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揣着明白装糊涂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打出的气劲非常微弱,空气仿佛没有什么波动,更没有什么风声。

    但是他亲眼看到了,三丈外的水面上,蓦地多出个小小的凹陷。

    仿佛调皮的孩子丢了颗小石子进去,打破了水面的平静,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是那种圈圈同心圆状的涟漪。

    “气劲外放,”冯君轻声嘟囔句,心也忍不住微微地动。

    据郎震说,这是武师有别于武者的特征之。

    之所以说是特征之,而不是评判标准,那是因为,并不是所有武师都会气劲外放——因为大家修炼的功法不同,很多武者是在晋阶武师之后,才开始逐渐掌握气劲外放的窍门。

    简而言之句话:不是所有的武师都会气劲外放,但是会气劲外放的,绝对是武师。

    直到此刻,冯君才终于相信,自己已经晋阶到武师了。

    他的气劲外放的威力,非常微弱,但这并不是什么大碍。

    在手机位面的修炼,最重要、最先要解决的,是有没有的问题,在确定拥有之后,下步考虑的,才是如何变强的问题。

    事实上,哪怕是在那个位面,想要让气劲外放时变得强大,也是很困难的,不但修为要达到定程度,还要有必要的口诀和技法。

    就算是高阶武师,也不是都能通过气劲外放来杀敌。

    对他们来说,更多时候,气劲外放只是种用来扰敌的战斗手段,杀伤力真的般。

    当然,你要说高阶武师对上普通人,那肯定是碾压,但是那种情况……用得着气劲外放?

    确定了自己已经晋阶武师,冯君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欢喜,反倒是生出了种非常怪异的感觉——在现实社会成就武师,这两者的感觉,怎么就……那么不搭呢?

    正经是手机位面晋阶武师,在没人的荒野里,起码能比较肆无忌惮地杀人。

    现实社会能吗?不能!泰森再能打,还不是被他的经纪人唐?金摆布?

    在热兵器时代,低武位面,小小的武师并不值得多自豪,起码……也得成就先天高手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成为武师,冯君还是比较满意的,他收功起身,拎起旁边的背包,走出公园去填充肚皮。

    这次吃饭,又花费了不少钱,他竟然狼吞虎咽吃掉了百串羊肉串,花掉了两百元钱。

    他对其他蔬菜之类的并不感兴趣,以前爱吃的土豆片、豆腐皮什么的,点胃口都没有,就只是想吃肉,还不想吃鸡翅那些带骨头的。

    吃饱了之后,在老板讶异的目光,他结账走人,脑子里想的却是:说起修炼,还真是得需要大量的肉食,其他食物的热量确实差点。

    看看已经接近两点,他回了蓬莱大酒店,熟练地弄出截带插头的电线,端接在电源插头上,端接在手腕上,然后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天夜,他也没有出去,而是继续修炼太极吐纳的第四式。

    第四式比第三式要难很多,冯君只修炼了两幅图,天就过去了,他决定明天再去公园修炼……感觉在室内修炼,速度要慢点。

    不过次日上午大早,恒隆珠宝行给冯君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筹备好了现金,问他什么时候去交易。

    这次,冯君拖延了下,说你们等我电话,然后转手给汽修城改装车的那位老板打个电话,问他自己的全地形车到了没有。

    老板表示说车没到,冯君顺势提出,要借用对方的小面包车。

    他说的小面包车,可不是普通货色,也是改装过的,载重吨照样能飚到时速十。

    老板倒也没有不舍得,微面原本也就不值钱,他是用二手货改装的,就更不值钱了,反正是他自用的,也不是要拿出去卖,连手艺费都折合不进去。

    冯君取了车之后,直接给恒隆珠宝行的人打电话,相约到郑阳商业银行见面,那里也是他唯拥有金卡的银行。

    恒隆的人并没有反对,在银行交易,还怕个什么?

    冯君开着的微面先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两辆帕萨特和辆奥迪,也停靠了过来。

    这三辆车就是恒隆的,事实上,梁总和郑阳商业银行之间,也是有联系的,他们的车直接停到了大门口,然后银行里迅速跑出两个保安和三四个职员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三辆车的后备箱打开,个精美的皮箱,被迅速地运进了商业银行里。

    冯君从围观的人群走了出来,向商行大门走去。

    “先生留步,”名银行的女职员拦住了他,用机械的口气发话,“你需要稍等下。”

    冯君也懒得计较她的态度,直接摸出金卡扬,“我是金卡用户。”

    “非常抱歉,”女职员的语气,终于客气了点,普通的储户,拦也就拦了,金卡贵宾客户,那还是不能随便冒犯的——虽然普通的金卡客户,在几千万现金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她只能很恭敬地表示,“我们这边,目前有个大项目在交接……会儿就好。”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声喊,“让他过来!”

    喊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恒隆的名司机,这也是个壮小伙,应该是身兼了安保的职责,他是认识冯君的。

    女职员闻言,马上后退两步,让开了通道,心说这是正主之?

    紧接着,她侧着身子摆手,挤出个仓惶却又不失甜美的笑容,“您请进。”

    冯君和恒隆珠宝行的交易,是在银行的VIP贵宾室进行的,银行开始有六个职员出面,帮着清点钞票,很快地,又有十来个人加了进来,二十台验钞机溜儿排开。

    他们足足清点了三个小时,才将三千百万现金点出来。

    另边,交易双方已经办妥了手续,冯君大手挥,淡淡地发话,“卡上存两千万,其他的还给我打包,我要带走。”

    诸多银行职员听说,这三千百万只能留下两千万,先是愣,然后就默认了——能不认吗?两千万也是笔巨款了好不好?

    梁海清却是坐在沙发上,边喝咖啡,边笑吟吟地跟商业银行的领导聊天。

    待听说冯君要打包走千百万,他才笑着打个招呼,“冯老板,这都点半了,起吃点东西吧?”

    既然来到了这里,看了冯君的贵宾卡,他当然知道此人的姓名了。

    “不用了,”冯君的手摆,然后指银行的职员,“你替我请他们吃顿就好了。”

    说完,他将小面包车开到银行门口,将四个皮箱提到车上,溜烟跑得不见了。

    看着驶下马路牙子的面包车,名帕萨特司机忍不住感慨句,“这车的钢圈很硬吗?”

    微面轮胎的钢圈,般都比较软,车上有千百万现金,怎么也有三百公斤了,下马路牙子的时候,多少会减个速,但是这车直接横冲直撞地开了下去,跟空车似的。

    旁边的奥迪车司机发话了,“这是改造车,没看出来吗?我好像在汽配城见过。”

    梁海清听着他们谈论,沉默阵,才侧头看眼身边的商行领导,“这个人……用的会不会是假身份证?”

    “这我哪儿知道?”商行的领导四下看眼,然后轻声回答,“反正对比是没有问题,他是来存款的,又不是来取钱的,我操那么多心干啥?”

    般而言,这种规模的现金流动,银行都要做相应的了解,以免背负不必要的责任,不过现在,城市商业银行的日子,不好过啊。

    冯君开着车在马路上跑,就拿起手机,拨通了个号码,“是卖黄鱼的吗?我有千百个,想买黄鱼,啥时候能备好货?”

    “哦,”那边沉闷地应了声,就陷入了静默,过了差不多十来秒,有个破锣般的声音响起,“你随身带着现货吗?”

    其实双方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间人恒隆珠宝不出面,大家也就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是彼此都不摸底的样子。

    经过简短的交谈,双方约定,在南城红旗北街附近的农机站交易。

    这里原本隶属于红旗公社,现在是城乡结合部,目前在搞拆迁,已经被拆成了片废墟,而农机站也已经荒废,根本就没人。

    冯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因为他知道,那片地方没有天眼。

    对别人而言,这或许是个不安定的因素,但是对他来说,还真是瞌睡给了个枕头。

    或许有人觉得,冯君这么孤身前往,实在太冒失了,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然而冯君并不这么认为,对方是人,他也是人,到底谁该忌惮谁,这还是两说呢。

    事实证明,他想的点都没错,电话那边,是三男女四个人,挂了电话之后,个高壮汉子眉头紧皱,“对方竟然不打磕绊,就答应了去农机站,不会有什么坏心思吧?”

    “有阴谋又怎么样?”名年汉子冷哼声,眼掠过丝杀气,“大不了玩命,咱们淘金的,还怕了他不成?”

    他的话说得很凶狠,但是并不能掩饰现场气氛的压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