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人在他乡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梁海清和叶少狼狈不堪地从别墅里退了出来。

    叶少上车之后,脸悻悻之色,很不服气地发问,“这朱司令是什么人,省军区的?”

    梁总叹口气,闷闷地回答,“副司令,郑阳军分区的司令,朱任侠……你没听说过?”

    “朱任侠?”叶少愕然,他还真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很晚才平反的家伙?”

    这句话的信息量略大,别人早早就平反了,为啥朱司令晚了?肯定有原因的。

    梁海清当然知道原因,事实上,朱司令之所以出名,跟这点也有些关系——他跟为他平反的那位,政见直不合。

    现在看起来,叶少也知道这点。

    梁总只能微微颔首,“朱司令本来姓徐,他在伏牛很有人缘,不光是部队,现在省里还有些老领导,是他当年保下来的。”

    叶少的嘴角抽动下,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话,“可是,人在……人情才能在吧?”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朱任侠已经死了好几十年,再大的恩情,也经不起时间长河的冲刷。

    梁总缓缓摇头,“那个年代的人,跟现在是不同的,没有那么市侩和功利。”

    叶少只觉得脸上热,你这不是说我功利吗?“不过,朱任侠应该是反对改革开放的吧?”

    梁海清叹口气,说起这些高层辛秘,他肯定比不上叶少,但是朱任侠的情况,不少伏牛人还是知情的,“倒也不是反对改开吧,只是政见不合……他只是其员。”

    叶少也不傻,听出了点名堂,“所以,这个姓徐的胖子,也是有人保护的?”

    朱任侠是死了,但是他那个阵营的人又没有死完,而且很明显,非主流会更抱团。

    “不光是徐雷刚不好对付,而是……他要护着冯总的话,你恐怕无法赶绝,”梁海清犹豫下,还是实话实说,“在伏牛,朱司令的面子很大。”

    冢枯骨罢了,叶少心里有点不屑,但是对方郑重其事地劝诫,他也不便叫真。

    所以他只是轻轻哼,“我只是看不惯姓冯的那么嚣张,既然你这么说,放过他也无所谓……说实话,赶绝他也不能创造任何收益,争口闲气而已。”

    不能创造收益?梁海清心里暗笑,这京城的人说话,也真够不要脸的,你是想抢人家的收益,人家不买帐,你才用赶绝来威胁,这叫争闲气吗?

    他心腹诽,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反而是笑着发话,“是啊,以叶少的局面,没必要跟他们计较……赢了也不值当。”

    他俩坐在后面说话,却没有注意到,前面开车的司机撇撇嘴:外省人在伏牛省,跟朱任侠的儿子斗?你起码得有个副国的老爹,还得对口才行。

    与此同时,徐雷刚也在气呼呼地表态,“冯总你放心,我老徐是没钱,也没能力活动什么项目,但是咱保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朱司令已经死了三十多年,居然还有这影响力,已经非常难得了,至于说跑项目,那是真的不可能,朱司令活着都未必能起作用,毕竟是经济挂帅的年代。

    冯君笑着点点头,“今天是我不对,不该把这煞风景的家伙弄过来。”

    “这哪儿能怪你?”徐雷刚笑着摇摇头,“你也说了不让他们来,是他们上杆子要来,我这也算长见识了……这年头不讲究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王海峰却是很凑趣地竖起个大拇指来,“别人不说,雷刚兄是讲究人。”

    “别夸我,”徐雷刚笑着摆摆手,“不是我讲究,是冯总太讲究,咱不能看着讲究人吃亏。”

    四个人又聊阵,冯君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咦,这货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

    王海峰探过头来看,“卧槽,这个梁海清就是恒隆的梁总吧?别理他。”

    冯君也不想接这厮的电话,今天已经够扫兴了。

    反正他也不担心,姓梁的会在玉石的款项上动手脚,参与今天这场拍卖运作的,除了恒隆的人,还有李大福。

    不过,为什么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做?

    梁海清也是有身份的,个电话打过来,冯君不接,他就没有再打第二次。

    过了阵之后,红姐的电话响了,她拿起手机来看,“呦,三个,又是个风骚号。”

    “嗯?”冯君闻言,侧头看她的手机,“我去,这是梁海清的手机号。”

    “别理他,”王海峰很干脆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喜恶。

    红姐看他眼,抬起白皙的小手,掠下额前的发丝,不怀好意地笑,“没事,接起来逗逗他,看他要说什么。”

    王海峰无奈地翻白眼,“你这还真是闲得蛋……闲得淡定。”

    结果她才接起手机,那边就发话了,“鸿捷的张总是吧?麻烦你跟冯君冯老板说声,我本来是想跟他说声王为民下落的,刚才没顾上。”

    梁海清不想得罪叶少,但也不愿意开罪冯君,所以只能送了叶少之后再打电话。

    “哦,冯君喝多了,正在卫生间吐呢,”红姐轻描淡写地发话,“方便跟我说吗?”

    “方便,这有啥不方便的?”梁海清在那边笑,“有人反映,他没走远,就在东麟市。”

    东麟是伏牛的个地级市,距离郑阳也就两百公里。

    冯君听到这话,直接拿过了手机,“具体地方在哪儿?玉石我会兑现的。”

    “这个具体地方……爆料人也不是很清楚,”梁海清苦笑声,“好像是聚宝斋以前聘用过的个模特,目前在东麟市……”

    这个模特叫静儿,基本上是野模的路子,为聚宝斋拍过些宣传照片,也参加过些现场活动,当时的王为民就有点想法。

    只不过这模特比较矜持,王为民那时事情也比较多,抽不出太多时间来哄她。

    等他有时间的时候,静儿辞职不干了,反正郑阳这些不太正规的模特,整天东飘西荡,留的个人信息不是很可靠,电话号码换,根本就联系不上了。

    前阵,戴梦珠宝行个小男孩玩斗牛直播,发现了个不错的女主播,总感觉她有点眼熟,后来通过聊天知道,这个女主播给聚宝斋做过模特。

    珠宝行之间平时有联系,小男孩儿遇到聚宝斋的人,说起这个女主播,又拿出截图来,结果聚宝斋的员工说,这女孩儿叫静儿,少东家曾经对她有点意思,你把她的信息给我。

    王为民是不玩斗牛直播的,事实上,现实的成功男性,玩直播的还真的不多,与其隔着屏幕砸钱,不如直接去夜总会,起码还能挨挨擦擦地占点便宜。

    当然,王海峰这种另类,不能算在其——其实就算王教练,玩得更多的也是附近的人,虽然也是隔着屏幕,但是遇到良家的机会多点,。

    不过,王为民知道静儿的消息之后,也充了钱上去捧场,听说进展还不错。

    现在静儿就在东麟市,前两天还专门说了,贡献榜榜“喂哥哥”要来看她,所以直播的时间要有些变动。

    小男孩直觉地感觉,这个喂哥哥就是王为民,他对此耿耿于怀: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当然,这只是孤证,但是梁海清做事比较地道,他又托人在警察局了解了下,知道王为民跑路之后,还用手机打过几个电话。

    犯罪嫌疑人跑路,居然敢用手机打电话?别说,这种情况还真的不少见,这并不是他们没有防范意识,而是他们非常确定,自己的犯的事儿,不值得警方衔尾直追。

    警察办案是需要经费的,跨地区的话还存在个合作问题。

    就以王为民的事情为例,他逃离郑阳之后,若是藏在伏牛省其他地级市,两个市的警方之间沟通,就不会很通畅了——除非是省警察厅出面协调,

    然而,冯君遇袭的案子,可能惊动省警察厅吗?别逗了,犯罪嫌疑人不管是想抢劫还是想伤人,都是未遂,正经是冯君伤了对方三人。

    类似于这种案子,都不够资格惊动市警察局,分局能关注下就算不错了。

    这种事,苦主想要请动省警察厅出面,那得搭进去不少的人情,而且效果都未必好——警力原本就有限,咱不带这么浪费的。

    所以王为民打几个电话,真的很正常。

    警方无法出动警力抓人,但是掌握动态还是没有问题的,根据对其手机的监控,他们确定,王为民是向东麟市逃窜的。

    反正,就算有这个线索,他们也不能确定,王为民是藏在东麟市——你说他可能藏在那里,我还说他可能又悄悄潜回郑阳呢,这事儿谁说得清楚?

    不过对梁海清来说,有这两个证据,他基本上就能断定,王为民应该是在东麟市落脚,起码是可能休息几天,然后再跑路。

    梁总的意思是,这事儿你不能指望警方自觉,你得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查清楚王为民藏身何处,然后你从郑阳带几个警察过去抓捕,这才是正道。

    什么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就是了,身为苦主你都不动,还想指望别人?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和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