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胖子救我(四更求保底月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海峰见到身边的小妞儿离开,讶异地看冯君眼,“这么浓的妆,你也能认出她来?”

    冯君意兴索然地摇摇头,“那是我们初班长,还时不时发朋友圈呢。”

    王海峰闻言,嘎嘎地笑了起来,“这倒是好事,老情人……你可以亲芳泽了。”

    “这恐怕够呛,”张伟端起啤酒来喝口,慢悠悠地发话,“这个场子的小姐不出台,人家要是不同意,你不能强行带人走。”

    他倒是没说演艺吧的背景,不过开这么大个场子,莺莺燕燕的“艺人”有三四十人,只为了自己玩得开心,这种老板简单得了吗?

    “也没带人的想法,”冯君轻叹声,“就是感慨世事无常啊。”

    张伟的好奇心起,又问了两句,才笑着发话,“这你就想多了,我跟你讲,别说这种演艺吧了,就算夜总会那些小姐,很多人白天也有职业……纹眉啦,美甲啦,都是幌子。”

    “不定都是幌子吧?”王海峰有点不同意这种说法,“我在夜总会里,可是还遇到过在银行工作的……那也能是幌子?”

    “银行也要看是做什么的,”张伟毫不犹豫地反驳,他是证券公司的,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外包的柜员,也可以是自称银行工作人员,那才能挣几个钱?”

    王海峰有点恼羞成怒,“那总也是份正式工作吧,能说是幌子吗?”

    “这种情况不太多,”张伟倒不否认这个说法,但是相较闷骚的王教练,他和李强才是真正的夜场老司机,“反正这些女孩儿不想让人知道她们是小姐,总要有个工作做掩饰。”

    他这话,说得旁边的小姑娘不爱听了,“哥,我们是艺人,比如说我就是艺校的,不是KTV的那种小姐,没她们那么乱。”

    “好嘞,我知道你是艺人,”张伟伸手,轻拍下小姑娘的赤、裸的大腿,笑着发话,“我们说的是夜总会的小姐……你真的是学生?”

    小姑娘不着痕迹地侧下身子——也就是素台,搁在夜总会里,要是连这点骚扰都受不了,客人可以翻脸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三人既然来了素台,想的也就是喝酒聊天,只不过干喝酒没气氛,有点歌舞陪衬,再有几个小姑娘撩拨下,也就是了。

    李晓滨的出现,让冯君心思恍惚了阵,连喝两瓶啤酒,又送了两个花环之后,还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正事上,“沈姐她哥那里,能弄得到炸药吗?”

    “这只有沈姐才知道了,”张伟摊双手,很无奈地发话,“这种内部操作,可能让咱们这些外人知道吗?”

    冯君灌大口啤酒,郁闷地发话,“我今天拒绝了沈姐,她这条线儿,算是断了吧?”

    “恐怕……还真是这样,”张伟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心里也清楚,那个女人有多么不好打交道,“其实我觉得,你俩还能再谈谈,反正她有钱,你俩能合作点别的项目。”

    “有钱?”冯君不屑地哼声,“她能有多少钱?”

    张伟闻言顿时语塞,我怎么就忘了,这位也是个不差钱的主儿呢?

    “唉,还是算了,”冯君叹口气,“我就不信了,死了张屠夫,就要吃带毛猪?”

    王海峰刚送了个价值五百的花篮上去,跟台上唱歌的小姑娘挤眉弄眼了半天,才侧头过来,大声发问,“你俩说啥呢?”

    张伟调笑他,“说你今天晚上回去跪主板还是键盘。”

    冯君则是问了句,“海峰,上次听嫂子说,她对泰国那边比较熟?”

    王海峰灌口啤酒,心不在焉地回答,“就那么回事吧,在普吉岛买了两套房子,时不时过去住住……你有啥事?”

    冯君眼珠转下,“听说泰国那边不禁枪,随便可以买得到?”

    这不是传说,而是确实是实情,那里的枪支管制,比美国还要松,只不过泰国是佛国,人们普遍不喜欢舞刀弄枪,打起仗来,经常被缅甸这种战五渣欺负。

    “买是买得到,不过得找到门路,”王海峰听到这话题,多少来了点精神,“而且泰国没有什么枪支来源,主要是缅甸人卖过去的枪,AK47、五六冲之类的这种玩意儿。”

    “去泰国买枪,倒不如去缅甸了,”张伟探过头来插话,“你们那红姐,不是在缅甸平趟?”

    “红姐可不沾这玩意儿,”王海峰笑着发话,“她走的是洪门的路子,司徒家的……”

    “敏煮党派啊,”张伟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在这种场合,这种话不能再说下去了——就算搁在络里,都不敢再写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冯君眼,“其实你还是想买炸药,是吧?”

    “算了,”冯君摇摇头,“这事儿容我再想想,我还就不信了,有钱还买不到东西……对了张主任,给说说最近股市的行情?”

    张伟才待出声,就看到个女孩儿匆匆跑进了卡座里,“冯总,我来敬你酒。”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离开的李晓滨。

    冯君看她眼,再顺势往后看,发现后面跟来了两个男人,心里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腹诽句:刚才还说“这位老板”呢,现在就知道我是冯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己曾经的班长,他微微扬下巴,“先坐下来。”

    不用他吩咐,李晓滨就坐了下来,而且是贴着他坐的,直接将坐在冯君身边的小姑娘挤到了边。

    小姑娘很不满意地看了她眼,不过最终是没说什么话。

    李晓滨身后的两名男子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从容得很。

    这二位的身高很走极端,高矮,高的过了米九,矮的才米六。

    矮个儿走进卡座里,视冯君三人如无物,直接探手抓向李晓滨,“臭婊子,还敢跑?”

    李晓滨使劲躲向冯君身后,嘴里没命地叫着,“胖子,救我!”

    冯君小时候很胖,严格说是长了张婴儿肥的脸蛋,初时候已经不胖了,但是班里有四个小学同学,就把外号带进了初班里。

    有意思的是,初的时候冯君其实很瘦,可偏偏地,这“胖子”的外号就不胫而走,大约是大家都处在叛逆的时期吧。

    冯君心里暗叹声,抬起手来,将对方伸来的手掌推开,淡淡地发话,“我说,这是我们的卡座,你走错地方了。”

    不说李晓滨现在做的是艺人还是小姐,也不说她跟这些人有什么恩怨,只冲“胖子”两个字,这件事他就管定了。

    在这个快餐流行的时代里,“情怀”这个词有点可笑,但不能因为可笑,而否认它的存在。

    “玛德,你找事是吧?”矮个子眼睛瞪,抬手指冯君,“给我老实坐着!”

    冯君却是缓缓站起身来,眉头微皱,“我这人做事讲究,下棋的时候,允许别人悔步棋……有种你再说遍?”

    这也就是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李晓滨是不是占理,否则的话,只冲“玛德”两字,他就可以考虑动粗了。

    “呦呵,你还来劲儿了?”矮个子眼睛瞪,胸脯挺,似乎就要动手。

    张伟有意调解,见状马上站了起来,“哥几个,有啥事好好说……都是出来玩的。”

    “边呆着,没你的事儿,”矮个子指张伟,大喇喇地发话。

    “你再指下试试?”王海峰见状,也站了起来,“有话好好说,想动手你也直说!”

    他的个头在三人里最高,而且身为健身教练,身架块头就在那里摆着,看就很唬人。

    矮个子见状怔了下,他虽然自认不含糊,但是对方三人都是精壮小伙子,最关键的是,人家也是来消费的顾客。

    可是他还不想弱了气势,于是又嚷嚷句,“你们知道她做了什么吗?”

    “不管做了什么,你好好说话!”王海峰冷哼声,“过来就呲牙咧嘴,给谁看呢?”

    王教练虽然奔三张了,也成家了,但骨子里还是有年轻人的跳脱,也受不得闲气。

    双方嚷嚷的声音很大,场子里不少客人已经将目光转移了过来。

    紧接着,几个保安匆匆赶来,站在了两拨人间,“几位老板,有话好好说。”

    不远处的大堂经理也小步跑了过来,因为走得过于匆忙,细细的高跟鞋还崴了脚下。

    走过来之后,她看眼张伟,又看矮个子眼,笑嘻嘻地发话,“呦,这是做什么呢?大家都是出来玩的,算我招呼不周,喝杯谢罪了。”

    然后她拿起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下去,虽然是三百毫升的小瓶,但是身为个女人,口气喝下去,也是相当了不得。

    放下酒瓶,她笑嘻嘻地发话,“大家都是好朋友,有什么事儿跟我说,我来解决,成不?”

    “常经理,你有点不够格,”矮个子下巴微扬,傲然地发话,“有人在你的场子里为难我们,要不要我们跟三哥说声?”

    (四更到,召唤二月保底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