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私下论排名(三更求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然而,就算田阳猊摆正了态度,把自己当做了升斗小民,他还是有点不想盖房子。

    于是他尝试着出声劝解,“这里盖房子没问题,但是有点过于荒凉了,若是阁下不弃,田家愿意为贵客提供居所,在这里收滑石的事,交给我们就好了。”

    说白了,他还是想将仙人请到自己家里,也好时时刻刻供奉。

    所谓关系,可不都是走动出来的?古今皆然。

    但是冯君又怎么可能占他这种便宜?这里固然是荒郊野外,但是……动静小呀。

    他有巨大的秘密,在他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之前,不可能让别人知晓。

    如果再吸引几个先天高手过来,他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今天那个罗问道,他对付得就相当侥幸,别看他最后赢了,但那是他冒险赌对了,错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下次遭遇先天高手,他猛然消失,对方若是想也不想就暴退的话,TNT也不管用不是?

    说来说去,他对付顶尖高手的办法太少了,这种现状,短期内不可能发生根本改变。

    他倒也考虑过,再回现实社会之后,想办法出趟国,缅甸、非洲甚至是东,那些战乱纷频的国家,买些威力巨大的热兵器。

    此前他是着急摸索奇遇,也着急赚钱脱贫,顾不得考虑出国,但是现在的话……看起来也没啥出去的必要了,高阶武师在几十米的近距离内,都扛得住七点六二毫米的子弹!

    先天高手的话,那起码得反器材枪才行吧?

    然而他心里非常怀疑,就算费尽千辛万苦,弄来了反器材枪,也未必打得先天高手。

    这个位面的修者,不但防御高,敏捷也高,再加上远超地球人的感知能力,他没有理由对反器材枪盲目自信。

    因为这种种考虑,冯君认为,自己目前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好点,不要去别人的地盘。

    至于对方怀疑他是修仙者,他不会很介意,事实上,他很喜欢这个美妙的误会,只要别人不公开讨论他的仙人身份,他也乐得装聋作哑。

    疑似仙人的身份,能带给他太多的便利。

    所以他很干脆地发话,“我只会在这里住,你就直说吧,多长时间能帮我建好房子?”

    见他的声音变得冷厉了起来,田阳猊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三天……三天时间可以修建好木屋,十天之内,修建好滑石房。”

    玉石……做的房子?冯君闻言,也是颇有点意外,哥们儿倒是看过红楼梦,但是真没想到,自己还有“白玉为堂金做马”的天。

    他微微颔首,“那就十天好了,无须用木屋过度。”

    他是吃惯了苦的,撇开在地球界的日子不提,只说在戈壁滩和河谷里,他就独自生活了好几个月,那里的条件,可是比这里恶劣多了。

    “谨遵阁下吩咐,”田阳猊恭恭敬敬地回答,心的些疑惑,至此也有了答案:身为仙人,竟然如此地低调,难怪我们这次会撞正大板。

    冯君吩咐完,也懒得搭理他,走到没勒顶的房屋旁,开始检查发电机的好坏。

    田阳猊摸出个海螺般的东西,大约有半个拳头大小,走到了郎震身边。

    郎震刚刚打扫完战场,心情不错,侧头看眼此人手上的物事,眉头微微皱。

    他当然识得此物,乃是传递消息用的传音螺,但是无法传递语音,只能传递声响。

    传音螺是公母相伴,公螺可以发出声响,般的人耳听不到,只有母螺听得到。

    此物价格昂贵,只有比较大的势力才会使用,通常用来示警,通过事先约定的螺声长短,来传递不同的消息。

    郎震看到此物,很不客气地发话,“神医对你们开面,你最好能懂得珍惜。”

    “这是必须的,”田阳猊的双眼,笑得眯成了条缝,“我这不是知会你声,要跟其他人联系了?”

    知会我?独狼秒懂,于是眼睛眯,好奇地发问,“你在周边还有接应?”

    传音螺传递消息很隐蔽,但是距离有限,开阔地带也不会超过二十里地。

    “有备无患嘛,”田阳猊笑嘻嘻地回答,“做事要留点后手才好,你走镖的时候不也样?”

    郎震深深地看了他眼,“田家能走到今天,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佩服!希望你们能直这么走下去。”

    这话可不仅仅是恭维,田阳猊听得很明白,尤其是后半句,警告的味道很浓。

    所以他点点头,很光棍地表示,“我明白你在意什么,在神医原谅我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宁愿做个人质,所以才要别人通知田家,尽快派人来给神医盖房子。”

    独狼见他说得明白,于是也微微颔首,“盖房子是方面,最好尽快把赵家堡的事情解决了,我想,你和我……都不希望神医不开心,对吧?”

    田阳猊笑了起来,笑得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没错,谁让神医不开心,咱们就让他伤心。”

    两人含蓄地交换了意见,下刻,田阳猊就拿着传音螺吹了起来。

    不多时,远处有两匹快马驰来,低声跟田阳猊说了几句,然后将死去的初阶武师的尸体放在马背上,转身又疾驰而去,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不豫之色。

    郎震眨巴下眼睛,不解地发问,“族人死了,你家人怎么不生气?”

    田阳猊看他眼,淡淡地发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要是公平战斗而死,没什么需要生气的,等你的家族大了,你就知道了……太在意族人的生死,不是爱他们,是在害他们。”

    独狼眨巴下眼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这话说得对,成长总是要接受考验,太护着他们,只会让他们变得弱不禁风……你田家的家风真的不错。”

    田阳猊也不知道这话算不算奉承,只能苦笑声,“学艺不精,怨不得人,希望他的死,也能给族人个警示,不要总以为家族会护着他们。”

    就在这时,旁边有人插话,“你俩的话我爱听,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很多人以为,味护着就是爱,真是太可笑了。”

    却是冯君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其实他对这个话题,非常有感触,在他看来,地球界的现实社会,很多家长关爱孩子,都把孩子爱废了,将来成才不成才的不好说,起码目前就爱出了很多熊孩子。

    温室里长不出参天大树,孩子经历的磨练越多,才越能勇敢地面对生活。

    在这点上,手机位面的理念,更符合他的胃口——成长必须要付出代价,被呵护的成长,只能增加将来倒伏的概率。

    个家族想要长远发展,就必须硬起心肠,对族人经历的苦难,要选择性地忽视。

    就算是死了人,只要是公平地战死,族里也不会出头,这态度看起来有点冷血,不近人情,事实上,这才是生存的大智慧。

    听到他这么说,田阳猊眼珠转,笑着发话,“神医的感触似乎很多啊。”

    冯君倒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事实上,此刻他很有倾诉的**,“没错,我见过了太多被宠溺坏的孩子,偏偏那些家长,还以为是爱。”

    田阳猊干笑声,“其实也就是我们这些小家族,骄纵不起孩子,正经的大家族,资源无数,骄纵几个……倒也正常吧?”

    很显然,他以为冯君说的家长,都是仙人的家族,资源多了,当然就没太大的生存压力。

    冯君看他眼,很认真地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资源,而是种培养后代的态度。”

    说完之后,他转身离开了,田阳猊沉默片刻,才看眼郎震,试探着发问,“神医看起来,很反感骄纵啊。”

    郎震看着他,大有深意地笑笑,“当然是这样……要不然你以为呢?”

    人家为了磨练自己,专门出来在红尘历练,否则的话,你遇得到他?

    田阳猊耷拉下眼皮,思索了阵,大致也整理出了些头绪,然后抬眼发问,“对了……你怎么叫他神医?”

    “他的医术很高明的,”郎震正色发话,“我知道你在琢磨什么,不过我要先警告你句,若是你敢坏了我的机缘,今生我跟你田家……不死不休!”

    田阳猊笑了起来,笑容灿烂无比,“机缘?你的机缘,何尝不是我的机缘,我也不能多保证什么……公平竞争,输了的话,我无怨无悔!”

    “好样的,我就佩服敞亮人!”郎震抬起了独臂,竖起大拇指,笑着发话,“不怕告诉你,我现在的优势,可是比你大得多哦。”

    “多个师兄,对我来说无所谓的,”田阳猊的话,也是越来越露骨,“只要你不碍着我的事,我田某人自有报答。”

    照理来说,他身为高阶武师,这么跟初阶武师说话,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但是独狼是何许人?想当年,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近些年是有点颓废,但依旧有傲气藏在心里,“碍你的事?呵呵,你想多了。”

    田阳猊没有在意,他终究是大家族里出来的,身上有的不仅仅是草莽之气,他眼珠转,“既然是这样,你我何妨同心协力,先帮神医处理些俗务?以你所见……他现在需要什么?”

    独狼闻言,先是怔,然后才哭笑不得地看着对方,“原来你有的……不止是敞亮!”

    (三更到,大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