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划道(一更贺盟主冷血动物)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精壮小伙子听到冯君的话,眉头扬,看起来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过最后,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侧头看眼貌似标哥的年男人。

    年男人面带微笑,不过那笑容实在是假的可以,“冯老板,我找你谈点生意。”

    “没兴趣,”冯君眉头皱,非常简单粗暴地拒绝了。

    只冲着对方的态度,他什么生意都不会谈,甚至没兴趣知道具体内容——我又不缺钱。

    男人的脸上依旧带笑,不过那笑容越发地假了,“冯老板,我主动上门,这可是很有诚意的,你连听听的兴趣都没有?”

    冯君自命讲究人,听到对方说起诚意,就知道得给出个交待了。

    所以他指另外两人,淡淡地发话,“在谈话之前,先管住你的两条狗,我不喜欢跟不懂规矩的人谈话。”

    女人闻言,勃然大怒,“小子,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竟然敢侮辱我?”

    “有病!”冯君淡淡地看她眼,转头就走,“不谈了,我只跟人打交道。”

    他这么离开,也没说什么“有种你就闯进来”,没必要,对方若是不信邪,真敢强行闯进来的话,他不介意出手惩治。

    华夏的国情不同于美国,哪怕是在自家宅院里,主人也不具备无限开火权,甚至连有限开火权都没有——枪都禁了,用啥开火?

    总之,这种有国特色的业主权利,为非法进入者,提供了相当程度的保护,但是冯君并不在意,要知道,这里是桃花谷,业主普遍强势,而徐雷刚更是手眼通天。

    只要对方敢强行闯入,他就敢出手。

    见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男人叹口气,“冯老板,我是王铁臣,我是抱着很大的诚意,来跟阁下化干戈为玉帛的。”

    “王铁臣?”冯君扭过头来,似笑非笑地发话,“这次你不威胁我了?”

    王铁臣就是王为民的老爸,聚宝斋的董事长,上次跟冯君通话,口气相当托大。

    那么,那女人十有九就是王为民的母亲了,怪不得张嘴,语气就那么冲。

    王董事长听他提及上次通话,倒也没表现出尴尬,只是笑着发话,“上次,我还不知道阁下神通广大,竟然能搭上朱司令的线,我为我的冒失表示道歉,还望冯老板海涵。”

    冯君不喜欢时下流行的那种“我弱我有理”的论调,但是同时,他也不服气“我强我有理”的逻辑,所以只是冷冷笑,“聚宝斋还真是有眼色,看人下菜啊。”

    “那是,”王铁臣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做珠宝生意,必须懂得看人下菜……”

    别说,他还真有套自己的理论,而且理直气壮,“跟个穷鬼唠叨再多,买不起的还是买不起,没准还会生出什么意外,有句老话,叫‘穷**计,富长良心’,说的就是这个。”

    冯君不屑地笑笑,“我说王为民那破脾气哪儿来的,原来是家传,明明是欺软怕硬,你居然能找出套歪理邪说,也真够无耻的。”

    风姿绰约的妇人闻言,再次恼怒了,她不能容忍对方侮辱了自己的儿子,还要侮辱自己的老公,“欺软怕硬?切……你也算硬?”

    “我当然很硬了,”冯君冲她挤挤眼,然后淫笑声,“不信的话……你来试试?”

    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他的口味实在够重,不过对他而言,对方屡次三番来找碴,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次又次,每次态度还都那么DIAO,真当他这讲究人不会耍流氓?

    女人却是没有太大的怒火,她的胸脯急促地起伏两下,接着冷笑声,“看你这流氓德性,我儿子的年纪都比你大。”

    “年纪大又怎么样?”冯君冷笑声,他愿意敬老,但是对那种倚老卖老的老不修,他也不缺难听话,“指不定你儿子时不时找你滚床单,回下炉呢,就是不知道够不够硬。”

    “回炉”词,是伏牛省骂人的方言,就像书面语里的“扒灰”,不是指单纯地扒开炉灰。

    女人就算再沉得住气,闻言也禁不住大怒,“混蛋,你是找死吗?”

    冯君根本懒得理她,倒是王铁臣摆下手,阻止自己的妻子再说下去,然后沉着脸发问,“冯老板这是点面子都不给了?”

    此前他直笑嘻嘻的,现在终于变脸,显然是对冯君恶毒的话不满了。

    但是冯君哪里会在乎?他冷笑声,“我还当你只会笑呢,原来也有脾气啊……给你面子?凭啥,就凭你脸上横肉多?”

    王铁臣被这话噎得有点受不了,他的妻子却是愤怒地叫了起来,“我们是给你脸,你别不要脸,京城有人放话了,要赶绝你……你真想自寻死路吗?”

    冯君看都不看她眼,只是淡淡地说句,“我不跟疯狗说话。”

    女人气得就要往前冲,被王铁臣把拽住了。

    然后王董事长怪怪地看着冯君,“小伙子,你想好了……真要跟我聚宝斋为敌?”

    “是王为民先选择与我为敌,”冯君淡淡地回答,“没道理你儿子可以找我的碴儿,我只能跟你和解……做错事情,就得付出代价。”

    “我愿意付出代价,”见到他说起代价,王铁臣的脸色好了些,“今天就是来跟你谈合作的。”

    “我没兴趣跟你合作,以前没兴趣,以后也不会有,”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毫无商量余地的口气,“我的东西不愁卖,也不想买你任何东西……你要是不服气,只管冲着我来好了。”

    “铁臣,我早就说了,不用来找这小兔崽子,”女人高声叫着,双美目隐约有点充血,“看看,自取其辱了吧?”

    王铁臣却是波澜不惊地回答,“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咱们做事,总是要先礼后兵……冯老板,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先礼后兵?”冯君气得笑了,“你们来就张牙舞爪的,也算是先礼后兵?”

    他当然知道,对方是为了身陷囹圄的王为民而来,可是在开始的沟通,王为民的母亲就表现得异常高调,这算是处理问题的态度吗?

    莫非……你的儿子是充话费送的?

    王铁臣却是摊双手,很不以为然地回答,“这也没什么不好吧?我们只是想告诉你,虽然为民被关进了看守所,但聚宝阁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你需要考虑下……跟我们为敌,可能会付出的代价。”

    要不说,强势的人,脑回路跟般人都不样,聚宝阁虽然是来求冯君高抬贵手的,但他们并不是味地恳求,反而是再次展示他们的傲慢。

    这个逻辑也不是毫无道理,现实社会,很多纠纷之所以能被调解,就是因为冲突双方意识到了,继续纠缠下去,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毫无意义。

    所以,王为民母亲的态度就能理解了,她想通过自己的强势提醒对方——别看你现在占了上风,我聚宝阁要是不买帐,以后你会麻烦不断。

    不过冯君哪里会怕这个?他不以为然地笑笑,“是你聚宝斋先选择跟我为敌,既然是你们开始的,那么什么时候结束,你们说了不算。”

    王铁臣黑着脸,深深地看了他眼,“那好,我等着你说结束。”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对方不接受和解,他甚至连威胁的话都没兴趣说,各凭本事吧。

    倒是他的妻子狠狠地瞪了冯君眼,不无挑衅地发话,“我现在就去保我儿子出来,保外就医……让你这混蛋看看,我聚宝斋在郑阳的能量!”

    冯君不以为然地笑笑,然后拿起手里的手机,冲着她晃晃,然后嬉皮笑脸地发话,“那我倒是有点害怕了,不知道你们打算用什么病的名义,让他保外就医?”

    王为民母亲的脸色,在瞬间就变了,她只顾着生气了,却是忘了,对方手里的摄像直开着的,“你……你还真是无耻!”

    冯君呲牙笑,“我开着摄像机记录事情经过是无耻,那你们公然玩法,又算什么?”

    “好了,”王铁臣扭头过来,呵斥自己的夫人,“别跟他废话,咱儿子从小到大,精神就有点不正常,你这当妈的又不是不知道。”

    王董事长的态度,也相当不含糊,你想知道我们用什么名义保外就医?可以啊,就是“精神病”的名义,有种你拦住了。

    冯君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微微眯眼睛,聚宝斋果然不是般的狂妄,竟然敢当着摄像机,就公然跟自己叫板。

    说实话,精神病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有多少人就借着这个名义,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冯君知道,对方在郑阳市根深蒂固,人脉之广,不是他可以相比的,真要出具了精神病的相关证明,他也没有什么好的手段去阻止。

    然而,他又怎么能容忍对方在公然挑衅之后,大摇大摆地离开?

    所以他冷冷地发话,“你要玩,我奉陪到底,不过我这人不喜欢不教而诛,就把难听话说在前面,如果王为民真的保外就医了,你聚宝斋就等着陪葬吧。”

    (第更,贺盟主冷血动物之水母,召唤月票和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