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仙人,活的!(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田家高阶武师的担忧,冯君倒是没在意——他有退路在。

    正经是,他很好奇,这厮为什么会这么说,于是他淡淡地问句,“你有什么建议?”

    高阶武师见他发问,勉力挤出个笑容,“田家愿意为神医出力,向赵家堡施加压力,还请神医给我们个赔罪的机会。”

    他并不知道对方为何是神医,但是既然独狼这么叫,他也就如此称呼。

    冯君大有深意地看他眼,“施加压力……这就算你们对我的赔偿?”

    “当然不是,”高阶武师赔着笑脸发话,“神医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便是,田家无有不从,至于说赵家堡,他们不自量力地挑衅神医,导致我田家子弟丧生……”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微微眯,阴森森地发话,“我田家本来还要找他们算账……若是敢不听我田家的话,赵家就等着哭吧。”

    要说田家的底蕴,比赵家强多了,虽然他们不是止戈县本地的,但是邻县的,旦行动起来,这点地域差别,基本上可以无视。

    对于这种上杆子的巴结,冯君可以欣然笑纳,不过,怎么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呢?

    他想想,皱着眉继续发问,“既然此事易办,那你此前还要告诫我们说,赵家可能动用官府的力量,这算是……强调下你田家的不凡?”

    高阶武师的嘴角,不引人注目地抽动下:田家做人情,你也得让我们做到明处吧?

    要不然,凭什么让你领情呢?

    当然,他肯定不能这么说,于是只能讪讪地笑,“这个……我们只是想让神医,感受到田家悔过的诚意,也证实下自己的价值。”

    这个理由,冯君倒是能够接受,哪怕是失足妇女做生意,也得先挤挤沟露楼大腿啥的,体现下自身价值不是?

    然而,他看眼那名枪倒地的初阶武师,又生出些疑惑来,“田家可是死了族人,还是武师,你真的可以不计较?”

    这个位面相当看重血缘亲情,若是族人被杀没反应的话,会严重影响家族凝聚力。

    高阶武师嘴巴张,才待说话,郎震重重地咳嗽声,“咳,你想明白再说。”

    这位侧过头,不满意地看向独狼,我说话,轮得到你警告?

    他皱着眉思索了十来秒,看向独狼的眼神,才变得柔和些,“族人的死,我们当然很痛心,可这件事怨不得神医,真要怪,也只能怪我们利令智昏有眼无珠,惹了不该惹的人。”

    冯君若有所思地看看他,又看看独狼,轻咳声,“好了,起身吧,该治疗的治疗下,老郎你打扫下战场。”

    高阶武师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先查看了自家那名初阶武师的伤势,然后取出丸药,喂对方服食下去——他是田家顶尖的存在,使用的丸药,比族其他武师要强些。

    安顿好了族人,他又走上前请示,“神医,我可以协助打扫战场吗?”

    冯君淡淡地看他眼,“打扫战场这种美差……你觉得我可能交给你吗?”

    打扫战场不但是郎大妹最喜欢的,也是所有的武修都喜欢的,尤其是现在,场里可是躺着名先天高手呢,身上绝对少不了好东西。

    高阶武师意识到这点,也忍不住颤抖下:若不是见机投降得快,我现在也是躺在那里,身上的财物,大概也会成为别人的战利品吧?

    他讪讪地笑,“神医,我只是想帮忙而已,您若是需要财物,我田家可以提供。”

    “唔,对了,我还没有要赔偿呢,”冯君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走到边,选块石头坐下,又摸出卷烟,用打火机点着。

    他惬意地深吸口卷烟,慢条斯理地发话,“说说吧,田家有什么能令我动心的东西?”

    他已经隐约猜到,对方为何前倨后恭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独狼才会警告对方——你小子不要乱说话啊。

    事实上,他猜的点都没错,这名唤作田阳猊的高阶武师,也看到了冯君在战斗,瞬间消失的情况。

    注意到这幕的,总共只有罗问道、田阳猊和郎震三人。

    赵家堡的人不在场,离得太远了,而且战斗场面非常混乱,兔起鹘落的,他们看不清。

    而场战斗的人,也都在亡命地捉对搏杀,不克分心。

    比如说,邓家两兄弟双战名初阶武师,哪里敢走神?

    田阳猊能注意到冯君,是因为他腿上枪,没命后退,生怕对方再来枪。

    而郎震注意冯君,就更正常了,他的对手被冯君击退,他获得了宝贵的休息时间,自然要关注神医的动向。

    闲话少说,当田阳猊发现,对方竟然能凭空消失的时候,他的反应跟罗问道模样,只觉得背心凉,豆大的汗珠瞬间就冒了出来:尼玛……这是仙人?

    对于别人在仙人遗泽里得到的机缘,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出手抢夺,但是,人家已经修炼有成的话,他是绝对不敢下手的。

    对方消失的时候,田阳猊心还有些侥幸心理:万只是种古怪身法呢?

    但是冯君在瞬间又现身了出来,并且抛出了件物事之后,田阳猊毫不犹豫就向后暴退——仙人,绝壁是真的仙人!

    他的修为本来就很高,后退得又快,所以TNT的爆炸,对他的伤害还真的不是很大。

    然后,他又见证了先天高手的陨落,震惊之余,心还忍不住要吐槽下,翻译成地球话,大致的意思就是——有灵兽的刺,却非要使用凡俗兵器,您这么装逼,会被雷劈的!

    等到冯君向他冲过来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投降。

    这不是怕死不怕死的问题,跟勇气也无关,他最担心的是田家的下场——冒犯传说的仙人,死全家很正常,而且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事实上,在这个位面里,只要不是不共戴天的大仇,投降也不算是多么耻辱的事情,打不过了,那我就认栽了,并不是每场冲突,都要打个你死我活,才算分出胜负。

    没错,很多时候,这个位面也讲究适可而止,就是郎大妹的那句话了:再坏的规矩,也总比没有规矩好。

    所以认输或者投降,都是单腿点地,意思下就是了,而不是屈辱地双膝跪倒。

    田阳猊认输了,但是田家另个武师,还是有点不服气:死人了啊,咱老田家啥时候吃过这种亏?

    直到他狠狠地瞪了眼过去,那为才服软——应该是事出有因吧?

    简而言之,为了保住家族,田阳猊毫不犹豫地投降了,投降之后,他就又生出些希冀来,好不容易碰到仙人了,活的!为什么不为田家争取份机缘呢?

    然后,他就受到了郎震的警告,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怪不得独狼鞍前马后地服侍这位,原来也是有同样的想法。

    这种心态他能理解——简直太能理解了,于是他果断地选择装聋作哑。

    仙人来到俗世,最讨厌什么?当然是讨厌凡人的纠缠,搁给是他,他也烦。

    听到对方问自己家里有什么,他仔细想了想,很悲哀地发现:还真没什么可以打动仙人的东西,唉,枉我还觉得,田家在世俗界,发展得已经不错了呢。

    跟仙人相比,简直什么都不是嘛。

    他考虑了半天,终究是不敢拿普通的黄白之物来亵渎仙人,而田家虽然也有那么点关于仙人的信息,他又不敢随便道出,所以犹豫下,只能硬着头皮发问,“您想要点什么?”

    冯君皱着眉头想想,沉声发问,“你家有灵石……仙晶吗?”

    在凡俗社会里,仙晶是禁忌话题,但是不管什么样的社会,特权阶级都是客观存在的,旦到达了某个层面,有些禁忌话题,也能谈论二。

    田阳猊并不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谈论这个话题,也不意外对方的发问。

    不过,田家确实没有这东西,他只能苦笑声,“这个真没有,家里没有先天高手的话,就算有仙晶也保不住。”

    冯君的眉头微微皱,“连仙晶都没有,那你家真的没什么东西了。”

    “我能帮着您收集这些滑石!”田阳猊慌了,忙不迭地叫了起来,“以阁下的尊贵,何必把心思放在这种区区小事上?我田家愿意代劳!”

    见到对方提出的是这种条件,冯君也有点扫兴——你家就没有别的修仙物品了吗?

    可是这问题,他还不能直接问,只得摇摇头,意兴索然地发话,“我不会无休止地收石头的,你想帮着收,那也随你,不过……因为你们的到来,我的房子塌了,给我重修几间。”

    盖……盖房子?田阳猊听到这话,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你跟我提的,是这种小要求?

    就连田家,也不会把盖房子当成什么大事,只有升斗小民才会在意。

    不过转念想,他又释然了:人家可是仙人啊,仙晶这种东西,没准人家也不会很在意,就跟我们看待盖房子样。

    正经是我们田家,在人家的眼里,估计也是升斗小民,才会把仙晶当回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