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件件精品(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大福不愧是伏牛省珠宝行业的翘楚,旦答应为冯君推广,在短短的个上午,相关的请柬就送到了各大珠宝行。

    下面的地市里,也有些有实力的本土珠宝行,对于这些同行,李大福采用了电话和传真通知,至于正式的请柬,会在晚些时候送达。

    凭良心说,这个请柬确实有点不伦不类,没有说拍卖的玉石种类数量,也没有关于产地和质地的介绍,只说有大量玉石出售,看起来,就是临时举办的场玉石交易会。

    而且,发出请柬的虽然是李大福,场地却是在恒隆的会议室,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很多珠宝行在接到请柬之后,开始摸不清头脑,这是怎么档子事?

    冯君虽然连续卖出了几块玉石,但是郑阳珠宝行业太大了,有不少企业关注到了他,但也有些公司,压根儿就没听说过这件事。

    当然,没听说过也不要紧,都是珠宝行业的,随便打听下就知道了。

    直到这个时候,大多数珠宝商才反应过来,合着在郑阳的地面儿上,又冒出条强龙。

    新人的货源是否充足,这个大家都不确定,但是供应的玉石不错,这是已经得到了认可,有了口碑。

    当然,新人最有名的,还是他的不好惹,竟然直接硬杠聚宝斋,而且,他的玉石虽然都卖给了恒隆,但是却跟李大福建立了很不错的关系,也许……跟李大福有私下的交易?

    不管怎么说,冯君虽然是以新人姿态出现在郑阳珠宝界的,但是他的出场还是很有气势的,很多业内的行家,都不能确定他的名字,但却可以肯定,此人当得起“强龙”二字。

    各大珠宝行里,不少都有自己的玉石进货渠道,他们不能确定,冯君到底能提供多少货源,同时,这个拍卖搞得不太正规,提前两天才通知大家,不但仓促,而且有点儿戏的感觉。

    所以,些珠宝行对此次拍卖,不是特别地重视,倒不是人不来,而是来的人级别不够,多是珠宝鉴定师之类的,鉴定的水平够了,拍板决断的能要差些。

    当然,也有对这次拍卖特别上心的。

    拍卖的前天晚上,冯君将块玉石样品送到了恒隆,李大福等几家的工作人员,瞬间就冲过去强势围观。

    这都是对冯君有信心的,所以提前就要拿到样品的数据,好安排竞价策略。

    冯君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块样品都是已经切出来的玉石,品相之类的先别说,首先这些玉料的个头就不小。

    前说了,玉石不止看品相,还要看个头。

    块玉石,看得大家眼睛都直了,有性急的,已经开始琢磨,自家要拿下哪些玉石了。

    李大福的职员仗着跟冯君关系尚可,出声发问,“冯老板,其他的玉石,也是这个档次的吗?”

    冯君笑眯眯地回答,“不能说同个档次,但是差不了太多,太差的我也拿不出手。”

    旁人听,还有很多同档次的玉石,刷地就围了过来——这年头玉石的价格飞涨,如这块般的精品,却是很少出现了。

    有人趁机出声发问,“老板,你这玉全都是选过的正料,那些带点杂色的呢?”

    带了杂色的玉,大多会影响品相,好的雕玉师傅,会巧妙地利用那些杂色,反而使雕件显得更为生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有杂色的玉,比纯色的玉确实差点。

    但是玉石是石头里开出来的,相互浸染的现象是必然的,大块纯色的玉真的很难得。

    因为纯色的玉石数量稀少,所以杂色的玉石就有了市场,尤其是到了现在,玉石的价格,可以说到了历史最高点,杂色的玉石也就大行其道。

    很多珠宝商也抓住了大家的心理,个劲儿地强调玉石的天然造型,有些恰到好处的杂色,还能卖出令人吃惊的天价来。

    然而,这不过是玉石稀少,大家别无选择,只能这般炒作了。

    打个比方说,带了棕褐色的羊脂玉,本来是受了矿物浸染的,可是有些无良商家竟然敢说,带了这种颜色的羊脂玉,才是好玉,并且美其名曰糖色。

    但是事实上,这种颜色的玉,在以前被人称为“脏玉”——还糖色,你怎么不说屎色?

    白玉无瑕说的是什么?指的就是纯白羊脂玉,没有瑕疵!

    不过这年头,会买的不如会卖的,遇到贬低糖色的客户,商家会解释说,带糖色的玉虽然貌似有瑕疵,但是贵在自然和真实,纯白的羊脂玉,造假的可能性大。

    这话……没毛病!虽然带糖色的玉也可能造假,但是逻辑上说得通。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不光是说明冯君手上的纯色玉石多么牛叉,而且还延伸出个问题来,很多商家想要知道——你的尾料是怎么处理的?

    你把纯色的玉芯取了,取得还这么干净,这样的大手笔,周边不可能没有杂色碎玉。

    什么?你看不上那些碎玉?看不上好啊,我们看得上。

    冯君也不解释那么多,就是干净利落的两个字,“没有!”

    他没办法解释啊,怎么解释?说杂色玉石在我们那里就是破烂,砌墙都嫌不够美观?

    不管怎么说,这块玉石亮相,镇住了好些人,大家对明天的拍卖,也生出了极大的期待,有两家公司的老总听说之后,连夜往回赶。

    但是最终,还是有三家企业的老总得到消息晚了,赶不回来了。

    第二天大早,冯君将剩下的九块玉石也拉了过来,用那辆刚刚到货的辉腾。

    此番他从手机空间带来的玉石,体积差异不算小,但这还是他特地控制了下,没有将那边太大和太小的玉石弄过来,基本上都偏向于不溜。

    没办法,要说大块玉石,止戈山那里并不少,冯君不敢弄过来。

    他收的两块最大的玉石,块有九百多公斤,马上就接近吨了,小点的那块,也有近六百多公斤,还全是羊脂玉。

    他要是敢把这两块弄过来,别说伏牛省了,全国都得惊动了,上当天的络头条肯定没跑——如果娱乐圈不蹦出什么幺蛾子的话。

    而止戈山上,铁定还有更大的玉石没有开采出来。

    光冯君知道的,就有块十几吨重的玉石,正在切削,对方已经在跟他谈价格了,并且表示,这块石头实在太大,搬运起来麻烦得很。价格不合适的话,他们可能暂时停止加工。

    简而言之,这批玉石可以称得上件件精品,进入这个世纪以来,郑阳市还没有次性出现过这么多质量上乘的玉石,也算是创造了个记录。

    玉石好,拍卖的价格也不错,个上午的时间,就拍卖了块玉石。

    这个效率听起来很般,实则不然,因为买家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对玉石的鉴定上了。

    每块玉石真正喊价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

    在场的全是同行,对玉石的估价都很清楚,而且他们也能通过其他人的反应速度和价格,分析出对方是否有必得之心,旦有人喊到比较高的价位,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人加价了。

    这种订货会形式的拍卖,般都不会有太不合理的价位出现——大家买玉石,不是为了炫富,也不存在什么限量版的说法,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买玉石就是为了雕琢好了之后卖玉器。

    既然是做生意,意气之争就要不得了。

    反正今天的玉石不少,买不到这块,还可以指望下块。

    上午卖出的块玉石里,李大福和恒隆各拍下了两块,可见他们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

    李大福还想再拍第三块,但是另家名叫明瑞的珠宝公司咬得很紧。

    到最后,这家公司的老总还出面,跟李大福的职员商量,“现在价格已经偏高不少了,我们私企这么花钱无所谓,但是你们国企,真的敢乱花钱,然后坐等上级检查吗?”

    拍卖途,场下做这种交流,其实会令物主遭受经济损失——交流双方旦形成统意见,达成价格同盟,拍卖价格就很难上去了。

    不过冯君也没有在意这两人的私下接触。

    他今天搞的,本质上就不是什么拍卖会,更像是个可以竞价的玉石市场,只要没有人恶意围标,卖出去的价格低点也能接受。

    而现在这块玉石喊出的价格,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底线。

    那么,两个竞争者想在私下谈判,他就直接无视了。

    最终,还是明瑞公司将这块玉石拍下了,用该公司老总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储备的玉石还有不少,但是青玉断货,只能到处调货,而珠宝行品种不全的话,会有损公司的口碑。

    所以,他们能接受更高点的价格。

    而李大福不能无限制喊价,他们对成本控制,看得还是很重的。

    午时候,大家去恒隆的食堂随便吃了点自助餐,然后来到现场继续战斗。

    上午块玉石,恒隆和李大福加起来,占了半壁江山,已经可以满足了,不过其他珠宝行并没有想到,下午恒隆的报价,依旧咄咄逼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