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妙手阁(三更求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为何事?二公子笑嘻嘻地发话,“七舅所为何事,我就所为何事。”

    他还要继续卖弄口舌,猛地见到对方的脸沉了下来,于是马上就打住了,“您在这里建造滑石房屋,动静这么大,我听说了,自然要来看看。”

    田阳猊无奈地翻个白眼:尼玛,原来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事实上,这消息就不可能不传出去,东华国总共才多少先天高手?死个就少个。

    而且,田家大张旗鼓地盖房子,也瞒不住人,哪怕地点是在止戈县的荒郊野外。

    别的不说,只要他们没有将赵家堡的人全部灭口,消息早晚就得走漏。

    于是,田阳猊找到了冯君,说明了情况,再次邀请神医去东目县做客。

    冯君继续拒绝,而且很好奇地发问,“这个虞家……你田家也惹不起?”

    什么叫“也惹不起”?田阳猊真的有点不高兴,说得我们田家很弱似的。

    可是转念想,就说他们遇到的几拨人吧,罗问道、神医、北园伯府……好吧,再加上虞家的话,就是四拨人了,都不是他们愿意招惹的。

    这么说来,好像田家还真不值得提,也就是能欺负下赵家堡之类的弱小势力。

    所以,他只能赧然地回答,“破釜沉舟的话,胜负也未可知,但是……目前还无此必要。”

    冯君倒是没在意他的窘迫,而是想到了另种可能,“目前已经有两家人不请自来,长此以往……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到这里?”

    田阳猊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他是真的不想别人分薄了他的机缘。

    闻言他也只能叹口气,“这个可能性,大约是有的,若想杜绝此类事情,倒也……不难。”

    “哦?”冯君饶有兴致地看他眼,“怎么就不难呢?”

    “神医授权我田家拱卫周边即可,”田阳猊的要求很明确。

    事实上,这块地的地契早就被他买下了,花的钱也不多,不过,如果神医不在这里驻足,这块地有屁的用。

    只有请神医留下来,地才会值钱,这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意思。

    所以他必须先把地送出去,然后再为自家争取拱卫的权力……听起来有点可笑是吧?但是没办法,这是争取仙缘必须要付出代价,别人家若是知道了,羡慕还来不及。

    当然,他也不指望自己的小心思能瞒过神医,“我田家愿意为您效劳奔走。”

    冯君默然,半天之后才叹口气,“算了,顺其自然吧。”

    他打心底里,很排斥田家的拱卫——如果那样的话,跟我住到你田家,又能差多少?

    然而,田阳猊却生出了些误会,他当然知道,仙缘不是那么好求的,不过这个时候,他想的是别的,“倒也是,谁有恶意……当瞒不过神医。”

    冯君时有点语塞,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种话。

    明显的杀意,我能感受到些,但是那些若有若无的恶意的话……你还真是高看我了。

    田阳猊却不知道他的尴尬,而是继续放飞自己的脑洞,“那么,如果这样的话,擒杀些有恶意的人,也是轻而易举的……”

    他越想越是兴奋,“如此来,神医可以很轻松地拿到些修炼功法……”

    喂喂,醒醒!冯君很无语地看着他:你看我像是那种钓鱼执法的人吗?

    不过,这也不失是个思路,前提是:他得能找出那些心怀恶意的家伙。

    这个活儿的难度,很高啊,须知世间最难测的就是人心。

    接下来的两天,夜市依旧不死不活地开着,没办法,地点和人流量上不去,如果没有出现什么变数,短期之内,这里根本兴旺不下来。

    倒是陆续又多了几家远来的商人,卖针头线脑杂货的,还有耍把式卖艺的。

    第三天夜里,下起了细密的小雨,夜市在亥初就散去了,其卖雨伞和蓑衣的收获不少。

    凌晨时分,冯君的院子里响起两声惨呼,眨眼的功夫,田家守夜的人就来到了院子门口,大声地发问,“神医,发生什么事了?”

    冯君拎着两个人走出院子,往地上丢,轻描淡写地发话,“进了两只小老鼠,你们审下,看是来自哪里的。”

    抓住的两人,都是初阶武师,不过这俩都有点名堂,属于那种高敏的武师,身法灵活落地无声,属于那种专做偷鸡摸狗的勾当的。

    不过他们就算再小心,也想不到冯君的院子里,竟然架设了电。

    细密的小雨,虽然有助于他们的潜入,但也增加了电的威力,其人不幸招。

    冯君正在屋子里边休息,边给自己充电,电流的变化,瞬间就惊醒了他。

    他的反应是如此之快,那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擒获了。

    郎震是在闭关,彻底稳固自己的修为,所以反应要慢点,等他出来,事情已经结束了。

    于是他也匆匆离开,去监督田家人审讯那两人。

    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他才回来,神情相当凝重,“那两人口风很严,不过我和田乐碰了下头,认为他们极有可能是妙手阁人。”

    田乐是田家的后起之秀,阶武师,目前负责此处田家人的调度和管理。

    不过最令独狼在意的,是那俩武师“妙手阁”的身份,这是个相当神秘的组织,擅长盗取各种物品,在整个东华国的名气都极大,但是偏偏的,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根脚。

    这个组织相当地难缠,只要是他们看上的东西,都要不择手段地盗走,甚至不惜杀人越货,所以名声也相当狼藉。

    郎震倒是不在意被人盯上,他在意的是,“此前妙手阁没有声张,现在他们也不报名号,那么,很有可能是妙手阁接了别家的委托。”

    妙手阁不但自己偷东西,也接别人的委托,盗取物品或者是打探消息,这种外接的业务,他们通常不会打出妙手阁的旗号。

    冯君听完之后,眉头微微皱皱,“你们很忌惮妙手阁吗?”

    “我无所谓,郎家没啥值得人偷的东西,”郎震摊双手,很光棍地回答,“妙手阁只是求财……倒是田家看起来有点头疼。”

    冯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起来,不好从他们口打听到委托者?”

    “妙手阁不会泄露委托人身份的,”郎震相当肯定地回答,“为了防止妙手阁前来救人,我建议……不如将这两人杀了。”

    杀了?冯君闻言,再次吃了惊,“这样的组织,应该很难缠吧,你不怕被报复?”

    “就说搏斗击杀的,报复什么?”郎震不以为然地发话,“妙手阁真敢出面找场子的话……哼,不知道多少人在打听他们的下落。”

    妙手阁是比较令人头疼,但是这么些年下来,他们不住地四处盗窃,也招惹了太多仇家。

    郎震真的是沙发果断之辈,看打听不出消息,就想要杀掉这二人。

    至于说人命关天,这么做是不是滥杀无辜?他表示……我才不会考虑那些无聊的事。

    冯君也不是什么滥好人,闻言就点点头,“那你看着办好了,他们昔年到处盗窃,令无数人家破人亡,杀掉他们,倒也是为民除害。”

    郎震得知他的态度之后,转身离开了。

    田阳猊昨天出去办事了,等他回来之后,得知自家杀了两名疑似妙手阁的武师,时间大惊,声色俱厉地发问,“你们……你们怎么能不等我回来?”

    田乐却是有点不以为然,“无非两个毛贼而已,杀盗匪需要理由吗?”

    这个位面的百姓,对盗匪是相当无情的,在物质匮乏的社会,强取他人的财货,基本上等同于间接杀人。

    在很多偏僻地方,抓了盗匪都不需要经官,直接打死就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当然,这仅仅是指外来的盗匪,要是本乡本土的人小偷小摸,那是另种处理程序。

    也正是因为如此,息阴城外,有人专门讹诈外地人,却也没有太多忌惮。

    “你们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田阳猊见他还敢还嘴,气得捶胸顿足地大喊,“妙手阁那是好惹的吗?万盯上咱田家了怎么办?”

    田乐并不因为对方是族老,就放弃自己的原则,那是对家族的不负责任。

    他据理力争,“偷盗时被人失手打死,妙手阁还要报复不成?”

    同时,他还不忘记强调,“郎震也说了,要处死他们的话,不能拖延太长时间……万被人知道他们没死,反而不好处理。”

    “郎震?”田阳猊越发地生气了,“你能跟他比吗?人家当然不怕,咱田家怕啊。”

    田乐的眼睛张得老大,胸口也起伏,“七叔,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比他年轻,修为比他高,比门户也强于他,我怎么就不能跟他比了?”

    “你不看看他跟着谁,”田阳猊悻悻地瞪他眼,心说人家仙人还会怕妙手阁?

    不过这时候,他再说什么也晚了,只能狠狠地跺脚,转身离开去找冯君。

    (第三更,月票榜已经掉到35了,大声召唤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