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阴魂不散(二更贺银萌棒棒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美女的说辞,冯君默然不语,不是无情,而是他给不出她需要的承诺。

    女孩儿下车走了几步,又走了回来,敲敲车窗户,“以后还是朋友……对吧?”

    朋友的话,当然没问题,冯君笑着点点头,“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其实他很鄙视来自小日本的这句话,不就是***吗?说得那么绉绉的干啥?虚伪!

    女孩怔了怔,笑了,“友达之上,恋人未满?不过平心而论,你真的是个不错的情人,以前总听人说器、大活好,直以为是假的,原来真有这种事……”

    说到最后,她居然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然后转身离开。

    昏黄的路灯之下,她的这个动作,异常地勾人,再加上那柔弱的形象,带给人种病态的、却又难忘的诱惑。

    “小妖精……”冯君摇摇头,收回那些遐思,驾驶汽车离开。

    帕萨特开到蓬莱大酒店的院内,他停下车来,从后备箱里拎出个巨大的登山包,又拎起那个装了三百万现金的箱子,另只手拿着个长长的布卷,昂首走进酒店大厅。

    大厅里有值班的保安,看到他进来,很随意地冲着布卷努嘴,“那是什么呀?”

    冯君看他眼,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三脚架。”

    保安闻言也不再吱声,他也就是时好奇,随口问,各地的酒店都样,错非不得已,不会干涉客人的私事。

    冯君进了房间之后,总觉得保安问得有点莫名其妙,而且今天的房间,带给他种很奇怪的、不安的感觉。

    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太过冲动,直接选择了CHE震,反而躲过了被人拍小视频的危险,反正现在这种感觉,令他极为不舒服。

    冯君不能判断这种不舒服来自于何方,他打开背包,感受下里面玉石的情况,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然而,背包打开,里面的四块玉石,却被三名监控者看到了,针孔摄像机的效果不太好,角度也不佳,有人轻声发问,“这是……玉石吗?”

    “肯定是,”另个人冷冷哼,如果冯君在的话,会认出这人正是王为民。

    因为上次随便拿奇石,他得罪了冯君,最后哪怕聚宝斋拍下了玉石,冯君都拒绝交易。

    王为民的二叔很是耿耿于怀,要是没拍下来也就算了,不成想是到嘴的鸭子飞走了。

    他碍于董事长大哥的面子,不能说什么,但是偶尔说起来,还是不无遗憾。

    王为民直被当做聚宝斋的接班人培养,心气儿不是般的高,就有点受不了这个。

    正好前阵有消息说,上次卖羊脂玉的那厮,又在跟恒隆谈新的生意。

    在珠宝行业里,类似的消息传得很快,谁家有了好东西,也不会刻意地藏着掖着,因为大家的目标人群是同个群体,固然要有竞争,但有时候也要合作。

    王为民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真是气儿不打处来,心说还真让我二叔说准了,这厮果然还有别的玉石。

    能批量搞到玉石的主儿,绝对不是好惹的,王为民非常清楚这个逻辑,不过,他真的不想承受二叔的抱怨——哪怕仅仅是偶然间的流露。

    所以他对自己说,那厮没准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了大量的玉石——别的不说,只看丫在肯德基吃饭的样子,就知道不属于什么大势力。

    珠宝行业里,关于走狗屎运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什么钻石啦、狗头金啦,很多都是被不相干的人在偶然间得到,然后夜暴富。

    王为民宁愿相信,是这厮的运气不错。

    所以在得到消息之后,他第时间找人盯梢冯君。

    不过这次他聪明了下,找的不是业余选手,而是专业的——上次冯君在玉石市场机智地脱身,事后也被很多人提及,说这家伙很狡诈。

    郑阳市有私家侦探,而且相当地专业,王少就找了这么家信息咨询公司。

    这家公司的人,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竟然硬生生地找到了冯君在郑阳的落脚点。

    因为他们只是拿钱办事,所以对冯君没什么恶意,冯老板虽然修炼了太极吐纳,对危险有定的预见性,但是那些没有恶意的观察,他也生不出什么太强的感应来。

    不得不说,王为民这个选择,还真是没错——专业的事情,就得找专业的人来做。

    他若是派自家人去盯梢,盯梢者不但业余,而且自身的怨气和恶意,很容易惊动对方。

    然而,专业的人也有顾忌的地方,他们太强调隐蔽性了,当冯君离开闹市去郊外的时候,他们为了防止暴露,不会紧紧跟随,所以并没有发现别墅那个落脚点。

    王为民接到了消息,知道冯君住在蓬莱大酒店,更关键的是,那厮只是个人,他就做出了决定:争取监控这厮。

    好死不死的是,冯君跟蓬莱大酒店工程部的人发生了口角,信息咨询公司的人很快就打听到了这细节,于是他们联系了那名年轻的工程人员。

    小林心里正肚子火气呢,不管他年轻也好,心性不稳也好,总之他对冯君的怨气很大。

    当信息公司的人试探他的时候,他很快就答应了下来,正好他还是负责工程维修的,趁客人不在的时候,在房间里做点小动作,甚至都不需要别人帮忙。

    冯君并不知道,自己的财已经露了白,他感受不到那股不安来自哪里,索性也不去充电了,就待在房间里看电视。

    大约等到晚上十点,他又背着大包出去了,将东西放在帕萨特的后备箱之后,他驱车直奔下午CHE震的那片小树林。

    既然心神不宁,那就正好练习吐纳,他的车上除了玉石,还有钱和枪支,不能让别人随便碰到,所以去不了公园,只能到个没人的地方修炼。

    他前脚离开,信息公司的车后脚就跟了上去,小树林虽然是在郊外,但现在已经是夜晚,人的视线会受到影响,远远缀着,打开车灯还能看到前车的车牌,跟踪起来真的很轻松。

    当他们发现,冯君将车停在小树林的时候,忍不住有点疑惑,这厮想要做什么?

    王为民得知消息,却是狂笑了起来,“真是找死啊,你要是老实在蓬莱大酒店待着,时半会儿我还找不到法子收拾你,现在大半夜的,你居然主动跑到野外?”

    这刻,他甚至想到了《封神演义》里很有名的句话——此物与我有缘。

    他想的“此物”,当然就是那四块玉石。

    虽然针孔摄像头的成像效果不佳,而且还是惊鸿瞥,但是王为民很清楚,冯君此前出手的三块玉石,都相当了不得,那么,背包里的四块玉石,也差不到哪里。

    别的不说,四块玉石的价值加起来,几百万应该是不成问题,过千万也不是不可能。

    你说你拿着几百万的贵重物品,深更半夜孤身去野外,那不是自己作死吗?

    这个机会,王为民是绝对不会错过,这都不仅仅是私仇的问题了,哪怕他跟冯君没仇,得知这样的消息,也难免要心动——真的好大笔钱。

    现在他要考虑的是,如何才能不着痕迹地抢了对方?

    聚宝斋是做珠宝黄金的,跟恒隆样,也认识些不走正路的家伙,不管是收购私采的黄金,还是缅甸赌石,想要渠道通畅,不可能不跟那些家伙打交道。

    不过同时,王为民也牢记家里的吩咐:那些人可以来往,但绝对不能深交,旦不慎,就有可能玩火自fen。

    所以他有点为难,于是问身边信息公司的人,“小刘,你们是只管打探消息呢,还是可以提供其他服务?”

    小刘年纪不大,是信息咨询公司的业务骨干,闻言他先是愣,然后就眼珠转,“公司只提供咨询服务,不过……我个人可以提供些其他服务,王少有什么想法?”

    “我就见不得这货得瑟,”王为民淡淡地发话,“能不能搞他下,假装是抢劫?”

    “这个嘛……”小刘拉长了声音,然后眼珠转,“王少能不能透露下,那四块玉石价值多少钱?”

    王为民有点为难了,不过最终,他还是报出了个相对厚道的价格,“我看得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据我的估计,可能会过百万。”

    “能过了百万?”小刘咽口唾沫,又舔下嘴唇,眼射出了贪婪的光芒,“这要是被抓住,我可是要吃花生米了。”

    “三十万,”王为民眼睛都不眨下,就开出了价格,堂堂聚宝斋的少东家,不屑为点小钱斤斤计较,“你把玉石抢过来,我给你这个价码……别动他的车。”

    他想得很周全,帕萨特价值二十万左右,价码是死的,抢了之后也不好出手,反而会引来警察的高度关注,至于说玉石,那价格可是活的,不好估值。

    而且,他有种感觉,对方的玉石,来路不会很正,就算被抢了,大概也只有默认了。

    (七日第二更,贺萌萌哒“卖棒棒糖的蜀黍”,2/5,双倍最后天了,大声召唤正版订阅和双倍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