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对手跪了(三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君也不敢多看叶清漪,就待了秒钟,然后退出了微信,堪堪躲过先天高手的掌,毫不犹豫地又退出了修仙空间。

    来到现实社会,他点着了雷管,眼看着即将燃到尽头,他再次进入了修仙空间。

    他冲着空的先天高手,狠狠地抛出去了手的炸药包,然后又进入了微信。

    原本,他是想买个防爆盾牌啥的,躲到后面算了,但是再想想,两公斤的TNT,真不是那么好玩的,还是躲过这波爆炸的好。

    微信的摄像头里,小叶子双手托腮,还在那里发呆。

    又待了两秒钟,冯君再次退出微信,才出现在修仙空间里,就觉得脚下的土地阵颤抖,耳边也响起了爆炸的回声。

    他顾不得看别人,目光盯住了空的先天高手,却发现那厮正在被爆炸的冲击波抛向远处。

    在罗大人的眼,对方只是消失了那么瞬间,再出现的时候,手上已经多出了个奇怪的东西,向着自己投掷了过来。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瞬间就判断了出来,所以他的第反应是:要不要逃走?

    然而,虽然他很想逃走,但是终究在尘世里呆得太久了,身为先天高手,做惯了人上人,就算知道对方不好惹,却无法彻底地丢掉那份矜持:别人看到我亡命而逃的话,面子何在?

    只迟疑了那么瞬间,那东西就砸了过来。

    他刚刚全力击出了掌,然后就是冯君想的那样,只顾着惊讶了,竟然没有做别的准备。

    这时再让他全力击出掌,那是不可能了,仓促之间,他又是掌扫向那物事,威力却只及刚才的半。

    当然,哪怕是仓促击,也是先天高手出手,那威力不是般人能及得上的。

    与此同时,罗大人还稍微地往旁边避让了下,为了保持形象,他没有避让得太远,但终究是让了让。

    事实上,他有向前欺身、捉拿住对方的想法,须知仙人的近身战斗能力,未必比得上先天高手,而纯粹论武修的话,对方不过才是个阶武师。

    不过,到底要不要出手,他还在犹豫,刚才他的出手,可以说是不知者不罪,可是现在还要强行出手,那就是赤、裸裸的恶意了。

    反正这个取舍,是比较艰难的,他打算看下对方的手段,再做计较。

    然而他怎么又能想到,对方掷出的,竟然是杀伤力巨大的爆炸物?

    当雷管起爆的时候,他就意识到糟糕了,刚才那记爆炸,他是亲眼看到的,动静似乎大了点,但是威力嘛……也就是那么回事。

    这次,面对自己这个先天高手,对方使出的依旧是类似手段,他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威力绝对会比刚才那下大很多。

    然而此刻再做出反应,那是真的来不及了,雷管引爆TNT,是要多快有多快,罗大人甚至没有理顺刚才的思路,脑只出现“坏了”两个字,更大的爆炸就发生了。

    哪怕他是先天高手,哪怕他已经运气护身,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也只能跪了。

    强大的冲击波,根本不是他运气能扛得住的,而且他身在空,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所以直接就被炸飞了。

    他甚至没有发现,冯君又消失了秒钟,堪堪地躲过了这次爆炸。

    罗大人的身体在向后抛飞,事实上,他的体内也受到了重创,虽然他已经运气护身了,但是TNT爆炸的冲击波,能让普通人外表完好无损,体内的骨骼震得稀烂。

    他心里非常清楚,只此击,自己回去就要闭关休养了,没有三五年时间,休想恢复过来——仙人果然就是仙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主意的。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吖~

    随后,他的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撞了地面下之后,又弹起落向远方,这么弹了三次,才降下了速度,又滚了两滚,终于不动了。

    罗大人想爬起来逃走,怎奈时间浑身酸软,竟然无法直起身来。

    他艰难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距离自己不远处,是赵家堡的村民,不少人也被这次爆炸震得跌东倒西,身子晃晃悠悠,无法保持平衡。

    他心里又是惊:我竟然被炸出了这么远?

    他身在空,确实被抛飞出去很远,连上三次反弹,里地都不止。

    下刻,他只觉得眼前花,却是那名会仙术的阶武师落在了自己面前。

    里多地的距离,对于武师来说,真的是转瞬即至。

    罗大人勉力挤出个笑容,想要出声解释下,怎奈嘴巴才张,就噗地喷出口鲜血。

    冯君拔出腿上的狗腿刀,面无表情地刀斩了下去。

    此人是先天高手,他必须趁着对方虚弱的时候,结果了其小命,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然而刀斩在对方的胸腹,狗腿刀竟然高高地弹了起来——竟然破不了防?

    倒是罗大人受此震动,噗地又喷出口鲜血来。

    冯君的目光上移,转到了对方裸露的脖颈处,时间有点迟疑——砍头好不好?

    他没什么道德洁癖,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砍掉个活人的头,总感觉手段有点血腥,也不知道是不是符合这个位面的认知。

    就像他认为,自己剃个短发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就是十足的另类。

    好吧,必须承认,其实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狗腿刀,是不是能破了对方脖颈的防。

    罗大人却是长出口气,他身上有防具,至于脖颈处,则是他练气的个法门,普通刀剑难伤,正好在此时,他又想起来——对方所持的似乎都是普通兵器,没有神兵利器!

    然而他这如释重负的口气,却是彻底惹恼了对方。

    冯君冷冷地看他眼,抬手,从背后掣出根米多长的长刺来。

    罗大人见到这根长刺,眼睛顿时张得老大,骇然地发话,“饶命!”

    他才说对方没有神兵利器,人家就拽出了件罕见的物事,虽然不算兵器,但是比神兵利器点都不逊色——这是灵猬的刺!

    罗大人曾经参与绞杀过两只灵猬,对此物是再熟悉不过了,事实上,他甚至能分辨出,对方手上的灵猬刺,气血远胜于普通灵猬刺。

    也就是说,人家的灵猬刺,不是捡的灵猬射出的刺,而是活生生从灵猬身上掰下来的!

    想要做到这点,得有怎样的实力?

    怪不得人家没有神兵利器,根本就不需要嘛——有摩托在手,还要什么自行车?

    正是因为认出了灵猬的刺,罗大人根本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边喷血,边出声求饶。

    冯君的手向下挥,长刺扎向对方的脖颈,面无表情地发话,“你刚才使出那掌,可曾想过要饶我的命?”

    杀人者,人恒杀之,冯某人从来没有那些妇人之仁。

    罗大人情急之下,顾不得多说,使尽全身力气,翻了个身,嘴里大喊,“xian……”

    他想喊破对方的身份,说“仙人饶命”,但是才喊出多半个字来,柄长刺自他的后脖颈刺了进去,自前脖颈穿出。

    罗大人的身体猛地痉挛下,两条腿没命蹬,没了生息。

    冯君拔出长刺,冷冷地四下扫视眼,这才发现,刚才的TNT爆炸,将他原本立身的地方,炸出个浅浅的坑来,而他身边不远的郎震和邓家兄弟,正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郎震稍微好点,邓家兄弟的眼耳口鼻之,正汩汩地流出鲜血,显然也是被爆炸波及得不轻。

    跟他们对战的初阶武师,也好不到哪里去,手的长剑拄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嘴角有鲜血流下。

    大腿出血的高阶武师要好很多,他距离稍微远些,七窍倒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此人眼的惊恐,那是挡也挡不住,躲在边根本不敢做声。

    简而言之,TNT炸药包爆炸,所有的局部战斗,全部停了下来。

    而赵家堡的两百多号人,站在那里呆若木鸡,没有个人敢乱动乱说话。

    冯君迟疑了那么几秒钟,就双腿蹬地面,手持长刺,直取那名高阶武师。

    只要能杀掉此人,其他人就是毛毛雨了,两名初阶武师,名受伤,名是赵家堡的赵二爷,还有名阶武师,已经被他的手雷炸飞,就算没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只有这名高阶武师,虽然大腿枪,但是看起来,还具备定的战斗力。

    他的想法没有错,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才蹿出去不足百米,那名高阶武师直接扔掉了手的兵器,双手高高举起,嘴里大喊声,“大人饶命,我降了!”

    冯君闻言,顿时就是愣,然后愕然地侧头看向郎震,眼是浓浓的不解——尼玛,还可以投降?说好的武修的尊严呢?

    郎震也知道,自家的BOSS有点不谙世事,于是轻咳声,“他尚未单膝点地,可以杀之……”

    这个话听起来就是说……单膝点地投降的话,就不能杀了?

    这都是什么逻辑啊,冯君感觉自己有点懵圈,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再次扬起手的长刺。

    “我降了!”高阶武师没命地尖叫声,单膝点地跪下。

    (三更到,月票涨得实在有点慢,大声召唤。)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