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圈里圈外(三更求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午拍卖的是九块玉石,从第块起,恒隆就频频报出高价。

    前两块玉石,其他珠宝行抢到了,第三块玉石,又是明瑞想要的。

    几番报价之后,就剩下了明瑞和恒隆,在恒隆再次报价之后,明瑞的人不答应了,“上块是李大福跟我抢,现在又是你恒瑞抢,你们两家……这是在抬庄?”

    这话说得有点冒了,但是生意场上,又是同行扎堆,有些话敞开了说,也不算是坏事。

    明瑞的抱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拍卖是在恒隆的场地,李大福负责邀请人,这两家上午的时候,斩获不小,下午继续抬价,你们这是啥意思?

    要知道,卖玉石的冯老板是新人,虽然关于冯老板的传说,大家都听到些了,但是在此之前,大家都没接触过此人,那么……这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有鉴于这些不太正常的现象,明瑞完全有理由发出质疑:你们三方,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个冯老板,是不是李大福和恒瑞找到了新的玉石渠道,联合起来推出个代理人?

    李大福参与拍卖的是个副总,但是大老板李永锐也在场,跟冯君坐在边喝茶。

    看到众人的目光纷纷转过来,李董事长火了,“我们总共才买了两块玉,恒隆都买五块了,你们是怎么想的,能把我们李大福扯进来?”

    李大福买两块玉,实在太正常了,此前他们跟冯君有接触,但是块玉都没买到手,冯君的玉都是精品,他们早就打算好了,今天要吃下几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李大福家大业大,是伏牛珠宝行业的老大,对玉石的需求本来就大,而他们是国企,虽然可以靠自身的规模和政府支持活得滋润点,但是跟其他同行相比,很多时候,他们的灵活性不够。

    所以伏牛省的玉石市场上,旦出现了野生的精品,李大福的反应,总是比别家慢那么半拍,而他的竞争对手手段又灵活,这样的竞争,李大福相当吃亏,拿到的货也就少。

    今天他们是定要拿下几块玉石的,总算是他们知道,冯君手上的玉很多,所以先拍下两块,其他的看情况而定。

    下半场的拍卖,气氛已经上来了,李大福也就没有多大的参与兴致,正经是恒隆的继续竞价,让李永锐有点看不懂:你们储存多少块玉石才叫个够?

    现在他听说,大家怀疑自己和恒隆抬庄,这个名头他可是不背,于是抬手冲着梁海清招招,“梁总你过来下。”

    梁总是恒隆的常务副总,头上还有个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存在,不过那位的心思不在珠宝行业,而且梁总跟冯君打交道,也不是次了,所以今天他在场就足够了。

    见到李永锐招手,梁海清也有点头大,但还是走了过来,笑着发话,“李董有什么指示?今天来的客人比较多,怠慢您了。”

    李永锐摆手,大喇喇地发话,“梁总,这不是怠慢不怠慢的问题,我就想问你句:拿着你们公司号牌的人,我好像没见过……不是咱郑阳的吧?”

    他自从参加工作开始,就投身在这行,然后步步走上董事长的位子,在这期间,他见识过太多珠宝行业的人了,别说是伏牛省,就是整个华夏,稍微有点名堂的,他都认识。

    刚才李董就觉得,恒瑞举牌的人面生,但也没往心里去,他日理万机,不知道有多少事要操心,哪里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直到有人质疑,说李大福和恒隆联合起来坑大伙,他才正视起此事来,然后稍稍分析下,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梁海清听到这话,知道小算盘已经被识破,倒也不藏着掖着,只是干笑声,“这是我京城的朋友,刚好路过郑阳,听说公司里搞拍卖,定要见识下。”

    尼玛!李永锐无语地指指对方,合着你恒隆是放弃了拍卖的打算,将竞价资格送人情了!

    李董有点不高兴,“梁总,邀请函是我发的,你这朋友属于不请自来,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给我面子?”

    “李董您言重了,”梁总笑着回答,他直在四下招呼客人,并不过来喝茶,固然是因为见到了些好久不见的熟人,需要寒暄下,同时也是担心自己坐过来之后,李董事长随时都有可能出声发问,恒隆举牌的这人是谁呀?

    他不想多事,点都不想,不过现在既然李永锐说破了,他也只能据理力争了,“我朋友借用了恒隆的号牌,那就等于是我们放弃了,不管怎么说,这场地都是我们公司提供的,这点小小的变通,也不算有多么过分吧?”

    李永锐缓缓摇头,然后大声发话,“我还纳闷呢,恒隆在此之前,已经买下了三块玉石,按道理来说,手头相对宽松了些,没必要再跟大家叫板了,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他这话说得煞是老到,并没有说放弃追究,但是首先,他先成功地激起了其他人的不满。

    梁海清听,暗骂句‘老狐狸’,心里就知道要坏事。

    果不其然,不等他开口,明瑞的老总先发话了,“梁总,恒隆这么做,就太不地道了,咱郑阳……咱伏牛人的玉石交易,你让京城的人来参与,这不是吃里扒外吗?”

    生意场上,玩的就是圈子,“吃里扒外”可是很重的指责,就连政府,都经常出现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就别说当地的民众了。

    要不冯君会经常感叹,“人离乡贱物离乡贵”,说的就是这种排外心理。

    具体到玉石行业,就更是如此了,要知道,伏牛是不出产玉石的,玉石全部都是从外省甚至外国弄来的,相当不容易,省里玉石的价格,也直居高不下。

    这种情况下,能有场全部是精品的玉石交易会,实在太难得了,已经有人在议论,说这场交易会,足以令伏牛傲视周边所有邻省,多来几次的话,甚至可以改变玉石行业的格局。

    恒隆竟然悄悄地引来了京城人,想让伏牛的优质玉石外流,这尼玛绝逼不能忍啊。

    明瑞刚表态,马上就有人跟进,“梁总,你恒隆吃肉,也得给大家留口汤吧?咱伏牛的好玉石本来就少得可怜,你们这么搞,弟兄们出去跟同行交流,怎么抬得起头来?”

    说话的这位,是下面地市的个珠宝商,跟李大福的关系很好,此前因为李大福也在竞价,他不好说什么,现在看到李永锐在撇清,马上就跳了出来。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进,梁海清此举,真的是惹了众怒。

    梁海清被众人的围攻弄得有点懵了,愣了愣之后,他蹦老高,“诸位听我句,在你们眼里,我老梁是那种吃里扒外的人吗?”

    现场片默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梁总平日里为人也还算不错,但是现在情况不明,也没有人敢于出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力挺他。

    良久,有人说了句,“大家都是有身份的,咱们先听听梁总怎么说,不着急下结论。”

    梁海清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直接抬手指冯君,“这是冯君冯老板,想必你们也听说了,这次的玉石,都是他提供的,他手里有大量的优质玉石,只要他愿意,今天这样规模的交易会,个月办次,都没有问题。”

    “切,”明瑞的老总不屑地哼声,第个表示不相信,“真的假的啊?别说个月次了,年次我都不敢想。”

    “那是你想象力匮乏!”梁海清毫不留情地呵斥他,然后看眼冯君,“冯老板,你来表个态……咦?”

    冯君黑着脸发话,“梁总,你嫌我的麻烦不够少吗?我啥时候说过,要个月搞次?”

    他还真不能接对方的话,老话说死了,财不露白。

    梁海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做了件错事,光顾撇清自己了,不小心把冯君推向了险境,于是干笑声,“好吧,是我多嘴,不过聚宝斋的少东家王为民在逃,这件事总不是假的。”

    ——冯老板,就算我不说,别人也是有脑子的,你瞒得过去吗?

    听到王为民三个字,冯君的脑瓜就是热,索性也不说低调了,竖起根手指来,“我现在征集王为民的消息,谁能提供有效的消息,我五折卖给他块玉石……起码百万的玉石。”

    王为民混哪个圈子的?珠宝圈子!冯君认为,自己在这个圈子里放消息最有用。

    在场的都是有身家的,般小小的悬赏,是打动不了他们的,尤其是聚宝斋也是圈子里的强,万走漏消息,泄密者也不好做人。

    但是……起码价值百万的玉石,五折卖的话,怎么也省好几十万,财帛动人心啊。

    已经有人的眼珠,在滴溜溜乱转了。

    “好了,题外话就说到这里,”梁海清见状,当机立断地说句,“下面继续拍卖,信得过我的,咱就不要着急,还有下次。”

    他这话不说还好,说出来,接下来的拍卖更激烈了。

    (三更到,求月票和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