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五花八门的理由(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阳猊这话,就是要否认存在官府的授意了。

    豪强家族就有这样的底气,此事不管是不是县尊授意,只要县尊没有明说,我们就不认。

    官府有没有私下行事的可能呢?有,但那都是在朝堂、在州郡或者在府城,朝廷想要处理某些棘手的事情,为了不打草惊蛇,很可能采取些阴私的手段。

    但是在县乡级别,这种可能性还真是不大,这基本上是朝廷授官的最低层了,有什么问题,是不能当面处理的呢?

    总之不管怎么说,既然县尊没有摆明车马行事,田家就有理由不承认,顺便还能给对方扣顶帽子——你再坏官府的名头,我们可就要杀人了!

    至于说真相到底如何,这个……重要吗?反正你敢说,我们就敢杀!

    被擒获的男子闻言,顿时闭嘴了,这个道理他懂。

    然而他的胆怯,反倒暴露了他的根脚,郎震冷笑声,“连第二声都不敢喊,七爷……此人定然是攀诬县尊,不可不查。”

    这人听了,气得冷哼声,“我再说,你们就要杀人了,我这小命虽然轻贱,却也不想冤屈地死去,这难道有错?”

    “呵呵,”田阳猊轻笑声,摆手,“押下去审问,记得,不要让他说第二遍。”

    其实他心里也猜到了,此人当是假冒,若真的得了县尊授意,人家绝对有底气再喊遍。

    这便是江湖经验了:有官家撑腰的人,反应肯定不样——莫非他还敢真的杀人不成?

    十有九,田阳猊会再问句,“有种你再喊遍?”待对方再喊,他才会杀人。

    但是那么来,他心里就有数了,自己多半是招惹了县尊。

    反正这人肯定是有问题的,不过田阳猊有点奇怪:神医为何没点出此人?

    将人押下之后,他又侧头看向田家的侍女,厌恶地摆手,“吃里扒外的东西,带下去,大刑伺候!”

    “七爷饶命,”女子顿时跪倒在地,也顾不得地上的泥泞了,她苦苦哀求,“婢子若是做错了事,心甘情愿接受责罚,现在只想请七爷明示……婢子到底错在了哪里?”

    田阳猊也有点坐蜡,自家的侍女,能有什么问题呢?

    他下意识地看眼身后的房门,遗憾的是,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声音。

    显然,神医是不屑做出解释的,他也只能心横——屋里那位,是不可能有错的!

    反正不能让神医看了笑话去,他冷哼声,“还嘴硬是吗?看来只能让你失足落井了!”

    东华国里奴隶很少,仆人也不是主家能随意打杀的,不过对于田家这种豪强,有的是办法让仆人意外死亡,失足落井这种事,也不是次两次了——家族大,规矩就多。

    事后大不了赔点钱,若是死者没有家属,就更好处理了。

    侍女的身子在瑟瑟发抖,却还是在不住地叫冤枉。

    名田家的武者冷哼声,“你还有家人的,对吧?你的弟弟可还小。”

    侍女抖得更厉害了。

    就在这时,屋里传出声冷哼,“我就奇怪了,你们怎么能蠢到这样的程度?”

    郎震也在绞尽脑汁地分析,听到这话,眼睛猛地亮,“搜她!”

    旁边过来两个健壮妇人,开始上下搜身,搜了阵无所得,其名妇人拽住了侍女的衣襟,向两边扯去,竟然是想扒掉对方的上衣。

    就在此刻,另名妇人惊叫声,“哈哈,找到了!”

    原来,她在侍女的鞋里,竟然翻出了片小小的金叶子,钱的那种,合十块银元。

    这可是十块银元,小小侍女就算做十年工,也未必攒得下这么多。

    还用问吗?这侍女定有问题!

    后来大家才知道,此女是被那名年男人用黄金收买了,结果她被抓,那名年男子害怕了,夺路而逃,最终还是束手就缚。

    第个百人,抓了俩人,第二个百人,又抓了俩人,田阳猊有点受不了啦,“附近的细作,竟然有这么多?”

    然后,他又恭敬地发话,“神医,下次捉人,能否公布其罪状?以安人心?”

    冯君对此当然是不乐意的,事实上,除了手机上的信息,他没有太多的手段去甄别奸细。

    所以他只能通过装逼,来逼迫田家人发挥主观能动性。

    当然,装逼的感觉也是相当不错的,同时还是仙人身份的有力佐证。

    于是他哼声,不满地问句,“要不要我再帮你们审问呀?”

    那就更好了!田阳猊的脑,下意识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不过紧接着,他就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了脑后,只是讪讪地笑,“本不该劳烦神医的,我只是生恐无知者乱嚼舌根,扰乱这方净土,就不好了。”

    跟神医接触了这么长时间,田阳猊已经分析出了些细节,没错,他是有私心的,不想让别人发现神医的身份,但是,神医自己……似乎也不想被人叨扰吧?

    冯君听到这话,就有点不高兴了,“合着我帮你家鉴定奸细,反而是我的不是了?”

    田阳猊听他这么说,不敢再接话,心里却是在嘀咕:拜托了,这些奸细是冲你来的!

    不过,这样的念头,他最多也就是想想,打死都不敢说出来。

    郎震见状,主动出声发话,“七爷,神医肯出手相助,你感激还来不及,有些东西,就算神医想讲给你听,你也听不懂呀。”

    “这个倒是,”田阳猊点点头,既然有台阶了,他哪里还不懂借坡下驴?

    于是他笑着发话,“惟愿遇到不解难题之时,神医能赐教二,为我等愚钝之辈解惑。”

    冯君没有接这个话茬,屋子里陷入了片寂静。

    不过田阳猊不忧反喜——神医固然是没有应承下来,但是也没有反对呀。

    所以第三个百人的时候,冯君再次点出两人,田老七直接将人拿下去审问,根本不给对方任何的解释。

    其有人,是北园伯府的马夫,他拼命地喊冤枉,说你田家无权处置我。

    田阳猊却是冷冷地丢下句话,“只给你半个时辰,若不老实交待,就杀了你,倒要看看北园伯会不会为你这么个小喽啰,跟我田家翻脸。”

    这就是对神医无条件的信任了。

    不过到了第四个百人,田阳猊还是忍不住了。

    这次,冯君再次点出两个人,田老七将人拿下,心里就琢磨,神医是不是每次只能分辨出两个奸细,就听到神医又将郎震喊进了屋子里。

    独狼进去之后,马上就出来了,在群人面前走来走去,脸上的表情相当地怪异。

    猛然间,郎震出手了,张大直接罩住了人。

    田家的干人先是愣,然后忍不住聒噪了起来,“放开他”!“你要干什么”?

    被住的不是别人,正是田家的名初阶武师,名唤田乐潜。

    田家的人现在都知道了,神医在甄别奸细,但是无论如何……田家的武师不该是奸细吧?

    当然,家族大了,出现几个忤逆的家伙也不罕见,然而,这是武师,不是区区的武者!

    田阳猊见状,先是愣,然后阻止了族人的吵闹,转过头来,冲着冯君所在的房间深施礼,也不多说,不过那态度很明确:神医,这次无论如何,你得给我个交待呀。

    屋子里寂静无声,冯君并不出声。

    眼看着田家人再次聒噪了起来,田老七这个族老也有点控制不住的时候,郎震走到他的身边,低声嘀咕了句。

    “啊?”田阳猊顿时就愣在了那里,脸上青阵白阵,良久无语。

    “七叔,您得给大家个交待了,”田乐正色发话,身为田家在此地修为第二高的族人,此前他去协调“邀约”名册上的人,并不在场,不想才回来,就看到了这幕。

    他也知道,神医是难得见的高人,但是有些话,他却不得不说,“乐潜是三叔的独子,做事稳妥修为不俗,纵然有错,也要看看死去三叔的面子……敢问他错在何处?”

    他口的三叔,不是长支的,而是第五支的老三,三十年前田家遭遇磨难,有两名武师战死,武者更是死了二十多人,伤者无数,最终还是度过了磨难。

    这两名战死的武师,就有五支的老三,那时老三并无子嗣,不过媳妇倒是显怀了,后来生下田乐潜这遗腹子。

    家族之内,没有烈士之类的说法,但是毫无疑问,五支的老三,是为家族存续做出了大贡献的,他的独子,怎么能容人轻易冒犯?

    面对田乐正色的质问,田阳猊的嘴角抽动下,脸色变幻了好阵,最终化作重重的叹,“唉~”

    “七叔莫要为难,”田乐潜高声叫了起来,他人在,脸色也煞是难看,但双眸子炯炯有神,“乐潜我哪里有错,您只管说,只要是我的错……我肯定认!甘愿接受责罚!”

    他的眼满是怒火:若不是我的错,哼哼,少不得就要给我个交待了!

    田阳猊的嘴角又连着抽动几下,才狠狠跺脚,“你当真要知道?”

    不等田乐潜说话,旁边的田家人就聒噪了起来,“不光是他要知道,我们也要知道!”

    田阳猊咬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不该姓田,你本就不是我田家血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