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一触即发(求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四个人是个淘金团伙的,手下养着上百打手和数百工人。

    按照红姐的话说,私下开矿的都是亡命徒,过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

    但是同时她也说了,如果能撑过年而不死,及时抽身就赚到了。

    有人可以及时抽身吗?真的有,前已经说过了,这个行当里,挑战者是波接着波,永无停息,不抽身,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绝对没有人能例外。

    当然,也有不少人在进场之后,就脱不了身,不过那大多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退出就是死,不退出的话,没准还能多活两天。

    也有人是残疾之后退出的,这就已经算走了大运——起码还活着不是?

    题外话没必要多说,这四个人组成的团伙,虽然也打打杀杀的,但是他们还存了退出的心思,想的是捞笔横财就走人。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搭上了恒隆的线儿,淘出来的金子,大都卖给了恒隆。

    这次恒隆让他们跟个不摸底细的家伙交易,还是千百万的单子,他们并不确定对方紧张不紧张,但是毫无疑问,他们这边定是紧张的。

    要说这些私自淘金的家伙,其实也没几个善碴,手上有人命的大有人在,上个月个淘金工人私藏了金沙,就被他们的打手直接扔到了悬崖下。

    但那是在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在闹市,还是郑阳这种省会大城市,他们还真不敢轻易生事,旦惹出人命,那绝对无法善了,只能条路走到黑了。

    最后还是高壮汉子决定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提高警惕,大不了玩命就是了……谁怕谁还不定呢。”

    按说这种“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的情况,双方都应该努力克制,不要生事才是正道。

    但是这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利欲熏心之辈,而且也存在众口难调的问题。

    四人唯的女人出声了,“为什么?”

    众人有点不明白这话,年汉子出声发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咱们算计对方?”女人的眼睛眯,阴森森地发话了,“咱们手上可是有人命的,对方手上有吗?凭什么咱们要战战兢兢的?那可是千百万!”

    冯君若是听到这话,肯定会嗤之以鼻——我手上不止有人命,还有马命,各有十几条!

    女人的话,令三个男人都是愣,迟疑下之后,高壮汉子才出声发话,“好了,完成这笔买卖,咱们也能赚三、四公斤黄金,不要多事。”

    恒隆收他们淘出来的黄金,可不是三百克,也就是两百七十左右克,他们这次交易的,是恒隆帮着炼制的金条,抛去手续费,他们交易完毕后,还能省下几公斤金沙。

    是以,高壮男人并不希望出现意外——能安生地多赚几公斤黄金,不好吗?

    可是女人并不甘心,“不管成不成,试试总不是多大问题吧?要是连试都不敢试,那不是要被恒隆小看?”

    这话说出来,连年汉子也怦然心动,“若是能给对方个难堪,以后跟恒隆打交道,也会多出不少便利。”

    他们是淘金的,而且是私矿,恒隆是收黄金的,两家虽然有合作,但是供需双方天然就处于对立面,合作肯定少不了磕绊。

    不过这些话都是借口,说来说去,还是财帛动人心。

    高壮汉子犹豫半天,方始发话,“我不赞成试探,你们定要试,那我只有个要求……定要注意方式,避免过度刺激对方。”

    女人闻言娇笑声,“老大你放心好了,咱们这帮人,最擅长分辨金子和沙子了……”

    冯君开着破旧的微面,很快就赶到了红旗北街的农机站,这里已经拆得塌糊涂,方圆数百亩,连个人影也不见,只留下些残垣断壁。

    农机站保存得还好,四面围墙留了两面半,正好能遮挡远处高楼的视线。

    这片废墟里,也是有路的,不过已经被推土机碾得坑坑洼洼,多亏他驾驶的是改装的微面,要是开辆底盘比较低的轿车,都不敢开进去。

    他才将车停在农机站围墙旁,远处冒起溜烟尘,却是两辆奔驰SUV从外面开了过来,在这崎岖不平的路面上,竟然时速超过了四十。

    “越野车就很牛吗?”冯君悻悻地撇撇嘴,“回头我也买辆。”

    眨眼间,两辆越野车就来到了农机站,车刚刚停稳,就跳下来四五个汉子,其有四个身穿迷彩服的精壮小伙,看就是打手类型的。

    谈事的四个人来了三个,其那高壮汉子明显是打头的。

    他下车之后,左右看看,然后才看向冯君,皱着眉头发问,“就是你要黄鱼?”

    说实话,他是真的有点意外,对方不但只来了人,开的还是辆破旧的面包车,这气势真的不行啊。

    冯君却没有在意,而是微微颔首,然后倒退着来到面包车后盖,打开了后门。

    车里面码着四个精美的箱子,看就价值不菲。

    冯君摆手,面无表情地发话,“千百个,都在这里了,黄鱼呢?”

    高壮汉子下巴扬,他身后也有两个迷彩服小伙,从车上拎下了两个小箱子。

    两名汉子将箱子往地上放,小小的箱子,竟然激荡起些沙土来。

    只论气势的话,双方根本不在个层面,冯君不但是孤魂野鬼,车破得也可以,而且以目前的事态来看,他陷入了对方的半包围之。

    女人不无得意地看了高壮汉子眼:怎么样,对方不过是个小虾米。

    而高壮汉子却是言不发,连轻微的暗示都没有。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对方虽然只有个年轻人,但是沉稳得有些过分了。

    多年的社会经验告诉他,蹊跷处,必定有缘故,越是不符合常情的情况,越要小心谨慎。

    冯君扬下巴,淡淡地发话,“箱子打开,我看下黄鱼。”

    年汉子的眼,掠过丝贪婪,他抢着发话,“你也把箱子打开。”

    “我只有个人,不方便,”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你们可以派人来看下。”

    边说,他边向旁边走两步,让出了检查的通道。

    年汉子在老大面前插嘴,已经有点不讲究了,但是这时候,更不讲究的事情出现了。

    女人轻笑声,略带点**地发问了,“小兄弟,这么大的买卖,只来了你个人?”

    “个人就够了,”冯君根本不理她,而是看向高壮汉子,“你们到底是谁主事?”

    问这话的时候,他脸上并没有表情,但是毫无疑问,他在呵斥对方没有规矩。

    女人脸沉,还要发话,高壮汉子却是重重地咳嗽了声,“当然是我主事。”

    “那就好,”冯君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不相干的人……都闭嘴!”

    女人听到这话,真是老大的不服气了,不过那年汉子斜睥她眼,微微摇头。

    接下来,淘金者这方打开了自家的两个小箱子,黄澄澄的金条在里面码得整整齐齐,散放出柔和的光芒,吸引得人舍不得挪开眼珠。

    这就是黄金的魅力,没有亲眼目睹的人,绝对想象不到,如此多的金条摆放在起,会在观感上带给人怎样的震撼和诱惑。

    与此同时,有两个迷彩服小伙,走到面包车尾部,将四个精美箱子提了下来,摆放在地上,打开了箱子。

    这四个箱子里,摆放的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视觉效果当然也不差。

    两个小伙开始数数,这种场合,他们不会张张地数,而是数摞数,大差不差就是了。

    冯君却是连数数的兴趣都没有,只等对方数完,自己就能拿着黄金走人。

    这种场合,般人是不会作假的,起码不会在数量上作假,因为大家都不确定,对方会来多少人,会不会现场数数。

    万对方来的人多,自家在数量上作假的话,很可能就埋骨在这农机站了。

    女人看着两个小伙在数数,若无其事地将双手插进口袋里,悄悄揿动了手机。

    她是将半个身子藏在年汉子身后,但是冯君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异常,抬手指,冷冷地发话,“你……把双手拿出来!”

    “我凭什么要听……”女人相当地不服气,但是看到高壮汉子递来的凶悍眼神,还是及时闭住了嘴巴,缓缓地举起了双手,不过她的脸上,自然是脸的不服气。

    她心里非常不解,对方不过是个年轻的小喽啰,老大何必那么重视?

    冯君却是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般,冷冷地笑,“再玩小动作,别怪我不客气!”

    就在此刻,不远处的墙边,有人影晃。

    冯君眼疾手快,不见他如何作势,手上却蓦地多出了具小弩,瞬间就扣动了扳机。

    “嗷儿”地声惨叫,那身影跌倒在地,痛苦地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面容普通,打扮也很普通,普通到放在人堆里,根本认不出的地步,而冯君射出的钢箭,正正地钉在他的大腿上。

    (更新到,召唤正版订阅和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