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站着挣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没有对象带给老妈,冯君就只能找个更充分的理由了,“最近在忙工作,您和老爸不是说了吗?男子汉大丈夫,要先立业而后成家。”

    这是冯晖夫妇的教诲了,因为他俩的结合相当不易,自然不想让儿子再活得那么辛苦,所以,冯君虽然也是家独子,却没有被灌输“传宗接代最大”的思想。

    事实上,这个理念,还是张君懿这个做母亲的力主,冯晖只是妇唱夫随而已。

    听到这话,张君懿就又想起了自家的发电机,于是脸警惕的发问,“你怎么能挣这么多的钱?咱家人可从来不做那些歪门邪道的事!”

    俗话说的“无奸不商”,套在冯晖夫妇身上并不适用,小本经营的商户,很多时候都是赚个辛苦钱,而且他们是在小县城做生意,来往的客人都是熟人,旦名声坏了,就完蛋了。

    所以她对儿子的要求,也是“站着挣钱”——虽然这年头,能做到这四个字的人太少了,尤其是做大买卖的,有几个敢说自己是站着挣钱的?

    但是世界上,总有些人愿意坚持自己的信念,哪怕看起来有点可笑,有点不合时宜。

    冯君也知道老妈的脾气,马上赌咒发誓,“我肯定是光明正大地挣钱,别的不说,这徐雷刚的老爸,生前是郑阳军分区的司令,他敢把别墅借给我,肯定是相信我的吧?”

    这个理由比较有说服力,张君懿的眼界不差,她知道军分区的司令,是县武装部长的顶头上司,更别说还是郑阳这种大城市的军分区司令。

    但是她依旧心里有疑惑,“你做的玉石生意,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愿意把这么大的房子借给你……这房子怎么也得好几百万吧?”

    问这话的时候,张君懿已经充分地考虑到了郑阳市的房价,对于她夫妻俩的店铺来说,几百万根本是他们无法想像的——起码在有生之年,他们靠着店铺,是赚不到这么多的。

    但是她还真想不到,这别墅的价值,还要在她的估价后面加个零。

    冯君笑笑,“我只是发现了处别人不知道的玉石产地,不过具体在哪儿,我不能说。”

    张君懿闻言点点头,对于这个答案,她是能接受的,拥有优质货源的话,买卖当然好做,“那你要小心了,不要被人发现,实在不行,赚够了就走人。”

    这其的风险,她也估计得到,自然劝儿子要懂得放手。

    “这个不要紧,”冯君笑着宽慰自己的母亲,“我是跟人合伙干的,风险共同承担,我主要负责管理……我学工商管理的嘛。”

    听说有合伙人,张君懿的心基本放了下来,“那你也得勤快点,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她的到来,给冯君带来的最大的便利,就是每天给他做饭——在每个儿子的记忆里,母亲的饭都是香甜可口的。

    张君懿在郑阳只待了五天,就匆匆回去了——家里的摊子是夫妻店,她旦离开,店里就少了半的劳动力,冯晖又不想雇人,只能自己咬牙坚持,真的是相当辛苦。

    这五天里,冯君也没有再做别的,白天假巴意思地出门,其实是跑到荒山那边的别墅充电,晚上则是在桃花谷睡觉和充电。

    就在这几天里,红姐也跟李大福和恒隆完成了接洽,李大福先后买了七块玉石,恒隆也买了五块,而剩下玉石的数量,不足以再举行次拍卖了。

    这十二块玉石,又卖出去了七千多万,比冯君估计的要低很多——事实上,他的估值确实有些乐观了,要知道,上次拍卖能卖那么多钱,主要是大家竞价时的心态,都不是很冷静。

    不管什么东西,都是越稀有越值钱,旦数量增加,价格就会出现跳水,这是市场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郑阳市珠宝行业,已经有个别人在说了——冯老板提供的玉石,把玉石的进价都砸低了些。

    这话有点开玩笑的意思,但是毫无疑问,冯君再以这个速度出售玉石的话,用不了多久,真的就能把玉石价格砸低。

    红姐敏锐地发现了这点,于是她找冯君商量,“看来短期内,是不方便再在郑阳卖玉了……我在天南省有点关系,能不能卖到那里?”

    “随便你了,”冯君笑着摊双手,他曾经表示,自己不会主动出省卖玉,不过有人自告奋勇,他也不会拦着,毕竟是帮他赚钱的。

    红姐没好气地瞪他眼,“你这撒手掌柜,做得还真是轻松,出省卖玉的事情,我还要再考虑考虑……这玩意儿太遭人惦记了。”

    “我无所谓,”冯君耸耸肩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反正你钱也赚了,也帮你的朋友筹到钱了。”

    七千多万的玉石款,红姐光提成就拿了七百多万,冯君的六千多万里,又划出去四千五百万买地,剩下的两千多万,他打算用来修建别墅。

    也就是说,他只是进出了趟修仙位面,其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凭空就多了块地皮,甚至连盖房子的钱都有了,还有人帮他跑前跑后——红姐那七百多万,可不是白拿的。

    回想起来,前不久他卖块玉石,差点跑断了腿,不但收获到了无数白眼,在拿到钱之后,他还得虚晃枪金蝉脱壳,才能甩开那些贪婪的目光,脱离可能遇到的危机。

    而现在,他根本不用自己出面,大把的金钱就回来了,前后差别之大,恍如隔世。

    “喂喂,好像你赚的才是大头吧?”红姐不满意地轻哼声,然后眼珠转,“你也别担心,尽管往回弄玉石就是了,销售的事情,我来处理……能全权交给我吗?”

    “全权交给你,倒也未尝不可,”冯君拉长了声音,笑吟吟地看着她,“可是那样的话,你就把握住了我的销售渠道,得付出点代价才行吧?”

    红姐被他盯得有点心慌意乱,强自镇定地回答,“你本来就是打算坐在家里卖的,有没有渠道……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呵呵,”冯君轻笑声,“可是……我的要害被你攥住了啊。”

    “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红姐没好气地瞪他眼,“说事就往下三路走,有意思吗?”

    “咦,什么下三路?”冯君眨巴下眼睛,很无辜地看着她,“你到底在想什么?”

    红姐真是受不了这家伙的流氓腔调,很干脆地站起身来,“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别撩拨我……反正你就多准备玉石吧,其他的交给我。”

    冯君看着她离去时的曼妙身影,微微笑,这时机……大概也差不多了吧?

    就在他老妈离开的第三天,徐雷刚鬼鬼祟祟地来到了别墅,“看看,冯大师,我给你弄来了什么?”

    他搞到了五十枚手雷,四十枚炮弹,以及……门迫击炮!

    “我这可是冒了大风险……你要真把这东西用在国内,咱俩就都死定了。”

    据他说,四十枚炮弹比较轻松,手雷是他托了三个人,才凑出了这么多,迫击炮最神奇,是他收购了门废旧的迫击炮,换出来的这门,耗费了好大的人情。

    别的都好说,就是这门迫击炮,换炮的那位也担了天大的风险。

    “你放心好了,”冯君笑着发话,“你要的功法,我会帮你争取的……我还有好几千万在你那儿放着呢,你担心个什么?”

    就算有几千万……也不能买命啊,徐雷刚心里暗暗嘀咕句,不过上句话,他倒是很开心,“那功法的事儿,就拜托您了……对了,还有锻体丹吗?”

    前几天,他已经将最后四分之的锻体丹吃了下去,身体感觉相当明显,不但开始变瘦了,精神头也十足,很多熟悉他的朋友都在问,他选择了什么减肥方式。

    徐雷刚只能笑着回答,“锻炼,持之以恒地锻炼……相信我,你也可以的。”

    但是这扯淡的话,他自己都不信,锻体丹才是真正的功臣,最近他在床、上的威风都大增,家庭生活煞是和谐,就算减肥再怎么成功,总不能帮助他提升X能力吧?

    所以他希望,能再获得颗锻体丹——这玩意儿真是好东西。

    不过冯君摇摇头,“别说我没有,有也暂时不能给你吃,将来你得到功法培养气感,也需要锻体丹辅助修炼……这玩意儿可不能多吃。”

    原来还不能多吃?徐雷刚先是愣,然后狂喜地点头,“好的,没问题,我听你安排。”

    他哪怕再不晓事,也知道个事实:冯大师若不是有意帮他争取功法,何必这么说?

    反正就算他不看络,也知道“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

    两人正说着话,冯君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红姐,“王为民因病取保出来了……”

    冯君默然,好半天才轻哼声,“好了,我知道了。”

    “我已经找关系施加压力了,”红姐叹口气,很无奈地发话,“不过聚宝斋是下了大力气,这种事儿……也不合适找级别太高的人施加压力。”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