竟然握了二十支股票?

    他甚至想起了张少虹,就是张伟介绍的那个基金经理,

    类似好风景这种情况,完全可以考虑将资金交给基金来打理。

    不过这样的话,似乎跟他也就没什么关系了,而且,基金这东西,可靠吗?

    冯君想了想,最终还是表示,“你的股票,我记下,回头看看能不能帮你分析下。”

    边说,他边划开自己的手机,将股票加到了自选板块里。

    “那就多谢你了,”好风景笑了起来,笑容非常地迷人。

    冯君看得心里荡,忍不住出声发话,“没想到,你还是个小富婆。”

    当然,现在的他说这话,没有多少艳羡,仅仅是调侃罢了。

    别的不说,只说旁边椅子上背包里的玉石,就值三千五百万,所以他的口气很轻松。

    “那是我父亲的,”好风景回答得也很轻松,而且还有点自傲。

    “我有公职,有自己的琴行,还能讲课挣钱……我完全能养活了自己,比般人还活得好,要他的东西做什么?他把我养大,就已经尽到了义务,我不能对他有更多要求。”

    冯君听到这里,也忍不住伸出个大拇指来,“佩服。”

    他是真的佩服这个女人,想他可是堂堂的985双学位,毕业三年了,直在劳苦奔波,现在也是高不成低不就,还不如人家个弱女子。

    这次,好风景却没有生受了他的奉承,而是看他眼,“你也不错,如果那两百五十万,是你自己挣来的话。”

    “当然是我自己挣的,”冯君挺胸脯,不过在这个过程,他有刹那的迟疑。

    严格来说,这不是他自己挣的,而是奇遇带来的,所以他迟疑了下。

    但是再想,他又释然了,奇遇,那也是属于他的奇遇,这世道本来就没什么绝对的公平,看看那些掌握了投胎技能的主儿,只会这招技能,就终生受用不尽了。

    而他自己,还得到手机空间里去打拼,如果不是他够小心,早就被刺猬或者顾家干掉了。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好风景注意到了他的这个小小迟疑。

    她微微笑,“是这样吗?我还觉得你是仗了家里……你们在KTV,还真够能折腾的。”

    冯君听她说起那件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他就想到了那个丑女人那时花开,接着又回忆起了李强那愁眉苦脸的表情,时间竟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风景开始没在意,到后来发现他笑得如此夸张,忍不住出声发问。

    等她听完,笑得前仰后合,个劲儿地揉肚子,*****高耸,也不住地颤动着。

    冯君看着黑色T恤内晃动着的两团,忍不住眼睛有点发直。

    “喂喂,没见过女人啊?”好风景脸上还有残存的笑意,所以她的呵斥,听起来倒是有点娇嗔的口气,“姐是有主儿的。”

    “不是吧?”冯君脸的愕然,“你感冒了,拔火罐的时候,不是没人关照你吗?”

    事实上,他想说的是,你有主没主,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反正你玩“附近的人”了。

    冯君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拉良家下水的习惯,总要强调个你情我愿。

    就是那句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你自家先有了缝,总不能怪苍蝇的道德低下。

    “没人关照我,不证明我没老公,”好风景慢悠悠地回答,然后斜睥他眼,“你知道我为什么爱吃湘菜吗?因为我本来就是湘人。”

    “湘人好,”冯君伸出个大拇指来,为了小小冯的幸福,他今天也是豁出去了,他非常肉麻地表示,“老话说,湘女多情嘛。”

    “是啊,湘女多情,”好风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就不怕我跟老公离婚,缠上你?”

    冯君闻言,顿时就是愣,自打跟女朋友分开之后,关于婚姻这个问题,他真没再考虑过,不是他自己不想,而是他很清楚,自己在物质上很欠缺,没资格去考虑。

    现在他奇遇傍身了,手里也有了点钱,按说是有这个资格了,可是时之间,他还没有适应自己新的现状,又忙着找玉石和功法,也没有沉下心去考虑此事。

    不过凭良心说,好风景的各个条件,都比他的前女友强得太多了,不管是身材相貌、谈吐气质,还是独立性或经济条件,全方面碾压他的前女友。

    可以这么说,她给他的感觉,基本就是红姐那样,不是当初的他有资格去惦记的,强行惦记的话,自取其辱……那都是轻的。

    若是那时好风景跟他说结婚,冯君第个反应,恐怕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最起码,他会乐得找不到北。

    但是现在她这么说,他却是犹豫了:我还真没想过结婚,不就是玩玩吗?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拥有奇遇的主儿,结婚居然找个那啥……二老板?

    由此可见,人真的是随着环境和自身条件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

    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好风景却是站起身来,随手捞起了椅子背上的风衣,笑着发话,“我吃好了……不管怎么说,今天很高兴见到你。”

    冯君尴尬地站起来,挤出个笑容来,“那个啥,咱们了解得还不够多,急着结婚的话……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怕你将来后悔,还是多交往段时间比较好。”

    仓促之间,他也找不到太好的说辞,能说出这话,已经算是有急智的了。

    “看把你吓得,”好风景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得恍若大地春回。

    冯君却是越发地尴尬了,他干咳声,强词夺理,“我不是吓得,而是为你好……第次选错也就算了,第二次还选错,别人会怎么说你?”

    好风景套上了风衣,拿起手包向外走去,然后面色整,沉声发话,“不瞒你说,我是不可能离婚的,绝对不可能。”、

    冯君跟在她身边送她,闻言愕然发问,“为什么不能离婚?”

    问话的同时,他已经脑补了很多种可能,其不乏什么“大人物的继室”之类的。

    好风景却是摆手,心不在焉地发话,“好了,不提这事儿了,回头再说。”

    冯君为她拦了出租车,还帮她打开车门,然后才猛地想起件事,“我还没问你怎么称呼。”

    好风景却是从车窗露出半张脸来,冲他笑笑,然后摆摆手,“回见!”

    冯君目送她离开,又赶忙回到大厅,发现背包还在,微微松了口气。

    然后,他才开始拷问自我:今天已经遇到两起了,只要我存着结婚的念头,叶清漪和好风景,我起码能得手个吧?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如此排斥结婚了呢?

    他认为,这未必是奇遇带给他的自我膨胀,恐怕是他对现在的世道人心,都已经失望了。

    他正暗暗地纠结呢,旁边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主食吗?”

    冯君知道,这是婉转地提醒自己买单,毕竟是两个人吃饭,已经走了个。

    不过,他还真是需要点主食,于是点点头,“给我来份红烧肉盖浇饭……不,还是先来三份吧。”

    湘菜馆的盖浇饭,还是比较实惠的,比杭帮菜和粤菜的碗都要大,不过就算是这样,冯君还是足足吃了五份盖浇饭,还扫光了桌上的饭菜,才结账起身。

    不光是服务员,旁边好几桌的散客,都看得眼睛发直,甚至有人低声嘀咕句,“这兄弟是才放出来的吧?”

    走出饭店之后,冯君的心态已经平和了很多,“我最近实在是不合适约人,有这精神头,还是好好地修炼下《太极吐纳》吧。”

    他觉得在酒店房间里修炼不合适,索性迈步走向附近的座公园。

    这公园面积不算大,也就三百多亩地,不过里面也是有湖有假山,有树林有广场,当然,也有跳广场舞的老年人。

    冯君来到湖边,选了处林木茂盛的场所,双脚微微打开,与肩部同宽,脚趾抓地,微微下蹲,重心下移,开始扎马步。

    太极吐纳就是这点好,那些修炼过的图解,就不用继续打坐了,哪怕是扎马步的时候,也能搬运气血来修炼。

    冯君将前三式的十二图依次修炼遍,觉得竟是毫无阻碍。

    尤其是第三式的第四幅图,初开始因为逆运周天的缘故,微微有些凝滞,但是随着熟练度的提示,越修炼越快,到最后,气劲竟然有若奔马般,都有点脱缰的感觉了。

    不过他的气血,却再没有了那种急需外放的压迫感。

    冯君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直到觉得有些微微饥饿,才停了下来,张开了眼睛。

    摸出手机看,此刻才刚刚凌晨点。

    公园的湖边有路灯,还有围栏和警示牌,冯君觉得浑身有些使不完的精力,于是屈指向湖里弹,股气劲随着他的意念,从指尖上冲了出去。

    (三更到,大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