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何谓公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二爷在修炼方面,实在算不上有多么妖孽。

    他虽然是武师,但是修炼的天赋,真的比不上同族的另外两位。

    也就是赵家堡底蕴比较深厚,超出其他村子很多,而且他多少算个小天才,所以能晋阶武师。

    结果到了眼下这把岁数,他依旧是初阶武师,再往上发展也没啥指望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帮着守护家族的基业。

    郎震比他年轻七岁,晋阶武师比他还要早些,战力更不是他能比的。

    不客气地说,独狼要是有他这资源,现在最少也是阶武师,高阶武师也不是不能想。

    而郎震旦晋阶阶武师的话,绝对敢挑战高阶武师,不像这赵二爷般,都没胆子跟功力未复的独狼单挑。

    能晋阶武师的,都是相当了不得的,但是同样的处级干部,靠着祖上余荫混上去的,和靠着自身能力拼上去的,那能样吗?

    赵二爷的战力,真的很般,但是他也有自己长处——有眼力!

    这么多年的武师做下来,他的眼光不是般人能比的,须知,再菜的武师也是武师。

    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眼看出,独狼的修为没有全复,只是在武师的门槛上晃悠。

    听到指风的呼啸,他的脸色就是变,心暗叫声“苦也!”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想再做出什么都晚了,就像他出手对付邓老二,邓家老二招式已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这种境界上的压制,造成的碾压效果,真的令人很容易生出无力的感觉。

    赵二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收玉石的商人,竟然是这四人修为最高的,忍不住惊呼声,“阶武师?”

    他也只来得及喊出这四个字,对方这道指风,正正地击了空的布带。

    前说过,般而言,初阶和阶的武师,在内气外放上,发挥不出太大的威力——大部分武师甚至都使不出这样的手段。

    只有晋阶高阶武师,甚至先天高手,才会有兴趣在这种手段上下功夫。

    冯君的指风,威力也不算很大,不过是能凌空击穿四五个厚的玻璃,但是在这个位面,已经算得上阶武师里等的强悍了。

    直接出手击向对方的话,他认为自己未必能破了对方的防,而且也不能有效的救援邓老二,所以他出手,冲的就是对方的布鞭。

    鞭子本来就是柔软的,布制作的鞭子,更是柔软,哪怕这布匹是坚韧异常。

    赵二爷是使鞭子的高手,并不怕别人格挡鞭子,他在出手的时候就想好了,这姓邓的小子若是敢出手挡格的话,他正好顺势将人捆住,拖拽过来。

    他唯没想到的,就是对方竟然有个阶武师,还擅长使用指风。

    要知道,赵二爷驱策鞭子,也是要将内气灌注在其,才能做到如臂使指的。

    对方内气外放,指风重重地击打在鞭子上,在这瞬间,他注入的内气就被打断了,鞭稍奇快地荡了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地砸向他的胸口。

    没办法,鞭子就是这么难玩,虽然是装逼利器,但操控起来太难了。

    赵二爷玩鞭子多少年,上次遭遇如此狼狈的时候,还是二十多年前——那时候他尚未晋阶武师。

    更糟糕的是,他的鞭子本来是腰带,鞭稍顶端,系着块巴掌大小的扁圆型玄铁铁牌。

    这铁牌平时他系在腰间,有点类似于地球界的皮带扣,看起来是装饰,但是事实上,他的腰带挥动起来,铁牌的杀伤力并不小,般人不小心擦着,就有极大可能骨断筋折。

    尤其他还是使用玄铁制作的铁牌,极为坚硬和沉重。

    看到铁牌荡回来,赵二爷下意识地闪动下身子,若是搁在二十多年前遇到这种情况,他会选择直接放弃鞭子,自己身形暴退。

    但是现在,情况不允许了,他不能随意丢掉自己的武器——身为武师,尊严还要不要了?

    而且他的身边,也都是赵家子弟,他还要考虑,不能误伤了他们。

    所以,他边躲避,边拼命输出内气,尝试重新控制鞭子。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那铁牌迅猛无比地砸了回来,重重地砸了他的右胸。

    就这么击,撞得赵二爷眼前黑,胸口闷,好悬没背过气去。

    紧接着,邓老二的剑,就重重地斩向了那名欺负小女孩的年轻人。

    年轻人是名阶武者,倒也有几分胆色,不躲不让,抽出腰间的砍刀,就迎上了长剑。

    然而下刻,他的身子就是震,手的砍刀被斩做了两段。

    邓家两名公子的兵器,全部是邓总镖头重金求来的,不能说是绝世珍品,但总是比大多数兵器强很多。

    赵家人的兵器,也不是很差劲儿,并没有差到了挡不住对方剑的地步。

    问题的关键在于,邓老二在暴怒之下,使出了全身力气,劈出了这么剑。

    这种毫无花哨的硬拼,硬生生地将柄不错的精铁短刀斩断。

    总算还好,此人借着对方的力气,快速后退两步,避过了当头斩下的长剑。

    邓老二招得手,更不多话,身子往前蹿,手腕翻腰间发力,长剑自下而上斜挑对方,竟是跟着追杀了过去。

    “慢着!”有人大喊声,两个年轻人从两边夹击了过来,想要救下自己的族人。

    “混蛋!”有人冷哼声,两道白光击向这两人,却是郎震终于出手了,他欠起身子,抖手打出了两支袖箭。

    这两人见状,慌忙躲避,但是独狼的袖箭,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躲过的?

    眨眼,人手臂箭,人肩头箭,两声惨呼响起。

    郎震面前的两名高阶武者见状,拔出短棍和长剑,齐齐攻向郎震。

    “找死!”声冷哼之后,又是两道指风打了过来。

    这二位可是比赵二爷警醒多了,听到这声冷哼,想也不想,拖着兵器向后暴退。

    这有准备和没准备,还真是不样,两人奇迹般地躲过了这两道指风。

    与此同时,木屋里走出人,此人年纪轻轻衣着怪诞,头发非常短,怎么看怎么别扭,手上还拎着根造型怪异、端加了木托的铁棍。

    冯君走出屋子来,也没理会在场的这些人,而是走到了小女孩儿旁边,沉声发问,“菲菲,胸口疼不?”

    他不是那种特别喜欢小孩子的人,不过菲菲的坚强和自立,他比较欣赏。

    菲菲摇摇头,又咳嗽两声,咳出了两团鲜血,勉力笑着回答,“没事,不要紧,我习惯了。”

    直到这时,赵二爷的视线才恢复了正常,他左右扫视眼,当机立断大喊声,“住手!都给我住手!”

    旁人闻言,都住手了,邓老大和郎震只是为邓老二压阵,也不会主动出手。

    但是邓老二怎么可能听他的?他挥动着长剑,追着那阶武者猛砍。

    然而,对方的实力虽然较差,可是专心致志逃跑的话,追的人还真没啥太好的办法。

    可是赵二爷见状,真的是气不打处来,他看了那短发年轻人眼,气呼呼地发话,“阁下若是再不约束手下人,就莫要怪我无礼了。”

    冯君斜睥他眼,不屑地哼声,“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说话……凭你也配?”

    他是个刺头,但也没乖戾到这种地步,不过他向信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对方既然跟郎震说怪话,也就不要怪他还击了——你不给我的人面子,我何须给你面子?

    赵二爷直气得睚眦欲裂,大喊声,“赵家子弟,给我拦住这厮!”

    “我看谁敢!”郎震阴森森地发话,“敢动手者……死!”

    赵二爷气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独狼,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管哪个位面,都存在这么种人,只看得到别人对自己的恶意,却从来不想,自己做过些什么。

    郎震见这种人多了,倒也不怎么生气,只是懒洋洋地发话,“他俩在公平单挑,谁敢出手,谁死!”

    “公平单挑?”赵二爷气得都快炸了,“高阶武者追杀阶武者,你跟我说公平?”

    郎震慢条斯理地发话,“你家阶武者单挑七岁小女孩儿的时候,也没觉得不公平吧?”

    他这话着实呛人——什么叫“阶武者单挑七岁小女孩”?

    但是赵二爷根本不以为意,他愤怒地大喊,“这小女孩儿是你们的人吗?那是我止戈县的人,我们止戈人内部的事情,轮不到你们多事!”

    这种逻辑实在太混蛋了,但是偏偏还有市场,很多地方的人,都有类似的逻辑——止戈,是止戈人的止戈!外人死开!

    郎震没兴趣跟他斗嘴,所以很干脆地表示,“菲菲是我们雇佣的,现在是我们东家的人。”

    赵二爷闻言,顿时愣住了,这个位面,可没有雇佣童工说,七岁的小女孩儿,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拾柴火、放牛、割猪草……

    但他还是不能忍受事情如此不受控制,“先停下来,有话慢慢说。”

    就在这时,个声音悠悠响起,“你再多说个字,我就杀了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