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众怒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叶少的怒视,冯君并没有以牙还牙地对视,不是不敢,而是不屑。

    他伸出筷子去,夹起颗花生米,在嘴里慢吞吞地咀嚼着。

    看到他这个态度,叶少越发地恼了,他冷哼声,“冯老板这是……对窦公子有意见?”

    “你这人说话,倒是奇怪,”冯君抬头看他眼,冷冷地发话,“我压根儿就没听说过你说的这个人,哪里来的什么意见?”

    叶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跟这货就没啥话好说,于是侧头看眼梁海清,“梁总,还是你来说吧。”

    梁海清头皮有点发麻,但还是要表现出脸的镇定,免得被人看了怯去。

    他冲冯君点点头,“冯总,窦公子和叶少在京城,能量很大,而且也是诚心购买玉石,你手里的货,郑**本吃不下,也该考虑下省外的市场了,京城的需求,比伏牛大多了。”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冯君也愿意好好说话,见到梁总说话不摆谱,他才微微颔首,“省外市场,我当然要考虑,我想说的是,现在手边没货,得稍微等等。”

    叶少见他语气有所放松,于是又出声发话,“先拿点出来,有几块算几块,你手里总不至于点存货都没有吧?”

    他这个逻辑是没有错的,单纯从商业的角度来说,那些紧俏商品的供货商,般手里都会有点压箱底的货物,万有那些有来头的人张嘴,商家可以拿出来应急,这是生存之道。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冯君是个另类,真的没有点存货,而且冯老板非常讨厌这种自以为是,哪怕他现在有货,就冲对方这个态度,他都未必愿意拿出来。

    所以他淡淡地看对方眼,“不管你信不信,我现在点存货都没有。”

    叶少的脸也黑了,身为个自视极高的主儿,他觉得自己主动上门拜访,已经给对方太多的面子了,不成想这厮竟然如此地不开眼。

    不过想想自己的来意,他还是强压怒火发话,“你若是能拿出来些上好的玉石,京城周边的玉石,我们可以帮你包销。”

    听明白没有?是窦公子帮你包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冯君却是笑了,他怪怪地看着对方,“包销?多谢阁下,不用了,我这买卖就是随便做做,没打算打压其他同行的生存空间。”

    包销对他来说,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好事就是那窦公子强力推销的话,肯定会挤占其他玉石供货商的市场,冯君自己的玉石,就能多卖些。

    坏事则是,渠道在对方手里掌握着,他的利润未必能有多高,利润的大头肯定归了渠道商。

    到了最后,没准是货出的不少,钱赚的不多,还恶了其他供应玉石的人。

    叶少听到这话,却是勃然大怒,合着你小子已经听懂了我的话,却不想照办?

    尤其令他恼怒的是,在他的计划,采购批好的玉石,只是初始目标,如果对方的玉石确实又多又好,他就有垄断这个渠道的打算。

    现在见对方死活不买帐,他终于按捺不住火气,阴森森地发话,“冯总,你别以为窦公子的势力,只是在京城,我上门找你,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

    “是吗?”冯君微微笑,也不看他,而是又夹起颗花生米来,咀嚼几下,伸脖子咽了下去,才慢条斯理地发话,“我没逼着你上门,换句话说就是……其实你不需要给我面子。”

    “不需要吗?”叶少狞笑声,侧头看眼梁海清,“梁总你怎么说?”

    梁海清却是知道,别看窦公子高高在上,在伏牛没什么根基,但人家真要决定在伏牛出手的话,也有的是人愿意帮忙。

    不说别人,就说恒隆的大老板,那也是想上杆子巴结窦公子的。

    不过同时,梁总也知道,小冯这人也相当不好惹。

    于是他只能赔着笑脸和稀泥,“这样吧,叶少,恒隆还有两块不错的玉,你先拿去周转,等冯总再弄来新玉,咱们再坐下来细谈……既然是做生意,还是要和气生财嘛。”

    叶少犹豫了下,在来之前,他已经说了,不想动恒隆的玉,他不愿意出尔反尔。

    但是眼下,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能多带回去几块玉,也算没有白来趟。

    然而,这么做的话,他终究是失言了,所以他点点头之后,又看眼冯君,冷冷地发话,“看在梁总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般计较,要不然……”

    叶少的威胁不是空口白话,他知道对方有玉石货源,但是……似乎涉及了些灰色地带?

    惹得窦公子生气的话,能出手直接刨除这个货源,然后将货源掐断,甚至是据为己有。

    当然,窦公子真的这么做的话,也要付出些精力和代价,这就存在个划得来划不来的问题——如果付出同样多的东西,能得到更大收益的话,就没必要在此事上纠缠。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冯君不答应了,“要不然就怎么?”

    卖给恒隆的三块玉石,已经跟他无关了,梁海清愿意拿给叶少,那是人家的选择。

    但他还是有点不开心——拿着我卖出去的玉石装孙子,我脸上也无光。

    “要不然?哼哼,”叶少轻哼两声,他本来想说断了你小子的财路,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不把冯君放在眼里,但是他也知道,对方可能有点黑、社会的背景。

    京城出来的主儿,不会害怕道上人物,可没做好准备就贸然挑衅对方,难免会吃眼前亏。

    所以哼了两声之后,他轻描淡写地说句,“信不信我在郑阳赶绝你?”

    “赶绝?”冯君奇怪地看他眼,眼分明是在说:你丫是不是有病?

    “呵呵,”见到这个眼神,叶少笑了起来,那是非常雍容、非常傲慢的笑容,淡淡的、但切尽在掌握的笑容,“你可以不相信。”

    冯君就见不得这装逼的样子,你丫的谱也摆的太大了吧?

    他就没想,他的傲慢,比对方差不了多少,叶少心里也正咬牙切齿呢。

    总之,对方既然这么风轻云淡,冯君也没兴趣直接怼过去,好像我就沉不住气似的。

    所以他只是看眼梁海清——老梁,我们好好的吃饭,你就领来这么个扫兴玩意儿?

    梁总也是肚子的无奈,他才要说什么,就听得鸿捷的那位美女老总轻哼声,面无表情地发话,“两位,我们还要喝酒,您二位请便吧。”

    红姐也是有点恼了,不过此事不是针对她的,而且对方来头明显很大,所以她也没有说出多么难听的话来——当然,有张冷脸也就够了。

    叶少马上就受不了啦,他今天如此强势,有小部分就是为了引起这美女的关注,眼见她出声撵人,他终于不再淡定,眼放出了咄咄逼人的光芒,“美女,这事跟你有关吗?”

    不等红姐出声,王海峰也发话了,他冷哼声,“我们喝酒喝得好好的,你上门来凑个热闹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么扫兴,还不麻溜儿地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叶少不耐烦地看他眼,“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嘿,”王海峰气得笑了,他知道对方的势力大,但是王教练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亏,心气儿也不是般的高,“我们吃饭吃得好好的,你跑进来装逼,到底是谁没资格说话?”

    叶少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你个小小的打工仔,也敢对我呲牙咧嘴?

    不过,他也不会再跟这厮计较,太**份了。

    所以他站起身来,冷冷地看冯君眼,面无表情地发话,“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既然不懂得珍惜,那就让现实教你做人吧。”

    冯君眉头皱才待说话,徐雷刚实在受不了啦,“我说小子,再**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

    叶少侧头看他眼,眉头又是皱,“你又是哪棵葱?怎么随便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插嘴了?”

    徐雷刚也气得笑了,“老子就是徐雷刚,你不报的名字,进得来这里吗?”

    叶少先是怔,然后不屑地笑笑,“有套小别墅,就很牛逼了?你才见过多大的天?想架梁子吗?我奉陪!”

    “奉陪?你奉陪个茄子!”徐雷刚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老子今天心情好,不弄你!什么狗屁的叶少,还赶绝冯总,我倒要看看,伏牛哪个家伙敢动我朋友!”

    叶少深深地看他眼,转身就走,出门的时候才哼声,“非要架梁子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叶某人殃及无辜了。”

    “我去你玛德,”徐雷刚抓起面前的烟灰缸,就狠狠扔了出去。

    砰地声大响,烟灰缸在门框上炸开,还好叶少躲得快,饶是如此,身上也溅了几片碎片。

    “哈哈,”王海峰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在伏牛威胁朱司令的儿子,真是好胆量!”

    “朱司令?”叶少有点呆滞,这货不是姓徐吗?

    倒是梁总消息灵通,他讶异地发问,“你就是朱司令的小儿子?”

    徐雷刚却是连他也恨上了,摆手,“快滚,别逼着我揍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